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叶小岚也是习武的人,一碗药下去,睡一晚,第二天起来就没什么大碍了,蹦跶两圈,神清气爽。

     她没事了,一群人边动身前往洞窟,准备早就做足了,加上沙暴已过,也是适合行路的时候。

     一望无垠的浩瀚沙漠,没有特别的路标和地貌,怎么看都是一个样,黄沙漫漫,真不知道陆望是怎么在一成不变的环境下准确的找到路,而且到洞窟前并没花太多时间。

     几人把骆驼拴在洞窟外,顺便小憩一会,叶小岚捧着水囊喝水,两条双马尾一晃一晃。

     “少了好多人。”

     “是少了很多。”唐无炎从她手中接过水囊,“从龙门客栈跟出来的,最多只有一半到了这里。”说罢看了陆望一眼,收到唐无炎眼神,陆望嘿嘿一笑,“跟不紧的,除了困死在沙漠外,聪明留记号的可以原路返回留条命,我看跟着来了的,才是真倒霉。”

     不由的让人怀疑,是不是有更好的捷径,陆望为了折腾这群偷偷跟来的人儿故意选择这条路。沙漠里跟踪是个技术活,太近一眼看,远一点就得丢,前面人一回头就得往沙丘沙子下扑,吃的一嘴沙。

     根据陆望的趣味,还多半是故意的。

     光看外表,洞窟没有传说中那么神秘,地势也并不险峻,比起一边悬崖上一个石窟来说,这简直不能更普通。只要知道路,哪怕不知道,歪打正着来到这里,都可以很轻易的进去。

     洞口没有机关,不大的洞口,里边倒是宽敞,七八米高,洞口近处十多米宽,不过走着应该有变动。但怎么看都是很普通的地方,也不阴森,虽然阴暗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行至两百米后遇到第一个机关,叶问涛真怀疑他们进错地方了。

     唐无炎伸手拦住他们,“是这里没错。这是爹教我的第一个机关。”

     眼前是一段铺满石板的路,从质地上看是普通的青石板,没有特殊的花纹,每一块看起来都相同,唐无炎后退半步,一招暴雨梨花就朝石板招呼过去。

     只见密密麻麻的暴雨梨花针砸中了所有石板,有的石板被触动机关,立刻有人高的地刺簇从中穿出,暴雨梨花针一停,地刺也就立刻缩回去。

     唐无炎他除了第一步,“跟着我踩的石板走。”

     整个过程很快,快的让人看不清,但饶是这样,陆望也可以确定唐无炎踏上的第一块石板刚才绝对有地刺穿出。

     “喂,这块刚才有机关的啊,会被扎成筛子的!”

     唐无炎白了他一眼,低头继续走,叶问涛紧跟上,“谁也没说穿出地刺的石板就是不安全的吧?”

     陆望哼哼两声,依旧跟上了,这里还是交给专家的好。

     即使是一瞬间,叶问涛也记下了所有翻开有地刺穿出的石板,原本以为只要走穿过地刺的石板就是安全的,现在看来也不是如此,唐无炎低头边走边停,虽然停顿很慢,也像是在计算什么。

     很耗脑力啊,光是一瞬间记下地刺的位置就很不容易了,还的计算,叶问涛眯眼,不知道后边还有多少麻烦的机关,他家无炎多辛苦,却又不得不做,早知道买点甜食了,给脑袋补充糖分啊。

     过了石板,陆望回头看看,并不是很长一段路。“我们为什么要老实走,轻功一下就能飞过来。”

     唐无炎难得好心解释,“那样你会被上面的倒刺版真正扎成筛子。”

     恶寒,陆望吐吐舌头,“做机关的人够狠啊,可惜便宜了后边的人。”

     石板上他们留下了清晰的脚印,只要老实的跟着脚印走过来就不会有问题,虽然保不准有用轻功飞的,但只要有一人尝试就不会有更多人中招,而且来这里的都是小心的,就像陆望,虽然觉得可以用轻功,却也老实跟着走了。

     越往后机关越密集,走出没多久,唐无炎大大小小已经拆了快二十个机关,而且机关的凶残度也是只增不减,其实每一个看起来都挺凶残的。

     “喂面瘫前面还有多少机关啊,我想尽快搞定诶。”

     唐无炎正在专心致志拆一个嵌在石门上的盒子,不料被陆望冷不伶仃一拍肩,手一抖,“咔擦”一声按到了某个不该按的地方。

     陆望是不知道,唐无炎眼疾手快扭身一把抓了他就闪,只见一排巨斧齐刷刷从门上弹出切下,唐无炎因为扭身太快有些不稳,两个人摔在地上,其中一把斧头离陆望脚尖只剩不到一寸的距离。

     “……卧槽!#¥%&*!”

