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南唐2.2(SORRY)
    杀手娃娃没有爱,南唐2.2(sorry)

     纳兰睿,你算计我…好,那我就让你彻彻底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小鬼,我们谈个交易吧,只要你退出,我就超度你去极乐世界…”

     脑海里,两种声音在议论,两个灵魂在较量。舒悫鹉琻

     极乐世界,去你妈地极乐世界,敢肖想我的东西,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谁留谁死还不一定呢!”

     纳兰睿,我要你祖宗,后代全不得安生,你最好能吞噬我的灵魂!

     “哈哈哈,吾虚你也?”

     镂花木门外,一位月牙袍男子负背而立,绰绰身姿伫立在紫色薄雾中,飘渺虚然,仿佛是天上仙人。

     “灵魂斗架。”他蓝色狭长的眸微眯,红色如血的泪渍流过一抹瑰丽的光华,朱唇微启,戏谑地吐出四字。

     他推门而入,外面氤氲的紫雾也跟着飘了进来,带着浓郁湿润的灵气。

     紫色雾气聚集到榻上的小人儿身上,小女孩的长睫颤抖,辗转而醒。

     娃娃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紫帐罗绸挂满的古香房间,她摸了摸身下铺着柔软鹅肉的木榻,又摩挲了一下自己左手上的生灵之戒,确定一切都完好,才稍稍嘘了一口气。

     紫色的雾气让她觉得舒适异常,全身犹如处于甘泉之中,黑眸微闪星光,小女孩朝着晨曦透进来的地方看去,一位绝美的男子慢慢朝她靠近。

     “什么名字?”一双玉兰白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那张绝色的脸接近,那人拥有着立体的五官与俊美的脸型,一双凤眸微微眯起,打量着眼前这个初醒的小女孩。也不知恶魔留着她有什么用处,还将恶魔精魂分与…

     娃娃的黑眸平静无波,眼下脑袋昏昏沉沉,她却不得不时刻保持机警,不要说体内那个随时准备反扑的纳兰睿,眼前这个男子,就让她感觉危险系数直接飙升与过去的boss相当。

     “夜玄娃娃。”娃娃的眼睛突然一黑,身体突然被一股陌生感侵占,这话,并非她本身说。

     “很好。”美男子勾起樱栗红的唇,一抹妖娆的笑,他眼角的泪痣越发的明亮,血红血红的。他冰蓝藏媚的眸子里闪过一缕缕寒光,自然识破这是另一个灵魂说的。他放下他捏住娃娃下巴的手,从袖兜里抽出一个手帕,擦了擦指尖,又将那手帕丢在了地上。

     噗嗤——幽绿的鬼火燃起,将那帕子烧了个一干二净。

     “娃娃”以往幽森的黑眸顷刻变得水波粼粼,像两泡秋水一般动人,榻上的小女孩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窈窕的少女,她长长如海藻般的黑发散乱在身后,衣裳有些暴露,半跪在踏上,笑意盈盈地看着如谪仙一般的美男子。

     卧槽!纳兰睿,你再敢诋毁我的灵体!被限于胸口十字伤处的娃娃大声咆哮,体内的恶魔精魂快速运转,这纳兰睿也好歹是上千年的古鬼,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在加上他胜于其他鬼君的心性,让娃娃一时难以回扑为主。

     帝陵安的嘴角慢慢下沉,而笑颜看着他的“娃娃”敏锐地察觉到了他渐渐阴沉下去的神色,一下子收回了笑意盈盈的水眸,神色有些迷茫地看着他,微微扁起嘴巴,样子楚楚可怜。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娃娃”轻声细语道,小心翼翼地揣摩着帝陵安的神色。

     “帝陵安。”他冷冷地开口,身上愈发浓郁地冷气让榻上的妙龄少女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娃娃”掩下浓睫,嘴角微微下撇,突然她颤抖了一下,纳兰睿的灵魂自愿回到了娃娃的胸口十字伤处。

     娃娃睁大眼睛瞪着帝陵安,看着他原本下沉的嘴角慢慢上扬,冰蓝色的眼眸中一片戏谑之色。

     娃娃藕白的手一下子扯过榻上的丝被,将自己严严实实地盖上,其实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帝陵安,是当初众鬼君畏之惮之的血君,现在已经晋升鬼仙。娃娃感觉自己在他面前,仿佛所有的掩饰都是无物,自己的修为,连同自己的底牌,过往,只要他想,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帝—陵—安,你想要怎样?”娃娃的腮帮子气得有些微鼓,这个纳兰睿得尽早铲除,不然…会出什么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发生。

