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身体反应比思维更快一步,唐无炎纵身跃上房梁,紧贴着趴下,粗壮的房梁遮了身子,下一秒,一个彪形大汉推门而入。

     唐无炎一动不动,连呼吸也放缓了。

     整个屋子察不出人气,唐无炎翻动的东西,都是立马复原,不用说瓷瓶机关定然也还了原样。

     膀大腰圆,身高八尺,怒目圆睁,至少面相就够唬人的,大汉环视一番,正待走进深查,门口一个声音传来,“诶,你怎么还在这儿呢,唐公子正调了人手往东院去,快走吧!”

     大汉倒也老实,“按照老爷吩咐按时巡屋,不能怠慢。”

     “我可是为你好,据说闯了个不小的人物,正是老爷也关注的。好啦,屋也巡了赶紧走吧,晚了不知道唐公子会怎么计较!”

     一想到唐羽手段,这个黑面的八尺大汉也不禁打了个哆嗦,立马退出去关了门跟着走了。

     东院……是叶问涛么?

     唐无炎看了看手上的花名册,揣进怀里,悄悄摸出去了。

     [拿了花名册后你先走]

     唐无炎摸摸放花名册的地方,我只是去暗中看一眼,看他无大碍我就走,然后去集市等人……就一眼!

     “叮叮叮!”

     叶问涛尽数挡下几枚暗器,暗器扎进土里,周围的花草居然立马枯黄凋谢,叶问涛咂咂嘴,“美人还真是蛇蝎心肠,小心没人疼。”

     唐羽也不恼他称自己美人,反而很配合的愈加妩媚起来,眼波流转,勾魂一笑,“你既然担心,那就留下疼我呗。”

     “最难消受美人恩,而且,”叶问涛看着攻势凌厉的杀手剑客,“留下怕也是没命疼你。”

     “哼!”唐羽故意嗔怪一声,“结果还不是嘴巴上抹蜜,我当少爷你当真疼惜我这美人呢!”

     唐羽一把软言糯语,直叫人骨头都听得酥了,不过手下们各个是见过他狠戾劲的,那点心思早被磨了,而叶问涛则是不吃这套。

     “啧啧,真是要化了人的骨和心肝啊。”叶问涛边调笑,又是一剑封喉,谈笑间取人性命。

     “本来为博美人欢心,少爷该合了你的意,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惜,我更想留着命,博另一美人一笑。”

     唐羽眨眨眼,“比我还美?”

     “比你重要。”

     唐羽大笑一声鼓掌,“还是个痴情种子!”

     围困他的人越来越多,此间不乏高手,一边应付他们,一边还得提防着用毒高手唐羽时不时瞅准空子放冷箭。唐羽也不急,偶尔简单打出一个镖,站在外面悠然看着,更像是看戏一般悠闲,如果忽略他眼中的那股狠戾。

     叶问涛比他想象中来的更快,这倒好,今天必须把他的命留下!

     明枪暗箭,阵法,车轮战,通通用上,杀无赦的命令。哼,唐羽之间在红唇上抚过,还不信杀不了你!

     不过叶问涛的确有些真材实料,几番下来,因为疲累应付狼狈了点,可身上连一道彩都没挂上。唐羽皱眉,考虑是搬张椅子坐等还是找个干脆的时候,一小厮凑上来,“公子,老爷在回来的路上。”

     正是他安排的小厮,一旦有郑槊回府的消息要在郑槊到家前通知他。

     得,这下都不用他纠结了。唐羽摆手,“你退下。”

     唉,唐羽轻叹,目光扫过正在奋战的一干人等,可惜了,这么多好手呢,不过也罢,你们本来是郑槊人马,与我无关。

     唐羽掏出两颗药丸来,分手拿,捏开蜂蜡,露出一蓝一白两颗药丸来,漂亮的颜色,却是让暗处某人浑身一颤。

     唐羽捏着两颗药丸正待把它们挨近,忽而一道银光从暗中射出,令所有人来了个措手不及。

     “啊!”

     唐羽大叫一声,手中药丸跌落,掌中不断冒出鲜血,竟是被一枚镖穿了个透,这枚镖唐羽熟的不能更熟——化血镖!

