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归2.0
    杀手娃娃没有爱,回归2.0

     “呵呵。舒悫鹉琻”夜岚儿掩嘴低低地笑了,朝着娃娃走来,步子挪得高贵优雅。“夜少真是个有趣的人。”

     面前的男人,一身休闲装束,黑色衬衫领口微微敞开,露出里面小麦色的皮肤。

     “夜小姐和我同姓,也是有缘,不如我带你在这不夜城中四处走走?”富有磁性,魔魅的男音引得美人半分心动。

     “当然。”夜岚儿点了点头,也跟着娃娃一块了,两人身高相差无几,娃娃也就比她高二三厘米。

     外面的走廊悠长,米白的灯光洒落每一处,来来往往的雅思工作人员,搬动着各种华丽箱子。

     乘着电梯直接上了离地百米之高的顶层,白云飘渺就徘徊在人的身边。

     顶层宽敞无比,大概有300平凡米,栏杆是玉石雕砌的,放射着温润的光华。

     远处大大小小的城镇一览无于,一切皆被放小,栏杆之外是光滑下斜的屋檐,在日光狭伤者粼嶙波光。

     夜岚儿走到栏杆旁,水灵灵的眸子眺望着,举起藕臂,伸了个惬意的懒腰,清脆的语音如流珠落地,美妙动听:“高处,真是个好地方。”

     娃娃轻笑,走在她身旁,素白的指尖抚摸过光滑的玉柱,墨色的视线飘得很远很远。

     滴——耳麦中有人通话,是沉稳低沉的男音。

     “主人…道家已经初步在北世界建立起空间基地了,这里的隐势力人物普遍等阶在绝阶魔法师,其中不少异类。不夜城的A级拍卖会,他们已经注意到了。”

     道家的普通空间基地,蓝阳第一个开创,自从娃娃将空城修炼圆满之后,与她直接契约的鬼,都有开创自己一片空间的能力。

     “嗯,那是你管辖的势力,不过中心以哪个城为主,都不变。”娃娃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夜岚儿回头,发现她在自言自语,美目闪过奇怪之色,不过看着娃娃带蓝羽的耳朵,很快就明白。

     “是。”

     这里天台,一般是不允许别的人来的。娃娃和夜岚儿站在这里,两人也无话,只是眺望着远处风景。

     夜岚儿可好奇极了,但一见面就问东问西,她怕给娃娃留下不好的印象。很少有男人见了她还能够这样镇定自如,何况眼前的俊美男人如此年轻。

     明天便是第二不夜城开张之日。

     夜岚儿四处观望着,发现在这里,四周的第四都似地图排布一般,如果有人攻击不夜城,哲理就相当于一个全面了解战事,一个操纵防御的平面操控图。

     事实也的确如她猜想的一样。不夜城周围的高墙顶端,都有高阶魔法师镇守,那些魔法师的臂膀上纹着一只青色的飞鹰,象征着,青空帮。

     这样的武装力量也算不错了,但是在赤那皇室,统治者的面前肆无忌惮地炫黑,也可见不夜城后台强硬了。

     在天台待了一会,两人又乘着电梯下楼去,中心蘑菇建筑别的层数,娃娃没有带夜岚儿去参观,直接下到了地面。

     宽敞的街道,白光在内穿梭,不少人来来往往,几乎都是雅思的人,凯乐在下面等候多时,他的身后领着一群粗膀子憨厚的汉子,其中也不乏有俊美的男子,美丽的女人。

     “夜少!”景泽轩宝石蓝的双眼在看见娃娃时,一下子亮了起来,众人一进不夜城就感叹这里的建筑雄伟奇特,特别中心的蘑菇型建筑,那高度似乎都要触到了天空,他迎了上来,俊脸上满是激动之色。他就知道他的夜玄大人是如此不凡的!

     几位独域的女人一看见穿着黑衬衫气度不凡的年轻男人向这边走来,纷纷红了脸,那男人的样貌俊美如妖精,让每个人都心动着。

     墨问站在一旁,双手插在裤包里,带着黑色大墨镜,他取下墨镜,有些凹进去的眼眶镶嵌着浅蓝色的深邃的眼睛,仿佛俊美的吸血鬼王子一般,用一种探究地眼神观察着娃娃,这个男人…跟她长得几分相似,特别是她们都拥有共同清妖的眉宇。

     娃娃伸出是与景泽轩浅握了一下,视线透过景泽轩看向墨问,冷淡道:“这位便是夜玄小姐引荐来的人吧。”

