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归1.0
    杀手娃娃,没有爱,回归1.0

     “你好,可否有空一聚?”金丽嘴角含着妖媚的娇笑,看着对面这个带着面具的年轻男人,墨蓝的眸子闪着金光。舒悫鹉琻

     鬼魅。鬼魅…是很强大的鬼魅,要是被我炼化,魔法一定成倍增长!如果没有机会炼化,那就交个好朋友好了,她能感觉到,这只魑来头不小。

     她虽然身在古老的占卜巫师家族,但是她并不学习占卜,她从小就没有占卜的天赋,也就是直觉较准而已。所以她精习巫术,成为了一代暗黑系的特阶1级魔法师

     ,说出来,她是十分骄傲的,对于当初那个同样幸存的天才占卜师兰灵。普德,她很早就在心中与她攀比。

     她除了会占卜,还有什么用?而她虽然没有那所谓高贵的血脉,可是她却比她活得更精彩!

     “我就在这里,你要看戏,便跟来。”娃娃没有表现丝毫的谦卑,她谦卑?对一个比她本体弱的人谦卑?不可能!

     金丽的眸中耀耀光华,心中倒是对这只鬼感兴趣不少,便靠近了他身边,她可是芭比的大顾客,因为有她在,一些对娃娃等人心存怨念的人统统让了道。

     飞檐璧瓦,里面一排排高级娱乐会所,还有明目张胆开着的赌场,夜总会。

     这里还有一处专门是雅思拍卖会的建筑,中心有一圆旁悬浮的大厦,连周围各种装饰的奇花异草也是悬浮交错的。

     有人领路,娃娃等人绕进了一家黑色条幅装横的方形大厦里面,门口基本没有人守,娃娃的身后的人众多里面来来往往的女人看了也不惊慌,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

     。舞台,正有女郎在练歌喉,柔美的歌声传进人们的耳朵里,像一只猫在骚挠一样。

     前面成排的红色大沙发,躺坐几个妖娆的女人,她们骚额弄姿,不时朝娃娃抛去一个媚眼。

     风姿绝绰的年轻男人目光阴狠地走在前面,在光头汉子的引领下走到一间闪亮着蓝色牌子的面前,唱歌的女人渐渐直了声音定定地看着娃娃瘦高的背影,又有人

     来砸场子了么…这几个月早已习惯,不过这个男人的气质与样貌真是少有的啊…

     一脚踹开门,娃娃直接走了进去,昏暗的包厢,糜烂的一幕,6个男人和3个女人趴在一块,动作着,浓浓的喘息声与娇媚的嗯哼声弥漫在这不大的包厢里,娃娃

     的眉头微微蹙起闪过一丝不悦,甩手鬼力蕴育就朝里面的一坨一坨人扇了过去,“德帮的,叫你们管事的过来!”

     “啊!谁TMD打扰老子兴趣!”有人刚抬起头,迎面就是一记狠狠的黑色刀刃,把脸几乎扇扁,中阶魔法师一下的全部变成了肉酱,红彤彤的流在地上,看不出来

     人形。

     6个男人死了2个,那些没有防备的女人几乎全部都成了肉泥。浓浓的血腥味与血雾模糊了人的视线。

     “你…是什么人?”有个脸被划出一道血红刀刃的胡渣汉子看着周围的尸体,咽了一口唾沫,便探测对方的实力,边询问。

     一般不是对灵魂特别有钻研的魔法师是不能轻易认出娃娃的,基本是绝阶以下无人认出,但是金丽是个意外。

     “呵呵…我们是谁啊?”赵美放荡地笑了出来,“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们是什么人!”

     一阵阴风刮过,血雾散去额,众人的面貌全部清楚地呈现在面前,把门堵得死死的青空帮的汉子们都凶神恶煞地瞪着那个胡渣汉子,满脸刀疤的男人手上孕育出

     一股火红的力量,身前开启红色魔法轮,通过轮中心射出一道道炙热的激光朝那胡渣汉子而去!

