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5)厄运之兆{上
    杀手娃娃,没有爱,(135)厄运之兆{上

     拉萨特还真会看东西!女神之泪好像研究价值不菲吧!似乎跟传说中的神临界——三次元世界关联不小,不少魔法书有提到,这下任务也可以完了。舒悫鹉琻

     娃娃嘴角牵起一丝微笑,手就将触到那晶莹剔透的小石头。

     咻!一束不起眼的流光飞速钻入她的指尖,娃娃眼前突然一黑,片刻再睁眼时,面前的水晶架还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但是很不巧的是,娃娃刚才意外触及到了晶金神鼎,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紫品神器竟然认她为主了!

     她要这个破鼎干嘛!虽然炼器师走哪都吃香的喝辣的,但是她没那个天分啊!刚才还想着把女神之泪偷偷拿走,去选那个模糊属性的镯子呢!

     *!娃娃咬了咬下唇,以为刚才全是这神鼎搞得鬼,盯睛一看,好好躺在那里的女神之泪也不见了!

     我靠!我拿什么交差!有没有搞错!

     一阵莫名白光掠过过后。

     娃娃已经现身巨大广场之之上,景泽轩吃力地扛着一个黑色大棒槌,白皙的脸上布满细汗。

     “各位已经选好了自己心仪的宝物,现在我们谈谈交易吧!”

     不知何时,国王已经庄重地站在娃娃和景泽轩面前,远处的黑色骑士将广场出口拦截。

     娃娃疑惑地看着已经十分黑暗的天色,霓虹灯炫耀繁华。

     国王嘴角微勾;“宝库里一分钟,外面一小时。”

     娃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自己在里面待了1个钟头……外面已经过去接近三天了。

     景泽轩吃力地将黑色大棒槌化为拟态,一支两分米长的细转笔,看着娃娃投来的淡淡视线,气喘吁吁道:“这是绿品神器,亡御槌。”

     “哦……”娃娃回应的话还没有落下,一股属性的冷香从背后涌来,身后黝黑的时空裂缝隐隐散发着狂虐的气息。

     千慕异影来接她了…可是她把女神之泪弄丢了怎么办?

     还没有想到所有后果,身体已经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拥住,托着向后倒去,堕落黑暗。

     在国王和景泽轩惊讶的目光下,娃娃和妖冶紫眸的黑发男人离开地利落。

     “千慕异影…”娃娃轻轻地喃喃,再次重见光亮,他的身后巨大的黑翼煽动,仿佛即将挥下夜幕。他转手将她面对面的抱在怀里,紫色的眸带着危险却少了平时的几分戏谀,到耳际的黑发獠动,多少一点王者意气风发。皎月一样的面容,眉宇如点绛墨画。略尖的耳朵,左耳佩戴着发光的骷髅银色骷髅耳钉,他,妖冶,堕落,璀璨。

     这才是……千慕异影!

     “千慕异影?你干嘛,这样隆重?”娃娃微蹙起柳眉,轻轻地问。

     他低下头,紫色的眸静静地注视着怀里娇俏的小人儿,嘴唇抿成性感的弧度:“娃娃,boss的分身来找你了,”

     想着还有什么该说,千慕异影觉得太多,却只又加了一句,“待在我身边,哪也不许去。”

     娃娃只是疑惑得不能再疑惑,千慕异影抱着她飞向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地方。

     世界各处哪里都是繁华的,都是欣欣向荣的,神早已抛弃了堆挤在破旧巷子里等待人生腐烂的穷人。

     霓虹灯是刺眼的炫耀,飞快发展的科技只将那些有心无力的人抛得更远,更远。

     上空的风有些冷,娃娃却仍然昂着头眺望远处的风景,千慕异影的怀抱,让她感觉不到冷。

     飞速赶离樊新,又回到了曾经娃娃呆着的卡西西比城。

     独域的别墅已经被人烧了,一片残桓,以前别墅后面的荒草园,一道素白干净的虚影立在那里。

     身上散发茶的淡香,美好干净得像天使,这样的男人,是boss。

     慢慢的回身,没有一点架子,浑身上下看不见一点奢侈,作为世界杀手组织排名第二的BOSS像一块薄玉一样,俊逸的脸上五官散发淡雅的精致。紫眸淡淡望着娃娃,像看穿了一切一样,却并不显得老成,只是无人厌恶的安静。

     千慕异影的浓墨重彩,与这形成极大的差异。

     娃娃低下头,抿唇不说话,boss知道一切,解释也是徒劳。能让boss亲自来找娃娃,娃娃觉得,自己一定闯大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