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习武之人养成的好习惯让叶问涛早起,打水洗把脸,仰脸“咕噜噜”漱口,就见斜侧屋顶上一个身影,迎面朝阳,蓝黑色晕染于晨光里,虚幻的有点不真实。

     影子从屋顶上落下来,正是唐无炎。

     “昨晚并不太平。”唐无炎言简意赅。

     “有一阵小骚动,很快平息了。”叶问涛伸个懒腰,洗漱完毕,整个人清醒了“小得不能再小。”

     唐无炎皱眉,“这就是不寻常的地方,因为……”

     “安啦,”叶问涛事不关己,搭上唐无炎的肩,“我们出去吃早饭呗。”

     唐无炎不解,“为什么不等送或者去营里呐?”

     “我昨天验证过了,那米煮的粥绝对不香!”叶问涛理直气壮,“出门在外简朴我可以忍受,但能有更好的选择我就不会亏待自己!”

     叶问涛瞧他,“去不去?”

     唐无炎点头,他赞同这个观点,自己虽然不挑,但能有好的就没必要退而求其次。

     “我们用轻功赶路吧,当晨练,看谁先到!”

     “好。”

     深知唐门轻功的卓越,叶问涛是存在挑战心理的,他是挺不服输一人,仗着自己内力深厚步法高明就想较较劲。叶问涛身形快,有人更快,巨大的机关翼豁然展开,“嚯”地御风而出,乘风而游,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叶问涛提起一口气,猛烈追赶。

     “呼、呼……”

     “我赢了。”唐无炎淡淡的语气里,却有掩饰不住的骄傲自豪。

     轻功讲究气劲,叶问涛最后一口气提得好悬差点没憋死,饶是这样,唐无炎还是快他不是一星半点。等叶问涛上气不接下气停下来时,唐无炎早就到了,身后是一个小集市,零星几个铺子。

     “你很快了,能追我百米内的,还真不多。”唐无炎是真心称赞,要知道唐门借助灵巧的机关翼轻功赶路那是龙头,叶问涛能追这么久维持百米内距离差很不容易了。

     叶问涛喘匀了,连连摆手,“不玩了,再多个一两里我肯定累死。”

     唐无炎心道你不使劲追就不会累死了啊。不过把叶问涛甩在后边,偶尔回头看他卯足了劲头追自己的模样还是很有趣的。

     够唐无炎偷乐一阵。

     两人在一个早茶铺子吃饭,别看店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要了三屉鱼皮烧麦,两大碗皮蛋瘦肉粥,两个咸鸭蛋。新鲜出炉的烧麦上来,两人美滋滋吃早饭。

     叶问涛挑出咸鸭蛋的蛋黄,红得冒油,看着就胃口大开。顺便拿起另一个鸭蛋帮唐无炎剥好,看他正在和烧麦奋战没空剥蛋的样子。

     唐无炎盯着放进自己碗里的蛋黄,抬头瞧了瞧叶问涛,嘴里刚叼上烧麦,快速嚼了两下咽干净,张口道谢,“谢谢。”

     “客气。”叶问涛好笑的指指嘴角,“沾到了。”

     唐无炎一摸嘴角,果然有沾到的醋,赶紧掏出帕子擦嘴角,刚想问叶问涛干净了没,却发现叶问涛眼神带着诧异。

     “呃……”

     叶问涛的注意力放在唐无炎掏出的那块帕子上,而那块帕子,是之前叶问涛连着烤兔腿一起塞给他的。白绸上金丝烫边,勾着一朵小小的雏菊,很好认。

     唐无炎尴尬了,捏着帕子支支吾吾,“呃,本来要还你的不小心忘了……嗯,回去洗干净就还你……”

     “哈哈不用了,”叶问涛摆手,“送你了,小岚给我绣的帕子我大多都作收藏,但帕子要物尽其用嘛,所以这条你用吧。”

     “咦,小岚?”

     “嗯,我妹妹。”

     唐无炎一吓,后知后觉叶问涛不知道自己已经见过叶小岚了,其实他刚在不是在询问小岚是谁,而是惊讶叶小岚会绣图。一看那小女娃的身手功夫,再加上小姐身份,总觉得做女工不合她性格。

     雏菊绣的还是不错的,形状微微有点怪,花瓣没有张开,圆圆的饱满可爱,只是不知道上面两个黑点什么意思。

     “边和面是我娘勾的,上面那只小黄鸡是我妹妹绣的。”

     “小黄鸡?”唐无炎把帕子翻来覆去看,“哪里有小黄鸡?”

