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叶问涛恨不得现在立马裹了唐无炎奔回藏剑山庄。本来唐无炎就瘦,这番折腾下来更是没剩多少肉,在营地里营养完全跟不上,总不可能一直只靠药粥补,总还得沾点荤腥吃点好的,在这里都是不可求的。

     奈何唐无炎现在的身子着实经不起长途跋涉的折腾,叶问涛只好黑着一张脸耐心等他恢复,恢复到能行远路为止。大约是能猜到叶问涛的心思,唐无炎也很乖的接受治疗按时睡觉吃饭,气色见好,叶问涛的脸色这才好看些。

     狼牙兵临城下,洛阳破城近在咫尺,天策已经做出最坏的打算,索性从洛阳到枫华谷这一段唐无炎还是吃得消。

     大大小小的人物都在准备撤离的事,叶问涛不禁想,留下来断后的,会是哪边的人。

     说实话,恶人谷和浩气盟虽然秉着心性或是道义出援,但让他们留下人手断后,至少在现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谁都能看出来,因为皇帝的错误估计,留下等于白白送死。

     那么就只剩天策的人了,长枪独守大唐魂,不负东都之狼名,要在乱世用生命来铸就荣耀,很光荣,也很苍凉。

     叶问涛和唐无炎都是相当闲的人,没有可忙的,叶问涛就守着唐无炎说话,这时,一把剑送到他手上。

     拆开厚厚的裹剑布,叶问涛惊异于料子的上乘,虽然跟藏剑山庄大手笔比起来是差了,但在这里是难得一见的好物。

     等剑身显形,叶问涛黑了一张脸。

     送剑的人传话说,“这把剑的主人已经不在了,有人托我把它给你。“

     一个铸剑师不可能不认识自己的作品,这把剑,分明是它亲手所铸的书意,赠与温书意的宝剑。

     温书意不在了。

     他怎么会不在,他为什么会不在,谁让人把剑送过来?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叶问涛就能想到。

     唐无炎静静的看着叶问涛,看他慢慢抚过剑身,眼底一片深沉。

     “我出去一趟,”顿了顿,叶问涛加了句,“很快回来。”

     “路上小心。”

     叶问涛租了一匹马,带上温书意的剑就离开,他的目的地很明确,不需要怀疑。

     奔驰一阵,叶问涛在一个军营前勒马,有士兵上来,其中不少都是他的熟人,见到叶问涛很是高兴。

     “叶公子!”

     “你们将军呢?”

     叶问涛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主动要求和他见面,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想错了,或者说,这是杨成下的一个套,可笑的是,他不得不往里钻。

     “将军在主帐,他……还劳叶公子劝劝将军。”

     “是嗜酒成性一蹶不振了,还是闷声不响拿人撒气?”

     士兵特无奈,“都有。”

     “我知道了。”军营的布置和当初无异,叶问涛轻车熟路自行过去。“别通报他,另外你们稍微离远点,给将军留个面子。”

     将士们看到叶问涛那黑的散发诡异气场的脸色,都机灵的打了个哆嗦,果然遣人离远了些,但依然在安全范围,职责所在,他们不得不在意杨成的安全。

     掀开帐子,一股酒臭味扑面而来,叶问涛厌恶的皱眉,主帅的帐子居然如此脏乱,还不如难民的临时住所,至少人家收拾得干净。

     叶问涛在角落里看到了快要发霉的杨成,酒坛子围绕他滚落一地,也有砸碎的,大约是想来收拾的人都被他轰出去了,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就是丐帮都比他有形象,哪里还有半点威风凛凛将军的模样?

     “杨成。”

     不明生物动动手指。

     叶问涛淡淡看着他,“起来。”

     “问涛,是问涛么……”某人颤巍巍的起身,断断续续颤抖着说话。

     叶问涛依旧是冷冷看他,“你把书意剑送过来不就是为了让我过来?书意呢,他不在了是什么意思?”

