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强宠0.3(木有万更的小补偿- -
    杀手娃娃,没有爱,强宠0.3(木有万更的小补偿- -

     几天,娃娃都将命陈妈做了虾仁羹给黑猫,那躲在蓝尾蝶中巴掌大的黑猫儿也渐渐亲近她起来,有时候,她一放下碗,小家伙就蹑手蹑脚地凑过来吃。舒悫鹉琻

     娃娃坐在阳台上,盘着腿,手指捏了一粒鱼丸,黑猫远远地望着她,迟疑地靠近,水蓝色的眸子里载满未有放松的警惕。

     “喵。”极为细小地一声叫,小黑猫趴在娃娃前面两米的地方,没有打算再接近。

     猫,是极为敏感警惕的动物。

     娃娃神情淡淡的,没有因为猫咪的戒备而恼怒,将小鱼丸丢到了黑猫的面前。

     猫儿很快衔起鱼丸,黑影一蹿跑得飞远。

     昨天,娃娃这样喂它,它都蹲在阳台上吃完再走的,娃娃有些不解,猫并不善变。

     “主人。”陈妈的声音嚷地比平时大了一些,似乎在提醒娃娃千慕异的归来。

     娃娃无动于衷地坐在阳台上,静静地发呆。

     恶魔的宠爱,是变相的囚禁。

     她不是鸟,不是那么急迫的渴望自由,却也需要自由。但她知道,如果她是他宠爱的鸟,他即使折断她的双翼,也要将她留在身边。

     她的喜欢,带着一种苍凉。

     “老婆?娃娃?”他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高大笔挺,迈步像她走来,举手投足散发成熟男人的风范,还有独属于他的危险,霸气的气质。

     一手将她揽在怀里,娃娃离开了地面,开始的微微无措化为一点羞嗔,埋头在他怀里。

     陈妈看着这幅景象,暗暗地撇了撇嘴角。

     “阿影,我要出去玩…”千慕异影坐在沙发上,娃娃坐在他的腿上,柔柔地说完这一句,后者神色却一暗,紫眸邪魅。

     “娃娃,呆在我身边,哪也不许去。”千慕异影捏着娃娃的柔荑。

     “你打算这样多久?”娃娃声音里带着点点薄怒,他们之间,果然还是矛盾重重。

     “娃娃,不愿意待在我身边?”他的俊脸一下子黑了下来,勒住娃娃的腰,扯着她的腿肚子,让娃娃跨在了他的身上。

     “你…唔…”还没有说完话,唇就被人霸道地堵住。

     他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葱白的手指在她的锁骨上细细点过,指尖微凉,而那手指也似带了魔力,唤来了娃娃每个细胞的兴奋叫嚣。

     本还有些怒气的她也渐渐沉迷,褪去衣衫,他自己抱着她瞬移到了卧室,亲吻缠绵……

     “娃娃,你现在离开我吗?”

     “好难受,唔,快…停下!”

     “快?好吧,如我老婆所愿!”

     “停!…啊…受不了了…停!”

     ……

     她不知道睡了该是多久了,浑身酸痛无比,双腿还是成人字那样摆着,疲倦得无法收回。她也本以为身边已经空荡荡,但他却不像往常,睡在她的身边。

     这个男人的爆发力是很强大的。娃娃不得不承认。侧头,幽黑的双眸盯着男人安静的睡颜。

     仿佛天造的艺术,他的五官。浓浓的睫毛落下的阴影,他的眉宇美得冷然,还有一种不言而喻地淡淡威慑。

     想起昨天晚上他得意的模样,娃娃就恨得咬牙。

     千慕异影,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娃娃撅了撅嘴,翻身而睡,忍痛抽回自己已经坚硬掉的腿。

