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末世0.8
    杀手娃娃,没有爱,末世0.8

     “雪怡大人,快看后面!”赵美连忙扯着娃娃的胳膊,面色有些惊恐。舒悫鹉琻

     金熔听着赵美的声音,皱了皱眉头,脚踩油门,咻——跑车瞬间掠过这一段高速公路,宋夏被这突如其来的速度吓了一跳,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被扯掉了,头皮生疼。漂亮的脸蛋,被风刮得扭曲。

     娃娃的长发直接成直线立在脑后勺了,流海被吹起,露出有些清妖的眉宇,风扯着她的脸蛋,那张迎风面色不改的脸,看着惊艳。

     赵美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吹掉了,等她终于可以看清的时候,那点肉色,猛然前进,一个没有嘴唇,脸腐烂了一半的人头突然出线在她面前!

     “啊!”她惊叫起来,人头下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章鱼触手,爬上了跑车,然后抬起跑车,狠狠往路上甩了下去!

     就在赵美身体失重地抛起的时候,一束黑光占有了她的全部视线!

     一只小手把住了她的腰,将她向后急速一拉,赵美从黑色中脱离,落在地上,猛退了几步,抬头看天。

     一个黑色蝙蝠衫的少女全身燃起黑色的厉气,她手持一把白色长弓,目光冷冷地盯着腐烂了半张脸的人头。人头下面褐色的触手像千百条蛇一样涌动,赵美看着直接弯腰呕吐了起来,宋夏和金熔也从空中落了下来,宋夏看见那触手脸色惨白,颤抖地拉着金熔的手,“快跑…”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这么想着宋夏实际腿软地紧,脚好像不是她的,怎么命令都没有移动半步。

     触手涌动,像装满一卡车的蛇被倾泻下来。

     娃娃拉弓对着那颗狞笑着的头颅,眼神冰冷锐利。

     似乎感觉到危险,人头脖子下面的触须唰地全向娃娃抓来!

     赵美在旁边看着就急了,也顾不上有多恶心,手中孕育出电花,形成电球就朝那在空中挥舞的触手掷去!

     “md,你们也来帮忙啊!”赵美看向一脸苍白的宋夏,和退得远远的金熔。

     宋夏咽了口唾沫,转头对赵美大吼,“她不是7级异能者吗?她自己能对付的!”

     电光触及褐色的触手,那肥硕的触手抖了一下,猛地朝赵美劈来!

     与此同时,被触手包围的娃娃,手下拉着的弦一松,咻!无影的地狱子火之箭直接射到了那涌动不断进攻的触手上!

     磅!公路一段被砸出了巨坑,娃娃周身存在的厉气,是那些攻击的触手直接穿过了她半透明的身体。

     一箭地狱子火,大火熊熊燃烧起来,很快那颗头的所有触须都沾染上,空气出现炙热的浮痕,黑火中,少女犹如重生在那里的凤凰,风华尽显!那颗头没有唇的嘴巴裂开,痛苦地嚎叫,自断触须,匆匆地往回跑!

     周围所有巨大的褐色触手都被瞬间烧光,娃娃再度拉起弓,眼睛瞄准那飞快逃跑的小肉点,不得不佩服它的速度,已经可以比得上娃娃了!

     咻!手指一松,无形之箭不知道追逐到了何种地步。娃娃从空中轻盈落在了地上,高速公路到处坑坑洼洼,一层黑色的灰洒在上面。

     赵美第一时间跑过来,围着娃娃转了一圈,拍拍胸口,“雪怡大人,没事就好!”

     宋夏眼神炙热地盯着娃娃,确切地说,是盯着她手上的白色长弓。

     金熔看着娃娃,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他走过来,问道:“你那是什么火焰?”

     好像对他的火焰很有压制性,而且杀怪物如此凶悍!他感觉到黑色火焰的暴虐气息了,像一位嗜杀,睥睨天下的王者。

     “我的一种属性。”赤果果的敷衍,地狱子火这个名字太霸气了,会让太多人动心思。娃娃随口道。

     赵美就惊呼了出来,“雪怡大人是双系异能者?!”

     “嗯……”娃娃没有否认。

     “你胡说,明明是你那弓上的火焰!”宋夏双手插腰,扁着嘴巴,厉色道。

     娃娃似笑非笑地将手中白寒弓手起来,那把长弓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她手里。

     “你有空间?!”宋夏瞪大了眼睛,绝对不是的,她绝对不可能那么厉害!