     回过神的陆望蹦起来就跳脚骂,骂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这货也真是知道害怕了,容潘很贴心的捂了叶小岚的耳朵,“小孩子不要学。”

     叶问涛则是急忙扶起唐无炎查看,刚才那一下可是吓走他半个魂,确定没问题才松了口气,接着夫夫两人扭头,两道视线齐刷刷的落在某只跳脚波斯猫身上。

     凌厉的堪比刚才斧头的攻势好么,陆望一个机灵跳到容潘叶小岚身后,“大侠,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继续,大人不记小人过,小的在一旁候着。”

     唐无炎白了他一眼,拍拍衣上的泥土,转身又要过去,却被叶问涛拉住了,“别急。”

     叶问涛用袖子给唐无炎擦汗,唐无炎的额上早就布满细密汗水,脸上也花了,叶问涛擦干净后,又塞了什么到他嘴里,叶问涛塞过来的,唐无炎自然不会不接,虽然入口都还没看清是什么。

     淡淡的甜味和浓浓的奶香……

     “奶干?”

     “小岚剩下的,我们身上也就她还带着甜食。”

     唐无炎嚼着奶干,“你什么时候问她要的,我都不知道。”

     “你专心破机关的时候。”叶问涛又给他塞了个,“糖分有助于动脑。”

     “嗯,够了。”

     唐无炎任凭叶问涛握着他的手揉了揉,又嚼完一个,这才转身又去拆机关。

     叶小岚扑腾手,“哎呀容潘哥哥你遮我眼睛干嘛?”

     “小孩子不要看、啊,没亲啊,可以看了。”容潘说罢放开手。

     叶小岚嘟嘴揉眼睛,“有什么不能看的,不就是亲亲么,我叫哥哥和无炎哥起床的时候、”

     “咳!”

     一声干咳及时打断了叶小岚的话,叶问涛摸摸自家妹子的头,“乖,咱别提了……”

     一大早血气方刚被自己未成年的妹妹撞到,那真是,一段森森的黑历史……从此叶问涛和唐无炎加强了门锁坚固度。

     唐无炎冷汗,还好还没碰上机关,不然凭叶小岚刚才那句话,肯定又得让他出错。

     拆机关绝对不是轻松的事,高度集中精神,难度精度细密的机关连续不停的拆,也讲究手指灵活和巧劲,唐无炎走在路上都不想说话了,心累,他很清楚机关还剩多少,所以没打算现在说出来让他们听着也累,尤其是还心疼着自己的叶问涛。

     往前走了一段,叶问涛看着眼前景色眼皮直抽,陆望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擦,要不要把机关做的这么恶心!”

     面前是一个很高的坑,坑上有桥,而且不窄,但是,桥上全是五毒——蜘蛛、蛇、蝎、蜈蚣、蟾蜍。密密麻麻爬满整座桥,甚至有让人觉得这根本是由五毒架起的桥的错觉,而且下面的坑里更是满载,有蛇昂起头吐信子,阴森森的眼睛盯的人毛骨悚然。

     “喂面瘫别告诉我们要从五毒堆里过去,我恶心蛇的!”

     唐无炎盯着坑皱皱眉,又四下望了望,“不太像……”

     陆望急了,“喂,该不会是你老爹没教你怎么驱赶蜘蛛啊蛇的吧!”那花这么长时间陪着走到这里不是白来了!

     “咦,蛇,蜘蛛?”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小岚你没看到?”

     叶小岚老实的回答自家哥哥,“没有。”

     “小岚,”唐无炎伸手指前方,“你看到什么了?”

     “很普通的啊,和之前走的路差不多,硬要说不同的话,”叶小岚侧头想了想,“旁边有很多青绿色的石头,之前没有的,还挺好看。”

     “看来是幻觉了,也许就是那青绿色石头造成的,只有小岚一个人没受影响。”

     “小岚,很普通的路,也没有坑么?”

     “没有。”

     “那好。”叶问涛一手牵了叶小岚,一手拉了唐无炎,“小岚带路。”

     “喂喂那我们怎么办!”

     “既然是普通路,跟来不就好了。”

     陆望看了看正在游动的蛇爬动的蜘蛛……就算是幻觉也很真实好么!叶问涛已经狡诈的闭眼让自家妹子领路了!

     陆望不甘的上去牵了叶小岚另一只手,也准备闭眼过去,不料自己的手也被别人牵了,回头不满看容潘,“你干嘛?”

     容潘回答的义正言辞,“走路。”

     陆望咬牙,“手!”

     “互帮互助,这里要是受了伤,可只有我一个大夫。”

     我凑!威胁,明显的威胁!这里的人除了我都是一肚子坏水他们欺负我啊少谷主我要回谷!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的拖延症又犯了,QAQ每每写到后面我就会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