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归1.8
    杀手娃娃,没有爱,回归1.8

     3月29日,娃娃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一边与雅思高层视频商谈,让他们将马上要来的a级拍卖会举办在不夜城,在丁冷,苏流年砸华拥的场子之后,华拥处处担

     惊受怕的,这主要靠得是景泽轩的独域的功劳。舒悫鹉琻

     她站在阳台上,正与景泽轩视频中。当初的少年已经成长了许多,有了成熟男人的轮廓,或许是风雨经历地够多。

     娃娃向景泽轩说明了一些事项,让他作为夜少的好友参加不夜城的开张就好,不要说她是夜玄娃娃这个身份。至于为什么这样做,一不仅是为了低调,二是…

     娃娃给雅思高层看了一下不夜城的建筑分布实图,这一方面,雅思已经有些偏向娃娃在不夜城举办雅思拍卖会的建议了。可是这样,压倒自己的对手们还远远不

     够。她想想…她还有什么。审判末日不是搜刮来很多神器么?她用不着的全给卖了吧。

     说道审判末日,娃娃就想起了血薇,当初千慕异影还问她要不要,她摸着血薇,反正这器灵看不起她,就算器灵现在贴着她要和她契约,她也是不会要的,所以

     干脆和千慕异影把血薇肢解了,留下它的好材料。

     “你和雅思联系怎样?”娃娃直接了当地问道。

     对面的男人看着娃娃,有说不出来的兴奋激动,“还好吧,是高级会员。”

     景泽轩一直在暗中扩大自己的势力,独域的势力,但是要单方面匹敌亚斯王国还远远不够。

     “夜玄大人,我还要一天就到赤那的彩尼尔了…这路程真够久的!”他忍不住又发了一些牢骚。

     “嗯…你快点来,我倒是给你发三级VIP证!”娃娃兴奋道。

     “夜玄大人真好!”景泽轩笑得一脸灿烂,清朗的笑音很是悦耳。

     娃娃突然感觉背后又阴沉的气息临近,砰地一声叩下了蓝色笔记本电脑,将它收成一根小羽毛挂在了耳边,对面的景泽轩完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回头就看见千慕异影脸色有些不好看地站在那里,紫眸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呵呵…”娃娃抓了抓头,干笑道,想着找啥转移话题,不如说说雅思的事情,便甜甜地唤了一声老公,凑了过去:“雅思的a级拍卖会给我弄到不夜城里呗!

     还有一个a级的拍卖会弄到夏芒的不夜城里。”

     平常看见雅思的拍卖会都是c级或者b级,拍卖的宝物虽然稀有,但是与A级拍卖会相比,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千慕异影大手捏住娃娃的下巴,紫眸端倪着身旁娇俏女人的小脸,沉声道:“好。”

     雅思曾经还举办过s级的拍卖会,听说有历史上第一次拍卖冥兽,冥兽,什么概念!谁得到了,谁会拿来拍卖啊!娃娃真是对雅思背后的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不夜城的请帖到处发,华拥暂时消停了一阵子,请帖上说得很神秘,明天,不夜城开张活动内容的广告就该到处飞了!

     最好的歌舞场所,各种高级场所都在这里,特别是不夜城的中心,只有极高的权贵才能上去,而且赤那皇室也来,给不夜城添了许多光彩。

     娃娃伸手看着天空的阳光,忽然想到处去走走,这一月基本都呆在金漆的笼子里,她该出去了解了解,人们对不夜城的评价。

     千慕异影的手机响起了,他接到耳边听,原本就不太好的神色更加阴沉,眉头都快纠结到了一起。

     待他挂了电话以后,娃娃侧头问道:“怎么了?”

     “北方世界的事…”他揉了揉娃娃的秀发,牵起一缕在鼻尖痴迷地嗅了嗅,眼下眼帘道:“娃娃事,我会办好。”

