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末世0.6
    杀手娃娃,没有爱,末世0.6

     呵呵呵…惹人嫉妒了呢。舒悫鹉琻娃娃将王茜的嫉妒看在眼里,无声从她身边走过。

     小白鼠哦,最好不要妨碍她哦!否则…会被她开膛破肚玩呢!

     出了王茜所在的别墅,就有身着绿色军装的男人来迎接娃娃,带领娃娃去这里的某一栋别墅。

     娃娃敛着阴沉神色,看着走在前面的军装男人,哼…真讨厌这副皮啊,给他扒下好不好,看那骨头是黑的,还是白的。

     “大哥,你认识严于吗?”娃娃侧头幽幽的问。

     前面的男人一听转过身,满脸惊喜,“你认识严兵长吗?!他可是很厉害的人呢!”

     娃娃听着他兴奋的话语,微微点了点头。认识啊。当然认识啊。哈哈哈…

     男人将近30了,谈起严于还是像少年那样冲动,满目崇拜,与娃娃并齐走在一起,“严军长可是咱们国防界的神话呢!20出头就当上的师长呢!以前东日冒犯我国海域的时候,他带头起去打了一役,当时只带了500人,居然把东日1500人打得落花流水呢!”

     “呵呵,是么。”娃娃笑得邪肆。

     “是啊!而且末日来了之后,他还创了个基地,你猜是什么?居然是北隅!我的天,北隅真的很强大!相传严兵长现在已经是8级异能者了呢!”他越说越兴奋,口水都忍不住绽了出来。

     “原来他在北隅啊…”娃娃幽森道,冰冷的声音是鬼魅特有的特色。

     男人听着这声音,突然没有说话了,只是很奇怪地瞟了一眼娃娃。

     娃娃住的别墅很靠近金熔在的那栋,别墅一层有200多平米,赵美早就在门口等候娃娃了。

     将娃娃送进别墅后,男人悻悻地离开了,他觉得刚才的少女很怪异,太怪异了,声音像索命的鬼一样。

     “雪怡大人!”赵美笑嘻嘻地奔了过来,墨眸闪亮亮的,好像天上的星星。

     “嗯…”娃娃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粉色别墅周围围着一圈只剩下枯枝的灌木,灌木旁边就是金熔的别墅,白色的,窗子刚好与娃娃这栋别墅的窗子对着。

     两人进房,这么大的别墅,只有娃娃和赵美两个人住。呵呵呵,真奢侈啊,外面不知道多少难民几个人挤一块不足一平方米的地呢!

     赵美做了夜宵,清色的汤里漂浮着几片莴笋,面条不多,可以一条一条看清楚了。

     植物差不多都枯萎了,今天有莴笋面条吃,已经很是不错。娃娃想,如果这样,人会不会饿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把自己的亲人吃了呢?有趣啊…

     深夜,赵美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娃娃不想睡觉,心里想着那块红色的六棱晶石怎么样了,去了二楼,在一个房间的床上,盘腿坐着,渐入心境。

     黑色,一望无际,她好像堕入了深渊,与她的“哀”一起。

     一颗星星周围泛着红光,在黑夜里特别耀眼。娃娃挥手,浑身散发柔和的气息,对它召唤,胸口的十字伤,隐隐作痛。

     呐…被人吃掉很痛苦吧。我也是呢…他们啊,吃掉了我的心脏,我的手,我的眼睛呢!

     那星星慢慢的朝她靠近,仿佛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共鸣。融入小小的她的身体里,一圈一圈红色涟漪荡漾出来,以此时的娃娃为中心。

     巨大的“哀”颜色缓缓变浅,一层一层,度向了金黄,想璀璨的阳光,如此灼目。一股暖流涌过娃娃全身的经脉,胸口的十字伤有些胀痛。

     呼——睁开双眸,娃娃回到了现实,素手捂着做胸口,那里,有点痛…有点痛。

     “啊——”窗外传来女人浪荡的娇音,娃娃皱了皱眉头,爬到了床头,打开窗子。

     对面的房间,灯火通明,两个黑色的人影正叠加在窗子上。影子上下运动着,女人的声音一阵一阵传出。

     “…。”娃娃的唇紧抿成一条线,黑眸紧紧盯着对面金熔的窗子上,耳尖微微红了起来。

     “啊…再快点…”对面的呻吟回荡在寂静的街区,宋夏的倩影和金熔高大的身材倒影在黄色的窗纸上。

     为毛别墅没有隔音呢?不,是娃娃离他们太近了而已。

     阿墨这是醒了过来,蓝眸懒洋洋地眯着,一爪子拍在娃娃的额头上,“非礼勿视!”

     “…。”娃娃还是站在那里盯着,幽幽地来了一句,差点没将阿墨吓得从脑袋上掉下来,“你是不是。想和阿蝶这么做?”