     “没有。”娃娃摇了摇头,她以前的头发有空间呢!可惜啊…被boss收回去了呢!

     宋夏觉得也没什么话可说了,想去坐车继续赶路了。跑车的车皮都凹进去不少,它再也没有之前风光了!

     几个人坐上了车,继续赶路。

     周边的风景一动,娃娃回头,远处一点黑色追赶着他们。娃娃伸出手,那黑色近了,钻进了她的手心,一枚绿色的六棱晶核。

     “雪怡大人看见那么多触手不害怕吗?”赵美问道,她的脸色还没有缓和回来,一想起那种画面就恶心得要命。

     “呵呵呵…不怕。”这种事情她都经历过了啊,由boss亲手调教出的她,11岁就带着去蹦1000米的极,就让她穿过燃烧着的森林,把她一个人丢在拥有上万条蛇的蛇窟里。她不仅要克服自己的恐惧,还要想方设法地活下去。

     “雪怡大人,我感觉你不单纯是个千金大小姐唉…”赵美挠了挠自己被汗黏在一起的头发,这一句话,宋夏和金熔都打起了百分百的精神听。

     郑雪怡虽然有大家闺秀的优雅,但她更多的是狠厉!

     “瞒着爸爸,当杀手玩呢…”娃娃拂了拂耳边的青丝,不以为然道。

     “杀手?!”宋夏和赵美不由得同时低呼出口,金熔则是挑了挑剑眉。

     杀手……可以当着玩的吗?

     “雪怡大人……以前是杀手啊…杀手好帅啊…”赵美抱拳对娃娃一脸花痴相。

     帅,是帅,可是没人注意那风光背后。

     娃娃转脸看向周围灰色残败的风景。

     一天就要结束,他们已经到了曾经华夏的水乡,南洲。

     青石板铺成的街道,延伸到远处有些朦胧薄雾的大山曾经的青色已经转变为死气沉沉的枯黄,残破的青黑瓦房,这里的小镇散发着古色古香。

     昼夜交替,金熔提议去一栋楼房休息一晚上,橱窗里摆放的玩偶,还是以前的样子,不过因为长期没人打理,而蒙上了一层灰。这里的丧尸少得可怜,绕过几条街才碰上那么三四只。

     娃娃觉得有些不正常。

     也许是看出了娃娃的疑惑,赵美微笑着解释,“其实这个世界已经两级分化了,人类占一半领域,丧尸站一半领域。当然不包括丧尸动物和变异体。”

     听着赵美解释的话,宋夏和金熔就起疑心了,宋夏转过身来,讽刺道:“你是郑大千金,你怎么不知道?”

     娃娃含笑地看着宋夏,“我知不知道,死人才会知道。”

     宋夏心中一寒,立刻转了回去,旁边金熔的火色瞳映着清白的建筑物,燃烧妖娆。

     金熔挑选了一栋5星级酒店落脚,酒店前面的花园,植被已经枯萎得差不多了,绿色的不知名藤满缠满酒店的窗,阳台。

     随手解决了几只挡路的丧尸,金熔揽着宋夏的腰,两人卿卿我我地走上金色的楼梯。

     这栋酒店后面,还有个宽大的游泳池,不过里面的水已经不清澈,几块腐肉漂浮在黄色的水面上。

     赵美跟着娃娃,走过露天的阶梯,这里的建筑物是成回字形的,而巨大的游泳池就在回字中间。娃娃抬头望着金熔和宋夏在高处渐渐远去的身影,幽森的瞳波澜不惊。

     她和赵美也往上面而去。

     “救命!救命!”外面女人的惊叫并不太明显的回荡在空中,赵美皱着眉头转身,娃娃置之不理。

     酒店外面。

     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脚下擦着蓝色影子,飞快得逃命,边跑边叫。她的身后,是一条条不知源头的血色藤蔓!

     前面奔跑的两男一女,根本就没有理会落后她的求救,全部加速跑着。

     “救我…阳!”女人跑着跑着,突然脚下踩到了一块石头,摔了一跤,后面的血红藤蔓就疯涌而上,缠上了她两条修长的腿,女人满目惊恐,她被藤蔓抓住倒挂在空中,然而缠住她腿的藤蔓猛地向两边绷开,嘶拉——鲜血喷涌,她的身体被撕成了两半,热乎乎的内脏洒落了一地。血泼在了300多条藤蔓上,它们疯狂吸食,很快藤蔓的颜色又红了一翻,像人的血管那样!

