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战线拉到枫华谷后,恶人谷和浩气盟的关系明显更进一步改善,营地地理位置拉近了不说,许多事都由两方共同商讨,还真是其乐融融(大雾)。

     两边长辈看着自家少主,从还我高冷/沉着少主的抓狂,变成了直接无视。既然已经没救了,就弃疗吧,他们看着眉来眼去的俩少主,很默契的如是想。

     叶问涛离开了“难民营”,果断抱恶人谷大腿,一切只是为了方便给自家的伤患开小灶。

     毕竟恶人谷坐镇的大帅是自家亲哥哥,那自然是不可同人而语矣,这大腿抱得踏实也抱得无耻,叶问涛耸肩表示脸皮很厚,莫雨抬手表示我愿意让他抱。

     于是手下一众只能盯着香喷喷的烤肉咬着手帕沿着口水在心里痛恨统治阶级的□□□□。恶人谷的人当然是随性自在不甘压迫的,看到烤肉,闻到香味没有动过心思?

     肉者,抢乎?

     抬眼瞥见少爷腰间的匕首,答曰:“不敢。”

     烤肉和生命,实在不是什么艰难选择。

     其实叶问涛叶公子宅心仁厚,也不忍太过压迫众人,然而他家的伤患就是你不吃我不吃一根筋硬到底的节奏,无奈只能烤两人份,这真不是他有心压榨啊,不得已而为之,是吧?

     在恶人本营,叶问涛见到了久违的花清和穆里,果然唐无炎身上的凤凰蛊是穆里杰作。穆里听说凤凰蛊被用掉后先是吓了一跳,不由的心悸跳脚,把叶问涛数落一遍,叶问涛安静听着,也不反驳。

     直到能下床的唐无炎摸索过来,一句“全是我的错”把穆里堵了个气闷,也没来及细问过程,显然,叶问涛不愿让唐无炎去回忆。

     从伤口来看,那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

     “对了花清,我有事告诉你。”

     “嗯?”

     叶问涛在花清替唐无炎换药后,斟酌字句,斟酌半天,发现还真委婉不起来,停顿的劲让穆里感到一丝怪异,提起警觉。

     “你不会是想跟他告白吧?”

     ……泥煤……我这么凝重的表情你哪里看出要告白的节奏?

     花清白了他一眼,“他要是让我跟他走我立马甩了你。”

     “不要啊!”穆里护食。

     在这两个二货前想严肃起来怎么就这么难,叶问涛扶额叹口气,“书意走了。”

     正在扒身上某个人形挂件的手一顿,花清似乎没听清,“你说什么?”

     “书意走了。”

     “啊,我知道,他不是回纯阳了嘛、”

     “不是那个意思,”叶问涛打断他的话,“是再也,见不到了的意思。他跟杨成上战场了。”

     “哦。”

     怔了怔,花清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继续扒身上的人形挂件,人形挂件穆里,在听到叶问涛的话后,现在很自觉的松手。

     花清冷淡得叶问涛很不适应,就算是见过几面的人没了,也会好奇多问两句吧,更别说温书意是花清知己。

     花清收拾好东西,一言不发要出去,穆里却拉住了他。

     花清白了他一眼,“松手。”

     穆里坚决摇头。

     “放开!”这次明显带上了怒气。不过穆里还是不放,“你的样子不对劲。”

     叶问涛忍不住出声问道,“你要去哪里?”

     几乎是咬牙切齿,花清也不藏,吐字十分清晰,“去宰了那只渣士奇!”

     所以这才是穆里拉住他的原因?在叶问涛没察觉的时候,穆里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花清情绪不对,所以毫不犹豫拉住他并且无论如何都不松手。

     作为知己,花清命比温书意好,他选对了人。

     “杨成是个将军,如今战事连连,书意救他,可不是为了让你杀掉的。”

     叶问涛不知道的是,在无人可选的艰难抉择中,杨成留下来断后。

     “……”

     “!”

     花清突然转过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揪住了叶问涛领子,很难得的,一脸正经,愠怒着和叶问涛对视。

     叶问涛自然也不可能被他吓住,直直看回去,不躲不闪。

     唐无炎和穆里在一边表示没法插手只能干看,气氛很僵。

     对视片刻后,花清的表情开始渐渐溃散,僵硬的脸部慢慢软化,最后,拉出一些曲线,弯出难看的弧度,一张骚气的脸瞬间没了气质。

     “哇!呜呜呜呜!”

