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归1.6
    杀手娃娃没有爱,回归1.6

     雅思的各项信息都涌现在脑子里,她知晓但是被封锁,但是这合约有一种霸道的封口禁制,泄密者绝阶以下魂飞魄散,这可能是所谓的商业机密吧

     琴佑之有些不安起来,从华拥整个利益出发,对付墨氏这件事完全是由炫舞那个女老板引起的,她是中层一个职位不小的领导的女人,炫舞被墨氏压到直接废城用来做那个什么青空帮的训练基地,那边又有若水族帮着,所以暂时取不回来,只好拿这边她们势力所在的墨氏不夜城出气了。舒悫鹉琻

     “我这个人好善,墨氏没做错的事,别妄想墨氏低头。”做错了也绝对不会低头!

     娃娃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冽,“如果华拥真想与墨氏为敌,别想逼我用不得已的手段。”

     刚好,道家还没有找到开刀的肥肉练手。

     宰了她华拥如何?

     “我们华拥也不是怕事之辈。”琴佑之心里打鼓地说道,须不知她和对面这个气场越来越强大的男人说话,藏在桌下的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

     “你真能决定华拥的未来么…”娃娃冷笑一声,又开始在蓝色笔记本上敲打着,素白的手指如飞舞的蝶。

     单方面,不出动道家,她是敌不过华拥的,可以说,除了庞你们大的财力,各方面都不如别人。

     琴佑之看着对面俊美男人脸上魔魅的冷笑,心砰砰地跳着,又是心悸又是羞涩。

     “我们谈谈合作的事吧。”娃娃的眼中闪着冷芒,暂时不为敌,也不适合为敌,墨氏缺少的就是人脉,华拥可以暂时合作,等将来强大了便可以试图吞并。

     “我想这件事,你们华拥高层并不知道。”她的一句话正中琴佑之心坎。

     “我给你合作的建议,你要越过那个挑事的人,交付给你们的高层。”娃娃命人送来纸和笔。

     琴佑之心不安地跳动,和将要吞并自己的对手合作,这不是往虎嘴里面跳么。

     不到一会,凯乐身边的黑衣人就送来了一张干净方正的白纸和一支价值不菲的钢笔,这种笔写了,一般人是看不见自己的,需要用特殊的方法才能够。

     娃娃执笔在上面写着:4月1日,不夜城开张盛情有请,墨氏外股权购买,各项活动都在于此,要吞并墨氏,近来商谈!——夜少。

     她写完交给了琴佑之,起身手指滑过蓝色的笔记本电脑,那电脑飞快自我折叠起来,成一根羽毛的模样,回到了娃娃的左耳上。

     琴佑之拿着这张信纸有些忐忑,中层的人应该向上层人说明了吧…不得不说,她对这个夜少的感觉是十分不错的,虽然他有时没有绅士风格,但她是不讨厌的,所有的举动让琴佑之觉得娃娃挺霸气的。

     “那么…我告辞了。”琴佑之的心有些偏向娃娃了,墨氏的不夜城建的如此辉煌,只能说明他来路不小,得罪了并不是一件好事,尽管华拥更为优秀得多。

     墨氏新建起,缺少的只是深入人群的根基而已,而根基通过漫长的岁月,只要不被时代淘汰,迟早会有的。

     娃娃看着琴佑之离去,迈步走到了琉璃窗前,推开大窗,看着天色浅蓝的天空,无常的流云,清萧的城市。单单薄薄的空气,被青白涂抹地真切,浅浅日光的芬芳流溢,风不着丝毫力气,穿越空寂的玻璃花瓶。

     她的一缕不长的发丝被撩动,黑眸微睁,映着远处清晰的风景。

     “凯乐。”娃娃淡然道。

     高大英俊的男人上前低着头,静候命令。

     “你保持这里对华拥集团人卑微的姿态。”娃娃目光里,有看不清的光屑在闪烁。“第二不夜城的城主,有你担任。”

     “是。”凯乐心中疑惑,却没有问,只是服从命令。

     娃娃捏了捏耳麦,从厅殿里走出去,空空荡荡的走廊,有富丽繁华的虹帘,上面大朵大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散发着妖娆的微光,想有花精灵居住在那里。

     “丁冷,流年。”她独自说着话。

     那边很快传来了齐齐的缓慢呼吸声。

     娃娃上回看过了墨氏所有契约的人和企业分布点,大多都在东世界,不少在魔法大国。其中有三大比较著名的产业归在墨氏名下:天宇法器业——北国,彩衣服装业——羽神国,大卫娱乐城——赤那国(也就是现在彩尼尔的第二不夜城)。