     似乎困倦得很,在他这些天这么频繁的没日没夜折腾下,娃娃一合眼,嗅着他的冷香,眼底是无休无止的黑,催她安眠。

     娃娃,是没有梦的,娃娃,是没有香酣的,在他这里,也是无法完全敞开心扉的着睡。

     她还没有学会,怎样去爱一个人,怎样在受伤后轻轻放下防备。她受的什么伤?迷已经不远。

     他没有提醒,他要离开,要去处理一些审判末日的追杀爪牙,要重立势力……

     娃娃醒来的时候,枕边已经不见千慕异影的影子,他睡过后,被单微微褶皱的痕迹,已经那残留的冷香,娃娃心里不知何味。

     起身,还是一如既往地逗着黑猫,猫儿已经愿意离她近了一点,即使是一米。娃娃抱着膝坐在阳台,黑猫则趴在她旁边的很远睡觉。

     “猫,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又是为什么在这里?

     猫的身子蜷得更紧,不回答她的话。

     其实某猫在心里很是腹诽,蠢女人,我被你的主人关在这里,蠢女人,不要以为你对我好,我就会亲近你,带着你那蠢蝶滚远远的。

     蠢女人,不要再拿食物来诱惑我了哼。

     还有,蠢…女人,千万不要爱上那恶魔。

     等到他玩腻你的时候,你会成为他饲养的冥兽食物。

     蠢女人,我不会为你操心。

     千慕异影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就这样,一个月即将过去。八月中旬,初秋已经临近。

     娃娃吃好喝好,她几乎要什么,他给什么,但是,唯独自由,他闭口不言。

     爱,原来是变相的囚禁。

     娃娃蹲在蓝尾蝶的花海里,无论季节交替,它们就像永盛不衰一样,淡淡的蓝色流光,肆意飞滑。然而,它们的花期却比任何花更短,花粉飞洒完,便凋零成一缕飞烟,残红不余,很快空藤的枝头又被新鲜的花苞占满,新的美让人将它们忘记。

     风,残忍结了它们的生命,不如昙花一现的惊艳,平凡的可悲。

     黑色的小东西从花丛里一下子跳起来爬上了娃娃的肩头,巴掌大小的身子蹲在娃娃的左肩,优雅地舔着自己的爪子。

     猫已经一点点向她靠近,现在卸下防备,如此亲密。它还是不太敢入千慕异影的别墅,顶多就在阳台待一下,千慕异影一回来,它就跑得没影子了。

     “阿墨,”娃娃有些欢喜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某黑猫早就把以前的腹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似乎撒娇地蹭了蹭娃娃白皙的脸颊。

     “主人昂昂昂,你肿么能这样!”一个头上带着蓝色小花花环的黑裙萝莉钻了出来一下子抱住了娃娃,小嘴巴一扁,蓝眸怪嗔地望着娃娃。

     “你喜新厌旧!你不要我了?主人好可恶!”

     “阿蝶,阿墨比不上你的。”娃娃淡笑着,扶了扶黑裙小萝莉的头,她长长的黑发,与她的一样柔软顺滑。

     小萝莉嘿嘿嘿地笑了,粉扑扑的香腮浮现两个可爱的梨窝,她的身高才到娃娃的肩膀,还有些婴儿肥。

     她是化成人形的——狱生蝶。

     某猫听着娃娃这么说就不高兴了,张口就对着娃娃的脖子一咬,娃娃只觉得脖子上有一点细小的刺痛,立刻将黑猫刨开,刚想着怎么发火的时候,陈妈的声音就不冷不热地响起。

     “夫人,主人的尸奴求见您。”

     尸奴?娃娃嘴角勾勒出一个带着成熟女人淡淡妩媚的微笑,手撑着栏杆,使劲一跃上阳台。

     暴露着装的女郎,大波浪卷的金发扬在身后,红唇如火,身香如瑰。瓜子脸上,描着妖娆眼线的美目,齐霏踩着高跟鞋嗒嗒踏进客厅。

     “夜玄娃娃,也不过是拖累了别人一把,还要一个劲躲的缩头乌龟。”她极致妩媚的一笑,每个散发着淡淡暧昧的眼神都极具女人味。

     娃娃不可置否地浅笑,坐在沙发上,幽黑地瞳期待她的下文。

     她手捏着粉色小包,站在娃娃面前,俯视着她,慢条斯理,冷嘲暗讽。“夜玄娃娃,你怎么不去死呢?现在全世界都融不下你,你以为你能在这里躲多久?我想,你已经爬上千慕大人的床了吧,啧啧,真贱!”

