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一只传完信的鸽子扑扇翅膀从窗户飞了出去。

     唐羽正点了香薰屋子,紫铜香炉古朴精致,把纸条往里一丢,盖了香炉,看着淡淡袅袅的烟,环顾屋子,迷离中一切显得不太真实。

     整个屋子是精致而简约的,外屋只放了张三角桌,铺着上好的锦缎,一套精致的茶具安置其上。隔开外屋里屋的是两侧镂空雕花木艺,靠墙有书橱,越过屏风是一张竹榻,本来是要放张大床的,唐羽不让,自己和哥哥的小屋里,也就搁着两张小小竹榻。

     现在房里的这张比原本两个合上都大,而且现在住的屋子,更是在唐家堡的家不能比的。

     小竹屋和大宅邸,两者有什么可比性呢?

     唐羽刚拿了卷卷轴坐在榻边看,房门就被粗鲁的推开了。

     “小羽!”

     嗓门够洪亮,声音够粗犷。唐羽依旧盯着卷轴,眼皮都不抬,淡淡道,“郑问佑,记得我之前说,下次再这么横冲进来后果是什么吗?”

     郑问佑愣了愣,看了看自己的脚,很好,还没跨进门,反手将门关了,敲门,咳嗽声清清嗓子,“小羽,我敲门咯,我进来了。”

     敲完门郑问佑也不等唐羽回答,自顾自进了里屋,唐羽无语瞧他,他脸皮也够厚,理直气壮,“敲门了,不算横冲直撞的。”

     “有你这么个儿子,你爹也够累的。外袍脏了,别弄脏我屋子。”

     郑问佑“嘿嘿”一笑,脱了外袍搁一边,上面沾着尘土。就是外袍也遮不住健硕的身材,中衣贴身,不胖只壮。

     “方才去营地闹了会儿,回来就往你这儿来了,想你么。”

     郑问佑也坐上竹榻,拉了唐羽的手,唐羽有些烦看书被扰,想抽回手,郑问佑却握着他的手揉了揉,“刚有小厮告诉我,红儿又找你麻烦了?”

     唐羽冷哼一声,“尊夫人看不惯我不是一天两天,没什么大不了。倒是你的那些小厮,别让他们事无巨细的汇报了,我又不是什么需要保护的弱女子。”

     郑问佑不干,“我不是怕委屈了你么。”

     唐羽终于是放下手中书卷,挑眉看郑问佑,一双桃花眼眉梢带弯特别勾魂。“怎么,告诉你你能替我出气?你敢休了她还是废了她?”

     “我……”郑问佑吃瘪,刚被唐羽模样勾起的那点心思一盆冷水浇灭。他心里也不好受,楼了唐羽到怀里,“你知道我不争气,他们家对爹的帮助很大,我最有用的,大概就是这门政治婚姻了。”

     唐羽靠在他怀里,哼哼两声,不予置评。

     郑问佑不爱丰红,却不得不娶了她作夫人,他爹眼中自己还不如丰红有利用价值,对一个男人来说,实在憋屈的很。

     “你放心,除了武功我也在学习兵法,总会出息的,丰家只是爹的垫脚石。等爹目的达到了,我出息了,就给红儿另寻个婆家,本来我俩徒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也不算亏了她。爹很看重你才能,到时候我能罩你,也不怕闲言碎语。”

     郑问佑啊郑问佑,该说你天真还是傻?唐羽无奈叹气,伸手拍拍他的脸,轻轻吐出两个字,

     “傻子。”

     被说是傻子,郑问佑不怒反笑,搂着唐羽蹭了蹭,“话说小羽,爹要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唐羽勾起嘴角,白皙修长的手指抚过郑问佑的马尾,“按照我的计划执行的很好,告诉你爹,用不了多久消息就能传出。那群人已经到不空关了。”

     郑问佑对着唐羽的脸“吧唧”就是一口,“我就知道我家小羽最能干了!”

     这话很受用,唐羽欣然接受,也赏了他一个香吻。从他怀里退出来,半卧在榻上下逐客令,“我累了要歇会,你该干嘛干嘛去。”

     身上的薄薄锦缎勾勒出唐羽姣好的线条,他不仅比一般男子秀气,也更清瘦些。美人卧榻,看得郑问佑内火中烧,口干舌燥。

     如果给他找优点,除了人模人样外,做事也够果断的。

     于是果断扑倒。

     “我现在就想吃肉,不想做别的!”

     “要死了!”唐羽想蹦跶起来却被按住动不得,只好索性一脚踹过去,“一身汗还没洗澡!给我洗干净先!”

     “嘿嘿,完事后再洗嘛。”郑问佑顺手扣了他脚踝,不客气的亲了口。

     瓜货!唐羽挣扎着闹,一身汗津津哩就敢上来,不能忍!

