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喂,在听我说吗,听得到不?”

     “喂!姓叶的你还在不在!在的话吱一声啊!”

     “啊……”

     “刚才问你呢你干嘛去了!?”

     “没……”

     叶涛无语的把耳机拉开了点,刚才他的确是走神了,眼前是开着游戏的电脑屏幕,耳边是yy里队友的大呼小叫,书架边一个小闹钟指针走得滴滴答答,显示时间下午四点。看过的书摊在一边还没合上,窗台一盆君子兰青翠欲滴——

     叶涛房间的摆设长期不会变动,可现在叶涛握着鼠标,总觉得有点不真实。

     [放开那只蠢咩]:“时间还早啊,打完*C我们去做点啥啊叶少~”

     [留下那朵骚花]:“一起去跑个商吧,最近劫镖的挺多,组队安全。”

     [一个百足奶死你]:“等等,我跟你们不同阵营啊喂。”

     [专业打奶敦]:“嘿嘿,带上碎银货物,然后愉快的交出来吧!”

     [一个百足奶死你]:“滚!上次GF敢焦点我还没跟你算账!你丫以后*C就准备躺吧,放生!”

     [专业打奶敦]:“别啊老大,我错了!”

     队友讨论得热火朝天,叶涛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昨晚没睡好?啊,昨晚几点睡来着……貌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对了,梦。

     [放开那只蠢咩]:“喂,叶问涛,叶少,师父,怎么又不吭声了?”

     “在想事。”

     [专业打奶敦]:“有趣么,有趣说出来听听。

     叶涛,现在正在玩的游戏叫剑网三,角色是一个ID叫叶问涛的藏剑,专注PVP三十年,目前55冲分队是自家花姐徒儿和拐走徒儿的咩,以及一只五毒和丐帮,指挥是他。

     “我昨晚好像梦到剑三了,不是在电脑前玩,好像整成全息游戏那种身临其境。”

     [专业打奶敦]:“哇,你中毒太深!”

     [一个百足奶死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放开那只蠢咩]:“然后呢!有我们没?有没有遇到情缘,你是攻还是被攻的?啊,我一直觉得师父很攻哦~”

     [留下那朵骚花]:“情缘,策藏么,官配啊!”

     “不太像天策的。”

     三秒钟寂静,然后——

     [放开那只蠢咩]:“我凑!师父你真梦见情缘了!?男的女的,还能记住ID不,门派也好,我帮你喊世界!”

     [一个百足奶死你]:“足见你多么空虚寂寞冷,去找个女朋友好好过日子吧哥们儿。”

     [专业打奶敦]:“哈哈,像爷如此受欢迎完全不用操心情缘妹子的问题有木有!”

     [留下那朵骚花]:“嗯,因为完全没妹子能看上你。”

     [专业打奶敦]:“擦,蠢咩,来插旗!”

     男的女的,ID,门派?叶涛揉揉有些酸胀的眼角,还真想不起了,整个梦都模模糊糊的,嗯……蓝色,看不清的蓝色,纯阳还是唐门?

     算了,一个梦而已,说说就完了,就算真梦到谁,还当真不成。

     “你们先玩,我去睡会。”

     叶涛说罢扯了耳机退了游戏就往床上倒,大概是真困了,头一沾枕头眼皮就打架,翻个身就睡得死沉死沉的。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老爸老妈这两天出差,叶涛自己做了碗煎蛋面吃了,洗漱一番,闲来无事又点开游戏,yy里只剩他还在挂机,便也退了。

     上线看到花花徒儿和情缘在本里,自己那是真不下本的,大战都不打,瞅了瞅包包和饥饿的马,决定先去挖个马草,于是神行到苍山洱海牧场。

     挖了几棵,一只唐门飞了过来,插件及时提醒红名离你的距离。作为一只高尚的叽,叶涛表示挖草的时候要和谐,无视阵营,一般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于是叶涛选择无视继续挖草,怎奈头上一个化血镖的buff来起,红血直掉。

     叶涛淡定起身,作为一只人头叽,你惹我猜我怎么做,玉泉接虎跑,炮哥没还手,很快倒地成灰名。

     叶涛准备拉远距离坐下打坐,就看到近聊频道发话。

     [唐无魇]:不好意思我手滑。

     [叶问涛]:……

     [叶问涛]:我不会让你揍回来的,要打可以,我会还手。

     [唐无魇]:嗯,我找你有事,选中了,化血镖纯属手滑。

     好吧,手滑手滑,看他装备不错,真想打的话,刚才没必要站着不动,还手也是有胜算的。

     [叶问涛]:“什么事?”

