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娃娃or极端(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97)娃娃or极端(一千字)

     与N签下合约后,娃娃低头从头发里取出血薇,脸上扬起一抹嗜血的妩笑,血薇再次化形上千,仿佛丝毫不费力气般,从四面八方的朝树干间隙蹿出去。舒悫鹉琻

     她这是要猎杀莲山多少灵兽啊,真够贪心的,树枝上的俊美男人目光温柔。不过看她和那雄性动物走在一起真不爽啊!

     N似乎有所擦觉般,余光向后瞥,手心浮出迷你的白色魔法轮,随时准备出击。

     娃娃闭上眼,脑海中浮现了血薇幻形所找到的各种灵兽,要是找到远古中品或者上品的妖兽就将之禁锢,挑选一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剩下的留给苏眉儿等人。

     呼——濯风掠过,一抹黑蒙过纤瘦的娃娃,N立刻抬起手,白刺随手形而出朝黑影打去,还未触到,白刃就被一股幽森的暗火所吞噬,顷刻化为虚无,威压接踵而至,N皱着眉觉得周围的空气沉重起来,是恶魔,或者是…

     带着茉冰一样的清香涌入口鼻,娃娃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拥入一个熟悉的怀抱,卷入空间隧道。

     这么大的拉萨特国,至于他为什么会找到,是因为他在娃娃身上留下了一丝神识。上千幅脑海里密密麻麻的画面晃眼花乱,娃娃蹙起秀眉,有些头晕。

     “娃娃。”他低头声线里带着朦胧的柔情,却无法掩盖本质来自地狱的刺骨寒冷。

     “嗯…”娃娃正迷糊着呢,脑袋如旋转了无数个三百六十度,泛着恶心的眩晕。一个湿润如湛露之花的唇瓣附含着娃娃的唇瓣,滑腻的舌头试图撬开眼前少女的松闭的贝齿。

     娃娃猛然睁眼,唇上传来的麻酥酥的湿润感,以及那在她口中肆虐掠扫的小东西让她有些不适的一颤,冷冷推开面前男人坚实的胸膛,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得紧紧的,无法动弹。

     “唔。”召唤血薇,一柄闪着寒光的小巧匕首从树干间如时光穿梭年轮,刷的飞到千慕异影的脑后勺,那是隐藏在上千血薇幻形中真正的一把,对付恶魔,幻形犹如废渣,略上皮毛都不到。

     千慕异影亚麻色渲染着夕阳的头发,空中无故燃起散发着浓浓阴冷之气的黑火,抵住血薇的刀尖,缓缓松开娃娃,猛推三米,舔了舔樱色的唇,充满玩味地盯着眼前温怒的少女,似乎在回味。

     是啊,他不只是恶魔,还是只色*魔!娃娃抬起头擦了擦嘴,绝美的脸上一片森冷,黑眸如夜。

     “哈,那个动物的猪手真长竟然勾搭上了我家娃娃。”千慕异影笑着,嘴角扬起一个迷人妖冶的弧度,仿佛有些显露夜之恶魔的本态般,黑暗,妖冶,嗜杀。

     娃娃撤回血薇,空中的九罭冥火消散,这是极为霸道的暗属性异火,亦是各种传说中令天下异类所胆颤的地狱火!不过,千慕异影所拥有的不过是地狱火的子火,不过是地狱火的一点点余辉、取个好听的名字叫九罭冥火,但其强悍的攻击力却不容小觑。

     “你此次来,不会是为了那个预言吧。”娃娃抬起头,望着头顶的绿荫,不知何时染上了点点惆怅。

     失去这一切,无可避免,即使不能今天,但也会是明天,后天。但时光只允许我向前,一直向前。既然选择了黑暗,那么我至始至终都只会属于黑暗,哪怕死于黑暗。娃娃,从不后悔。

     “你一直都是我的洋娃娃,我怎么能让别人抢走呢?”千慕异影似笑非笑,那恶魔属于黑暗,放纵,堕落的魅惑无时不刻的散发。

     娃娃脸上挂着浅笑,低头弯腰拾起地上一片显得淡淡枯槁之色的绿叶,夹杂指间,若有所思。

     “觉得可悲?”千慕异影双手揣在裤包里,一步一步向娃娃走进,“明明不该死在盛夏。”

     “so。”樱唇翕动,声音飘渺,娃娃眸光刹那狠厉,夹在双指间的树叶一甩,如使银针那般,树叶快速滑过树干,因为承受不起巨大的摩擦力,而顷刻化为飞灰。一条狭小得几乎看不见的间隙扩张,巨大的树干似害怕地颤了颤,轰——,树冠倾倒,树干从树叶滑过的位置折断,重重倒在了地上,冠上的大片树叶似哭般沙沙晃动。

     “如果注定早夭…”那我就拉上整个世界为我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