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穆玄英不愧是浩气盟的下一任盟主第一候选,说话具有领导气质,懂得简明扼要进行概述,虽然依旧很长。

     叶问涛表示绝对没有质疑穆玄英话语真假的意思,他只是反射性向自家舅舅看过去,然后看到舅舅点头,眼底尽是深沉。

     舅舅你侄儿接受能力很强的不要用那么哀怨的眼神啊……

     这事,从这一代追溯到祖辈,从家事到天下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叶问涛被收养这么多年,从没听叶云叶秋夫妇提起过什么遗传天赋,不是把他当外人看,而是夫妻俩守口如瓶,若不是叶岑质问并且发生了诸多事,他们依旧不会说。

     在龙门荒漠孔雀海边缘的高地上有一处洞窟,相传里边藏着至宝,然而去探险的人皆是有去无回,再怎么财迷心窍也是命更重要,所以人们渐渐也就淡忘了这个传说中的藏宝洞窟。

     然而近年,不知道是谁传出的流言,说洞窟中的宝贝,乃是得它者得天下,所谓流言,就是小道消息,真假难辨,可信可不信,然而,安禄山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更要命的是,他信了。

     安禄山信了,并着手准备夺宝,那么天策和朝廷护皇的官员也得信,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真让安禄山野心得逞,到时候都没地方哭去。

     于是暗地里的情报收集开始无声的火拼,谁能掌握关键,谁就是赢家。

     东拼西凑加上实践,洞窟里最要命的是机关和幻境,机关杀人于有形,幻境困人于无形,要想破这两难关,必须要有“钥匙”。

     制造机关和利用天然环境加药物开凿幻境的是两家,他们遗传的是技术和天赋,技术,便是制造机关和解机关的技术,天赋,是流淌在血脉中,不受幻境影响的天赋。

     为了抢功,安禄山的手下们开始活跃,唐羽潜伏在郑槊身边,而郑槊是第一个查到叶家的人。

     叶云的家族,的确是该天赋的继承人,不仅不受洞窟的幻境影响,在很多方面也极其敏锐。然而这种天赋并非代代相传,而是隔代继承,叶云没有继承,所以他的下一代男孩必定会继承,女孩的几率很低甚至趋于无,所以基本不考虑女孩。但这不影响血脉,女孩下一代的下一代,只要是男孩,依然会有天赋。

     郑槊把主意打到了叶问涛身上,而且自以为是的没有上报,等着给主子送上一个惊喜。

     唐羽很清楚叶问涛不是叶云亲骨肉,而且根据叶岑对叶小岚的描述,叶小岚应该成为了几率很低的,继承天赋的女孩。

     而郑槊手上的消息,目前仅局限于“男孩继承”,唐羽想,若是叶问涛死了,郑槊大概就死心不会再查,于是便有了郑槊要活捉,唐羽要杀的局面。

     再来因为唐羽在唐家堡,所以对机关技术的继承人消息,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虽然唐家堡掩饰得很好,但过多的掩饰越让人起疑。

     比如唐无炎一家,事迹平平却能得此优待,唐羽只是试着踩点下手,没想到真猜对了。狼牙军一方还不知道唐无炎的事,但不乏人精,查出来也是迟早的。

     豁然开朗,之前不合理的地方都可以解释了,不过眼下……叶问涛摸摸下巴,“所以,现在告诉我是什么情况?”

     故事里,他不过是个被误认为主角的人,真的主角被挖出来后,原来他只是一个路人甲。嘛,现在好歹是另一个主角的伴儿。

     “唐少侠不方便,所以我们想请你代为转达。我们希望唐少侠和叶小姐合作,将那样东西取出来。”

     “呵呵。”

     叶问涛用目光扫了一圈人,淡淡道,“我这个人很护短。一个是我媳妇,一个是我妹妹。”

     他没说完的话,在场人也懂了,‘这么危险的事,你们看着办。’。

     “叶少侠,我们也知道此事伴着危险。”可人站出来劝道,“但叛贼迟早查到唐少侠身份,也不会放过叶小姐,与其这样,不如我们先动手,只要东西归我方,他们也不会再针对二位,一劳永逸。”

     狼牙军确实是根刺,还是根大刺,叶问涛不是没考虑,但事情果真会如此简单?

