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末世0.4
    杀手娃娃,没有爱,末世0.4

     金熔冷淡地的目光在宋夏身上,轻轻推开了王茜,介绍道,“这是四级异能者,宋夏小姐。舒悫鹉琻”

     王茜开始很是恼火,一听金熔的说辞,心中突然火气减少了不少,下一秒又有些难过。

     他一定是因为她是4级异能者才这样亲密的对那个女人的吧!对!她是被他利用的棋子,算不得什么!可是…郑雪怡不是7级异能者吗?他要拉拢也该拉拢她啊!

     王茜暗暗捏紧了拳头,退到一边不说话。

     “金哥哥。我还不清楚你这里的情况呢,我想好了,既然你救了我,我以后就跟着你了。”宋夏微笑道,看着那个对着金熔投怀送抱的女人受挫,她心情好得不得了,满脸期待地望着金熔,如此让人不忍拒绝。

     “我们是山西基地的烈焰猎尸队,”金熔指了指王茜等人,“这个王茜,曹三东,李军。”

     宋夏礼貌地点了点头,举手投足带着那么点不易近人。

     她在刻意表明,自己只跟金熔亲。金熔指的人都是三级异能者,她才看不上呢!

     “那她呢?”王茜指了指赵美,这个女人居然是罕见的雷系异能者,不过,才2级。

     她当然不知道,如果水与雷加在一起,会发挥出其异能者本身1。5倍的攻击力。

     赵美看了宋夏一眼,漫不经心道,“赵美。”

     她的视线透过宋夏和金熔二人,在林子里翻寻某个人的身影,那一点飘逸的黑色,正缓缓朝她而来,她的心也渐渐为她紧张起来。

     “雪怡大人!”她呼出口,急忙迎了过去,满眼盈盈笑意。

     娃娃只是有些奇怪地扫了赵美一眼,软软糯糯的嗓音很是好听,“别激动。”

     宋夏暗暗撇了撇嘴,拉着金熔的胳膊,指了指娃娃,“金哥哥,这个呢?”

     金熔火色的瞳有些心虚地盯着娃娃,低沉着嗓音,“她是郑雪怡。”

     说完又埋头在宋夏耳边低呢了一句,“你不要轻易招惹她。”他看得出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越自强的女人,占有欲就越大。

     “好的。”宋夏乖巧地点了点头,视线轻轻睨过气得脸色发青的王茜。

     一路上,彼此无话。王茜的神情阴郁得紧,曹三东则时时刻刻贴在她身边,趁金熔不在时搭上两句。

     “王姐,别难过啊,大哥不过利用她而已,你是王大人的女儿,这个基地的公主,谁还敢在你这里撒野,到时候我们回去,有那个女人好看的。如果可以,王姐出手,我有很多办法让她生不如死的呵呵。”

     “哼,我知道,我心里清楚。”王茜气哼哼地回答。

     周围的风景置换,人们的脚步总不停歇,忙碌着赶路,时光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天。

     黄昏的最好一线阳光落入地平线,天空是忧郁的灰蓝色,无尽长夜即将到来。风挽起娃娃海藻般的墨发,她宛若暗夜的魔女。

     已经到了德新和山西基地的交界处了,宽敞的公路还有风干很久的血迹,砸坏的车,灰尘不满的车横七竖八地躺在人行道上。路灯没有电了,黑色的铁杆歪折倾

     斜在路边。墨色的夜空仿佛是一只匍匐的巨大怪物,所有一切都将要吞噬入它的腹中。

     对面高墙堆砌,铁栏杆缠绕着铁丝,依稀几盏灯亮着,让人窥见其中的繁华一角。

     末日来了又怎样,活在温室中的人,只要好好活着,他们仍然吃喝玩乐。

     金熔大步走在前面,手中的红色火焰去触碰栏杆的一个凹槽,哧——,砰。缠绕着电缆的铁门自动打开,宋夏见多不怪地看着这一幕。娃娃却有些好奇,用人的

     异能做钥匙啊。

     等他们全部进入了基地外围,大铁门很快嘭地一声关上了。

     崭新的楼房在2年的风雨里破旧不堪,像以前的老房子一样,人们的衣服,内衣内裤都晾晒在窗户上,这里似一个老小区一般,安静祥和。

     娃娃进来就可以看到,远处的高墙,足有40米高,将外围和内里隔了起来。

     建这圆形的高墙是很需要花时间和力气的,如果所山西基地只是个中等基地,那么作为强大基地的京城基地,北隅基地又是什么样?是否天辰基地是天堂?

     人啊,在两年内的时间做成这样,真的很好,很棒呢!

     这里很少用得起灯的,人们喜欢在街上摆蜡烛,摆一切能烧的东西当做光源,3米直径的大伞扎在石墩上,坐着小板凳,在地上铺一块布,上面摆满要出售的东西

     。叫卖声不绝,一条街坐满了这样摆摊的人,个个立个木牌子,上面写着:一斤大米换金首饰,换钻石;1升水换2级晶核…

     像个小集市一样热闹,还有人弄起马戏团,各种游戏,从外面抓来的丧尸绑在柱子上,有人拿颜料枪在100米处对着丧尸打,玩的不亦乐乎。

     赵美总对贩卖晶核的摊子很感兴趣,当她看见“1升水换2级晶核一枚”的时候,都冲动得想出手了!但是,不行。

     听说现在大基地都在研究异能转移,万一知道她是个双系异能,把她抓去做实验了怎么办?

