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娃娃or解决(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67)娃娃or解决(一千字)

     “好啦!”苏越无奈地摆了摆手,看见苏宁如此仇恨地目光,将苏眉儿护在怀里,对着娃娃沉重道:“你,夜玄娃娃,欠我苏家一个债!”

     夜玄娃娃无可厚非地笑了笑。舒悫鹉琻债?她欠下的血债可太多了!

     苏越对旁边围观地女仆吩咐道:“你们去发帖,寻医生!能起死回生的高人,我苏家愿意不惜一切代价聘请!”

     苏宁阴霾着脸,盯着苏贝额头上的银针,不息一切代价,你苏越怎么不惜一切代价杀了那个凶手!你把贝儿的命当什么?把我当什么!

     苏眉儿带着同情地目光揽过楚兰的肩头,小心拂去楚兰脸上的泪渍,她觉得楚兰跟着苏贝不容易,苏贝经常拿楚兰当出气桶,也经常使唤楚兰做这做那。

     楚兰乖巧地低着头。

     苏越咽了口唾沫,“以后兰儿就搬去眉儿那边住,你们之间好有个照应。”

     众人就这样不欢而散。

     清晨,细腻的雨声轻响在耳边,夏威尔半夜才回来,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味,窗子大开,纷纷扬扬的雨如芦花斜飞进了屋。

     洒在娃娃脸上,凉丝丝的,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娃娃拖着鞋子将窗子轻轻关上。

     该处理沙特尼的事情了,要让独域声名大噪!床上的夏威尔趴着睡得跟死猪一样,唉,不打算让他去帮独域做宣传了。

     (靠不住~)

     嘭嘭嘭,敲门声响起,此时已经是8:00。

     “啊,客人,请问您起来洗漱吗?”女仆恭敬的声音。

     娃娃哼哼了几声,一咕碌下了床,窗上棉质的熊熊短裙,她这下真有了娃娃的味道,淡粉的熊熊短裙,她真的是可爱小萝莉一枚哦!

     在苏家平静得不能在平静的早宴上,苏越开口了。

     “娃娃,希望你不计前嫌指点一下我的女儿苏眉儿吧。”苏越不是傻瓜,怎么可能因为苏贝而与娃娃翻脸,适纵适放,为了苏家的未来,他必须心狠手辣!

     苏贝虽然与他有血缘关系,但毕竟不是他的女儿。苏宁对苏眉儿的那种眼神,更让他心生厌恶。

     我不找累赘,累赘就找我。娃娃叹了一口气,苏眉儿是初阶六级魔法师,可以将她纳入公会。“苏眉儿—姐—姐,吗?可以让她加入独域,我自然帮带!”

     “啊,那是自然!”苏越爽朗一笑。苏眉儿可有些不乐意了,独域只是一个新建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公会,她苏眉儿想要加入一个大公会都是有人愿意收的!

     “娃娃,你至今有何高就啊?”苏越直白地问起了娃娃的背景和魔法师等级。

     娃娃浅浅一笑,“我连魔法师的考证都没拿到。”

     “你谦虚了!”苏越笑道,看娃娃昨天凌空操控器械的熟练程度,怎么可能连魔法师的凭证都没考到?

     “请问苏城主知道沙特尼吗?我刚到本地不久。”娃娃的脸上茫然,黑色眸子沉淀光泽。外面的雨声如蚕食桑叶的声音,外面的大厦朦上了淡淡的水雾。

     几只黑色蝴蝶在雨雾中翩跹。

     阿蝶,若真是你保护我不死?你在哪?明明契约还没有消失,可你却了无音讯呢?

     “沙特尼啊?”苏越的神色微变,手重重拍在了餐桌上,“这是个混混组织,是本地的难拔的刺头,就在卡西西比的东西郊区,那里的人经常被沙特尼欺负。怎么?”

     娃娃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苏宁《《《

     暗公会(非正义公会,相似于审判末日那样的组织,or黑涩会~):德利亚

     中年男人咬着雪伽坐在琛亮的大厅豪华沙发上,双腿衩开,身材火辣地女人拥护旁边。

     “吉尔大哥,这回的事只要您答应办,等我坐上了那把交椅,卡西西比的税收一定有您一半!”苏宁躬着背,讪笑着对平头男人点头。

     平头男人像看狗一样绿色眼睛轻篾地瞥了一眼苏宁,右手两根手指夹下大雪茄,吐出一个漂亮的眼圈,左手打了个响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