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叶问涛扔了那件脏兮兮的短衫,换了唐无炎买来的新袍子,面料不错,宽松却不碍事,穿着很舒服,至于里衣只得再忍两天。

     唐无炎在一边托着下巴看叶问涛换衣服,忽而想起方才见到的亲昵两人,脸上不觉一热,便低头布置吃食了。

     唐无炎打开一个油纸包,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不是那种腻人的油荤味,而是一股荷叶清香味,还混杂着一点淡淡的药香,光是闻味道就沁人心脾。饶是叶问涛吃惯山珍海味的,也忍不住多嗅上两嗅。

     嘿,当真是饿得紧了,闻着味,叶问涛也知道是什么菜了。

     果然唐无炎拆开墨绿色的荷叶,露出了里面炸得金黄的鸡。

     正宗的荷叶鸡,炸熟,蒸后采用较为滋润几十种名贵中药材,加之味道温和的辅料,荷香扑鼻、酥烂脱骨、鸡肉鲜嫩,令人食指大动。

     而且,这道菜有增强体力解乏缓解疲劳的功效,他们现在吃是再适合不过。

     叶问涛掰了鸡腿,一人一个,边啃边再次确定自己的想法,唐无炎不仅是吃货,还是一个细心的吃货,在疲劳的时候带上这道菜,贤(内)助啊!

     两人就着水分了鸡肉,又吃了点小吃,无一不是美味,叶问涛默默的想以后点菜就交给唐无炎好了。

     坐着歇息片刻,叶问涛起身拍拍衣服,“走吧,这里离金汤寨不远了。”

     早些年叶问涛来瞿塘峡的时候金汤寨就存在,里面少不了寨匪作恶,那时候惩治了恶贼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去把寨子挑了,却被师兄拦下。

     根据奸细的说法,没想到金汤寨还和郑槊这个平南侯有些渊源,嘿,老匹夫藏得够深。也幸好当时少年心性有师兄在,不然没准捅了大篓子,都不知道是否有命留到现在。

     如今也算翅膀硬了,倒要去会上一会。

     当初想去挑寨子,还因为杨成正挑了一窝匪徒,叶问涛自然也想较量一番。

     杨成……

     叶问涛摇摇头,现在不该想他,想多了烦人!

     去金汤寨的路随算不上大道,也比先前两人在树林里乱窜的好。郑槊的住所是在金汤寨方向,离得很近,方圆略微搜索一下就找到,距金汤寨不过两三里,方圆几里内,只有一处大户人家。

     目标锁定。

     “无炎,你记忆力怎么样。”

     “很好。”

     “宅子内的分布图还记得么?”

     “记得。”

     呵,那说很好还是谦虚了,必须也是得和我一样,过目不忘啊。

     “那侦查就拜托你了,利用唐门机关翼,你从空中高处划过去,也只有这样最保险。不能停留,能不能一划看清分布,就仰仗你本事了。”

     “好。”唐无炎答应十分干脆,施展轻功飞上一颗大树顶,以高处作为起始点。

     猛地一展机关翼,唐无炎用比平日更快的速度升高,叶问涛立马就只能远远看到一个黑点,不知道的只以为是只翔空的鸟儿,而等他快速的掠出去,视线根本捕捉不到。

     叶问涛咂舌,没想到还能更快啊,唐门轻功有机关翼压阵真是绝了!

     不消片刻,怕两分钟不到,一个黑影飞速俯冲下来,落地时险些砸到叶问涛,还好控制得巧妙,机关翼早就卸了危险力道,叶问涛一张双臂接住了落地后一个趔趄身形不稳的唐无炎,抱了个满怀。

     “抱歉……飞的太急……”

     唐无炎尴尬的从叶问涛怀里退出来,呜哇,丢脸丢到家了,居然直接摔人怀里去了!

     “没事。”

     叶问涛给唐无炎顺背,帮他把气喘匀了,要在这么短时间瞬间记忆勘察真是难为他了,唐无炎卯足了劲,把自己本不深厚的内力都用上了,一下子也够呛,额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

     等唐无炎呼吸平稳了,叶问涛用袖摆替他拭去额上的汗,“怎么样?”

     唐无炎本待要躲,叶问涛这么一说也就拉到正事上,他收了心神点头,“布局和内应说的不差。”

     一本正经说事,也就没躲,乖乖让叶问涛伺候了。

     “这样啊……”

     那张奸细画的图,叶问涛也是烂熟于心,不得不说侯府的护卫很严密,严谨的根本不像一个侯府应有的气派,连多少王公贵族都没法比。

     “而且背靠后山便是金汤寨营地,方才我飞过,下面的阵仗不像匪寇,更像正经练兵。”

     练兵!?

     “呵,”叶问涛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合着不是个老糊涂,还想做吕武操莽啊!”

     本来你不惹少爷,不在少爷眼前瞎闹,少爷也懒得管,既然自己找上门来,可就怨不得本少!

