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娃娃or定赢2(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87)娃娃or定赢2(一千字)

     是她!当看清那张带着莹火浮华的小脸,大大的黑瞳反射着夜晚的沉静。舒悫鹉琻男人眼睛里的不可置信,那天他用紫雷霹的少女,那个嚣张与之抗衡的少女!

     他还摸不准对方的实力,今天来找苏家算账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斐吉。马丁,是沙特尼神话一样的男人,凭借着本身出色的超自然血统传承,在39岁实力达到高阶魔法师。

     他收回了看着狰狞的笑,也收回了手上泵发出的紫色雷电,脚下无故悬飞起携着紫色光屑的环形之风。

     娃娃站在苏眉儿面前,漆黑的双瞳冷冷盯着斐吉。马丁,右手握着一把雕刻着灿烂蔷薇的五寸匕首。

     “夜玄娃娃……”苏眉儿的目光何时变得有些柔软了起来,但下一秒立刻转变成仇恨的阴厉,怒呵道:“杀了这个落水狗!”

     风光已是昔日,娃娃不由得有些悲哀得想到自己成为落水狗的那天,一定人人欲杀。美目寒光微现,血薇脱手而出,娃娃身体飞速后退,选择了远处操控。

     乒乓!兵器相撞,那紫色雷电的旋风居然凝成了钢铁之质,与血薇交锋!

     苏眉儿不由得咋目,心里也紧张起来,娃夜玄娃娃会不会输?

     银芒如丝缕一样的光,成弧形在空中与紫色雷电不断交集,形成一簇饶得人眼花缭乱的光耀,半晌,随着水晶砸在地上的一声脆响,斐吉。马丁一下子单膝跪地,捂住胸口,吐出一大口掺杂着碎骨屑的於血。双眼瞪得老大,伸着脖子。他身边的紫色魔法轮直接破碎成萤火一样的点,而非正常的收散。

     “你是谁?”斐吉。马丁沙哑着嗓子问,口音模糊不清,含着汩汩涌出的腥甜。

     待一切斗法的迷雾消散尽,血薇乖巧地漂浮向娃娃,仿佛有灵性。

     黑色洋裙的少女踩在层层叠叠的废墟上,冷望着,绝美的脸上一片淡然,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

     拿住血薇,娃娃右手挽了挽与晚风逗乐的发稍,血薇消逝不见。

     血薇本乃神器,哪是尔等可比拟?心中暗想,不回答斐吉。马丁的疑问,等到他吐血而亡,僵直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娃娃要去找他的余党算账!

     楚兰觉得自己像在看一场魔幻电影,是真的吧?还有夜玄娃娃那样强大的人?要是跟她沾上点关系,一定没人敢轻视我了!她的那把匕首好像很强悍的样子,会不会夜玄娃娃的能力都是由那把匕首赋予的?那我一定要得到!得到所有的一切!

     “夜玄娃娃,谢……”苏眉儿看着斐吉。马丁就这么轻易地挂了,想说点什么感激的话,但下一刻便卡再了喉咙里,沙特尼好像是夜玄娃娃主动招惹的吧!?

     苏越在苏眉儿和苏德的搀扶下勉强站直了身体,朝着娃娃做了个残缺的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多谢出手!”

     他没有想到娃娃已经强悍到这种地步,杀一个高阶魔法师如踩死一只蝼蚁般,他有些庆幸当初自己的容忍,要是苏眉儿与娃娃结成死仇,沙特尼,他苏家惹不起,夜玄娃娃,他苏家更惹不起!

     娃娃微点了点头,踏步轻盈地从钢筋水泥板上跳跃,夏威尔,应该解决那些人了吧!

     苏家被封闭的外院。

     红色眸子的小孩孤伶伶地站在夜幕里,仿佛迷了路,他的身边尸体如山,他亦是一身红艳。

     暮色件见隐退与天边鱼肚的三两修长身影,如风逝得快。被破坏的建筑物已经开始缓慢的修复,瓦砾碎片,自动飘浮起来,形成壮丽不可思议的景观,像回忆重筑。

     “王……”风传来的最后一道信息,卑微地低喊。

     夏威尔高傲地扬起头,小小的身影已经脱去了太多的稚气,变得有些冷,有些距人千里。

     当天空褪去了灰色,阳光普照大地,苏家大院已经修复得差不多,苏越躺在了防御深严的别墅里,苍白着脸,缓慢呼吸。右臂已经包扎好了,像一个僵硬的半截断枝般直直矗在自己的肩膀上。出名…振兴苏家是需要代价的…希望三女不负所望。他紧蹙着剑眉,不断地在心里重复默念。

     ……

     娃娃躺在碎花窗帘遮住的窗前,将自己埋在宽大散发着清香的被子下面,双眼无神,发呆。

     夏威尔不知道又跑去哪了,他很爱玩捉猫猫吗?

     “夜玄妹妹,愿意和我一起享用下午茶吗?”温柔地女音在门外响起,没有一丝娇气,倒掺得几分素雅。

     娃娃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不回答。

     苏眉儿这时去照顾苏越,好不容易清净了下来……

     “夜玄妹妹?”楚兰小心翼翼地问,轻轻扣响门,心里却咬着牙,知道你在里面!轻视我?!有一天我会让你像贱狗一样趴在我脚下舔我的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