     胡渣汉子皱着眉,粗茧布满的大手开启一轮白色魔法轮,生出白色的光圈朝那激光套去。

     娃娃一挥手,黑色鬼力翻涌而上,直接将那光圈轻易化解,黑色的鬼链缠绕上的胡渣汉子,他顿时脸色有些青白,印堂发黑。

     砰!那火红的激光就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吱——吱——*烧焦了的味道很快溢出来,这个房间里各种腥味交杂,让人升起反胃的*。

     那胡渣汉子只是受伤,并没有伤及性命。高阶魔法师和中阶魔法师其中是有很大的分水岭的。

     “你等着,我去找我们老大过来!”有个幸存的中阶魔法师一抹光滑的平头,艰难地做起身子来,就往外面踉踉跄跄地跑去。

     胡渣汉子满脸是血,吐出一口浊血,闷哼道:“哼,就算你们来了人物,也嚣张不到哪去,青空帮,永远是我们的手下败将。”

     赵美咧嘴冷笑了一声,“COME!来,我求败!”

     胡渣汉子听得赵美这一句嚣张地话,也没有顶下去,只是埋这脑袋,斜睨这直直站立在前面不远的娃娃。这个男人的实力,在他之上…他听说了最近青空帮换了

     一个比较NB的女老大,所以立刻带着兄弟们前去打压他们气焰,青空帮和德帮素来不共戴天,经常有帮战发生。

     不到一会就有人骑着灵兽直接闯了进了外面的大厅,不得不说现在芭比的治安非常的差。

     “TMD青空帮的兔崽子出来!”外面有人用扩音魔法大吼,几乎方圆百里的人都能够听见。

     堵在门口的汉子们脸色黑了黑,让开了到,赵美十分有女王范地迈腿走了出去,她一身紧身衣,显得成熟干练,高束起的马尾,赵美的嗓门不小,一吼就把闹渣

     渣的全场给震住了。

     对面黑压压的人头,对方带来的全部都是中阶魔法师,人数就是现在青空帮的三倍。

     来人是一个灰色头发的中年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显得有压迫感,他有些浑浊的三角眼盯着赵美,“哼,小姑娘,你才出来混不久吧?不如你将这青空帮合并到

     我们这来,我就原谅了你这次的愚蠢行为。”

     这个德帮的老大,德胜,是高阶九级魔法师,离特阶魔法师只有一级之差,但也是天沟地壑。

     赵美现在的实力不过是匹敌于高阶魔法师左右,德胜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而娃娃外泄出的强大鬼力,也只对于鬼魅有察觉作用。

     “合并?”赵美挑了挑眉,回头对着娃娃嫣然一笑,嘲讽道:“夜少,合并了可好?”

     若水妖,若水娆,对赵美这笑嫉妒的不得了,都暗自磨牙瞪着娃娃,却又奈何不得。

     “合并?”娃娃素手摸着自己尖削的小巴,笑道,墨眸幽森地盯着德胜:“不如让我青空帮吞并了你德帮可好?”

     “放NMD狗屁!”有人当即就骂了出来,撸起袖管,手中魔法轮全开,作势就要开打。

     娃娃举起手,一手朝着那冷着脸的德胜,孕育出旋转的鬼力朝他狠狠地拍了下去,而后者也没有懈怠,招呼手下人全部大开魔法,各种彩色炮弹,各种凝成的武

     器全部都扔出来了,黑色屏障构成花哨的魔法轮朝前面扔来的炮弹抵挡而去,竟然有人挥出蛇形的长鞭朝娃娃看来,砰!砰!都被这巨大的屏障挡下,众人脚下

     黑雾袅袅,从中伸张出一条一条黑色的鬼链,除了德胜以外,所有人都被牢牢束缚。

     娃娃墨发飞扬好一番英姿飒爽,赵美也捧出黑色的游龙,一声霸道的龙吟,震耳欲聋!

     娃娃瞥见赵美这般招数,眸光一闪,手中捧出一朵拇指大小的黑色曼陀罗扔在了地上,黑色曼陀罗大放光华,而正在此时,一道刺眼的白光就将所有的都黑色都

     化解,娃娃的分身直接在白光照耀下消散,赵美还有些惊慌失措地站在原地,消散之际,娃娃慌忙地给赵美打下了一道曼陀罗花样的符。

     怎么回事?娃娃满脑子疑问,回到空城以后,她心中是担心赵美的,要是自己精心培养的一个小鬼就这样死了,那多可惜啊。

     所以她将自己的分身附在了赵美身上,她还能使用自己的一些力量,她也只能做成这样了。

     躺在千慕异影怀里的小人儿小蒲扇一样的眼睫抖动,睁开一片美的星眸。

     “娃娃…”他温声道,“快到中午了。”

