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强宠1.1(女神诀啊女神诀)
    杀手娃娃,没有爱,强宠1.1(女神诀啊女神诀)

     娃娃睁开眼睛就被一个重物压住了,她艰难地挪了挪身子,有只葱白的手宠溺地刮了刮鼻尖。舒悫鹉琻

     她却一扁嘴,显示自己的不满。

     “亲爱的老婆,饿了么?”他压着她,低迷富有魅力的嗓音。

     “不饿,想杀奴,”娃娃的视线幽幽地飘向了陈妈,粉粉的指头指着那个胖呼呼的中年女人,笑道,“我想杀她。”

     “呵呵,娃娃想要让她怎么死?”他阴阳怪调陪衬着她说话。

     陈妈听得胆战心惊,主人不可能为了一个卑微的鬼而杀了她的!

     “你不心疼?”娃娃歪着头,双手环住了他的腰。

     “一个狱仆而已,没了可以再有。”千慕异影的手抚摸着娃娃的脸蛋,淡淡地开口。

     或许这话听得有些轻浮,但在娃娃心里,是并不厌恶的。

     你有实力可以背叛抛弃一切,并不受常理道德的束缚。

     陈妈的脸色惨白,猛咽了一口唾沫仿佛想把心底涌上来的悲伤,咽回去。她哽咽了,赘肉因为激烈的情绪而微微颤抖,说得几分沧桑,“为什么,主人?”

     娃娃从千慕异影的怀里探出小脑袋来,黑瞳大而无神,静静地盯着陈妈,像是一种无声的嘲讽。

     当你处于低落的时候,最痛苦的并不是仇人的落井下石,而是他们像围观者一样,轻松自在的看戏。那样只能说明,你活得很惨,连你的仇人也已经不在乎你,他们认为…你是不值得恨的,不值得他们…动手报复。

     呐…被抛弃喽…这可不是娃娃造成的…呵呵。

     千慕异影翻过身子,躺在她身旁,微白泛蓝的蓝尾蝶花絮飘扬,柔和的暖光照应着他墨色的头发,那桀骜的头发在风中轻轻地扬起,画出很好看的弧线,薄唇微启,“我老婆要你去死,你没听到吗?”

     冰冷而生硬的命令口气,以及那话语里的几分薄怒,陈妈僵直地立在那里,目不转睛像是被冰冻了一样。

     哈哈哈…我活了这么久…

     一直为他忠心耿耿办事…他弃我如弊…

     哈哈哈…我真的看错了人…

     一千年前,他说他不喜欢花哨的女人,我就傻傻地舍去了容貌…

     一千年前,他说他不喜欢对他别有用心的女人,我就傻傻地埋葬了自己心中的那份爱。我活得比他久,在地狱待了1万年,为什么…为什么…最终还是那么笨呢!

     恶魔,是永远无情的!

     娃娃眼里看到的是,不是千慕异影的无情,他怎么无情了,只不过是丢掉了一颗不讨喜的棋子,这,又有什么?

     她黑化了,全身皮肤迅速变成碳一样黑,原本肌肤上白皙的脉络流动着血红,肥胖臃肿的体型也逐渐缩小,变得极为苗条,一个浑身漆黑有红色斑落的性感女人站在阳台上,她银色的长发与漆黑的皮肤形成对比,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

     灰色的眼瞳快要与眼白融为一体,悲伤如瀑布流露。

     啪!呼!想泡泡一样,被阳光刺碎,爆裂的碎末凌光闪闪地纷飞。

     她消失地如此突然,那些黑色的碎屑纷纷扬扬地洒下,像黑色的雪。

     娃娃歪了歪脑袋,看得出神,方才,她听见,千慕异影轻飘飘地喃喃,“去死吧。”

     内心上,她打了个寒颤,那语气之轻,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彻骨寒意和不可忤逆之意。千慕异影和陈妈签订了主仆契约,他要她死,她不得不死,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阿影,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她很快忘记了他刚才的冰冷,舔了舔嘴角眼底闪着嗜杀的光芒,呵呵呵…亲爱的“爸爸”,我都十分想念你啊!如此想念!