     再说就连叶云也是不知道洞窟里究竟有什么宝贝,或者根本只是一个危险的洞窟,记录里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东西拼命,怎么想都不值得。

     “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待我转告无炎,他的事,理应他做主。”

     “好,叶岑侠士带回的消息是,全看叶少侠和唐少侠的打算。”

     莫雨看了看其他人,当然这凛冽的目光不会刺向穆玄英,冷哼一声,默默注视着叶问涛出门。

     叶问涛把事和唐无炎一说,唐无炎皱皱眉,随即释然。

     “在我很小的时候爹就教了我很多古怪机关的解法,不过他只告诉我这是我们家传人必须学会而且必须传下去的,并没说更多。现在想想不是不说,而是没来得及。”

     没来得及等到他成长,家人就不在了。

     叶问涛握住他的手,“你怎么看?”

     唐无炎弯弯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冷笑,“我们还有的选?朝廷这分明是在逼人。”

     安禄山是想要得到宝物,而朝廷名正言顺的坐拥江山,他们不需要那种多余的东西,他们要的只是稳固自己,如果能得到最好,得不到,让安禄山也得不到就好。

     让安禄山得不到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从两把“钥匙”下手,没了“钥匙”,大门就不会向安禄山敞开。

     唐无炎的机关技术和叶小岚的天赋,只要其中一个没了,隐患就消除。

     唐无炎的技术是言传身教,保不准唐无炎为了以防万一教给别人,没了唐无炎也可以流传。而叶家的天赋是血脉,血脉没了就什么也没了,最容易被下手,为了永绝后患,没有兄弟姐妹的叶云也是目标。

     这一层,房间里的两人都想到,帐子里说话的人肯定也知道,一旦他们拒绝,叶问涛毫不怀疑朝廷肯定动手。

     但他还是想把决定交给唐无炎,再说他就不信,从如今的朝廷里,藏剑山庄还没能力保下人?武力拔尖的朝廷人士多去打仗了,论武力,现在还真不怕和你拼。

     朝廷也没可能发军队来伤人,如今的军饷,藏剑山庄可出了不少财力。

     “你的答案?”

     唐无炎吐出一口气,“去。等我恢复好就去。”

     叶问涛的手紧了紧,“其实我们也有的选。”

     “那很麻烦,一大堆人会很难做,包括你。”

     “呵,不包括我,”叶问涛把唐无炎一缕垂在身前的头发拢到脑后,“我是随心的人,为了最重要的人,和他人为敌有何妨?一点都不难。”

     唐无炎搭上叶问涛停在自己脸颊的手,掌心温度清晰传来,让他心安。

     “我知道,”唐无炎话说的很慢,“不过我也希望有个了结。”

     “这件事我早就想好遵从你的决定,去是你的答案,我不会反驳,不过我也会去,你也不能阻止。”

     唐无炎低声笑了,叶问涛也笑了,其实对方的决定早就能猜到,不是么?

     “我去告诉他们,好让朝廷先安心。再休息两日我便带你回藏剑山庄养伤,也做做准备。”

     叶问涛刚踏出门,就看到一边抱臂而立的莫雨,见叶问涛出来,抬起头来,显然专门在等他。

     叶问涛走过去叫了一声,“哥。”

     “有结果了?”

     “无炎要去,我陪他。”

     莫雨冷笑一声,“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算盘倒是打得精,不过,”莫雨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勾起唇角露出一个邪笑,“我的弟弟和弟媳,可不是他们的棋子和赌资。”

     叶问涛眼睛一亮,“哥的意思是?”

     “既然你们的决定是要去,”莫雨招手,“附耳过来,我和毛毛商量过,觉得如此最妥……”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达达忙成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