     “唐公子!”

     唐羽握住手腕倒抽口气,化血镖不能随便拔,特殊的构造,硬扯只可能连骨带肉一起剜掉,唐羽点了穴止住不断流出的血,恨恨的看向一边树丛。

     一个人翻身而出落到叶问涛身边,这一镖暴露位置,他也没必要再藏。

     “你……”叶问涛看着站定的唐无炎,哭笑不得,他究竟还是没忍住来了,眼下,忧大于喜。

     他不知道,唐无炎刚受了怎样惊吓。

     蓝白拢,伴生梦,只梦去,魂不归。

     唐羽拿出的毒药,赫然是连唐无炎都忌惮无比的伴生梦!一蓝一白两药丸接触,几秒后便能炸开,化出一片雾,五丈内,沾衣者死!为何言梦,唯一一点人性就是中毒者不会痛苦,安眠而死,仿若置身美梦,可惜再无法睁眼。

     为了杀叶问涛,唐羽竟是连一干手下性命都不顾了!下手这般决绝,难怪是能让无乐哥瞧上眼的人。

     所以即使拼着被发现的危险,唐无炎也等不住了。他本可以瞅准机会一箭穿心,可他怕唐羽倒下后药丸仍能接触,唐羽位置离叶问涛尚在五丈内,只怕他是想丢出药丸的同时退后到安全范围。

     必须保证伴生梦不发,而伴生梦的一个弱点,就是沾血无效,于是唐无炎只伤了唐羽的手,鲜血浸染,让伴生梦失效。

     唐羽低头看手,呵,差那么一点,断了筋,这手可就废了。可惜及难炼制的伴生梦,两年他就是练出这么一副,如此被糟蹋了。

     唐无炎本是惊羽天罗双修,可刚改进的毒刹毒雾,新品试用阶段,师兄还没给解药……唐无炎皱眉,下次还是不总接受新品试用了吧。

     唐门不擅近战人尽皆知,好在唐无炎身法巧妙敏捷迅速,配合叶问涛利索补刀,两发天女散花也解决不少人,不过目前的状况……杯水车薪。

     一干打手,根本是不要命了。唐羽给他们加了点新料,嗜血的,扰乱心神的,并且痛苦的。想要解药?给我不怕死的上!一旦杀红眼了,就什么都不顾了。

     真是群怪物,越战越勇,一个被刺了胸还没死透,在地上抽搐,还用尽最后力气扔出一刀,在叶问涛手臂上划出不深不浅的伤痕。

     压下喉中涌上的腥甜,气血翻涌,以气劲伤人,和之前的杀手不一样,至少有十人,是真正的高手!如今斩了五人,还有五人也够他喝一壶,还不提有进五十的小喽啰,虾兵蟹将凑一堆,爪子也是能挠人的!

     加之先前本伤了手腕乱了气劲,先下双手开合不断使剑,没好透的手腕更糟糕了,消耗过度,内伤也加重了。

     叶问涛皱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至少,得让唐无炎出去!

     “无炎。”叶问涛切了重剑,“等下我使鹤归孤山,趁他们晕眩片刻你逃走,这帮人不弱,剑气只能晕上一瞬,你抓紧时机。”

     “我……”

     “小心!”

     唐无炎话未说完便被叶问涛一把粗鲁的推开,即使眼疾手快挡开两个,叶问涛的肩上还是中了一镖。

     化血镖!唐无炎抬头,竟是差点忘了这个唐门叛徒仍在一边!

     唐羽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手上穿骨的痛不是盖的,而且他怕疼,哼哼两声,“小子好运,他倒护你得紧,坏我大事,死不足惜!你们两人一起折在这里吧!”

     即使是唐门弟子,也别怪他不念旧情!

     “叶问涛!”

     唐羽以毒著称,他的化血镖上自然少不了狠戾的毒药,叶问涛眼前发黑,脚一软单膝跪下,强撑着自己不失去意识。

     没时间判定什么毒,唐无炎往他口中塞了颗护心养脉的药丸,至少能保命延缓毒性。

     准备追命箭来不及,唐无炎掏出匕首,击退上前的人,凭他的紧身功夫,立刻挂彩,可并不退缩半步,眸子里光辉不曾熄灭,强韧,坚定。

     “锵!”