     怎么不去死?

     笑,她已经死了!

     爬上千慕异影的床?

     她稀罕?只是某些人费尽心机地爬,还爬不上来吧!真搞笑!

     娃娃仍是稳坐如泰山。

     齐霏撇了撇嘴,神色阴暗,不过很快讽刺又掩盖住她显露出的嫉妒,纤指快速从粉色皮包里抽出一张紫金卡,高傲地扬起下巴,将卡扔在了娃娃的脸上,“夜玄娃娃,等千慕大人玩腻了你,你就等死吧!你那样的日子我真得很期待呢!这个宴会,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她俯下身,露出胸前的巨峰勾壑,一翻媚眼,朱唇挑衅地勾起,“只是,你敢来吗?”

     那张紫金色泽的硬卡滑到了娃娃的肚子上,齐霏说完一仰腰,笑得张狂,

     哈哈哈,羞辱仇人的感觉太爽了!

     以后只要千慕大人不在,我天天来!哈哈哈!

     她转身迈着轻巧地猫步离开,身后糯糯的声音却出乎意料轻飘飘地传来。

     “我会去,”娃娃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紫金卡上泛着寒光的小字:鬼king娃娃讨伐会特邀证,“恐怕要你的打算失意了,呵呵。”

     齐霏的身形微微顿住,却颤抖了起来,咯咯咯笑个没停,一路笑,一路走到门口。

     夜玄娃娃,你脑袋也被boss变傻了!

     哈哈哈,你要是敢来,就尽管来吧!

     嘴角,越发妖娆的冷笑。

     娃娃的目光冷得彻底,向她讨伐?呵,那就让现在一无所有,弱小如蝼蚁的她,还给他们一个漂亮的宣战吧!

     娃娃黑如深洞,不反光色的瞳闪过一丝冷芒,手微微握紧沙发的扶手,“陈妈!”

     她一直在暗处躲着,看着她受欺辱,娃娃是实力弱小,进不了她的目,可娃娃不会错过,陈妈在看她受齐霏欺辱时,嘴角的幸灾乐祸的笑。

     她不会去告诉千慕异影,这种小学生告老师的行为她还不屑!她有自己的手段,何需他?

     中年女人唰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脸上温和的笑意却掩不住*裸的讽刺。

     娃娃的手指,开始放松,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扶手。闭上眼睛,慵懒开口,“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不要求你看得起我。”

     陈妈冷冷一笑,抬头看着沙发上开始放松的娃娃,所以?

     “只是,你今天笑错人了,你,还没有资格来幸灾乐祸我。”娃娃心中的齿轮慢慢转动。

     我就幸灾乐祸你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鬼,是依靠恨意存活的,我,会回来撕烂你的嘴巴!”娃娃猛地睁开眼眸,眼白里那两个极黑的瞳,摄人心魂,引领堕落。正因为你是千慕异影身边的人,我才会如此生气!

     相信我,我会有报复回来的那个时间,更有那个资本!

