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6)娃娃or一战1(2更)
    杀手娃娃,没有爱,(116)娃娃or一战1(2更)

     当黑色天空透出晨曦,夏风微凉之际。舒悫鹉琻

     娃娃睁开眼睛,环在腰上了的那双手已经不见,慵懒地辗转,旁边已空空如也。

     “戚。”好吧,承认她以前也跟千慕异影一起睡过,那时还小,心思还太单纯。(与这只巨奸无比的恶魔相比)

     浴室响起的冲水声传进娃娃的耳朵里,娃娃偏了偏头,回想昨夜,他是挺老实的……嗯,他还说过他的真实身份是血薇也不惧怕的存在。那么我岂不是在他面前连分文筹码也没有?那么他有什么目的,待在审判末日呢?

     门打开的声音,娃娃身体微微一颤,优雅地抬起右手扶额,为什么……她会紧张呢?

     他松松垮垮地系着一条白色裕巾,裸露的小麦色胸膛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紧实有力的胸肌和八块结实漂亮的腹肌毫无遮掩地呈现在娃娃的眼前,千慕异影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埋着大步向娃娃走来。

     “娃娃!”他扑向了床上正若有所思的娇小人儿,将她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秀长的黑发上。

     娃娃皱了皱眉,掩下浓睫,他身上馥郁芬芳的水珠低落滑过他白皙的脸颊,白皙的肌肤滴落在她的脸上,形成像泪一样楚楚可怜的东西。

     娃娃是从不屑于眼泪的,眼泪博不到别人的同情,只会让自己显得更懦弱,更愚蠢,更悲哀而已。

     “你够了,死开!”娃娃冷冷道,如熟樱一样水润的唇瓣张合,无意诱着他不断靠近,也将贴上自己的唇,就在快要触到之时。脑后的锋芒锐利,让他感觉一丝尖锐的刺痛。

     “你,够了!”娃娃再次冷声道,小脸满是不可亵渎的寒傲。

     千慕异影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从娃娃身上翻开身体,湿润的肌肤将被褥弄得成沁染的灰白。俊美的脸上寒意蔓延,蓝瞳不畏地盯着空中杀气腾腾的血薇刀尖。

     凭空冒出的森寒九狱冥火包裹住血薇,噼里啪啦剧烈燃烧起来,像野兽嚼碎骨头的声音。

     娃娃恹恹地蹙起秀眉,伸手召唤回血薇,却发现自己与血薇那点稀薄的联系已经失透,力不从心地感觉涌上心头。

     *!娃娃坐起来,恼火地扯了扯身上已睡褶皱的T—shrit,对着床上冷脸的千慕异影一记狠瞪,蹿下床,伸手去触碰那无温度满含未知恐怖的黑色火焰,做势要把血薇从里面扯出来。表面上娃娃平静,心里却打起了鼓。

     烧死怎么办啊?!

     果然,在即将触碰之际,那火却條尔而逝。娃娃暗暗吐了一口气。回头,千慕异影坐在床上,就系着一条极为简陋的裕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娃娃努了努嘴,从酒店专门的衣柜里利落地翻出从卡西西比城带来的短裤,花领小衬衫,内衣,搭在手臂上,一转身走进了半掩着门的浴室。

     ……湿润如海藻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少女身上黑色花领小衬衫将她的婀妙身材若隐若现,翻着复古花纹的领子,一条红丝带穿过在胸口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衬得青春扬溢,却不失暗调的贵族色彩。

     少女黑瞳森凉,身上的气质比梅傲,比雪寒。她穿上这黑色,犹如一只高傲的黑天鹅,不一定要纯洁得耀眼,晦暗也同样脱俗出色。

     “妖宠……千影,走了。”她惬意地揉了揉湿润芬香的长发,水眸笑盈盈,浮游几分嘲弄。

     千慕异影已经穿好,黑色的T—shrit,血红挂满靓丽叮叮当当的银色骷髅,锁链,十字的马敞开,别有亮眼,个性,不羁之意。白色的中裤,与这下面有些褶皱的T—shrit搭配出明星的感觉。他戴着黑色扎红色丝带的帽子,戴上大大的墨镜,将长袖挽到手肘,贵公子,时尚聚集。

     “……”娃娃看着有些愣神,“你去勾引谁……”

     千慕异影樱唇一勾,走过来,抬手揉了揉娃娃的黑发,在娃娃耳边轻声道:“勾引你啊,娃娃!”从始至终都只在勾引你。

     “呵。”娃娃意味不明的笑了,拧开门把,走廊外已稀稀拉拉站了几个人。

     乔奇靠着走廊地墙壁拿着个小册子和只笔写写画画。

     苏眉儿站在景泽轩旁边,一脸兴奋地说着什么,独域的人基本到齐了。

     “哇哦——”娃娃和千慕异影在龙家三少和苏眉儿的高分贝诡蜜呼声中出现了。

     ------题外话------

     添了好多禁词啊,睡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