     他的凤眸半眯,眼角的泪痣越发危险明耀。朱唇微启,淡淡道:“你是那恶魔的…”

     冰蓝色的视线向下一瞥,便瞥见娃娃脖颈处那妖冶诡异的骷髅玫瑰,咧嘴浅笑,“你是那恶魔的妻子,真有意思。”

     “有病。”娃娃抿唇轻吐出两字,将头瞥像一边,闭上眼睛开始冥想。

     体内和纳兰睿灵魂交锋几次,纳兰睿的防守犹如滑腻的圆球,让娃娃的锐利攻击无法入侵他的灵魂一分。

     娃娃此时真想仰天狂吼一句:卧槽你妹,不带这么坑爹的老滑头!

     再睁星眸,此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帝陵安的踪影,窈窕少女一下子缩回了小女孩的模样,蹑手蹑脚地下了榻。

     紫色的灵气…空气中还残留着浓郁地紫色灵气,娃娃的眉头轻微皱起,莫非紫灵之源在这里?她突然有些想偷那紫灵之源了,不…是很想偷!

     ……

     》对不起,对不起,亲们,这里我实在写不下去了!我要跳过南唐,粗略涉过可以吗?谢谢了—0—亲们的支持了嗷呜,明天就开始万更了!《

     5年之后,隋国月菊台,洁白的百合遍地开满,阳光温和。

     千百宫人整齐队列地从高高的宫墙之路中来来往往,一切如此祥和。

     琉璃宫,是隋国所有宫殿中最为巨大的华丽的宫殿,而这宫殿的主人,正是熙王妃,之前宫中原有的每一位嫔妃都所嫉妒的熙王妃。

     听说两年前,就在建造这一座宫殿,只为迎娶她,听说隋王迎娶她之时,满城弘景,所有死刑犯赦免,并且以历史上任何一位王后都没有过的盛大的王后之礼来迎娶她。

     她来这的两年,独宠后宫,即便是八月十五等重大团圆之日,隋王都弃王后于不顾而去琉璃宫中。

     她的衣食,已经与隋王的用度差不多,只要哪个嫔妃惹她不快,隋王下一秒就能斩了那嫔妃,毫不犹豫。

     她是宫中奴仆想巴结的存在,她是宫晟所有嫔妃嫉妒又忌惮的存在,曾经隋王差点为了她要扫清后宫,还是朝堂上众大臣竭力劝解,才将这事暂时搁下来。

     偌大的琉璃宫内,阳光被折射成七彩的光束投射在地上,以为消瘦的白纱女子跪坐在光滑地白玉地板上,大大的黑眼,无神地望着被琉璃遮挡的窗外。

     “阿晟。阿晟…”她望了许久,终于低下头去,双手柔弱地支在地上,身体摇摇欲坠,苍白地容颜,哪怕再多的胭脂也掩饰不了她的病态白,她的绝望。

     我恨你…好恨你。

     两年前,宫晟终于胜利凯旋,她就在南唐的边境等待着他。两人终于见面,他把她抱在怀里,说着好多好多甜蜜的话。

     “西子,我们终于要在一起了…终于。”他尖尖地下巴靠在西子光洁的额头,怀里美人眼波似水,宫晟意味不明地一笑,长了薄茧的手轻轻抚摸着西子的脸颊,“西子你的家乡是大唐,你就在大唐边境出嫁…就在琴儿的家乡那里,后三日我来迎娶你。

     西子乖巧地点头,激动的眼泪悬在眼角,却迟迟不肯落下。

     一年前,琴儿为保护她死了,那时,她没有哭,眼泪却在这时来了,这里容忍了太多的心酸。

     不过,琴儿和她喜欢的人一起在地府相聚了,如今,她和宫晟也终于聚了。

     西子满怀期待地坐着马车回了大唐琴儿的老家,那里只有一个老婆婆,听说是疯子,可是见到西子时,就拉着西子的手问,”你找到琴儿没有?唉!都怪我把琴儿弄丢了!“

     她是琴儿的奶奶,琴儿小时候与她走丢了,被人贩子卖到了百铢家当丫鬟,也就跟了她。

     西子半抿着唇,替琴儿唤了一声,”奶奶…“,琴儿的家,就是她的家,她要从这里出嫁。

     三日之后,她满含期待地罩上红盖头,一身火红,一早就听见外面传来地喜悦声,她在闺房内坐立不安,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要…她要嫁给,她爱的人——嫁给宫晟了!