     “夫人,我也很期待你能亲手撕拦我的嘴巴。”她淡淡地笑着,表现仿佛在接受至大的荣幸。

     夸张,就是为了让讽刺加剧。

     “哼,我明晚出去,你也别拦我。千慕异影,我会跟他说。”她的性情变得轻微暴躁,手中捏着这紫金卡,蓦地起身,走上楼梯,往卧室而去。

     明天,要怎么样,她心里已由主意。

     但却不料,她前脚刚走进卧室,客厅的大门又被打开,高大散发危险气息的男人,狭长魅惑的紫眸瞟住她的身影,立刻脱掉外套跟了过来。

     “娃娃,怎么了?”恶魔的敏锐感觉,他嗅到了她内心的不平,那么暗暗压低的暴躁,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黑云。大手环住了她的腰肢,勒住了她的脚步。

     “我明天要出去,”娃娃将紫金卡小心翼翼地收起,却被某人有力白皙的两指抽开。千慕异影闪身到了娃娃的面前,背倚着墙,紫眸暗华涌动,嘴角低低地沉了下去。

     “娃娃,我不准你去。”她去干什么?简直像送死。

     娃娃抿了抿唇,双手勾上了千慕异影的脖子,慢悠悠道:“boss收走了我的能力,并没有收起我的脑子,你对我,就如此不相信?”

     黛眉一挑,娃娃渐渐冷凉的嗓音。

     千慕异影的眉拧成好看的麻花,褶皱间的不悦散发无法忤逆的威慑,微起性感唇瓣,“不是不相信你……”

     他要将她保护得滴水不漏,不要再让外人靓觑她的美。

     “阿影,我不会有事,”娃娃心中已有良计,芊指拂过他紧皱的眉峰,语气软软糯糯,却满含决绝的冷意,“宴会是8点开始,我在9点半内,会回来。你在别墅安静地等我,可好?”

     他抓住她的柔荑,还是摇头,紫瞳直勾勾地盯着娃娃的黑眸。

     那双眸,深不见底,像一汪幽潭,他就这样沦陷了进去。

     “你不能离开我。”他说得认真,下一秒却阴寒无比,一字一顿道,“是它透露的消息么,呵,家贼难防,我会让它消失得干净的。”

     他的动作带上了点心急,扯过娃娃的身子,抱在怀里,细细地吻着她的脖颈。

     吻,已凉得不能再凉,述说他此刻极力遏制的恼怒。

     娃娃闭上眼睛,甚至气得有些颤抖,手握成拳,“恶魔,我说过喜欢你了,自然没有想过离开,你不要这样步步紧逼!”

     她已经在努力了!放弃自己内心的疑惑,抵触,去迎合他的欢爱;自由,也这样轻不在意。

     她向来不是忍着别人在头上拉屎,却还忍气吞声的主,既然来犯她的领域,即使拼个你死我活,实力悬殊,她也会让他们不好过!

     且,面对那群笨蛋,她能得手第一次,就能得手第二次!

     “娃娃,我们吃饭吧。”他一口咬在了她精致如蝶的锁骨上,后者则是猝不及防地抽了一口气。

     “阿影……”她推了推身上高大的男人,对方却纹丝不动,娃娃蹙起了眉,锁骨逐渐麻木地疼痛,殷红的鲜血滴成圆润流珠。

     他伸出淡粉的舌头,轻轻舔拭。

     “娃娃,你要是没有准时回来,”他抬起头,紧紧抱住了她,下巴搁在她散发着清香的柔发上,“我会拉上这个世界,为你陪葬!”

     “你在咒我死?”她眼睛月儿般弯弯,戏谀笑到。

     “老婆……”

     ……

     陈妈看着娃娃与千慕异影的腻歪,听着那声“家贼难防”格外刺耳。齐霏也跟了主人有400来年了,难道主人对她的感情还比不上一个相处没几年的小丫头?

     她心中一股怒气蕴酿,狠狠地拿着抹布擦着桌子,啪,一声脆响,木桌在她的重手下碎成了渣。一个幽魂也敢靓觑她的主人,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还要撕拦她的嘴巴,她就在这里等着她,有本事,她来啊!

     陈妈越想越气,抬头黝黑的眼珠看着挂着一轮皎月的天空,只敢在心里骂人。

     就算你爬上了主人的床又怎样?等主人玩腻了一脚就把你踢开,他初尝女色,以后感兴趣的多得是!