     景泽轩一听这话,肩膀抖了抖,有些汗颜。

     墨问微微点了点头,开先夜玄娃娃与她说过这件事,白俊的脸上净是淡漠的表情,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此人的实力也看不透,不过直觉上比夜玄娃娃还要强大。

     娃娃并不打算让他为不夜城做事,而是为道家以后的人装点武器。

     夜岚儿上前来,她这位大美人在,耀瞎了一群汉子们的双眼,他们都痴痴地盯着这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说不上一句话,景泽轩看着她,也是很为诧异惊艳地挑了挑眉头。

     “大家好,我是这回雅思拍卖会的拍卖师,夜岚儿。”妙音流珠,激荡在人的心田,夜岚儿举止高雅,却没有一点令人讨厌的架子。

     凯乐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众人对着夜岚儿点头哈腰,说不出来的尊敬。

     “凯乐,你先安排众人在城内的住所吧。”娃娃抚着大拇指上宝石蓝的戒指,慢悠悠道,“一定好好招待。”

     “是。”凯乐颔首,回头对着众人一招手,“独域的兄弟们,还有墨先生,你们跟随我来吧。”

     墨问重新带上了墨镜,对着夜岚儿这种级别的美女也顶多看了几眼,并没有过多的动作,冷漠地走掉了。

     娃娃带着夜岚儿坐着城内的飞行工具到处观摩,他们两个一起做在一朵软绵绵的白云上,上回娃娃看到了赵美身边的这只飞行灵兽,觉得可爱,让人捕捉了几只来。

     飞到了城头,外面停驻了不少华丽的车子,步撵。步撵大多是妖兽拉车,宝石灵玉装横,显得财大气粗。

     “看来,此番来的大人物很多呢。”夜岚儿朱唇微启,美眸闪过一弯美的流光,笑道。

     “嗯。”娃娃淡然地看着城外被堵得水泄不通的大排场,隐势力的人也来了,她敢打赌,外面铁定有不少随声空间正漂浮在空中。

     一个银发女郎坐在加长轿车里面抽着雪茄,她的旁边,是一个双马尾银发的萝莉,蓝色眼眸鄙夷地瞥着女人,用小手闪着雪茄里飘出来的白烟。那女人,娃娃是认得的,不就是金丽。普德么?那15岁的小女孩,是兰灵。普德。

     娃娃嘴角挂着一丝莫测的笑容,看得夜岚儿一愣一愣的。

     天空阴霾重重,在此时慢慢散去,外面还有一些闲着的人,在议论。

     “这天是怎么回事,变来变去。”一个墨绿色长发蓝色眸子的少女皱着柳眉。

     有见识的强者,在暗中猜测。

     “天地异象,鬼王出世。”

     当初覃戮升为鬼王的时候,倒是引发了空城内好一番灵力波动,但是却没有将外面的天气也引变成这样。

     一辆火红的步撵从空中踏来,前面有两条拉车的火麒麟,都为远古下品神兽,赤色的火焰在车轮下炫动,窸窸窣窣火焰细小的爆炸声迷茫上空,不少火星子炸开就引发了周围空气的震动,灼热的温度荡漾开来,堵在下面的车子,步撵纷纷让了道。

     有人在心中大汗,将自家的车开到了一边,远远观望着,来者这架势,一定是北方世界的人,神兽来拉车?这是有多奢侈?之前自己还因为自己的家世而得意洋洋,现在比起这个算什么?

     这么快就来了?娃娃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但是表面上的他仍是风淡云轻,似乎没被这神兽拉车,异火护车的架势给吓到一边,仿佛连吃惊也没有。

     揽下了A级拍卖会,本来就注定要站在风口浪尖上,而且不夜城刚建立,名气不大,她已经做好了迎接欺压的准备。

     慢慢地,继那神兽拉车步撵之后,又一阵银白色的光芒铺天盖地而来,刺得娃娃有些睁不开眼,这光…如此熟悉,这不就是那天在兰尼亚城把自己分身刺回本体的光芒吗?凡是除灵古老家族路过之地,必降下圣光,驱除阴邪。

     真强烈啊,她的鬼力差点都要蹦出来自动护体了,不过还好,娃娃比起当初,实力已经又上了一个大的台阶,这点伤害,还不足放在眼里。

     一车银白色的双龙步撵在火麒麟步撵旁边停下,里面的人掀开帘子,伸出一只枯老却非常干净的手,以为白袍老者,扶着长须下来了,身后一大群随从,他们都毕恭毕敬地站在老者身后,这老者有些枯瘦,但浑身散发着一种强烈的不容阴暗存在的白光。他是白银世家的家主:白银无