     这一天,她等了多久?足有4年!她陪他在沙场,看他杀伐,她与他一起奔波…原来,这一切,如此值得!

     她庆幸她跟了宫晟,她庆幸把自己地一切都交付给他!

     可是…拉她上轿的人不是他…西子坐进花轿里就被人打晕了。

     醒来之后,却已到了隋国,第一眼见到的人,不是那个朝思暮想的人,不是宫晟,而是隋王。

     这张脸已然西子记得不太清楚了,当初与大唐第二战时,隋国也参战,她救了隋王,但当时她并不知道,两人也处了一些时日。

     ”西子,“隋王朱唇微启想要唤醒已经木讷地她的神智。

     ”为什么是你?“西子怔怔地开口,脑袋里一片混乱。

     隋王不怒反笑,”为什么不是我?你不乖乖地嫁给我,宫晟他就要死了!“

     两人一些争辩过后,西子心里已经失落万分,如踏入万丈深渊。

     宫晟被隋王绑架了,她唯有嫁给隋王,才能给宫晟活路。

     眼泪啪嗒啪嗒地从眼眶中滚了出来,西子低低地啜泣,没关系。没关系,宫晟…我只要你活。

     若你想在地府与我厮守,那我一定誓死而去。

     西子乖乖滴配合着隋王,直到半个月之后,听到了宫晟登基的讯息,她站在琉璃窗前,眺望着远处被宫墙拦住的风景。

     心中有些事,渐渐明白。

     曾经,琴儿死去的前夜,她哭着对西子说,”小姐,你千万留住自己的心啊,这一切,都是假的。“

     是么,都是假的?西子也派人暗暗地调查清楚这件事情地来龙去脉,她还一直不相信着,两年后,三国聚会,宫晟亲口告诉她,”我骗了你,对不起。“

     西子当时有些站不稳脚,只是呆呆地往后退着,退到了一个人温暖坚实的怀里,但是对于她来说,这胸膛确实冰冷无比。

     6年的痴情,原来付诸给了一个骗局。

     在南唐与大唐,隋军混战之时,宫晟和隋王私底下做了个交易。如果让西子嫁给隋王,宫晟就能大败大唐,他扶持他当上南唐的国君。

     他沉思片刻,一口答应。

     西子还记得,他曾经在她耳边温声细语地承诺,”这江山与你,我要你。“

     ”骗子!骗子!“她失礼地抓住自己盘好的头发,对着宫晟哭着大吼,”骗子,你说对不起就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么?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

     她从来没有这样不平静过,从来没有,即使她娘亲死的那年,也没有这样歇斯底里。

     谁丢了心,谁就如坠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都是假的。“琉璃宫内的消瘦女子如被风雨吹打不住的花,凋零在地上,她苍白的瓜子脸上,悬着如水晶般透明的眼泪,藏纳不住的哀伤。

     ”西子,等着我娶你,西子,我们一生一世都会在一起。“

     ”西子,我爱你,西子我纵然放下天下,也不会放下你。“

     ”西子,三日后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西子…。西子…。“

     ”西子…。“

     曾有时有过这一幕,

     ”到哪里,日子都是一样,阳光照样照在身上,雨水也照样淋下来…“西子平静地说着,在她做出这个冒险的决定之后,她的心都要飞了起来,对以后突然有了期待,不再随遇而安,不再听天由命。

     宫晟一听她的话,一激动居然把女子抱在了怀里,西子瞪大了眼睛,连琴儿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地上的女子颤颤巍巍地爬起身子,闭上眼睛,身体不住地颤抖。

     曾有时有过这一幕,

     一位少女推开窗,一个抱着他的蓝袍男子,两人共同望着外面,冉冉升起的孔明灯点缀夜空,那云暗的深沉。皓月清波投射在两人白玉似的脸上,他们仿佛是一座永恒不朽的雕像,将唯美永恒。

     ”好漂亮!“哭哭啼啼的琴儿扑了上来,扒在窗口上,沾满泪渍的小脸被烟花照亮,像沾了晨露的兰花。

     ”好美…“西子喃喃,身后这坚实温暖的胸膛,她从未想过的,此刻觉得心中异常温暖。

     ”啊——“她捂着脑袋,仰面看着高高华丽的天花板,回忆却遏制不住地涌上来。

     曾有时有过这一幕,

     ”西子。“昏黄烛火辉映下,宫晟冷玉的脸附上了暖黄的光芒,那颗冰蓝色的眼睛几分迷离,已然抛开了外面的战争,抬起手,指腹滑过西子的脸颊,西子羞涩地低下了头,浓睫瞌上,如此柔美。

     愿为他倾尽一世…倾尽自己所有。

     ”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我娶你可好?“宫晟轻声道,声线载着满满的温柔。

     ”好。“西子脸红地将头埋在了胸口。

     …。

     脆弱地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以至于泪水决堤,凌乱却异常美丽的女子咬着唇,朝着琉璃柱子撞去!