     [唐无魇]:“我发现我把神农的锄头丢仓库忘带了,你挖的草能分我点么,我要的不多,给钱买,不想飞了。”

     作为偶尔挖个马草,叶涛完全可以理解那种,到了目的地发现没带东西的蛋疼,他绝对不会说自己曾经也犯过这种蠢,所谓同病相怜,于是叶涛爽快的答应了。

     况且现在牧场就他俩,炮哥也没别人可求助了。

     组队?是。

     于是炮哥原地复活打坐,看着一只白斩鸡在牧场里兜兜转转挖马草,帮不上忙的炮哥只能陪叶涛聊聊天。

     队聊频道:

     [唐无魇]:其实我经常忘,带的时候不挖,挖的时候忘带。

     [叶问涛]:……你是多健忘……

     [唐无魇]:我还没有放弃治疗_(:з」∠)_

     [叶问涛]:祝你早日康复。看你装备也是玩PVP的,装分不错啊,平时插旗么,没怎么在成都见过你。

     [唐无魇]:号是买的,不怎么去成都插旗。

     [叶问涛]:哦。

     叶涛先挖了一些点唐无魇交易,“够了么?”

     [唐无魇]:多了。

     [叶问涛]:拿着吧,反正我体力多(徒儿包体力精力小吃),不用给钱的,搞得我多吝啬似的。

     唐无魇看了看交易框里的皇竹草和甜象草,“不好,还是要给。”

     [叶问涛]:当我卖你个人情,以后GF别追命我,虽然阵营不同,也可以友好相处的。

     [叶问涛]:点确定!给钱就别拿草。

     [唐无魇]:好吧,藏剑多土豪不缺这点钱,嗯。

     [叶问涛]:小哥你听过PVP穷三代的说法么。

     [唐无魇]:你把你那一身七级石头拆了再和我说吧。

     叶涛耸肩,埋头继续挖马草,发现炮哥没解除组队也没走,便在团队里打个问号,“?你怎么还没走”

     [唐无魇]:你一个人挖挺无聊的,作为答谢,我就陪你聊会天

     [叶问涛]:随你

     叶涛挖够了自己要的马草,炮哥居然还在,不过这期间他们也没怎么说话了,叶涛喂饱了马,想想道,“炮哥,去成都插个旗怎么样?”

     [唐无魇]:好。

     两人飞了成都,因为唐无魇说人多有点卡,就选了成都外边一块平坡插旗,三次打下来,叶涛发现唐无魇手法真心不错,控人发招时机都很到位。点开他的名剑队看,任何一个队都没人。

     [叶问涛]:炮哥,要不要和我去打个22?

     [唐无魇]:好,不过今天我要下了,不打。

     [叶问涛]:嗯,先加队。

     叶涛刚邀请他进名剑队,一个万花和纯阳就过来了,不用说,就是他家孽徒和绑定气场。

     [放开那只蠢咩]:呀师父好巧啊~

     [叶问涛]:嗯,打完本了?

     [放开那只蠢咩]:嗯哪,就说来成都转悠会,这炮哥你亲友啊?好帅(﹃)~

     叶涛一想,啊,连好友都还没有加,赶紧加了好友,然后近聊回复他徒儿,“嗯,亲友。”

     [唐无魇]:我下了,88

     [叶问涛]:嗯拜。

     [放开那只蠢咩]:欸炮哥等等我们谈谈人生啊!

     唐无魇说下立刻就下了,留下花花兀自叹息。

     [放开那只蠢咩]:话说师父,以前没听你说过有这么只高装分的炮哥亲友啊,看起来挺厉害。

     [叶问涛]:今天加的,准备和他打22

     [留下那朵骚花]:长期?

     [叶问涛]:还不知道,先打打看吧

     徒弟和气场绑定了,百足嘴上说着,结果22还是和丐敦绑定了,就剩他一个22一直散打,周围都是这么看的,也有点想找个22固定一起的了。

     不过道长这么问之前,他还真没长期的想法,这么一想也许真可以试试?

     今晚没玩一会也就睡了,也许是下午睡久了,辗转反侧半天都睡不着,最后抱着被子和天花板干瞪眼。

     叶涛伸手在虚空抓了抓,还是有怪怪的,飘渺的感觉,明明一切都是自己最熟悉的东西,却连同身下这张松软的床铺一起,夹杂着一丝丝的陌生和不协调……

     叶涛觉得,最近自己想太多。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怀疑,你没跳章也没断章,这一章就是这个内容,至于是什么情况,请见下回分解~

     PS:为了感谢一些一直支持的小伙伴,我会送出一些红包,从本文开文你们一直都在,读者就是作者的动力,真的灰常感谢,如果有谁觉得自己符合条件又被我漏掉了,可以告诉我。红包是从我的币里直接拿出来,所以名额有限,想要得积分的筒子,可以通过长评然后我赠送积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