     “不在了、不在了……”杨成忽然猛地窜起,一把抓住叶问涛的肩膀,一个堂堂八尺儿郎,此刻竟然泣不成声,沙哑的嗓音,各个方面都是一塌糊涂。

     本不是军中人,却随他上战场,杨成以为必死无疑的是自己,没想到一波剑气荡漾,一个镇山河救了他的命,然而飞到身边的只有剑,温书意,竟然是被千军万马踏得尸骨无存。

     怎么找都找不到,除了剑,什么都找不回来。

     “书意不在了啊!为了救我不在了啊、尸骨无存!问涛问涛、别走,书意不在了,不要我了,你别走……”

     说罢,竟然就势凑了上来,那双眼,分明不带丝毫神采,绝望到空洞。

     “嘭!”

     被痛楚震的略微回神,杨成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叶问涛,叶问涛斜了他一眼,“我是有媳妇的人,注意点。”

     拆开裹剑布,宝剑不死,锋芒流转,叶问涛顺手挽了两个剑花,撩起门帘头也不回的出去,“拿起你的火龙跟我出来,我给你铸武器,不是用来吃灰的!”

     门口清场,叶问涛站立后等了片刻杨成才出来,握着兵器却没有一个战士的样子,叶问涛想,就算一个三岁小孩都能挑飞他武器。

     叶问涛的确是对杨成半点意都无,甚至因为曾经决裂撕开的伤口而带有怨,但看到杨成这么一副怂样,叶问涛只觉得火气蹭蹭上串,根本停不下来。

     “问涛……”

     “我跟你不熟,别那么叫我。”叶问涛提剑指他,“出招吧。”

     杨成显然没有理解,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一动不动。

     叶问涛真有一剑劈了他的冲动,这副死样子给谁看呢!

     “锵!”

     叶问涛只一剑就将杨成手中火龙挑飞,顺便一脚把他踹到火龙旁边。

     “起来,拿起武器!”

     “唔、”

     叶问涛一脚可不轻,杨成撑着身子的手一滑又摔了下去,如此反复三次,才爬起来,握住了火龙。

     “你相死么,这副样子带兵?也罢,看在曾经兄弟一场的份上,与其让你死在狼牙军手里,不如让你死在我手里。”

     杨成不相信叶问涛会杀了他,这是在他有点清醒,清楚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可接下来叶问涛做的,却和他的想法大相径庭。

     有杀意的剑招和无杀意的剑招是不同的,杨成分明感到了真正的杀气,颓然久了,再遇杀气让他顿时一个机灵,可是他那无力的招式哪是叶问涛的对手?

     我,想死么……啊啊,与其死在狼牙军手里,或许真的死在叶问涛手里比较好。

     杨成慢慢垂下手,就这么死掉,也不错。

     若你死了,我的意义是什么?

     闭眼,蓦的,脑海中出现了上一战中,温书意破空飞来,鸣响着落在自己身边的剑,深深扎进泥土里,为他制造了突围的机会。

     他甚至可以想象温书意那时的表情,绝对是带笑的,一如第一次见面,看到自己惩戒匪徒的方式,那个华山上下来的小道长,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干净的笑容。

     如冰潭雪水,清冷高贵。

     他的命是温书意换来的!

     如果现在死掉,温书意做的一切又算是怎么回事!

     在书意剑离杨成喉头不过两寸时,呆滞的他忽然动了,再怎么,身手和功夫是放那里的,出招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身体对武学的记忆太深刻。

     然而桎梏久了,现在的他完全不是叶问涛对手,一招挡空,杨成想这下真完了。

     叶问涛挑挑眉,剑锋一偏,堪堪擦过杨成脖颈,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这不是还能动么,嗯?”