     这两男一女嗅到身后浓烈的血腥味,跑得更加快了,丝毫不敢怠慢。

     慢一步,就是刚才那个女人的下场!

     “先去酒店躲一阵!那些魔鬼藤肯定会分散,我们逐个击破!”他们之中,粉衣女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好,我先进去!”她旁边的一个蓝色衬衫的男人,推了推架在高挺鼻子上的黑眼镜框,一溜烟就跑进了酒店内。

     “MD!”粉衣女人红唇一裂,从牙缝里挤出来得粗话。

     穿着白针织衫的男人,身上奇迹地没有沾一点污渍,鹰一样锐利的眼睛冷冷瞥着蓝格子衫男人离去的背影,步子慢慢停了下来,粉衣女人突然回头很放心地瞪着她,到腿没有一点停下的样子。

     “阳,你干什么啊!”他身后的魔鬼藤,可是连7级异能者都很难应付的东西,虽然他是7级异能者,也不能冒这个险啊!

     就在身后的一条带刺的血色藤蔓要缠绕上他的时候,男人才迈出小小的一步,霎时,身影倏地不见,在望前,已到酒店内部!

     粉衣女人一咬压,也从了进去,在踏上金色地砖时,手一挥,一卷风将大门砰地关上!

     嘭嘭嘭!魔鬼藤被堵在了外面,藤蔓不停生长试图越过酒店,将他们包围起来。

     才刚缓下一口气不久,女人拉着白针织衫的男人又开始了逃命!

     里面的高大建筑,暂时挡住了魔鬼藤的侵袭,然而当女人抬头看见那建筑物上窗子阳台上爬满的绿色藤蔓,嘴唇也如脸色苍白,“又是魔鬼藤!”

     与外面的魔鬼藤不同,它们只是没有觉醒,一旦沾上人血,就开始对血液至死不休!没有沾血一个月才会停下来。

     “喂,这里还有人!”刚才早先进去的蓝衬衫男人站在七层楼的楼梯上挥手,他的身后,一个穿着宽大黑色蝙蝠衫的少女走了出来,黑眸睥睨着下面仰起脑袋看她的人。

     娃娃已经感觉到了,外面狂虐的气息。

     下面的白针织衫男人,鹰眼微眯地注视着娃娃,白皙的脸上并没有因为外面的怪物而吓得失色,唇如熟樱,紧抿着成一条很好看的弧线。

     赵美慢慢从娃娃身后走出来,连刚刚在房间里脱光了衣服的金熔和宋夏也慌忙出来了,外面的阴虐气息,让他们很不安,有种马上要被分尸的感觉。

     “发生什么事了?”宋夏不安的张望着四周,一切都那么安宁的样子。

     下面的粉衣女人对着宋夏翻了一个白眼,“白痴啊!魔鬼藤你不认识?!”

     她挽着白色针织衫男人的胳膊匆匆走上楼。斜流海已经被汗黏在一起,女人的肌肤却因有了氤氲汗气更加诱人。

     站在了7楼的天台上,粉衣女人脸色不好地盯着娃娃等人,抱怨道,“怎么全是拖油瓶!就那个男的还好些!”

     带着黑色眼镜框的男人扁了扁嘴,“胡洁,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名叫胡洁的女人一听,立刻双手插腰母鸡斗架的气势,“你骂谁狗?我说得是事实!你也洒泡尿看看你自己吧!我们之中就你异能等级最低!”

     “我等级低怎么了?你敢说你没走过4级?大姐我真不想打击你,这么大了还老牛吃嫩草!”眼镜男指着胡洁的鼻子破口大骂。

     “我不就是比阳大2岁吗?怎么,你嫉妒我们从小就订了娃娃亲?!”胡洁骂上劲了,刚准备再张口时,对面的少女何时举起了白色长弓拉着弦,目标就对着她!

     呼——少女手一松,咻!胡洁耳边的头发被风吹起,她身后的一栋大厦的顶上燃烧起熊熊黑色火焰,隐隐可以看到那火焰里包裹的是两条血色藤蔓。

     胡洁惊奇地盯着少女,回身看背后,不屑地撇了撇嘴,“少装神弄鬼,不要以为你拿着把弓就是神箭手了!”

     赵美一听捂着脸噗茨笑了出来,鄙夷地盯着胡洁。还真是狗眼!

     突然从娃娃的身后的楼房顶蹿出一条硕大的血色藤蔓,正像她狠狠砸来!

     白针织衫男人突然抬头,双眼浮出浅金的瞳色,两条成细细的白痕朝那藤蔓而去!