     哭了!这货直接哭出来了!而且是像小孩子那种又哭又闹毫不克制,边哭边抓着叶问涛捶打,叶问涛表示心脏都要被他捶出来了。

     “混蛋啊!混蛋!呜呜呜!”

     叶问涛不知道混蛋骂的是谁,或者是两个都骂了,被花清这番模样弄得没辙,只得抬起手来顺毛,虽然黑长直的头发从来保养得很顺滑,一边顺一边听着哭声从震耳变成抑扬顿挫,再变成抽泣,心也跟着慢慢揪起来。

     还不如大哭听着舒服,书意不在了合着我不难受?

     感受到如芒在背的目光,叶问涛机灵抬头,看见穆里直勾勾盯着自己,一副想要发作又不得不忍的模样,身边两条灵蛇瞪着漆黑的眼珠子,蛇信子吐得“嘶嘶”作响,很机智的把那带雨的花塞回他怀里。

     “安慰他的事,还是最懂他的人更擅长。”

     “我会的。”穆里哼哼两声,显然依然有不满,赶紧带着花清走了,扑到外人身上哭也太不把他当回事了。

     两人走后,唐无炎出声解释,“穆里占有欲比较强。”

     “看出来了。诶,那你怎么都不吃醋?”叶问涛坐到唐无炎身边,抱住他蹭了蹭。

     “因为用不着。”

     叶问涛蹭动的脑袋顿了顿,低低笑了,“还真是自信,不过,”他抬起唐无炎的下巴,“你应该自信。”

     因为唐无炎的伤叶问涛久不能开荤,常见的小动作便是对着那两瓣菱形物体啃两口泄愤。叶问涛轻轻咬了两口,舔舔嘴意犹未尽的放开。

     “哥说找我,我过去一趟,你的活动范围别太广。”

     就算是在恶人本营,也保不准绝对安全,唐无炎点头,“知道了。”

     叶问涛还没走进帐子,就听到里边一声脆响,像是猛拍桌子的声音,热闹的帐子貌似就在那时安静下来。

     掀开门帘,看着里边那么多人,叶问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片场选错时间,天策的主帅,浩气盟少主以及三星,恶人谷少爷和两恶,怎么看都不是谈私事的场合。叶问涛在众多人中意外的看到了一张面孔,果然是神出鬼没捉摸不定的典范。

     “舅舅?”

     叶岑抬头对他笑笑,叶问涛这才注意到,不过三十出头的小舅舅,那原本乌黑的两鬓竟然添上了几点白霜,整个人再无曾经的意气风发,散发着的,是被岁月沉淀的苍凉。

     叶问涛觉得喉头有些哽,那个喜欢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舅舅回不来了,大约跟着唐引一起死了。他们失去了很多,以前抱着作壁上观的叶问涛也不得不走进去,再无法说这场战事与他无关可以完全置身事外。

     丢不起了。

     既然是莫雨让他来的,自然叶问涛首先询问莫雨,然后发现自家大哥脸色很臭。

     “哥?诸位像是在商讨要事,不方便的话……”

     “叶少侠,”可人礼貌的给他解惑,“谈论的事和叶少侠有关,所以才请你过来。”

     和我有关?叶问涛琢磨着,会不会跟之前被盯上有关?

     “桀桀,”肖药儿诡异地发出两声笑,“和你护着的唐门关系更大。”

     莫雨不耐的瞥了肖药儿一眼,肖药儿立刻噤声,不过依然低低“嗤”了一声,莫雨也懒得和他计较,只是整理下语言,想着怎么跟叶问涛解释。

     “我来跟小涛说吧,”穆玄英笑弯了一双眼,“嗯,有点长,不过理顺了其实过程不算复杂,嘛,虽然事情本身很棘手。”

     小涛……叶问涛嘴角抽了抽,不过穆玄英接下来说的事让他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在意一个称呼什么的。

     他有过很多猜想,却还是猜的简单了点。

     作者有话要说:还没考试完,就已经知道挂了一科,还挂在开卷上,读了这么久第一次挂科挂在开卷上乃们知道那种痛么QAQ!!!!

     PS:感谢 飞过沧海 筒子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