     火麒麟上的步撵有三个房间,三帘,三帘齐被拉开,一个金发中年西装男人,一个橙色头发的年轻男人,还有一个漂亮的橙发少女走了出来,这三人气质不凡,统一火色的瞳,脸上都带着点傲然的神气,特别是那少女,年轻男人,几乎不可一世。

     年轻男人看见夜岚儿,轮廓刚毅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痴迷的神色,乖乖,雅思首席拍卖师确实不一般,好姿色!

     夜岚儿看见男人这样目光灼热,不加掩饰地盯着自己,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侧头,视线落在旁边的黑衬衫俊美男人身上。

     年轻男人火色的瞳里的视线一下子转移到了娃娃身上,看见美人似乎有主,看着娃娃的眼神不由得阴蛰起来。

     他们是隐世家,古老火系魔法师世家的高层,金发中年男人是这一男一女的父亲,火意,橙色头发年轻男人是火宁,而少女则是火浅。

     火浅目光不悦地扫过前面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城市,嘴角不满地下撇着,雅思干嘛要把拍卖会设在这样没名头的小地方?

     (不夜城外设有结界,外面人是看不见里面的具体建筑的,看不见中心宫殿的蘑菇建筑。)

     “不夜城的管事人可在?”白银无喑哑的嗓音有些难听,口中带有轻蔑之气,他对于这样的小城,心里是十分不满意的。

     “在。”娃娃坐在云朵上,随意地看着众人,淡漠的视线,仿佛这些场面华丽的大家族都无法引起她的重视一般。

     火宁一瞥娃娃身下的低级灵兽,看着娃娃的视线越来越鄙夷,低级灵兽?他也坐得上去?而且还这样怠慢旁边那位美人。

     火浅高傲的目光落在了娃娃身上,对面的男人模样实在是不错,可惜没有什么作为,不知道他怎么把雅思A级拍卖会揽到的,不夜城是吧?夜少?哼,他也算具备做她男宠的资格了。

     “我们来了,你还不快大开城门迎接?”白银无昂起下巴,凹进去的老眼轻蔑地睨着娃娃。

     “诸位没有看见么,不夜城明天才开张。”夜岚儿看不惯这些人趾高气扬的样子,有些生气道。

     “夜小姐,往年你们哪一次拍卖会不是让我们先进场的?我们可是十足的金品会员啊。”火宁对着夜岚儿绽开一张笑脸。

     夜岚儿从鼻子里嗤了一口气,转头不看他。

     金丽瞧见了空中的娃娃,打开车门,将雪茄扔在了地上踩灭,裹吞的火红紧衣,她火热的身材完美呈现,朱唇涂抹着厚厚的唇彩,有些油光发亮,勾人采邑。

     “不夜城是我的地方,规矩自然是我定。”娃娃冷冷一笑,微凉地视线打在了火宁身上,后者火瞳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两股视线交融在一起,火宁感觉自己毫为给对方一分威慑,反而那男人的眼睛,那寒潭一样的瞳让他感受到了死亡感觉,心中徒生一抹寒意。

     “年轻人血气太盛,可是会招来祸端!”白银无面目凶狠,阴沉着脸色道,他的声音,就像乌鸦的嘶叫。

     “夜少——”下面一女人娇音似要滴出水来,她高跟鞋一蹬地,纵身起来,突然身下红光一闪,一只金色的凤凰就在她的身下被她骑着,噗呲着翅膀,上了天空,金色的凤凰也是神兽,远古下品神兽,金丽媚眼如丝,坐在凤凰上对着娃娃眨着她迷人的媚眼。

     夜岚儿瞥见这一幕,身体不由得微颤了一下,摸了摸手背上的鸡皮疙瘩,没有来的,心中有些微凉。

     “真是什么人都能来了,不夜城这种地方也能让雅思青睐?”火浅一脸厌恶地转过头去,手捏着鼻子,一脸嫌恶,“什么味道啊这是。”

     娃娃一听火浅这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浓浓的火气,双目幽森地视线瞥过她,后者反倒没有一点绝望,赏给了娃娃一个侵略性十足的眼神。

     娃娃淡淡地看着骑着金凤凰来的金丽,挪了挪唇瓣,没有说一句话。

     “夜少,这么快就忘了人家了?”金丽雪白的手臂一晃,让看向她的火宁视线慢慢火热了起来,她骑在金凤凰上面,白花花的大腿在空中晃荡着,妖冶放荡。

     火浅投向娃娃的眼神更加轻蔑和势在必得了,哼,原来是一个靠女人上位的小白脸,姑且被她玩弄一回如何?