     “前往一次元世界的入口,在南越洋的千林岛,那里经常发生时空乱流。”千慕异影双手举起垫在脑袋下,闭上眼睛慢悠悠道,下一句,让娃娃心里满满欢喜,“娃娃,女神之泪,选你为宿主了。红色的光晕,应该是复仇女神,你用鬼力探测一下自己。”

     娃娃立刻兴致满满地坐了起来,合上眼帘,右手摸到左胸口上,那里曾经有扑通扑通活跃跳动的生命源泉,现在已经死寂一片…

     玄色的烟雾从她的手心溢出,涌进她单薄的身体,注入那心脏处。

     左胸口虚实的肌肤下,是一道嵌入骨的十字伤,伤痕里流动的银白,散发着月光般的微凉。

     那袅袅黑烟循循渐进,飞快地融入银白之中,霎时,白渡为灰,深入黑,黑得沉重!等了一会,黑色的十字又慢慢涌现红光,像流动的鲜血,沾满十字伤痕,刺目的红,红得惊心,红得让娃娃不由得在次捏紧了拳头。

     这世界…到底是为什么!好人却要受惩罚呢!

     为什么!为什么!稚嫩地童音,她的愤懑,歇斯底里!

     呵呵…哪有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既然…既然神认为我错了,要惩罚我…

     那么。那么。我就让错,更错!

     嘲讽过后,苦笑过后,心平气和。

     似乎感觉到娃娃情绪的剧烈波动,千慕异影抓住她的手,将似乎要沉睡过去的她轻轻拥在怀里,乳白色的轻雾缭绕在她周围,若有若无的安抚。

     她的呼吸渐渐平稳。

     堕入了深深的十字伤里,无尽的血红中。

     飘渺的声音,是主人生前的最好一笔记,血红,引领人血管中的血液沸腾,沸腾,让疯子更激动!

     “你是谁?”血在流动,空灵的奶音传来。

     “我是你。我是你的一切。是你存在的意义。”娃娃冷静回答,回忆毕竟是回忆,审判末日的这几年,她并非被一点回忆而侵蚀所有。

     但复仇,确实是她的所有,现在…却多了一点别的什么。

     她说不出来,却隐隐明白。

     我回去的,回去,带该下地狱的人,下地狱!

     于是…那茫茫血海中出现了一扇门,一扇洁白无瑕,却给人以非常沉重的门。

     复仇之路已展开,你可准备好?

     好,早就好了!

     她心中坚定,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那扇门,卖出一步都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娃娃的黑眸似两个大洞,永远填不满,不知道有多深的大洞。

     我要用,他们的生命,来填充我的空洞…

     即使面对的是神,是全世界,但,我早就已面对他们。

     被神抛弃的人,不在神的管辖范围。这一次,没有人可以惩罚我。

     因为,即使我是错的,我也会把它变成对的!

     门的另一边,是红线虚构的高塔,很高很高,有几千米吧,看不见它的头,娃娃抬头仰望,觉得那塔已经戳过了黑暗的星空。

     身后的学海,被白色的门搁在外面,这里安宁地可怕。

     似乎感觉到了一种亲切的气息,但在他人眼里却是清寒入骨的冰冷,娃娃伸出修长的食指,点了点那支撑起整座高塔的红线。

     布置得如何精巧玲珑,像这世上的一面又一面。

     “复仇女神…”娃娃的眼神顿时有些痴迷,轻喃出口。

     传说那是上古世界的人物,三次元中的神。

     娃娃却不曾想,自己偶然得到的她的一滴眼泪,竟然纳粹了她所有的精华。

     “你恨谁…”她扪心自问,脑海中立刻发现那几个人,她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将他们撕碎!

     而这是…情感方面的想法。

     现在的理智告诉她,娃娃,娃娃,你不过是时代选择的牺牲品。

     这个世界,不允许,专一的人,深情的人存在。他们都被伤的很惨很惨。

     灰色的世界,悲观的世界,她似乎再也找不到美好了。

     原本,从她出生起,从她在娘胎里天生的性格,就是亦正亦邪。

     极端的天使,会堕落成恶魔,比恶魔还可恶许多许多。

     手心画过一个古老的符号,红色的暗光荡漾开来,打扰湖的平静的石子,似那般的水纹。

     爱她的人。都死了!

     还有个爱她的…不是人。

     “如果,和我作对的是全世界,我一定让仇恨的火焰染遍每个角落。”就让死神来收录灵魂,让灭亡迫使虚无缥缈的神重新码牌。

     如果不如我意,那就…再毁掉一次好了。

     呵呵…

     突然,红线搭成的高塔倒塌,像有无数瓦砾像娃娃砸下来,似乎要砸得头破血流,粉身碎骨之势!

     娃娃的身影挺地笔直,抬头望着那劈天盖地而来的沉重红线,暗笑,我都死过一次了,我还怕什么!

     他们所说的,最可怕地等待死亡的过程,我也试过了,我还怕什么?!

