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末世1.1
    杀手娃娃,没有爱,末世1.1

     “光明属性,呵呵。舒悫鹉琻”蓝阳的头斜着靠在逍遥椅的背垫上,金眸微眯,这样悠闲。

     娃娃听着,心头一跳,自己是黑暗的,与光明对立,怪不得之前的鬼针插不进蓝阳的身体里。

     “要杀了我吗?娃娃…”蓝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雅然轻笑。娃娃啊,这次回来的娃娃,已经变得嗜杀非常了呢。

     “你等死吧。”娃娃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自己此时的鬼力尚未恢复,不宜和他硬碰硬。坐在床上,娃娃斜睨着被她丢在角落的黑色蝙蝠衫,和牛仔裤,内衣

     。那都是从千慕氏别墅带过来的,她起身将它们捡起,虽然穿在身上几天,但没有丝毫的酸臭味,反而透着一股清香。

     奇怪了…娃娃是鬼,为什么还保存着人的习性?她走进浴室,端了盆子清洗。

     蓝阳的金眸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白洁如雪的脸上浮出一丝清倦,娃娃啊…他张了张嘴,却又欲言又止。

     当娃娃洗完衣服,抱着湿湿的衣服出来时,突然房子伴随着一声虎啸一阵剧烈摇动!

     “吼——”

     娃娃心中明明有一丝感应,丢下衣服跑到窗边推窗纵身跳去!

     外面漆黑一片,风吹动娃娃的衣摆,她轻巧落地,拔开秀腿就往远处暗夜的山影里跑。

     后面的蓝阳也跟得飞快,他有一种不秒,非常不妙的感觉!

     娃娃与阿墨心中那缕冥冥的主宠联系已经触动,是什么引发了阿墨的真身,它怎么会在山林里?

     少女的宽袍飞舞在空中,里面若隐若现的娇躯惹人心动,娃娃的速度讯快,鬼魅在远方拉出漂亮的弧形残影。

     腥湿的泥土气息迎面扑来,转眼到大山边缘,但娃娃抬起头,绝美的脸上却不由得滑过一丝诧然。这满山脚光秃秃的黄土,而从山的半山腰开始就裹着一条条,

     一层一层猩红的藤蔓,这——就是魔鬼藤的发源地!

     蓝阳一到这里,脸色并不好看,却已了然的神情,山上疯狂涌动似血色莽蛇的魔鬼藤居然没有对他们发动攻击。“娃娃,我们走吧!”

     娃娃却满眼寒意地盯着那魔鬼藤包裹之中,转头冷冷地瞥了一眼蓝阳,质问道:“你对阿墨做了什么?”

     蓝阳帅气的脸微微一滞,半掩着金眸,有些温怒道:“妨碍我的东西一个不留!”

     话音刚落,一只白皙的手掌朝着他的脸而来!啪!清脆而响亮!蓝阳被甩了一巴掌,左脸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娃娃的手上鬼力飘浮,他脸上的五指印是暂时恢复不了了。

     “你居然…为了一只猫打我…”蓝阳任手印留在他脸上,嘴角含着浓浓的嘲笑与苦笑。

     “那只老虎,是你惹不起的!”娃娃最后警告他,当她实力恢复之时,她一定,一定要把这个男人处理掉!

     说罢,娃娃的身影朝山上蹿去。

     蓝阳低着头站在原地,夜幕下看不清神色,在她眼里,他居然还比不上一只猫重要?她叫猫什么,老虎?呵呵呵…她这六年肯定受了不少苦了吧,以至于神志不

     清。对…她是神志不清的,我要将她留在身边,好好的治疗…对…

     魔鬼藤簌簌蠕动着,娃娃脚尖踮过那些红得要滴血的尖刺,身上飘着一抹黑气,身边的魔鬼藤感受到她的到来,突然更为疯狂地涌动,空中翻滚着上百条红色藤

     蔓!

     呼——疾风迎面,娃娃抬眸就看见一个红彤彤的大棍子朝自己劈来!

     手上鬼力翻涌,娃娃张手凭空捏来一根长长的沉重的黑锁链,锁链听话地隔空在手臂上卷了几圈,娃娃猛地纵起身子,黑袍翩飞,长发飞舞,左右手把链抡起,

     在空中滑过漂亮的弧线。她跳得比那魔鬼藤更高,猛地向前折腰!

     哗!砰!砰!锁链像钝铁硬生生地砸在了那条试图攻击娃娃的魔鬼藤上!那藤居然在铁链削挥下四分五裂!但一条魔鬼藤虽然弱小,那么成千上万呢?耗也得耗死

     你!

     娃娃右手掌控着悬空的铁链,但凡有上前攻击的魔鬼藤一一斩碎!

     空中,少女的秀袍被风吹起,三条粗大长长的,曲折在半空的黑色锁链围在她身边,穿梭在魔鬼藤之间,时时刻刻猎收性命!

     如果她还能使用一次涅生幻镜,这些魔鬼藤算个屁啊,方圆五百里,直接被娃娃群秒!如果能找到魔鬼藤的根茎就好了,里面蕴含的能量肯定不低,因为魔鬼藤

     的分裂能力很强!

     “吼——”山头又传来吼声。

     娃娃脸边一束白光滑过,削了她一缕墨发,直接砍向了娃娃前面的魔鬼藤!

     咣!蓝阳看着娃娃耗了些鬼力,才赶上来帮忙。

     “哼。”娃娃从鼻子里嗤了一气,身体向前速冲而去,连残影也消无,鬼魅的速度优势再度爆发!