     “嗯…”娃娃挪了挪身子,坐了起来,穿着一条简单的长裤和针织衫,就打算出门了。千慕异影跟随其后,在这里,她恢复了17岁少女的模样,至于夜勿语的形象则在赵美那里使用了。

     打开门就出现大批高阶魔法师在门口包围着,一红衣女子揪住一个白衣女子长长的秀发,正在往墙上砰砰地撞着,那白衣女子惨白的面容和鲜血形成鲜明的对比,看起来十分的渗人。

     “呵呵,你认输吗?”红衣女人长发一扬,露出妖娆的侧脸,媚眼微眯,清冷高音道。

     “去你妹的!别想!”那白衣女人吐出一口鲜血,两眼泛着鲜红,满脸不甘道。

     千慕异影拉着娃娃的手往前走,看这么多人挡道,心中还有些默默的不爽,若不是看在夏芒国,这些看不顺眼的全部拍死好了!

     千慕异影想走到通道处,却又被这一走廊的魔法师们给拦住了,今天,这里打算围人啊!

     有女人看着千慕异影相貌俊美,便自告奋勇地来搭讪,帖服在千慕异影身边,小声道:“先生一定是刚来这里吧,这些都是夏芒皇族的人…可最好不要招惹他们,我们等他们闹够了就可以过去了。”

     娃娃瞥了一眼这个自告奋勇的蓝衣女人,冷哼一声直接掰开面前围堵的汉子们绕了过去。

     “喂!你干嘛!找死!?”立刻就有人大吼,继而各种颜色的魔法结界而来,想要将娃娃困住丢出去。

     千慕异影随即跟上了娃娃的脚步,那些结界禁制还没有碰到娃娃的一片衣角,就被从天而降的紫色能量给吞噬了。

     众人不得不暗吸一口冷气。

     红衣女人,立刻就将手下的白衣女人丢下踹开,拍了拍手掌,手拿着鞭子,一副骄傲模样走了过来。

     或许是因为千慕异影的俊美,娃娃样貌的不凡,她不由得开始注重起两人来,其实他们已经尽力遮盖了自己原本的光华。

     “你们是什么人?”她张口道,墨眸紧紧盯着千慕异影,上下打量着。

     眼前这个男人穿得比较休闲,尽管这样,还是有一种压抑的压迫感觉。

     “夏芒皇族,也是这样嚣张的吗?”千慕异影开口道,他们是来这里游玩的,不是来找心烦的。

     “哼,此地是我夏芒的国土,我作为这国土一主之系,有什么嚣张不得?”女人轻佻一笑,身后的夏芒亲卫队脸面上都是如此骄傲神色。

     他们还没有搭话之际,便又听到一声女人呼唤的娇音。

     “哎呀——贝儿姐姐,你可让我好找啊!”长马尾红衣少女立刻挤出人群,屁颠屁颠地凑到了女人面前,笑面如花,一副讨好的模样。

     娃娃的记忆力可不差,一眼便认出,这个少女便是那天在雅思拍卖会门口跋扈的女孩。

     当初的傲气都全然不在,只剩下一脸献媚与讨好,仿佛就是这个女人的仆人一般,“贝儿姐…我们今天说好要一起去购物的!”

     女人撇了撇嘴角,却不领这少女的献媚,一甩手厉声道:“放开,今天,我要处理这两人!”

     千慕异影戏谑地挑了挑眉,大手搭在娃娃的肩头,将人儿带进怀里,慵懒的声线此刻溢出杀气:“夏芒族,要将我两人如何?”

     不是问她,是问的夏芒族!整个夏芒族!

     眼前的这个女人,只是夏芒族的一个旁系,夏芒贝,她,能代表得了夏芒族吗?

     “呵,大胆狂徒!今天不收拾你们!我就不是夏芒族的人!”她感觉到了对面男人腾腾的杀气,虽然心有些害怕地颤抖,但是她的骄傲不许她低头,她可是夏芒族的人呢!她可是高贵的人呢!这些没有来头的贱民怎么能这样对她说话呢?该死!她一定要活捉了这男人,让他跪下臣服!

     被夏芒贝甩开的少女脸上的阴冷一闪而过,反而嬉笑着帮着夏芒贝对千慕异影和娃娃发威:“敢惹我们贝儿姐,不想活了你!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