     “叶问涛!”

     唐无炎腾手辅助摇摇欲坠的叶问涛,叶问涛方才毙了袭向唐无炎的一人,挂在唐无炎身上,本身脱力,能再一招杀人已到极限。虽说无力,语气轻快调子也不曾变。

     “傻子……你说你逞什么能……”凭你那点功夫,怎么不逃呢……我不是让你先走吗?

     “不是逞能,但不甘。”

     刚下了游山玩水的约定,十多年来分明存了那么多话要和你说,才有了开头,怎么就能死在这里!

     唐无炎一手扶了叶问涛,把一桶吹箭含进嘴里,周身火辣辣的伤口和叶问涛粗重的喘息让他很清醒,他要他俩生!

     看着唐无炎绝境不放弃的那股倔强劲,在数人的围剿下寻找生路,一身劲装沾满鲜血,分不清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唐羽瞬间有些恍惚,那一天,喊杀声,火光冲天,一人也是如此,鲜血满衫,不甘,不屈……

     哥哥……

     “嘭!”

     一个身影横□□来,一身白衣,一把重剑一把轻剑,若说叶问涛穿贵衣是风流不羁,此人则是丰朗神俊,剑眉紧皱,眼神凛冽。

     “走。”

     不等唐无炎反应,来人直接一个鹤归孤山过去,力道之大,震得地面都颤了三颤!

     虽不知道来人是谁,趁这个空档,唐无炎还是扶着叶问涛,身形一动飞快出去了,叶问涛只来得及回头,虚弱叫出一声,

     “舅……舅……”

     如果说目光能杀人,没有人怀疑唐羽此刻的眼神杀伤力,那股怒火,恨不得活活要把眼前人烧个精光。唐羽咬牙,把想大吼一声的名字咽回肚子,目眦尽裂,咬得红唇更艳,渗出血来。

     叶——岑——!

     竟然被他找到这里!我居然没发现!

     山阴边,团团乌云翻滚,夹着闷雷,渐渐朝这边靠来。

     “叶问涛,你忍忍……”

     “不碍事……”

     可这口气,分明不是没事。

     本当立刻为他处理伤口拿出化血镖,没想到天气骤变,已经有小雨点下来,伤口再沾水只能更糟,来的路上一个坡上有座破庙,唐无炎便撑了叶问涛向破庙赶去。

     夏季的雨,很快倾盆而落,纵然有林子挡下不少,但还是免不了汇成水流落下,打在伤口上,疼的叶问涛直呲牙,可他必须保持清醒不愿昏厥,也不想发出呼声扰了唐无炎心神。

     本是自己的麻烦,这下把他卷进来了……

     进破庙时,两人都成了*的落汤鸡,啊,是一只落汤鸡加一只落汤炮。

     破庙里,却早有一队人马避雨。唐无炎警觉的看了眼,确认是不是追击他们的人。

     四个中年大汉和一个青年男子,四个大汉懒洋洋看了他们一眼,继续养神,而青年连眼皮都懒得翻来看人。

     不是追他们的人,唐无炎稍微松口气,不过也由不得太放松,这群人,是恶人谷之人。

     恶人谷行事向来乖张,保不定他们无故发难,不过眼下看来他们懒得理会自己,唐无炎自然不可能主动招惹他们。

     叶问涛看着那青年,唇边溢出一丝笑,有苦有涩,有惊有喜。

     青年一头如瀑似漆的及腰长发披散脑后,肆意张狂,里着一件红色坦胸里衣,外边一件白袍,侧领上缀着春夏秋冬都在的,不作保暖只作装饰的毛领子,腰间的短刀手柄上,毫不掩饰恶人谷显眼标志。

     加上那张和自己像了个五六分的脸,不过自己朗朗,这人冷眼。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恶人谷莫少谷主,叶问涛他亲哥——莫雨。

     作者有话要说:入V第一更

     PS:谢谢白煜晨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