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梦魇,是被幻境引发出来的,至于为什么只有叶问涛一个人中招,想想真的蛋疼——

     一行人在唐无炎解除机关,叶小岚幻境带路的情况下,行走十分顺利,直到来到一处水潭前,刚靠近一步,除了叶小岚,所有人只觉头晕目眩,便立刻退了回来。

     叶小岚取了潭子中的水,又在石桥上刮下一点粉末给容潘,专业医师分析后立马配药,药引则以叶小岚的血。

     没有叶小岚的血药不会起效果,所以唐无炎和叶小岚都是必不可少的,药物配好后服下,容潘第一个上去实验,果然没问题。

     除了叶问涛,确实所有人都没中招,最多有一点点不适感。

     “你体内有种奇特的毒,就是我也没见过。”容潘给他把脉后得出的结论,“石桥中置人产生幻觉的药物中有山梨粉,它激发了你体内一部分药性。”

     山梨粉……好吧,自己还中着唐老太太的离人泪来着,看来是山梨粉激发药性,抵抗无力自己才会中招,话说老太太你说碰了山梨粉不就是受“一点”疼痛么,我现在脑袋还一抽抽的疼眼前阵阵发黑好么!

     还好没有被梦魇困死,前世,跟真的似的,差点就醒不过来了。

     叶问涛咬牙闭眼,好半天才缓过神,因为他苏醒而欣慰的唐无炎,此刻脸色却黑得一比。

     “你什么时候中毒了,吃过我的一些药,抗毒性不会太差。”

     这毒,连唐无炎都一直没察觉,日常中也没任何不适,可见相当厉害。

     叶问涛不想骗他却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是唐老太太干的吧。给的承诺早已兑现,接下来却因为各种繁忙没有向老太太讨解药,老太太也不提,看来老太太是等着无炎亲自去拿药了。

     叶问涛握了握唐无炎的手,“之后和你说。”

     唐无炎诧异,叶问涛显然是知道自己中毒的事,却半个字没跟他提过,愠怒之余,也等着他的解释。唐无炎点点头,“好。”

     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另一半真是太好了,叶问涛松了口气,顺便把看热闹的几人瞪了回去,想看好戏,没门!

     包括容潘在内都是一脸遗憾。

     激起的那点药性来的快去的快,叶问涛很快就没事了,唐无炎依旧有些不放心似的,放慢了点步子。

     叶问涛看他,“我没事。”

     “嗯。”唐无炎依旧走的不快,往叶问涛身边靠了靠,偏过头去和他说话,在后边人的视线看来,就是两人又在秀恩爱咬舌根了。

     陆望都忍不住吐槽两人部分场合随时随地秀恩爱,“还有小孩子在,你俩真没臊。”

     叶问涛挑挑眉,对陆望的话作出反应,那就是伸手揽了唐无炎的腰,大大方方往自己身边带,看的陆望眼角直抽,叶小岚一脸兴奋。

     不过唐无炎在他耳边说的可不是什么蜜语情话。

     “一共还有两个机关。”

     因为不想被两人的情话腻死,陆望和容潘都自觉往后挪动两步,加上唐无炎声音刻意压得很低,所以除了他们俩别人都不知道对话内容。

     叶问涛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眼神一动,最后只是低低应了一声,“嗯。”完了还把额头在唐无炎侧边靠了靠,怎么看都是私人话题的节奏。

     这句话说完,两人之间沉默下来,其间唐无炎几次欲言又止,倒是叶问涛先忍不住了,在唐无炎第五次移开眼神的时候捏着下巴把他扳过来,“有什么要说的说吧,我听着。”

     唐无炎难得表现纠结状,不过最后在叶问涛目光的注视下,他终于是开口了。

     “你晕过去的时候,看到什么了吗?”