     “快去快回。或者,在那里等我。”娃娃的眼中闪过一丝伤的流光,却没有太多的在意,对着千慕异影温和道。

     “嗯。电话联系。”千慕异影低头在她的额前落下一吻,转身撕裂空间,踏进了那黑幽幽的洞里。

     那空间对面,必定连接着神之右手的隐空间。

     千慕异影走后,娃娃换了一身便装,脚下踏着黑色流光从高高漂浮的宫殿上方走了出去,第二不夜城开张,丁冷和苏流年倒是不会来的,她倒想去他们那里看看

     。心想着,反身进了空城,转折跨越海洋各个大陆,凭着微弱的空间联系,出现在了他们所在的城市,不过似乎是因为太遥远的缘故,有些偏,不知道落在那里

     了,反正应该差不了几个城市。

     这里是魔法大国,羽神国。

     不夜城开张最好闹得全世界知道,走这么远,也好看看,不夜城开张的信息是否传达到了远方城市。

     因为时间不一样,这里此时是夏日,天气异常炎热,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不太繁华的边远城市,有路边没有除尽的杂草芳花,他们静静地开着,即使没有声

     音,肆无忌惮的嫣红,鲜艳的模样,在风中摇曳颤抖,显示这里夏日的生机勃勃。

     这里的大厦并没有在赤那看到的那般高大,只是屹立在这里,像一个40多米高的巨人,没有特色地站立着。

     车流从娃娃身旁驶过,有人好奇这里怎么突然出现个少女,她静静地站立在这里,黑漆漆的眸子张望了一下,似乎是迷路的样子,白皙的皮肤在翠色的衣袍中若

     隐若现,如一朵含苞的,半垂的蕾,人如清风,悄悄在署风中静默着。羽神和赤那之间,羽神国要差上一点。

     两边的高楼,将原本广阔无边的天空切割,窗台上的花,颜色匀的刚刚好,浓淡有致,在围栏上攀爬着的甜美的印痕,夏日使人烦躁,慵懒的情绪慢慢溢出。

     有一家子出来游玩,带着各自十六七岁岁的孩子,边走边聊,娃娃站在那里,似乎挡着他们的路了。

     “我说,这九城刚建立好呢!我家丈夫就带我到这来玩,其实这里没有那些中心城市好,我改天带你们去看看。”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双手理了理她貌似很贵的

     纺雪洋裙,涂着艳丽口红的嘴翕动着,露出那像金子般黄灿灿的牙齿。脸上打的粉底堆积在掩不去的褶皱里,人工纹的黑黑眼线似乎像被人打了一样。明显夹着

     的假睫毛的眼睛,扑闪扑闪,时而向上抬起,止不住地显出一些傲慢,嘴角也噙着一丝高贵的笑意。

     她的嗓门有些大,有些清,似乎是刻意将声音放得如此大的,说给周边路过的人听。

     而倾听她说话的女人的眼神飘忽不定,双手捏着自己皱巴巴的旧衬衫,想要插嘴说些什么,却有些自卑地低下头。

     她身后的少女脸色黑着,看着这个像暴发户一样穿着的女人介绍着,眼睛里冒出星星火花。

     而艳丽女人身后的一身名牌的少女则暗笑着,嘲讽地瞥着旁边两母女的表情。

     娃娃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听到他们说是九城,便也就信了,九城?是在羽神国么?

     她此刻也想到处转转,看有没有宣传不夜城的,如果没有,便补上。

     娃娃向前走着,突然从后面窜出来一个醉醺醺的大汉向她扑来,她肩膀微侧,灵巧闪开了,后者也没有再次纠缠她,而是直奔那穿着陈旧格子衫的中年女人而去

     ,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开始埋头翻她的衣兜。

     “啊!你干什么?!”尖叫的并不是被翻兜的中年女人,而是那个贵妇打扮的女人,她上挑的丹凤眼被太过沉重的浓妆压得有些斜,有些害怕地闪到一边,冷眼

     看着中年女人被欺负,干喊着:“妹妹啊!你快甩开他啊!这酒疯子!”

     而跟在贵妇后面的少女也闪到一边了,脸上带着落井下石的笑意。

     娃娃从中年女人身后的那个少女眼底,看见了她对醉汉的浓浓恨意。

     邋遢,两腮通红皮肤黝黑的醉汉醉眼迷离地盯着她,啐了一口痰,“快把钱给老子!不然老子杀了你!钱呢?!”

     少女上前拉开有些无措的,含着眼泪的中年妇女,挡在妇女身前:“你是不是我爸爸?”

     醉汉笑了一声,看不出意谋:“我是你老子!快点拿钱!臭娘们挡什么挡!”

     少女脸上苦笑蔓延,她咬着牙,拉着中年妇女准备慌张地逃走,却听见贵妇在喊:“小禧啊,原来这是你爸爸啊?”