     北国,羽神国,都也有华拥的分产,除了娱乐城之外的大产业,基本外人知道那是属于墨氏收购来的。所以娃娃在北国,羽神国动用墨氏的力量来打压华拥的分产,而且丁冷和苏流年的办事效率特别快,在那里又组建起自己的帮派来保护产业,已经有了不小的成就。或许苏流年天生就有那种号召力吧。

     “北国,羽神国的华拥产业尽量给我铲了,弄狠点。暂时不要露出墨氏的马脚。”她远在赤那国,否则往往就带头去砸华拥的场子了。

     “是。”

     娃娃记得亚斯王国似乎在羽神国的旁边,当初景泽轩似乎要报复亚斯王国吧,或许他在那里已经有了另一番成就,娃娃心血来潮地问了一句:“你听到了独域的消息了吗?”

     “独域,独域在这里做得很大!可以说在羽神国公会佣兵界分了一半天下。”苏流年以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汇报道。

     “你们尽力联系上独域会长,就说一下,夜玄娃娃回来了。”娃娃嘴角慢慢浮出笑意,千慕异影可没少向她发独域的牢骚。

     “是。”

     “嗯。”娃娃捏了耳麦,微眯着眼睛往前走着,心中只觉得无比惬意,有钱就是好办事啊,她的起点可比那些普通企业高多了。

     赤那杯的反光…赤那杯貌似是赤那国的国宝,不如让它在不夜城开张那天,放去展览展示?还有雅思王国的a级拍卖会,也要争取在不也城开展。

     夏芒那边的第一不夜城同时开展是不可能的了,那就推迟到6月1日,也好给赵美他们一些时间扩充青空帮的势力。

     想着,娃娃伸了个懒腰就走了出去,找到一处梅园,盘坐了下来,飘逸的梅香缭绕在鼻尖,源源不断的甘甜,层次脉络模糊成一片的浓郁的嫣然,熙攘美丽。

     她开始运转女神复仇诀,吸收这梅里蕴含着的灵气。

     到空城,看见被水晶包裹住的覃戮,手指滑过他淡然的脸庞,娃娃咋咋道:“没有怨气,没有不甘,偏偏又生得不凡,这家伙还有别的身世吧…”那黑色的属性,可是连娃娃都没有见识过呢。

     “了愿…怕是做不了鬼了,一做鬼,便是天生的鬼王吧。”娃娃摸着下巴感叹,摇摇头,要是我是他师傅就好了。

     鬼是有怨气的…

     娃娃迟疑着将手放在了覃戮的额头,一霎红光闪过,他的额头与之前她契约的别的鬼不同,浮现的曼陀罗并非血红,而是黑色,纯正的黑。

     简直太对娃娃的胃口了!

     明明一生气质如谪仙,骨子里却比谁都黑…天生的污秽之人。

     又接触了覃戮犀牛的灵魂封印,帮助那头妖兽聚魂,娃娃并没有契约妖兽灵魂,那是属于覃戮的。

     覃戮还没有醒来,身体半透明地漂泊在上空,而那头犀牛睁大着水灵灵的眸子好奇地盯着娃娃,眸色中不少戒备之意。

     “没死?”犀牛浓浓的鼻音,仿佛得了很重的感冒一般。

     它看见了覃戮有些慌张地瞪着娃娃,警告道:“你快撤去这契约,这会惹他发狂的!”

     “不要。”娃娃摇了摇头,目光带着丝丝疯狂。

     “你这疯子,你会爆体而亡的!”犀牛怒骂道,浓浓的鼻音让这句骂人的话有些模糊不清,倒像是怒吼。

     他身上仿佛有雨珠涌现,带着雪山冰凛凛的香气,空城竟然有了一丝微妙的浮动,原本有娃娃操控的天气,流云聚拢,有些灰蒙蒙的,不一会下起了小雨,洒落在身上凉丝丝的。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双眼黑幽幽的,没有一丝眼白,森寒地让人心惊,娃娃盯着这双深不见底的黑眼睛,刚开始突然吓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平复了过来。突然眉心剧痛,娃娃的所有幻体消散,直接蜕变回了11岁的小女孩模样,这可又让白色大犀牛惊了又惊。

     她的眉心之间也出现了黑色曼陀罗忽闪忽闪,娃娃疼地咧嘴,这覃戮,居然要反仆为主!