     那些瓦砾,并没有落地随即砸出轰鸣的大响,而是像飞流直下的瀑布,全部涌进了娃娃的身体里。

     她算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心境。

     (百级为王,魑后有境。娃娃现在是魑境了,也算是坐稳了魑级鬼。)

     她的心境,没有血色蔓延,只是一望无际的浩瀚星空。

     娃娃不知道,这里每一个闪烁着悲伤白光的星星,是她以前吸收过的每一个人的灵魂,他们好早,好早就被她囚禁在了这里。

     娃娃嘴角溢出冷笑,双手摊开,露出白皙小小的手掌,在心境里,她还是当初小小的她,那么,弱小的萝莉。

     可是,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她了!她不再会是弱者,强者的巅峰,她会踩着别人的尸体,一步一步爬上去!

     多么看似真挚地邀请,所有星星都为之动容,它们像娃娃涌来,像夏夜唯美的萤火虫,又似向往光明的飞蛾。

     “看…哪有一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小孩。”灵魂之间的靡靡之音。

     “哦,神啊,神终于派了一个小天使来拯救我们…”

     “我想我终于可以轮回,我好期待我崭新的人生…天使。”

     黑夜中突兀出现的小孩,朝他们招手,那上千万的光点,争先恐后地飘来。

     光…光…你终于眷顾我们…

     我们…不再要黑暗…不要黑暗…

     我生前确实做了不少坏事…但宽容的神,你还是为我敞开了天堂的大门。

     娃娃向他们期待已久的曙光,那么耀眼仁慈,却不知道他们已经慢慢,将脚踏入泥潭,绝望的人,会产生幻想,绝望的灵魂,会飞蛾扑火,哪怕地狱的门,它也会去创。

     来吧…来吧。娃娃我一定。一定。一个不剩地吃掉你们。

     哈哈哈…

     果真,星星融进了娃娃藕白的身子里就不见,她的灵魂逐渐从这心境的四面八方出现,最高得有30米,最矮的有10米,那些萝莉,是扩大版的娃娃,她们都闭着眼睛,围绕着,以娃娃为中心。

     千万灵魂,千万个人生。其中大多数都是从阿帔米斯国的战场上无意收集来的。

     娃娃蹲在地上,小小的身体那么柔弱,惹人想要去保护。

     营养不良的萝莉。

     她看着自己脚下的黑色,周围已经没有了光亮,没有了星星,她彻彻底底杀了他们!然而心中却没有一点内疚。

     为什么要内疚?他们就是错的!

     她咯咯地笑着,白净地脸蛋,11岁小女孩的可爱酒窝若隐若现。

     娃娃看向正面的巨大“娃娃”,那个巨大却不影响可爱的女孩,她睁开眼睛,灰色的眼瞳称述哀伤,哀伤入骨,变成了引人自杀得惊悚。

     “娃娃”半透明的身体,周围浮现红色的光,是赤的心境。

     (红橙黄绿青蓝紫你们懂得)

     原来自己的第一情感,是哀。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呵呵…

     娃娃伸手去触摸,那个扩大了十多倍的自己,脚下暗光闪烁。

     她的脑子里,有了样特别的东西。

     特别复杂的修炼诀。

     复仇女神诀。

     她幽森地目光对视“娃娃”,从她哀伤的眼神中得知,女神诀的相关信息。

     上古世界死掉的神,将赋予我神的权利。

     去…自相残杀。

     哈哈哈…。

     偌大的卷轴摊开,棕色半透明的卷着散发着古朴的气息,神秘,深不可测。

     使用地是上古魔语,第一句便是:复仇女神与地狱同在。

     也暗示说,修炼的人必须堕入地狱,为自己染上彻彻底底的黑色,光明,永远不会触及,也不会有神的庇护。

     因为,她自己就是神。

     光明,娃娃不曾想触及,她早已经绝望了,绝望在了破碎肢体,漫天大火的深渊里。

     涅生幻境——表示娃娃现在修炼的等级。

     怎么修炼?下面没有注释,真正高深的东西是需要自己去琢磨的。

     涅生幻境?什么东西?娃娃打算去询问一下千慕异影。

     毕竟,她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灰飞烟灭的,最亲最亲的人。

     阿影,你可否愿意当娃娃鬼生的唯一?

     当天色与她的心境一般黑,蓝尾蝶的花絮漫天飞舞,形成绚丽的美景。

     他帅气地脸上,紫眸倒映着蓝尾蝶纷纷点点的光粒,妖冶至极,那眸地深处却是晦暗与寒凉。他薄薄的唇紧抿着,勾勒出一条迷人的弧线。

     他的娃娃,身上有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日后,她会很强很强。如果,那时,她抛弃了他怎么办?