     “这不就是,你看哪儿呢?”

     叶问涛指着那朵黄色雏菊。

     唐无炎:“……”

     谁来告诉我这真的是只小黄鸡这一坨居然是只鸡!?怎么看线条都不对好吗!?有黄鸡长这样的吗!?扭扭歪歪一团是只、鸡!?啊哦,原来上面两个黑点是眼睛?

     唐无炎瞬间觉得自己机智了,能领会那是眼睛。

     “可爱吧?我家妹子能文能武,做得了女工揍得了人,上得厅堂,智慧与美貌并存!”

     唐无炎无法判断叶问涛其他话语是非,可以苟同她智慧美貌,但女工,唐无炎无奈看帕子上的“黄鸡”,小岚妹子真不是那块料……

     而叶问涛提到自己妹子那是双眼闪闪发亮,眉飞色舞,一副痴汉哥哥的模样。

     想想无乐哥提到小婉,在怀念无乐哥之余唐无炎不忘感慨所有的妹控上辈子都是折翼的烧鸡,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鸡翅扯下飞到别人碗里。

     叶问涛还在继续滔滔不绝的数自家妹子的好,根本停不下来,唐无炎随口一问,“行了,在你眼里你妹子还有什么不会么?”

     不料叶问涛脸色一变,神色凝重,不知道想到什么事,脸色居然有些发青,连说话的声音都因为恐怖而止不住颤抖。唐无炎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难道自己说错话戳到什么痛处了?

     那的确是痛处。

     “绝对不能让她进厨房……”

     那简直是……人间地狱……叶问涛只觉冷风阵阵,望洋兴叹,往事不堪回首……

     “不会做饭啊?”唐无炎舒了口气,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已经不是会不会那种境界了,完全超脱六界好么……”

     自己曾因为她的一份炒面而三天行动无能,上吐下泻胃绞痛的时候还不忘念想——啊,小岚不去研究毒药简直浪费人才,多么高的天赋。

     多么痛的觉悟!

     “不会可以教啊,我做饭还行。”

     叶问涛眨眨眼,“你会做饭?”

     “嗯,”唐无炎点头,“会点简单的。”

     “誒!”叶问涛一拍大腿,“那有机会我可要尝尝!”

     “好啊。”唐无炎欣然答应。

     看着唐无炎又向老板要了一碟子醋蘸烧麦,还专要米醋,叶问涛眯眼,唐无炎不挑,但对食物还是挺有品味的,又会做菜。哎呀,这小冰山实质上该不会是个吃货吧?

     唐无炎美滋滋的蘸了醋吃,这样的早晨真是格外温馨,叶问涛不觉勾了嘴角,好像只是看唐无炎吃得香,自己不动筷也跟品尝了美味食物似的,心里填的满满的。

     可是,叶问涛放下勺子,美好的事物总是那么短暂,不会随人的意志定格时间。

     世间变化总是太快,今儿的朋友,也许明天就是敌人。

     “吃好了我们就回去吧。”

     唐无炎抬头,叶问涛从他手里拿了帕子绕着他嘴巴抹了一圈,再顺势给他塞回去,动作之自然,唐无炎愣神间嘴巴已经擦干净帕子也回来了。

     唐无炎抿抿嘴,自己还没被这么伺候过……

     而且,今天的叶问涛感觉不太正常,错觉么?

     回营地的速度比来时慢多了,等两人回到院子时,客房外挤满了人,为首的杨成脸色很不好看,手里一封书信,一名士兵正战战兢兢跪在地上,被人押着,身上五花大绑。

     叶问涛看见他们并没多吃惊,眉眼弯弯,依旧是平日轻快语气,“哟,够热闹啊,出什么事了?”

     “叶公子。”温书意走上前,脸色也不太好看,不过和杨成不同,杨成是黑脸,温书意是忧心。

     “从你房间搜出了一封书信,内容……”温书意顿了顿,声音越来越低,“和南诏叛军串通密谋……”

     “不是我的。”叶问涛面不改色坚定答道。

     “叶公子!救我啊!”被五花大绑的士兵突然朝叶问涛喊叫。

     叶问涛走到他面前,并不看杨成。“你是谁?”

     “叶公子!”那人急了,“我是听您的命令办事,您不能过河拆桥丢下小的不管啊!”

     “嗯?我猜猜,你是被抓到的奸细,是你指证我,带他们来搜的?信在哪里找到的?”