     这是多少级的鬼,娃娃咬牙忍住了痛苦,微微测探了一下,心下大惊,是…是。99级的鬼!

     有这么逆天的么!覃戮到底是什么来头?空城的天空一黑一白,以前的是没有夜晚的,现在彻底黑了下来。覃戮冷冷地傲视着娃娃,似在看一只卑微的蚂蚁一般。娃娃有些痛苦地屈身在地,捂着双眼,“怎么可能为仆呢…”

     “我可是…天生的…王者啊!”

     她嘶吼了出来,不甘的愤怒,眉心的曼陀罗逐渐消失,仅仅到覃戮肚子的小女孩,也没有眼白,两只眼睛仿佛是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吸食所有的光,灵魂。

     她魔法飞舞,夜空都似乎成了她的撑托,刹那双眼的黑色消失被紫色一点点强行侵占!

     眼睛——人最敏感而薄弱的地方,娃娃此时的感受就像有千万刀子在她的眼球上割动,在绞着她的眼睛,将那碎渣捣出来。

     如何在油锅里,看着,或者看不见,痛着,或者痛得麻木,让自己的双眼被煮熟…

     “啊!”她痛,痛得大叫!在心里可是骂死了覃戮。

     天空的颜色再次转变,成了一副有无数红丝勒成高塔的像,红丝松落,如高塔崩塌,一层一层如雨砸下来!

     娃娃痛着,却没有痛到昏,痛到麻木的感觉,那种痛觉哪怕就好像,有人将硫酸灌进了你的眼睛里,硫酸腐蚀着你的大脑神经,她越痛越清晰。

     原来…覃戮就是所谓的,这二次元世界只有史书上才可能载有的——天空属性。

     或许是因为属性生成了覃戮自己的生灵,契约时在反抗,让一头雾水的娃娃在痛的同时开发着美杜莎异瞳这项神通的神秘领域。

     这双瞳,不在单单具有迷惑人的心神,原来还可以看透低于自己或与自己同等级对手的属性,娃娃看着眼前阴蛰的覃戮,十分清楚的他最大攻击,最强攻击,最强防御和薄弱点。

     可是下一刻,她的视线变模糊了,紫色退却,让娃娃头痛不已,眼睛也不痛了,但是现在她想再次使用的时候,眼睛又痛起来,而且每用一次,疼痛比上一次更加的剧烈。鬼力到是没有消耗太多,但也不算数少了。

     “覃戮…我当你师傅可好?”娃娃沙哑着嗓音,幽黑空洞的眼眶不住流出猩红的鲜血来,让她精致的小脸看得诡异而狰狞。

     白犀牛却从鼻子里嗤了一口气,嘀咕着:“居然没有反噬而死…以前哪个不知好歹的灵偶师还想坑害戮少。结果被戮少弄死了。”

     当然它的嘀咕听起来,就像是哼哼一样。

     “你死了,不再为生前的事纷扰。”娃娃看着不为所动的他,慢慢道,“倒是我们的约定,那可是约定了你死之后的事。”

     “我赐予你名,道非戮…你是道家的少主,拥有着与道非明稍低一等的地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是并齐的。”

     “师傅…道非戮。”他有所知晓的屈膝跪下,叩首一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详细的话,你去东殿,道非明会教你。”娃娃摆手,将他传送往东殿。

     从空城出来后,娃娃继续宁神修炼,将灵力运行在自己每条脉络,不停地冲击扩张。

     天空属性…呵,真有意思。

     转眼入夜,星星温柔地笼罩着不夜城上空,落下珍珠白。俊美男人的脸皎洁,他的身下一层一层白色的波浪温柔散开,流露出来的光化作坠落的光蝶。软风,清高的吊钟惢在个个建筑亮了起来,不亚于繁星的亮丽。他撕裂空间踏空而来,带上一件黑绒的披风,面色温柔地看着坐在地上的俊美男人,为她小心地披在了肩上,盘腿坐在一旁,紫色流光的魔法轮快速旋转,仿佛是与那男人身下一样的波浪形状荡漾开来,与她的白色融合在一起,将白色迅速地染成了淡淡的紫色,紫色深化,淡淡成了诡异的黑色。

     赤那国的眺望台,金发男人撑着下巴,右手摇晃着一只红酒杯,两眼放光,白俊的脸映着这城市的处处繁华,低喃着:“纯种恶魔。恶魔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