     乒乓,类似兵器相撞的声音,藤蔓被轻而易举地砍成了几块簌簌坠落下楼。

     男人的眼睛此时是金色的,真像极了鹰的眼睛,双眼锐利的寒光仿佛只需一眼就能洞悉所有人心中所想。

     “属性瞳?!”金熔挑了挑眉,内心却像被锯齿啃一样,这个世界天才的人太多了,怎么办?!太可恨了啊!

     娃娃冷冷地看着白针织衫男人,对方的双眼也锐利地对视着她,那两瓣性感的红唇紧抿着,白如玉的脸上微微寒光隐现。

     娃娃的黑色,与他的白形成极大对比,两人怎么看也合不来的样子。但是他们身上都有着拒人千里的冷意。

     娃娃,是混沌的阴暗。他是如北极冰山的孤冷。两人视线交集,一阵无形的电光火花。

     “喂,那边藤蔓又上来了!”宋夏突然手指着东方的酒店大楼,5条红色的藤蔓张牙舞爪地仰起,纷纷朝胡洁落下。

     胡洁花容失色地转身,手一挥,脚下卷起厉风立刻后退到了娃娃的后面。“我擦!阳救我!”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赵美和蓝格子衫男人异口同声地对着胡洁大骂。

     娃娃嘴角却是满满无所谓的笑,却更像一种嘲讽,满身覆满黑色的鬼力,玄色薄雾缭绕,待那血红带刺的藤蔓向她席卷而来,她身影一花,在空中滑出了道道残影。

     她仿佛听到了藤蔓每个嗜血细胞在叫嚣,

     “吃了这个强大的能量体!”

     “宁愿放弃那些美味的红色养料!”

     “撕碎她!”

     “把她拆吃入腹!”

     娃娃的灵魂在颤抖,那些藤蔓上的小刺有很强的吸力,撕扯着她的魂魄,妄图将之四分五裂!她一手举弓,一手拉弦,墨发飞舞,那些妄想的藤蔓却扯不到。

     咻!一箭即出!黑色像烟花一样在高空绽开,顿时火舌扑狂,火色蔓延!

     然而当这五条藤蔓还挣扎在地狱子火之中时,它们的后面,猛然腾空起20多条粗大的魔鬼藤!呼——呼——凌厉的风声响在耳畔,娃娃的瞳更加幽黑,此时表情已经舍去戏谀,变得凝重。

     恍——白光一闪,似锋利刀片滑过脸颊,直接砍向了离娃娃最近的魔鬼藤,砰!它们粗长的枝条被削成碎屑,在一个叉形的白色光束下!

     身后的男人,金眸闪烁异样寒光,双手手上隔空转动着一把半米大的十字弯刀,他上前,身后展开一对半透明的机械羽翼,金属光泽极为耀眼,与娃娃并齐在空中!

     “喂,刘华我们打这边的魔鬼藤!”胡洁手中孕育出小型飓风,对着蓝格子衫的男人招手。

     刘华取下了令他看起来斯文绅士的黑色眼睛,擦了擦眼睛,在指缝间,左眸闪过异样的绿色,对着胡洁骂道:“胡贱人,老子从不跟你一起玩屎!”

     胡洁一哽,愤愤地转过身,将手中小型飓风抛了出去!

     娃娃这边,已经开战!娃娃对着魔鬼藤射了一支又一支地狱子火箭,可是烧完了一批便会涌上更多的一批,仿佛永无止境。白针织衫的男人手舞十字弯刀穿梭在拥挤的魔鬼藤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娃娃手中的白寒弓已经发烫,化为一缕流光消失不见。娃娃一挥空空的手掌,蓬勃的鬼力散出锋利的黑色流波,又斩断了数十根魔鬼藤!

     上百魔鬼藤向天上堆挤着,从四面八方而来,大有将他们包饺子的气势!

     “我们快逃吧!”金熔脸色发白的抛出一颗火球,烧毁了一株魔鬼藤!

     抬头望天,他们真的要做困圈之兽!

     每个人都冷汗直流,有虚脱之感。

     “走!”白针织衫蓦地凑到娃娃身边,拽过娃娃的手臂,挽过娃娃双腿将她公主抱起,翅膀速腾,直冲云霄!

     胡洁站在原地瞪着白针织衫男人的背影,暗暗捏紧了拳头,刘华突然扯着她的衣领将胡洁半拖带跑,边跑还边抱怨:“死女人!真蠢!你怎么不去死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