     翻滚着一阵胡闹后,唐羽衣衫早就凌乱不整,松松垮垮挂在身上,滑落半边,露出如羊脂玉白皙香肩。论力气唐羽自然是没法和郑问佑比的,也就不想和他闹了。唐羽伸出胳膊环过郑问佑脖子,脑袋在他颈子边蹭了蹭,安静下来,算是由他去的意思。

     察觉唐羽默认,郑问佑一阵欢喜,动作却从刚才的大胆胡闹变得小心翼翼,像是捧着易碎的珍宝般。

     “嗯……再轻点啊混蛋……嗯哈、”

     “小羽,我的小羽……”

     唐羽把头埋在郑问佑肩窝,傻子,我俩上辈子肯定互欠了什么。呵,疯了,从来不相信轮回之说的我竟也会有这种古怪想法。

     唐羽的手指在郑问佑背上划出一道道妖冶的红痕,动作越快,痕迹愈深。

     罢了,若这是命,就怪我俩命太烂……

     不空关,叶问涛见到了久违的熟人。

     “小翠姐!”叶问涛一个帅气的翻身下马,落在云翠身边,“没想到小翠姐也在这。”

     “早知道你要来,姐姐我特地过来看看,”云翠上下打量叶问涛一番,握着下巴点头,“不错,小伙子更俊了。”

     “小翠姐也更漂亮了,师兄看了肯定哈喇子直流!”

     叶问涛给她使眼色,早知道要来?那肯定是叶铭流说的啊!云翠早被他开玩笑开惯了,伸手捏他鼻子,“长进了啊!”

     云翠如今也是浩气盟的人,军营里边除了军人,浩气的帮手也是不少,不过男女比例还是摆在那里,云翠虽算不上国色天香,却也是秀丽可人,而且性子爽朗和众人合得来,关注她的汉子自然不少。

     很多人今儿一早就看到云翠在关口等着了,就好奇,感情是等个藏剑少爷啊。

     看看人家,要钱有钱要长相有长相,没准武功还很赞,众人瞬间觉得被比下去了,失落状。

     杨成平时不摆架子,不空关很多将领和他也熟,有人凑上来用肘子捅他,“喂,跟你来的那个藏剑弟子,是云翠姑娘汉子啊?”

     “去,想什么啊,人家是姊弟!”

     杨成的声音不小,周围人都听见,精神瞬间一震,原来只是姐弟啊!不过又一想,有这么个好弟弟,姐姐要找人家肯定会对比啊,这一比,还是得气死人啊。

     唐无炎脸色恢复了。刚一到关口叶问涛就见叶问涛直奔着个漂亮妹子去了,有说有笑很亲热的样子,还动手动脚,唐无炎瞬间黑线,不过黑线刚成型,听杨成一说,就释然化开了。

     既然有风流的名号在外头,身边别说一个姐姐,莺莺燕燕只怕还不少,按照叶问涛的眼光,肯定不是残花败柳,必须是玉貌花容,眼前这个就还算不差。想想一堆美女围着他的模样……唐无炎莫名来气,并且有了危机感。

     危机感!?

     唐无炎自己都被突然从脑袋里蹦出的词眼吓了一跳。我为什么要有危机感?最近越来越不正常了!

     唐无炎抬起双手拍拍自己脸颊,振作啊唐无炎!任务在身你每天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叶问涛抬眼忽然瞅见唐无炎的动作,只觉好笑,眼珠一转,忽然起了玩心。

     “诶小翠姐,发饰有些歪了。”

     “嗯?哪儿?”

     叶问涛伸手碰了碰其实并没歪掉的发饰,一边偷偷瞧唐无炎神色,满意看到他的脸又沉了几分。给云翠捏捏肩,有意无意扫过耳鬓颈子,唐无炎的怨念都快成黑气了。

     就算是姐弟也太亲热了,又不是亲的!

     “噗噗……”

     叶问涛忍笑,云翠抖抖肩,示意他放手,熟知他心性,好奇道,“你又玩什么呢?”

     “哈哈,没没。”

     叶问涛松了手,过去牵马,唐无炎也拉了马过来,叶问涛从他身边过,轻声道,“她叫云翠,虽无血缘关系,我是真当亲姐姐看的,她绝对乐意你也叫她姐。”

     “对姑娘不好造次……”

     当亲姐姐看的啊……虽然不明白叶问涛为什么特地告诉自己,但听到他亲口说,唐无炎无疑很开心。

     过云翠身边,唐无炎自然没有开口叫姐,礼貌的点点头,云翠乐,这小伙挺乖啊。

     叶问涛眯眼,哎呀,无炎的心思真好懂,这么个性子出门在外不会容易被拐?唐门也放心这么个少爷闯江湖啊?

     若是叶问涛的心里话被唐门其他人听了去,肯定被千夫所指,我家少爷精明着呢!怎么到你口中就成呆了!?

     唐无炎肩上银晃晃的饰品沾了些尘土,叶问涛顺手给他弹了,动作很自然,两人牵着马,一起踱步进关。

     云翠看着两人比肩的背影,叶问涛的动作和唐无炎无声的表情,余光瞥到杨成眼神,摸摸下巴,哎呀~微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