     娃娃手上把玩着红色的六棱晶石,无意勾起了某人的兴趣。

     宋夏偷偷瞥着娃娃,嘴角下垂着,抬头很大声地对金熔说道,“金熔哥哥,那丧尸是你杀的,晶核是不是也该你得?”

     她先前问过了,金熔,郑雪怡是不是他妹妹,他没有回答,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确定的。

     娃娃拿着晶核的手顿住,戏谑地盯着金熔。

     金熔大义地摆了摆手,“给她吧。”

     郑怡雪先前用的那把弓,好像很厉害,那黑色火焰都直接把他的火焰都压制下去了。

     “凭什么?金哥哥,你也需要那颗晶石升级不是吗?红颜色的晶石本来就很难找了,虽然金哥哥你不在意,可夏儿都替你急啊!”宋夏扯了扯金熔的衣裳,脚步驻在了金熔面前,双目打抱不平的情绪。

     金熔愣了一下,是啊,他也很需要红色的晶核啊,可是,从7级异能者手里抢东西,你不是找死吗?

     王茜听到宋夏的话,柳眉一竖,郑雪怡抢了金熔的晶核?她立刻就不淡定了,“喂,你说你级别那么高,你还稀罕一个晶核吗?快还给我的熔!”

     “你胡说什么?雪怡大人才不屑抢你们的臭东西!”赵美一听,立刻反驳,虽然夜玄大人出手狠辣了点,但还不至于那样。“你以为雪怡大人是你吗?”

     娃娃一听赵美的最后一句话,竟然笑了起来,手上的晶核发出红色诱人的光泽,眨了眨漆黑的双眼,“你们想要啊?”

     娃娃将晶核贴近樱唇,幽幽道,“我的东西,没理由给别人啊。”说罢就含到了嘴里,又眨了眨眼睛,阿墨趴在娃娃的头上,也眨了眨水蓝的猫眼,如此和谐的景象,为什么会有气死人的感觉呢?

     宋夏看着娃娃吃掉了红色六棱晶核,脸上像敷上了寒冰,迈着猫步走过来,抬手就要给纤瘦的少女一巴掌!

     金熔及时拉住她了,将宋夏扯进了怀里,宋夏却一脸铁青,明明气得不得行,声音强忍平静,“你是哪家的孩子?你妈有没有教过你什么叫礼貌?真是没家教!今天要不是看在金哥哥的分上,我还真想打死你。”

     呐…好像…好像左胸口的十字有些痛呐,她是不是…是不是触碰到了。娃娃的逆鳞?少女的脸色突然冷起来,笑意不在,漆黑的瞳渐渐吸收了周围所有的烛光,像两个深不见底的大洞,扬起手臂,直接甩了宋夏一巴掌。啪!清脆响亮!

     “不要试图触碰我的逆鳞,因为后果,你承担不起!”宋夏的脸上出现一个青乌的五指印,她捂着脸,痛苦地蹙眉,想要打回去,却被金熔捏住了手腕。

     “金哥哥?我不对吗?”宋夏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金熔,目中几分责备与隐怒。

     娃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有人侮辱了她曾经最珍贵的,怎么可能只受一个巴掌的代价?

     放心,日子还长着呢!

     金熔蹙起眉头,把一个7级异能者惹毛,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有几分粗鲁地拖着宋夏向前走去。

     “我说过,不要轻易招惹她。”金熔在宋夏耳边开口,左手轻轻抚着宋夏僵硬的背脊。

     王茜默默看在眼里,又气又恨,死女人!臭狐狸精!早晚要你好看!

     “王姐,她不是和郑雪怡有了过节了么?”曹三东踮脚在王茜耳边轻轻说道。

     王茜眸光一闪,启唇呢喃,“你确定她是7级异能者?”

     “王姐,我看清她手上的晶核,是红色的,六棱晶核。”曹三东说着,声音有些激动,果真是7级异能者啊!7级啊!要是以后有她罩着,在这一带横着走甚至在那些大基地里横着走都没问题!

     王茜的瞳孔放大了,郑怡雪她还真是7级异能者!拥有红色晶核的丧尸,就像金熔这一类异能者一样,比同等级的丧尸好了太多,这是质的差别。

     王茜的瞳孔放大了,郑怡雪她还真是7级异能者!拥有红色晶核的丧尸,就像金熔这一类异能者一样,比同等级的丧尸好了太多,这是质的差别。

     娃娃含下红色晶核以后,那晶核便化成一种清凉的液体浸入舌头,她的身体每一处都是灵魂凝成,所以那液体直接留到了十字伤痕的左胸口,在那里呈漩涡状的徘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