     “你行李包裹里。”回答他的是杨成,声音比平时低沉至少一倍。

     叶问涛耸肩,“我都不知道包袱里什么时候多了这样的信,塞的够隐蔽啊。”

     “杨成,”叶问涛扭头看他,“你不信我?”

     杨成皱眉,拿着信的手捏紧,咬牙道,“证据确凿……”

     “小涛说不是就不是!让开!”云翠拨开人群进来,站在叶问涛身边,“小涛不是这种人!明显的栽赃好么!?”

     “我也信他。”温书意支持。

     杨成不说话。

     叶问涛盯着杨成的眼睛,一字一句,“你不是从今天开始怀疑我的。”

     杨成一怔,惊异的看叶问涛。

     “你的眼神不是在吃惊,而是在说‘果然如此吗’。杨成,”杨成的神情尽数落入叶问涛眼中。叶问涛的脸色也变了,一甩袖子,“别给我特么作出一副失望的表情,该失望的是老子!”

     “我一开始就觉得奇怪,运送兵器,师父何须派我同行?而且他从不让我做和公家沾边的活。是你们李将军和他老人家说了什么吧?大致事情我也琢磨过劲了,可是我没弄明白,你们究竟何时开始怀疑我,我又做了什么?”

     杨成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态,“当初李将军交给你的密信里有不可泄露的机密,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而信在传到里手中不到两天,消息泄露,这段消息,我们也是在此后得知。”

     “不先怀疑你天策的人?”

     “那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将定不会作出苟且之事!”

     叶问涛冷笑,“所以在我送信送到之前,你们已经快马加鞭往藏剑传书了吧,参我罪的,师父他是知道我被怀疑的吧?”

     “对。本来这次邀你同行是为了洗清你嫌疑,没想到……”

     “你还有没说的,我帮你补充。”叶问涛伸出一根手指,“还怀疑黑衣人和我的关系,一路上看似追杀我却不曾真下杀手的人,就跟我在使障眼法似的,你们有探子在吧?呵,你不觉得苦肉计会更高明?”

     叶问涛在笑,不过笑的有点冷,有点无力。

     云翠心疼他的表情,“小涛……”

     “还好,小翠姐信我。嗯,书意也信我,还好还好……”叶问涛喃喃道,顿了顿,抬眼看杨成,不冷不热。

     “杨成,你呢?”

     杨成微垂下眼睑,指甲已经扎破掌心从捏紧的拳头缝中渗出。“你嫌疑很大,有撇不开的关系,暂且收押,事情会进一步调查。”

     “杨成!”云翠急了,“你敢!”

     进一步,怎么进一步?把叶问涛当成犯人,用刑审问?进了就算是浩气盟,刑讯室的残酷暴戾云翠也是有所耳闻的,她哪舍得叶问涛受那种折磨的苦!

     周边其他将领也在呢,有人替杨成解释,“云翠姑娘,这是军中规矩。”

     “小涛不是军中人!”云翠硬气起来,那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原本也是个英气女子,她气势一高,其余人倒是尴尬了。

     叶问涛懂了,点头背过杨成,“那就是不信了。这里都是你的人,一声令下我只能被抓啊。”

     杨成注视着他背影,“昨晚的动静你出来查看过么?”

     骚动虽小,但离客房一墙之隔,叶问涛不可能不知道。

     “没有,隐约听到乱七八糟只言片语的而已。我在等。”叶问涛用手撩开侧边发丝,“可是没等到谁来告诉我。”

     杨成神情动了动。

     叶问涛在等谁来告诉他真是再明显不过。

     叶问涛迈步,依旧背对杨成,“一路上有很多机会,你不曾对我提起半字。你以为把情绪掩饰的天衣无缝?杨成,我俩这么多年白处了?”

     “叶问涛,我、”

     杨成欲说什么,可叶问涛没理他,踱步到奸细旁边,一把提起他,力气大得连押住奸细的两人都脱了手,淡然道,“就是你诬陷我的?”

     语气平缓听不出喜怒。

     奸细被这双古井不波的眸子注视着,只觉得莫名发寒,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很好,会害怕。

     至始至终唐无炎都注视着叶问涛,他注意到,叶问涛轻轻拉了拉嘴角,一丝苦笑划过。

     唐无炎抚上心口,不知为何,有点犯疼。

     双脚离地的奸细突然被抡了个圈,叶问涛反手一甩,将他重重砸出了聚拢的士兵圈外。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