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娃娃or定赢(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86)娃娃or定赢(一千字)

     快速赶到雷声最响亮的地方,苏家上下已经乱作一团。舒悫鹉琻

     正门的大铁门被破坏成了黑色的铁屑,堆在坑坑洼洼的水泥板路上。

     门卫的尸体已经是一具具完全不成人形的黑色木棍,冒着袅袅的白烟,焦黑的身体各处泛着点未熄的紫光。风一吹,便噼里啪啦地轻响一声。

     “天!好残忍!”

     “雷居然可以把人霹成这样!”

     一道惊呵环绕着一道略微柔软的娇音同时呼了出来。

     苏眉儿和楚兰诧异地对视了一眼。

     娃娃倒没有多大的反应,踩过焦黑脆弱如薄壳的尸体,走进苏家的主院,苏越曾会见娃娃的厅堂。

     这些门卫是一阶的魔法师,这些紫光余辉分明是那天东城山包上攻击自己的雷电。紫色的雷系是比较罕见的,攻击也比较霸道,霹得人面目全非轻而易举。

     大厅已经没有原来金璧辉煌的样子,上面的五层楼直接被打穿,家具被砸下来的残垣压得粉碎。

     钢筋折断被扭曲,插在高高露天的隔层上,在四楼,有一根一米长的钢筋直接贯穿了正在四楼工作女仆的身体,女仆就横尸在大洞上方,钢筋的尖头刺出了她的右眼眼眶,爆裂的粉白色眼球像煮熟的鱼泡悬在钢筋的刺头上,鲜血顺着钢筋滴嗒滴答地坠落,在狼籍的大厅里绽出殷红的暗花。

     苏越坐在墙角里,脸色惨白,苏德在他身后双手扶墙,两轮碧绿的魔法轮快速转动,绿色的荧光纷纷涌入苏越的身体里。

     嚓!一条带着叉流的紫雷瞬间打在了苏越的面前,苏越翻身贴着墙往后退,要看着自己就要中伤,心急右手浮现一轮月光一样的魔法轮迎了上去!

     嚓!嗤!

     “苏城主!”苏德沙着嗓子慌张地叫起来,有些凹进去的眼睛布满着疲劳地暗色血丝。紫光耀眼,灼亮中蕴含着的能亮让他无法靠近。

     “呵!”苏越的身体一下子倒飞了出来,猛撞向苏德,紫色的电光有所减弱。

     砰!苏越的被甩到了墙上,墙马上出现了龟裂的痕迹,他跌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半天抬不起眼皮。

     苏德脸色一变,手上的绿光更盛!

     “苏二主?苏二主呢!这么大的动静他不可能不知道吧?”苏德的脸上渐渐失了血色,抬头望着大洞透出漆黑地夜空,愤愤地抱怨道。

     地上的苏越猛咳了好几声,吐出一口焦黑的污血来,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艰难地撑着地上的瓦砾,右手赫然不见!

     “苏越?灭我沙特尼,那么你苏家也必定全死无葬身之地!”从夜幕中降落一个穿着黑衬衫的中年男人,双眼一只黑色一只灼亮的紫色,他的脚下浮现噼里啪啦想着地雷电花将他托着下了五层楼,到达大厅。

     男人的脸可以看得出曾英俊地轮廓,但有一条黑色鲸疤横穿过半张脸,不复美感,倒狰狞可怕。

     棕色梳得整齐地短发,却显得他精神抖擞,脸上的厉气更盛,让人不得不生出惧怕之意。

     “今天过后便再没了你苏家!我的人已经包围这里,你们一个也别想活!至于你的女儿……”男人说到这顿了顿,竟大笑了起来,嘴巴咧到了一种夸张的弧度,“苏眉儿是吧?我会让她好好地死在你面前的!慢慢享受着绝望吧!”

     “哪里来的鸡叫……还不让人安生了!”一声女音突兀地打断了男人夸张地笑,慵懒地声线带着一点点嗜杀入常的醉意。苏越忙抬起头,视线紧紧粘在了大方走进大厅的黑色洋裙少女,就如当初见到她般的样子不过这时已经有了太多的惊异。

     男人阴狠的目光立刻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厅门口,暗色朦胧中三束纤瘦的丽影。

     “爹地!”苏眉儿一看见凌乱肮脏如乞丐的苏越便飞快地跑了过去,像个八爪鱼一样黏上了苏越。一瞥见苏越只剩下的半截手臂,唰地一下转身,手中气鞭啪地凌空甩出,眼中杀意涌动。

     “沙特尼的落水狗!”苏眉儿大呵一声,身体一仰,双手使足了狠劲朝大厅中央的男人抡去,她身边的魔法轮一下又一下的连续扩大到一米,白色的气鞭也具备了猛虎的形态。

     “吼——!”一阵雄混的怒吼,虎啸几乎震得地颤抖,苏眉儿此时像一只带着杀气的母老虎随时准备将眼前的男人劈成两半!

     男人的嘴角挂着疯狂的笑意,他伸出左手对上那长鞭猛虎的大口戳去,指尖紫光蹿动,像爆燥不安地爆炸颗粒,迫不及待地钻去白色的气流中。

     苏眉儿脸色大变,手上的鞭已经不可收回,猛虎的形状迅速涣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敷着尖锐电锋,极炙火花的紫色电流!死定了!

     就当苏眉儿眼睁睁地看着紫色雷电以一秒五十米的速度接近,在她即将化为一抹炭黑的前50毫秒,一把银刃砰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飘缈无虚实,带着点点漫不经心地声音传来,“你的对手,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