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3)娃娃or苏家(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63)娃娃or苏家(一千字)

     苏家的别墅。舒悫鹉琻老远就看见几栋大楼矗在高墙堆围的大院里,门排立得老高,刻着几个苍劲的金字:苏萨。

     门卫跟是一脸神气,几乎是鼻孔朝天,灰色制服的胸口贴着个银色的星星徽章。

     银星星:代表初阶魔法师。

     银月亮:代表中阶魔法师。

     银太阳:代表高阶魔法师。

     金太阳:代表特阶魔法师。

     王冠:代表绝阶魔法师。

     看到自家小姐回来,门卫笑脸恭迎,刚才的神气劲不知道钻地底哪去了,全然只剩下一副虚伪的狗腿模样。

     苏眉儿似乎不喜欢这群男人的恭维,摆了摆手,冷着俏脸打法走。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小姐身后那个穿着黑色洋裙的少女。瞪目咋舌。

     夏威尔因为身高的原因一直被埋没在人海里。

     苏德忙拉过旁边一个人,说着悄悄话,那人匆忙跑进大门隐住的院内。

     娃娃跟着苏眉儿进院,长长的西式建筑走廊,两边是种植着奇花异卉的大花坛,又有各种灵石假山喷泉。

     走廊岔路诸多,通往各个大楼别墅。

     苏眉儿不喜欢娃娃,是因为娃娃抢了她预订的手链,她苏眉儿虽娇蛮但也不是完全霸道的强盗,有人抢她的东西,那就是不行!活刮三分,她苏眉儿也不会心软!

     娃娃默默将手中的碧色珠链捏散,九颗珠子,六颗放进了及腰的长发里,另外三颗塞给了夏威尔。

     大厅。

     苏越衣冠正经地坐在敞亮大厅正面的太师椅上,黑发掺杂白发,却神采飞扬,精神抖擞,剑眉之间带着一种慑人的厉气。

     听说这次三女惹了个可能是中级魔法师的人物,中级魔法师在卡西西比城屈指可数,又都地位不凡,即使这样他苏越也不是太在意,他在意的是,苏德说这个人才是个少女,这么年轻便已是中级魔法师,天资过人!前途无量!在卡西西比城,那几个中级魔法师,包括自己,谁不是人过中年?这回三女惹得可是将来的大人物,如果他苏家不能交好,他宁愿将这个将来的大人物扼杀于摇篮之中!

     但扼杀不易,听苏德说,那少女身边还有个吸血鬼,虽然他们跟吸血鬼没什么瓜葛,但绝不可以轻易招惹,前几天他还听说赫赫有名的拉萨特公会排名榜上的第三名:北沙拉,因为会里的一个人因为招惹了吸血鬼,引起吸血鬼族的追杀,而连累整个公会被抹杀。具体怎么回事,他不知道,这些都是传闻。

     苏德站在苏越旁边双手交叉搭在肚前,再也不卑微,他家的家主可是卡西西比城的第一魔法师,才45岁就已经达到了中级八级魔法师!

     (超自然血统的人类寿命一般可延长到150岁,依靠自己的魔法修为最高记录可延长到400岁)

     苏宁坐在苏越右下边,手指扣在桌案上,一脸严肃,他到要看看谁敢欺负苏家的人!

     “啊,爹地~”红皮衣女人一跨进大厅,美目怪嗔地盯着坐在正中的西装男人,忙跑过去,像小女孩一样向苏越撒起娇来。

     随后进来的洋装少女倒步伐沉着,不紧不慢。精致脸上没有虚伪的笑意,冷漠地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苏越放在桌案上的食指颤了颤,放到嘴边咳了几声,推开了苏眉儿。没有多注意地看夏威尔,低沉着声音不断放出威压来试探娃娃,问:“请问三女犯了什么错。”

     娃娃微卷的黑发发稍微动,漆黑的冷眸淡淡看着苏越,唇齿微启:“视法律为无物,光天化日之下杀人…”

     “谁杀谁啊!你杀我好不!”苏眉儿唰地反辩,还想颠倒黑白!

     苏越皱眉,他刚才放出去的威压没有一丝回应,精神力也无法探测娃娃的实力,面前的绝色少女犹如死物,他的心抖了抖,这次三女惹的麻烦大了!

     “这样啊!愿你原谅少女莽壮,我愿意出点薄礼弥补你,如果你赏面,希望你能在这里小住。”

     娃娃自然不会拒绝!平静道:“听闻苏家富甲天下,我就不客气了,想必苏城主的薄礼也不薄,我不需要那么优厚的待遇,就是10颗琉璃血晶打发打发我这种粗民就是了!”

     苏越前面的话听得挺舒服,可后面的10颗琉璃血晶就让他咋目了,面如菜色,张嘴刚想说些什么,一道暴呵打断他刚想吐出来的话。

     “10颗琉璃血晶!哪里来得黄毛丫头也真说得出来!我看你就是故意拐骗!我苏家仁慈才招待你!你这是找死!”苏宁拍案而起,怒目圆睁地瞪着娃娃,龇牙恨不得将娃娃活剥了,他苏家是有11颗琉璃血晶,可那是花了16年收集起来的呀!

     “你这贱人少得寸进尺!”苏眉儿也开始骂骂咧咧起来,空气中白色气流流转形成不足一尺的小魔法轮,旋转,气鞭凌空形成。

     娃娃冷着神色,瞥过苏眉儿一眼,黑色眸如两个可以吞噬一切的深洞。

     只需一眼,让再阳光的人儿淹如悲伤颓废的灰色,灵魂堕落。

     苏眉儿泛着青的脖子缩了缩,她感觉有一股凉飕飕地风在吹。

     “苏城主,”娃娃拉近自己和夏威尔的距离,她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这里人的怪异,似乎对吸血鬼都特别敏感。“我是那种宁负天下人的人,友好的人例外。”例外?那就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