     “呵呵…真是贵人多忘事,夜少。”金丽自然而然地站在了娃娃这一方里,嘴上调笑着,眼睛还不时抛几个媚眼来。

     娃娃则被她调戏地一头黑线,这女人…

     呼噜——狂风突然刮起,众人衣摆翩飞,远方又一步撵来,一条冰蓝色的龙背着步撵,步撵50多米高,龙有百米长4米宽大,看起来气势磅礴,威严十足。

     下面的人纷纷自惭形秽,刚才还自己夸耀自己来着,现在跟人家比起来,算什么?

     “不夜城开张,皆等明日。”娃娃对着这些以满不在乎神情看待她的人,声音铿锵有力,华丽步撵越来越多,“虽然我没有阻止大家参加拍卖会的权利,但让别人不进入我不夜城这点能耐,我还是有的!”

     “哼,是么?”白银无嗤之以鼻,他就不行这个年轻的男人还能翻了天了,能组止他们这么多人?虽然这男人的实力他看不透,他一定是使用了掩饰的东西。

     娃娃一挥袖,四周的空气突然狂虐起来,撕裂了一道又一道黑幽幽的空间,偌大的不夜城陷了进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和夜岚儿坐着的白云团团也跟着突然消失不见,夜岚儿娇呼一身,身体有些无措地往下掉去,娃娃坠下,脚下飞快地踩着虚无的点,一踩周围的空气荡开了水花似的,他拉住了夜岚儿,环住了她的腰,将娇柔的美人稳住。夜岚儿摔下去肯定是没有事的,但是会有些狼狈。娃娃这样做,也算挽了她的面子。

     夜岚儿的脸上浮出绯色,有些矜持地推开了娃娃,身后张开了白色的羽翼,巨大的羽翼一张开,就撕破了她后背的衣服,白皙的后背,就这样暴露在娃娃的掩下,她的脸上红得要滴血。雪白的羽翼扇动着,她就像天使,脸红的天使如此可爱。

     可惜娃娃是讨厌天使,因为看见,她就忍不住想拔去他们的羽翼,将他们染黑,狠狠地拉入地狱。

     她现在,美极了,风吹起,她的青丝有些散乱,却唯美异常。

     火宁一下子看痴了,视线再也无法挪向妖冶的金丽一分。

     娃娃脚下踩着曼陀罗,纯洁如水的曼陀罗盛开着,诡秘幽森,在白银这样的除灵世家面前,他是不好使用鬼力的。这曼陀罗是她自己鬼力提纯,凝练出来的招式,非常的漂亮,似乎具有了灵性一般。

     “让夜少见笑了…”夜岚儿的嗓音有些颤抖,她心跳地厉害。

     娃娃淡淡笑着,一摇手,让她不要在意。

     火宁看着夜岚儿和娃娃这互动的一幕,暗自捏紧了拳头,左手开启了橙色魔法轮,里面狂躁的火焰呼之欲出。面色阴狠,咬牙切齿道:“夜少这是什么意思?是故意看我们隐世家默不出声,好惹是吗?”

     谁都知道隐世家不好惹,比那些明在世界上的古老世家还有诡异莫测,难惹得多。

     金丽看着火宁,脸色冷了几分,蓝色的瞳,六棱魔法轮在蓝色瞳内旋转,非常诡异的现象。

     冰龙步撵上的人下车了,一个冰蓝色长发,冰蓝眼睛的女人,一身白色长裙刚好到脚踝,脸精致如瓷,还带有一点女王的傲然神色。

     “夜少,你是看不清我白银世家吗?还不快将不夜城弄出来!”白银无恶狠狠道。

     所以…最讨厌自以为是,自认为公的除灵师了…娃娃冷笑一声,“各位要么等到明天,要么就自己走,不夜城何时轮到外人来做主了?”

     “哼,雅思举办A级拍卖会在不夜城那是给你们面子!不要给脸不要脸。”白银无又道,他家族名下也有些产业,也在争夺这回雅思拍卖场的举办地点,本来都决定在他那弄,却改变在了不夜城,他心里自然是极为不爽的。

     看来娃娃和白银世家,注定是冤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