     时间一点点流逝,听着楼上不断传来女人娇媚似猫儿的呻吟,陈妈捏紧了拳头,又愤愤地转身。卑贱的鬼!

     一夜疯狂过后,凌乱的床,凌乱的长发。娃娃凭着良好的身手,几点脚尖用最少的力钻进了浴室。

     满身他的印记,娃娃疲倦地躺在充满热水的大浴缸里,仰着头,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景象就是那张俊脸。

     她浑身的吻痕,他在她身上刻下提醒她的字,她是他的,活着是他的,死了也是他的!

     娃娃将头溺入水里,海藻一样的长发轻柔飘荡在水面,她就像,童话中的美人鱼。

     听说,鬼不需要呼吸。

     她,就这样睡了一小会,却被肺部炸疼惊心,像有人抓住了她的肺,用力挤压一样难受。

     哗——,娃娃脱水而出,身子趴在浴缸边用力喘着气,小脸白得吓人,晶莹滑落脸颊的水珠,映着,她的病态美。

     这是,boss配给她的活人一样的身体,那么她以前的容貌是否这是这样模样?

     她迫不及待要去揭开这个迷,也许会痛彻心扉。

     短痛比长痛好。

     在她看来,长痛犹如苦咖啡。

     她要去寻找自己的死亡回忆,直觉告诉她,那很不好,很不好。在一个人的黑夜,偷偷害怕,瑟瑟发抖,呵呵,她不要那样逃避的作风。

     鬼,大部分是因为仇恨而生的,她爱喝苦咖啡,是太喜欢它的余味,它总能刺激她想起这六年的生死游离,让她谨记受过的伤痛,不会安足与现在,金迷华乱,暂时宁静的生活。

     洗完了澡,娃娃挑了一件米色短袖,黑色外套,普通的牛仔裤,带上了白手套和白口罩,又将自己的衣服里面填充了不少棉花,让自己看起来大腹便便,又用眼影画了个深深地眼袋,她看起来像个将近30岁的夜班族。

     带上鸭舌帽,打开门。

     陈妈在下面看着都有些愣了,转而冷冷一笑,没实力的鬼,连变身都不会,还只能依靠化妆。

     娃娃却满不在乎,迈着粗鲁的外八字步,下了楼梯,大摇大摆地朝门口走去,手揣在兜兜里。那张紫金卡被她阅读完信息就自行爆废了,连灰都不剩,她的仇家,还真做得小心。

     至于齐霏为什么会有这个,那就有两种可能了。

     娃娃唇线勾起妖娆弧度,虽然走姿二了点,但一个人与生具来的气质,短时间无法改变,不免点点透露。

     宴会的地点,是江新蓝德城,华聚大酒店。

     千慕异影给了娃娃两个黄色的玉简,娃娃走到门口,手指就要触碰那扇大门,却掩下眼帘,捏碎了玉简。脚下三星白芒阵,一束冲天光束掩过娃娃胖胖的身体。

     白茫过后,已是空空如也。

     留在娃娃手上的另一支玉简,被千慕异影附上了空间魔法,就算有人想要强行拦住娃娃,只要娃娃捏碎玉简,她想走,如果没有一人实力高过千慕异影,就无人能拦!

     ------题外话------

     昂昂,这张过后就入V了,让我们看看娃娃给那些二货们怎样的反击呢?

     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这是本人的第一本书,昂昂太激动了!

     第一次上架,不知道该说啥了,反正大家看正版我支持,看盗版我也不反对,因为有人看我的书就是我的荣幸啦啦啦,很少人能理解我的文字,有亲们这般的存在,我真的很高兴。

     我会一直努力下去的嗯!

     关于下期预告:

     虽然咱娃娃失去了血薇,但以后会获得更好的东西(复仇女神修炼诀),但绝对不是唰地一下又变强了,会慢慢来的,一切会发生质的改变。

     娃娃的死亡之谜即将揭开,而爽快人心的复仇将来临!

     大家敬请期待昂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