     “无炎。”叶问涛抽出剑,“我去引开护院打手,花名册就交给你了。”

     虽说让人不怎么愉快,不是贬低,唐无乐的本事,要比叶问涛适合做梁上君子得多。

     “不妥。”唐无炎皱眉,“我小心一点,很难被发现,你只要在外边接应……”

     “诶,别闹。”叶问涛打断他,“不说每半柱香便有专人绕屋子的么,你要花时间找,总归不安全。而且放花名册的书房护得严密,我引开些,你成功几率更大。”

     “可是……”

     “不信我?”

     “不是……”

     你功夫自然无话可说,我只是……不愿意。

     叶问涛咧嘴一笑,“那就定了,少爷我能否拿到花名册得了清白就靠你啦!”

     叶问涛语调轻松,恍然等下是要去听个小曲喝壶茶,而不是闯什么龙潭虎穴。

     唐无炎还待说什么,冷不防叶问涛凑上来,一颗脑袋搁在他肩上蹭了蹭,在耳边柔声道,“待此间事了,你还做我的护卫吧,跟少爷游山玩水去,可好?”

     温热的吐息扑打在耳畔,唐无炎忍不住颤了颤,从耳根羞红一路蔓延到脖颈,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叶问涛低低一笑,手环到他腰间一抚,晃晃挂在那里的东西,鎏翊佩的金属质感传来,“定金我都付了,由不得你说不,就当我向唐门买人做事了。唐门开门做生意,诚信为大是吧?”

     听得叶问涛调侃语气,唐无炎立马翻白眼,你当初又说这是定金么有么!你不诚在先我又何必守信?

     不过事到如今……唐无炎侧脸看着腰间的鎏翊佩,事到如今,就算是霸王定金,也舍不得丢了。

     “好了,走吧。”

     叶问涛收起玩笑心思,方才逗他一逗,不过是缓解气氛,让这个小炮安心点,既然都说了由他去引开人就没有不做的道理。

     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我也担心你。

     两人凭借卓越的轻功大白天溜进府邸,蹲了房顶,愣是没弄出半点声响,跟猫儿似的轻盈,也没人发现。

     不过看院子里来来回回的巡逻护卫,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进房间是做不到了。而且房顶也做的够细,与普通人家角落摘了瓦片能露出一个大窟窿不同,这儿顶梁骨架间隙容不得一个成年男子进出,要不出声从房顶下去不成。

     两人潜在后房顶观察一阵子,叶问涛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等下拿了花名册你先走,去先前的大集市等我,若是两日内我不到,就把花名册带给我师父,说明原委。”

     不是什么沉重的语气,可偏生唐无炎听在耳朵里只觉得一字一句像铅块,砸得心口直疼,闷的快喘不过气。

     “明白了,无炎?”

     唐无炎不接话,也不表态。

     叶问涛在心底叹口气,到底你是在意我的,可现在我宁愿你没那想法。

     “藏剑名声不能毁在我手里,”叶问涛掰开他握紧的手心,“而且答应带你游山玩水,我是惜命的人,会去找你的,放心。”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眼下不管唐无炎怎么说,都拦不住叶问涛,他懂。

     最后只得放开咬紧的唇蹦出几个字,“叶问涛,你记住你说过的话!”

     “嗯嗯,我记性好呢!”

     看唐无炎松口,叶问涛冲他甩出一个招牌式微笑,这人就是这么有魅力,一个微笑就让人不得不服了他,什么都由他去。

     “我走了。”

     “小心。”

     唐无炎只觉脸颊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落下,蜻蜓点水的触碰,不等他想明白是啥,身边叶问涛已经没了影子。

     叶问涛故意踩出声响,让他们堪堪看到一道黑影贴墙而过,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叶问涛沿着墙角跑开。

     “什么人!站住!”

     果不其然院子护卫被吸引过去,只是片刻功夫,唐无炎就从房顶落入房里,轻手关了窗户。面对一屋子的书也是在头痛,不知道那花名册究竟在哪里,只能尽快翻找起来,越快,叶问涛也就越容易脱险。

     一想到他,向来处事不惊的唐无炎不受控制的无法冷静,特别是好一会过去了,还没能找到蛛丝马迹,这次他的汗是急的,满头大汗。

     哪里,在哪里,究竟在哪里……

     “嘭!”

     一声闷响吓了唐无炎一跳,惊得他一个机灵,原来竟然慌了手脚,手肘碰了一个陶瓷瓶,在潜入中,这可是致命错误!

     不该,太不该了!叶问涛给你争取时间,不是看你手足无措的!被这么一吓,唐无炎吸气,竟是慢慢平静下来。

     一冷静,头脑就清晰,临危不乱才是他本色。唐无炎审视被碰到的瓷瓶,瓶身只是微颤没有倒下,刚才的力道分明是足以撞翻的。

     唐无炎勾起嘴角,伸出手围着瓷瓶查探,敲敲底座,眼珠一转,握住瓷瓶往下一按——

     “咔擦!”

     果然有机关!

     机关一开,一个盒子从侧边弹出,里边只有一本书,而唐无炎拿到手上一看,不是花名册又是什么!

     唐无炎喜形于色,略微查看花名册后不禁懊恼自嘲,用机关藏匿东西可是唐门老本行,这么简单的一出自己怎么忽略了,当真想把屋子里全部书翻一遍?就算是郑槊本人也做不到啊!

     唐无炎还没恼完,警觉抬头——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