     “喵!挖槽!”阿墨两只猫爪子敲打着娃娃的天灵盖,力气很小,就跟挠痒痒似的。“臭娃娃,黄娃娃!不许说!不许污蔑爷的清白!”

     “…好吧,我打算给阿蝶相亲了。”娃娃望着对面的旖旎,邪邪地笑着。

     “不许!你敢?!”某猫刚刚停下来的爪子又开始猛烈敲击娃娃的脑袋了,还愤愤地将娃娃黑发搅成一团。

     娃娃有些恼火地将趴着头上的阿墨拉了下来,抓住他的两只小爪子,阿墨挂在她的双手上,蓝眸可怜兮兮地望着娃娃。

     娃娃撸了撸嘴,将阿墨扔到了床的另一边。猫咪的爪子得到解放以后,立刻捂住了脸,“爷没脸见人啦,喵呜——”

     一夜无眠,看着现场版的小黄(禁词)片。带到黎明的太阳终于探出了脑袋,赵美敲响娃娃的房门。

     此时娃娃正跟阿墨对坐在床上,用心语交流。

     ‘姓金的都那么讨厌,他们做了一夜唉…’

     某猫又捂脸了,‘不要跟别人说,你是爷的主人。’越来越没节操了,阿蝶不可以被感染啊!

     ‘宋夏今天起来,肯定疼。还好我是鬼,受得了他们的叫…’

     絮絮叨叨了一会,听见赵美敲门,娃娃一咕噜下了床,打开门,赵美已经洗漱完毕站在她这里了。

     “我们启程吧!”娃娃轻轻道,她觉得赵美很拖后腿,既然没有利用价值了,就可以扔了吧。嗯。对,找个机会扔了。

     “好,王海深的人已经在下面等我们了。”赵美点点头,挪着步子下了楼,客厅的大门敞开,外面的阳光倾泻进来,天气一点点转凉。

     外面一辆小巧的黑色跑车停驻在门口,金熔穿着豹纹外衫,肆意露出胸口,他旁边的宋夏一身白裙,轻倚着他,裙摆被风吹起,人并没有多柔弱多娇的感觉,反而有种职场女强人的精干。

     一辆跑车,可以坐四个人,赵美,娃娃和他们就是四个人了。

     “你们来。做什么?”赵美开始温和的脸色凝固住,板着脸问。

     宋夏挑了挑眉,“我顺道去京城找朋友啊!金哥哥可是你们的领路人呢!他知道最近的路线,知道哪里丧尸最少,哪里最安全。”

     一句话,将男人的虚荣心全部满足。

     娃娃侧目看着宋夏锁骨,脖颈的草莓,她穿得这么裸露,是想让所有人都看清,他们昨晚做了什么。

     娃娃走到车旁,刚准备上车,一个穿着绿色背带裤的女人就冲了出来,跑到了宋夏面前,声振言辞地说,“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王茜的丹凤眼一瞟宋夏身上身下,脸色铁青,熔。熔。果然跟这个狐狸精做了吗?!可恶!气死她了!她一定要在半路上让这个狐狸精死掉!

     “只能去4个人,想好了。”娃娃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站在一起看宋夏和王茜。

     宋夏则是一脸得意,娇媚着声音,身子更像柔软无骨地倒在金熔怀里,“你去啊。你拖后腿怎么办?”

     王茜喘了口气,眼睛看向了娃娃,理直气壮地说,“有7级异能者我怕什么!再说我是替爸爸去京城拿报酬的!”

     宋夏则是莞尔一笑,“这里可坐不下4个人啊,你去替王基地长拿报仇,那么。是不是在说金哥哥不是你们基地的人啊?”

     金熔原本开明的神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的烈焰猎尸队在这里,他也想过跳槽,但是,烈焰猎尸队是他花了很多心思建起来的,还有些放不下。

     “你,你这个狐狸精,少瞎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把熔勾上了床!”王茜一气,抬手就要给宋夏一巴掌,“你留下,我去!”

     手腕被一只大手给捏住,金熔脸色不好地盯着王茜,将手中的纤细手腕甩开,冷冷道,“拖后腿的女人,我很讨厌!”

     王茜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觉得胳膊疼的厉害,抬头望着那双火色的冰冷的瞳,心在刺痛,咬了咬牙,目光转向了赵美,“她级别比我还低,她才是拖后腿的女人吧!为什么她可以,我却不行?!太没道理了!”

     “呵。”娃娃看着愤怒的王茜,轻声笑了出来,“我赶时间,各位请别废话了!”

     赵美一脸不屑地从王茜身边擦肩而过,刚想上车,胳膊就被王茜大力拽了下来,王茜瞪着赵美,“弱者,滚开!”

     赵美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王茜,咽了一口唾沫,面色又再次自如,咯咯咯笑起来,“小姐,请把你的猪手拿开!”

     怎么可能!要她和夜玄大人分开?做梦吧!她会一直粘着她的,除非夜玄大人亲口说不要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