     身体像会拐弯的利箭一样穿过前面重重叠叠的魔鬼藤,从它们莽蛇一样的身躯间隙中溜过,实在躲不过的,娃娃直接拽起维护在她身周的黑色锁链毫不留情地向

     前一砍!

     它们在溜走的她身后穷追猛赶,从地上腾起藤蔓在空中划出劣弧优弧,砰砰砰!它们明明朝准那黑色倩影,却不知如何砸在了地上!

     蓝阳吸引了一部分魔鬼藤,但远不及娃娃的多,他对付的大约只有80多条,而娃娃对付的是从一开始100根每十米成十倍增长!也就是说,现在快跑到山顶的娃娃

     ,已经把周围的魔鬼藤全部吸引几万根!

     黑夜被血红所包围,娃娃已经进退维谷,周围涌动的魔鬼藤,每一根无不依根茎那本体想着这样才能将她撕碎!

     她的鬼链支撑不了多久了,凭这点鬼力是不可能杀死疯涌而上的几万魔鬼藤,再说那根茎还可能再继续分裂!

     砰砰砰!漫天飞舞植物夹杂鲜血的碎屑。娃娃的神色越发冷冽,呵呵呵…还没复仇,她才不会死呢!别想她灰飞烟灭!

     “吼!”从那流动的鲜血屏障里,传出霸气十足的虎啸,接着那些魔鬼藤拥挤出的屏障被一只巨大的黑白相间的爪子破开,露出一个大洞,而一个足有十米宽的

     大脑袋挤了进来。蓝色带着冰冷雾气的眸宁静的注视着被困其中的人儿。突然他似发了狂30多米高的巨大身躯闯过魔鬼藤,霸道地强行让它们让开路,巨爪挥舞

     ,锋利的爪子一砍就是接近千条魔鬼藤!

     哗哗哗!杂乱的风声冲刺耳膜,娃娃看着大老虎粗鲁并不讲究技巧的攻击方式,那双蓝色的眸,她怎么看见有隐隐火焰窜动?

     “吼——”张开血盆大口,阴森森的獠牙向外突出,从红色的口中阿墨吐出一泉蓝色的冰泉,簌簌,像极小的虫子啃噬的声音,呼——一阵刺骨的冷风刮过,周

     围的魔鬼藤慢慢被蓝色的晶体爬满,凝结在空中。

     被冻住了?娃娃挑了挑眉,盯着已经变成大老虎的阿墨,只见那写着大大王字的虎头,从鼻子里轻轻鄙夷地嗤了一口气,乒乓,清脆的水晶破裂声,那些藤蔓,

     嚣张的魔鬼藤全部在这一口气只见似玻璃碎掉,冰渣纷纷落下来,冰块落地,在周围堆出雪白的冰墙。

     娃娃有些虚弱地从空中降下来,脚下由一片猩红化为一片雪白,里面的红色藤蔓在冰雪的冻结下渐渐流逝了色彩。

     巨大的阿墨踏雪而来,身上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傲气,俯视着娃娃,蓝色的冰眸有些习惯的冰冷,他趴下身子,虎头磕在毛毛的大爪子里,一下子气息亲切了许多

     。“娃娃,我暴露了,我们会有麻烦了。”

     它可怜兮兮道,刚才的霸气全无。那只恶魔该怎么整治我啊!嗷嗷嗷嗷!

     蓝阳打着魔鬼藤,发现一瞬间它们全被冻结住了,有一瞬间全部破碎掉,他急冲冲地朝山顶奔去。

     眼前的景象瞬间让他呆滞了,好一会缓不过来,一只巨大无比的老虎居然乖乖滴趴在地上,对前面恬静的黑袍少女做出一副臣服姿态!

     那。是娃娃打出来的吗?这漫天冰雪?瞬秒令人闻风丧胆的魔鬼藤上十万!不。一定不是。要不然她之前就会杀掉我了。还是。这只老虎?是那只猫吗?蓝阳一

     下子就联想到了,之前娃娃跟他说过这是只老虎。

     原来她…没有神志不清。蓝阳开始对娃娃刮目相看,慎重了,因为突然想到娃娃背后的势力肯定不简单。这六年,她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恶魔要杀了我啦…娃娃呜呜呜。我们要死啦!”阿墨几乎急的带哭腔,即使是有点哭的趋势,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冷硬。

     别扭的萌…娃娃摸了摸阿墨的脑袋,低声安抚了它一下,“阿影不会的。不会杀你的。”

     “哼哼。你顾一下你自己吧…”该死的傲娇心态又来了,阿墨抬起它的巨虎头,冷哼了一口气。

     “…”娃娃白了阿墨一眼,身后的蓝阳已经傻掉冷掉。

     她们在说什么?那只老虎会说话?什么恶魔?什么阿影?他感觉她和她之间已经有了一条深不可测的沟壑,他在这里,而她已经在世界的另一端了。那么遥远。

     “行了,变回去吧。”娃娃抚摸着阿墨柔顺的毛,后者抬了一下眼皮,表情有些沮丧。

     “爷才刚刚变回来。不过爷有好东西给你。”阿墨摊开大爪子,一团红光就悬浮在它的手心,“从魔鬼藤那里挖过来的,我已经除根了。”

     “呵呵。”娃娃一下子笑逐颜开,奖励地在阿墨头上落下轻轻一吻,将红光团纳入手心,她也正想着去挖呢!

     “切。爷才不稀罕你的吻…”某大猫将脑袋嫌弃地偏向一边,慢慢缩小了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