     砰!一声闷响,她软软地倒下,身体抽搐地蜷曲成一团。

     乒乒乓乓,有珠子坠落在地上的声音,从空气中浮出一缕黑烟,黑烟逐渐浓郁渐渐化作一个窈窕女子。

     娃娃捡起那晶莹的泪珠,在手心中,这泪珠慢慢扩大,变成了半截钥匙的模样。她的黑眸有神似无神,若有所思地盯着地上,身体不断抽搐地女子。

     ”娃娃,为她心疼吗?“一双有力地大手将黑袍女子揽走,一个高大的玄袍男子将黑袍女子抱在怀里,紫眸闪着冰冷地光芒。

     ”谁知道呢。“娃娃漫不经心地开口,淡淡地语气。

     自作孽,不可活。

     ”娃娃,要是我这样背叛了你,你会怎么样?“千慕异影歪着头,很想看怀中心爱女子吃味的样子。

     谁知她却来了这样一句,”天下男人何其多,为啥就要你一个?“

     …。

     不知多久,有粉衣宫女上前,看见这一幕立刻尖叫一声跑开,边跑边大叫。

     ”熙王妃殁了,熙王妃殁了…。“

     宫中不一会就传遍了这一消息,顿时隋王抛下早朝,动身疾步赶去琉璃宫。

     ”熙王妃殁了,熙王妃殁了!“

     尖锐地嗓音传遍深宫中的每一处,不知多少人笑了…。

     而远在南唐的宫晟,双手抚琴,仿佛是有预知似的,他是南唐洁身自好的国君,宫中不纳一妃,尽管多少大臣催了,这帝王也好似雷打不动。

     铮——琴音没由来的沉重。

     他朱唇微启,掩下已被沙场血腥煞气侵染的眸,只剩下一片哀伤与柔情。

     记得从前,

     ”小姐…“琴儿眼尖,娇笑着扯了扯西子的裙摆,默默退身而走。

     姹紫嫣红的花园,秋香飘逸,各种美艳的菊花开了一地。

     西子眼波流转,看向宫晟,满眼爱意。

     ”我为你抚琴,你为我舞如何?“宫晟离她近了,跪坐在石子路上,将古琴放好,调着弦。

     西子脸红地点了点头,锊锊自己的墨发,娇羞地要将自己的脸埋进怀里。

     ”甄——“素白修长的手抚摸琴弦,宫晟深情地望着那婷婷玉立的清淡女子。

     再怀念,但再也只是从前。

     ”羽扇纶经笑谈间,千军万马我无懈…“宫晟的歌声比那时沙哑了不少,有一种老成平静的感觉。

     ”伪面君子三尺剑,狼烟烽火我敷衍…“

     此时已没有狼烟烽火,我已无需敷衍…

     ”生于乱世行不言,功过不求谁来鉴…“

     不是乱世,却如乱世,我的恨此时已解。

     ”灯为谁点,脂为谁添,任谁笑我太疯癫…“

     唯有你让我的心牵动,唯有你理解我。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谁与我煮酒论天下,万箭齐发,杀气如麻,谁任乱世中安家?“

     只有你,才是我的家…

     ”三分天下,为谁争霸?如今我已剑指天涯。“

     如今我已坐稳江山,却失去了你。

     ”却只想为你抚琴,从此无牵挂…“

     ”漫天恩恩怨怨的变化,谁为我煮酒热茶?“

     如今,再没有人。

     ”你为他断了指甲,却唤不回他的一句牵挂…。“

     对不起,西子。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谁与我煮酒论天下,万箭齐发,杀气如麻,谁任我乱世中安家?

     “三分天下,为谁争霸?如今我已剑指天涯,却只想为你抚琴,从此无牵挂…

     ”原来我一生戎马,三国,为你杀…。“

     西子,但愿来生,我们只是个平凡人。

     西子,这江山,我要得不后悔。

     ------题外话------

     呼…再卡下去,我想后面也没法写了,亲们原凉我嗷呜!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