     是在意那个关于前世的传言吗。叶问涛很坦诚,“看到了一些情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所谓的前世我不知道,但我看到的,直觉告诉我是。”

     毕竟前世来生很大程度上是虚幻的,不是所有人都和他这个穿越者一样。再说,就算真存在前世来生,忘了之前所有的记忆,一切从一个白纸的婴儿开始,那么今生这个人还是前世那个人吗,一切都变了还能称之为一个人么,所以前世来生并不重要,今生才是真的。

     幻觉使自己看到的,还真是21世纪背景,不过他当然得说直觉告诉他,不然告诉别人他多活了一辈子?被当成妖怪怎么办。

     叶问涛感到唐无炎握着自己的手一抖,“真的存在前世么,那你……”

     话没有说完,不过他的表情出卖了一切,明明不是什么可笑的事,叶问涛却止不住笑了出来,还很畅快。

     唐无炎瞪了他一眼,“笑什么?”

     “笑你傻。”叶问涛伸手刮了一下唐无炎的鼻子。“害怕我被什么梦魇影响和陆望曾祖父一样变疯啊,放心,我可不会被那些束缚,管他前世来生,反正这辈子我是认定你了,雷打不动。”

     被戳破心事,唐无炎有些尴尬,但随之而来的是安心,说得对,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怎么可能撼动他们之间坚不可摧的情意,是自己多心了,竟然会为此不安。

     看唐无炎放心下来,叶问涛半开玩笑的说了句,“而且我可没看到值得牵肠挂肚的爱人,上辈子大概没那福气就完了。”

     唐无炎的手又紧了紧,“你能长命的!”

     叶问涛弯弯嘴角,“嗯,你可得跟我一起长命。”

     “嗯……”

     叶问涛凑过去在他唇上轻轻一点,后面俩男子表示真的闪瞎狗眼了好么你俩够了还有小妹子你不要兴奋的拍手欢叫了!

     看到前方的桥,几人不着痕迹的皱皱眉,这和之前遇到的那座铺满五毒的桥一样,连深坑都一样,一模一样的幻觉有必要两个?

     “哇好恶心!有蛇还有虫子!”

     说罢叶小岚往叶问涛身后缩了缩,叶问涛摸摸她的头,“小岚也能看见?”

     叶小岚小鸡啄米般点头,“好清楚!”

     “那就不是幻觉。”唐无炎四下看看,朝一边走去,捡起一块黝黑的石头,来到桥边站定,把石头搁在一个位置,顺着他的动作,众人这才注意到,这桥和之前幻觉不同的是,桥上有一条直直的,很细的凹槽,从这头通到那头,唐无炎用石头在凹槽边敲了三下,凹槽顶端一个机关被触动,冒出一点液体,很快和黑色石头融在一起,越来越多的液体涌出,填满整个凹槽,而随着液体流动,桥上的五毒惊恐杂乱的四下散开,很快露出平整桥面。

     “可以了。”

     众人踏过桥,眼前是一道石门,本以为也是什么机关,唐无炎却轻巧推开它,是一道很简单的门,门后的石室也非常简单古朴,甚至看着像天然形成,没有丝毫装饰,没有一点人工雕琢——包括中央的石台。

     石台上放着一个小巧的盒子,几人对视一眼,盒子里就是传说中的宝物?

     小心走到石台边,唐无炎以外的几人都没有轻举妄动,唐无炎掏出一枚柳叶刀,一手放到盒子上。

     “这就是我爹教我的最后机关,要花点时间,你们等一下。”

     都走到这里了,众人当然不急,叶问涛将石室上下打量一番,的确没有特殊之处,而且入口只有石门口,就空间来说很狭小,普通活动还好,动手还真不怎么打的开。

     这个小小的盒子,看似最无害的机关,却是唐无炎拆的最久的,到最后,整个盒子都被拆的七零八落,只留底座,露出里边的事物。

     “呵……”

     一眼认出里边的东西,几人想,这还真是足够惊喜。

     作者有话要说:暗搓搓的来更新了,嘿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