     这一声之大,将街上不少行人都吸引了过来,中年妇女脸色通红,眼泪就快要流下来。

     贵妇仿佛没有看见她的难过,继续装作苦口婆心地数落道:“妹妹啊,叫你当初不要跟这样的男人,你看看他现在的模样,那里是当初那个人模狗样啊,你看,

     我开始都没有认出来她呢。”

     “呵呵…”贵妇身旁的美丽少女掩着香腮低低地笑了出来,鄙夷地盯着就要落荒而逃的少女和中年女人。

     醉汉拉住了中年女人的腿脚,一拳头就要砸下来,少女却栖身上前替中年妇女受了这一拳:“妈,你快走。”少女的声音不见半点哭音,她对这个所谓的父亲,

     已经不在抱半点希望。

     只有对他还存有念想的人,才会为他的不争气哭呢!才会气哭!才会为被他打而哭!

     那一拳打得重啊,人们都听到了砰砰的响声,那醉汉好似看见了自己八辈子的仇人,下手毫不留情:“给老子钱!给不给!不给打死你个兔崽子!”

     “今天老子又赌输了!都是你这个臭娘们害得!呸!真遭霉运!”

     “老子有一天要将你们杀光!你以为老子稀罕你那点臭钱?!”

     一声一声的埋怨,一声一声的殴打声音,拳头如雨,砸在少女瘦削的身上毫不留情,中年妇女更是哭倒在了一边,像个泪人似的,却全身发抖,不敢上前来帮少女受一次打。围观的人大多都是几级的魔法师,又看这醉汉醉醺醺的随时可能发狂,也不敢来帮忙,只是抱以好奇同情的目光观看着。

     “你就那么恨我吗?你杀了我你是违法的!”少女的脸色青白,她的话一出口就让站在边上围观数落的贵妇和她的女儿暗地里笑起来。

     “妹妹啊,你快去拉住你的丈夫哟,待会吧小禧打死了怎么办?”贵妇皱着眉,捏着鼻子道,“太重的血腥味喽…”

     中年妇女猛地摇头,又开始大哭起来,没有上前,只是对着醉汉大喊:“成…成。你住手吧…女儿要被你打死了…”

     醉汉一听这话,眉毛就竖起来,手上更是敷了一层金色的魔法薄膜,准备要朝手遍体鳞伤的少女打下去,大声呵斥着中年妇女:“老子今天就是要打死她!你不给我钱,就是这个代价!”

     说完他还很洋气地举起拳头晃了晃:“她是我的女儿,我打死了也没有关系!被我打死,那是骨肉还亲,理所应当的!”

     被打死也是理所应当的么?少女忘却了痛,双眼空洞起来,身体之肤,受之父母,所以他要我死,我就该死,为什么,就这样轻易地主宰了我的人生呢?既然如此,为什么给我生命?难道只是为了恶作剧的,让我感觉到痛苦,到这黑暗的人世走一遭,再滚回地狱去?少女痛苦地想着。

     说罢就要砸下去,就在那差之毫厘的一刻,一只白皙纤细的手轻易地拉住了他即将落下的拳头,冷漠淡薄的声音:“你,够了。”

     少女的眼泪流下来了,眼神却是凝固在那在旁边哭泣的臃肿中年妇女身上,沙哑艰难地发出一声,“妈,别哭。”

     也许她看得见母亲对她那依稀浅薄的好,却看不见在致命关头,她的懦弱不敢向前,她曾所期盼来救她的人,都视而不见。

     娃娃的心微微颤动了一下,听着少女这句话,看着她咳出来的嫣红的血,皱了皱眉头,但心中很快归于一片平静。

     醉汉抬头,醉眼迷离地映着一张精致如玉的脸,那小巧的五官,如黑曜石镶嵌在里的眼睛,那里深深的寒意让醉汉猛地颤动了一下身体,翻身不住的往后缩着,而忘记了自己的手,还在娃娃手里。

     人群里的人都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漂亮轻灵的少女,她突然就冒出来了,突然出现在醉汉的身旁,那抓拳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

     贵妇撇了撇嘴角,看着这少女的背影,觉得她的打扮虽然闲适,衣着却都像是好料子,估计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出来了,或者到处历练的学徒。她的衣着,表明着她在贵妇眼底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