     不!他绝对不会允许!

     婚契是再强的束缚,也捆绑不了变迁的心,如果她真有一天到达了那种境界,用锋利地刀子隔开他们之间的一点牵缚,那她真的,连*也不属于他了!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如果有端倪,他会赶在那一天之前,毁掉她,给她世界上最牢固的囚笼。

     呵呵。这样她再也逃不掉。

     即使,这样她会觉得自己仅仅是个可悲的亡灵。

     但也紧紧是可悲,他们从未触及阳光,因为,在以前以为自己摸到了曙光之时,神已经狠狠将他们甩开,用炙热的太阳灼伤他们!

     她,不会绝望。

     千慕异影尽力压制自己内心的不安,他有些粗鲁地揽过恬静着的人儿,心中烦躁,手下抱得更紧。

     完全没有呼吸的地方。

     她已经死了,没有体温,不需要呼吸。用活人的方式照顾她,不过是一次又一次揭开她的伤疤而已。

     娃娃,娃娃,我想毁掉你…

     娃娃,娃娃,不要离开我…不然我会毁掉你…

     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压下心中的波涛汹涌,低下头亲吻她凉凉的长发。感觉到怀里人儿的微小动静,千慕异影连忙放松了手。

     那双沉寂地幽森的黑眸已经缓缓睁开,纤长的浓睫像停驻在她眼皮上,诡异而孤冷的蝴蝶。

     娃娃第一眼似乎睨到了千慕异影的不安,搂住了他宽大的背,冰凉的指甲轻轻滑过他僵直地脊梁,温柔糯糯地开口,“阿影,复仇女神诀是什么?”

     果然他猜得没错!女神诀在三次元世界中是排名第二的修神法诀,它是如此强大!强大到,曾经掌管地狱的他也只能望而止步,争夺的人太多了!强大的修炼诀

     还自行汇聚成诀灵,不愿意屈服于任何异类与人类!得到它的人或异类,即使之前再弱小,也会成为一方霸主,而这一方,比他掌管地狱十层还要高配许多。

     娃娃啊娃娃…

     娃娃抿了抿唇,靠着千慕异影的厚实温暖的胸膛,严肃地开口,她知道他心中的疑惑,她一定知道。“阿影,我生前,妈妈就是我的一切,我死后,你愿不愿意

     当我的唯一。”

     要专注就专注到死,要深情就深情到魂飞魄散。

     “愿意。”他心中的暗潮一下子平息,各种猜疑都消散而去,只要她在这里,属于他,永远属于他。

     一切迷一样的复杂。

     历史,与阴谋这本书,他们才掀开一个小角而已。

     “复仇女神诀,是三次元世界排名第二的修神诀,娃娃不要对轻易对外人提起。”毕竟她现在能力不足,这就像一个烫手的山芋。

     “那么…涅生幻境又是什么?”娃娃眨了眨眼睛,抬头望着他。

     “你知道人类魔法师分为,低,中,高,特,绝这五中阶级吧,其实,并不是绝阶就到头了,在三次元,绝阶之后是素,烬,仙,还有一级就是。神级。”千慕

     异影顿了顿,接着说:“神级的魔法师,可以使用禁域,就是开拓一个空间,在里面,他可以任意控制被困者的一项系能,比如说攻击,与他同级的人攻击将无

     效,这是最好的防御。到了神级的魔法师,其实就是禁域的比拼。”

     “禁域,又和我这幻境有什么关系?”娃娃好像要禁域,自己创空间,那是不是到极致者。可以开拓一个世界?

     “幻境是禁域的基础,烬级的人就开始使用,就是模拟空间。”千慕异影详细道,看见娃娃眼底满满的兴奋,“但娃娃。你并不是相当于烬阶的鬼,娃娃不过是

     比别人先使用幻境,效果跟你的能力一样的。”

     娃娃一听,眼神立刻暗淡下去,那这幻境拿来干什么?

     看出她的不爽,千慕异影修长地十指梳理她的长发,留了几缕在手中把玩,“它的用处可大着呢,例如说,吓唬人。”

     “…。”我是鬼啊!本来就是吓唬人的!鸡肋啦!

     “那我努力修炼,可不可以没有到神阶的能力就可以使用禁域?”

     “可以,但是娃娃的胃口不可太大,会撑死的哦!”他的笑,真实无比,没有一点虚伪成分。

     我们,都是彼此托福永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