     杨成脱力的坐到在地,捂着眼睛摇头,叶问涛收了剑,淡淡瞧着他,不出声也不动作,只是普通的看着他。

     半响,杨成忽然低笑出声,他慢慢松开手,仰头看天,“谢了。”

     “没什么好谢的,我只是替书意抱不平。”

     “如果我刚刚不出招,会怎么样。”

     “我会真的杀了你。”

     叶问涛的确不是在开玩笑,他将书意剑递过去,“剑留给你,书意会更希望它陪在你身边。书意的遗物给我带走吧,我会送到纯阳的。”

     “麻烦了。”杨成接过剑,像是捧着至宝一般,小心翼翼,手指勾勒着剑身的纹路轻声说道,“书意说的对,我就是个渣,没了才知道追悔,真是渣。”

     “虽然该安慰你几句,可我想说,明白的晚了。”

     “晚了,对啊,是晚了,晚了……”杨成自顾自呢喃,他的声音低沉而空洞,叶问涛得承认,自己听着还是很揪心的。

     话锋一转,杨成突然抬头直视叶问涛,“你现在过得好么,之前好像听到你说有媳妇?”

     啧,还真半梦半醒啊。“很好,媳妇你见过,唐无炎。”

     “果然是他啊。”杨成眼底闪过一片阴郁,随即释然,长长叹口气,“书意的遗物收好了,你让人带你去拿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嗯。”

     叶问涛背过身没走两步,停下脚步,也不回头,突然抬高了声音分贝,“臭流氓!”

     清脆的声音让杨成浑身一颤,甚至鼻子不自主发酸,这真是,久违的称呼……

     杨成摸摸鼻子,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沙哑的嗓音不那么难听,试着带上曾经的腔调。

     “大少爷?”

     叶问涛忍不住发笑,果然就算情义已尽,这个称呼,就只有杨成叫着听起来最顺耳,人的习惯终是可怕的。

     “他日凯旋归来,我必亲自为将军接风!”

     杨成没想到叶问涛要说的是这个,愣怔片刻,忽然大笑起来。叶问涛觉得他应该想放声爽快的笑,却因为那沙哑的嗓音不成样,听着不是畅快,反而是几分说不清的苍凉。

     “好!”

     这是杨成今晚说的最字正腔圆,底气最足的字,叶问涛收到回复后,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问涛带走温书意的遗物,也不过是两件衣服,一个腰坠,他大多东西,应该还是留在纯阳罢?

     书意,叶问涛抚过洗的干净的衣物,你走的这么匆忙,该让留下的人如何承受?你看到了么,杨成那个呆子,心总算是醒了。

     你的死才换来他惊醒,真是亏了。以后有空,我帮你教训他出气。

     书意……

     撤离的马车里,唐无炎看到叶问涛悲戚的眼神,往他身边靠了靠,伸手握紧叶问涛发凉的手,他不擅长安慰人,现在能做的,也就这么一点。

     叶问涛回握住,抱以浅浅一笑,示意自己没事。

     生命其实很脆弱,一个不小心就抓不住了,所以我会牢牢箍住你,你是我的。

     洛阳大部队撤离,恶人谷和浩气盟的营地也迁至风华,暂作缓兵之计。

     留下来断后的,是由天策杨将军率领的归德营,城破之时,长枪立马,不退一步。

     这一战,余下守城的将士,用生命诠释了东都之狼荣光,从将军到士兵,三百余人,无一人生还。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每每看到安史之后再无天策,各种本本里的断壁残垣,还是忍不住揪心,唉,军爷们不容易啊。考试周降临,所以更新会慢一点的说

     PS:荤菜宣传新书宣传再来一发

     你们要的荤菜来了,开心么小妖精们~\\(≧▽≦)/~ 福利是把新婚拉灯的开灯了。已传到微博相册里,鸡汁的处理成了图片。微博可戳文案里链接直达,也可在xin浪微博搜索

     “泽达L”记得是大写。企鹅群也会传,不过因为管理有时不在加群可能不太快,等不及的孩子直戳微博。企鹅群: 100134973

     新书宣传再来一发!

     原创纯(dan)爱(mei),目前全文存稿中,先开放文案给大家一睹为快,欢迎先收藏等养肥~

     直戳宣传条可看,手机党可搜文名《我的另一半》

     文案:林双觉得自己会通过高考,上名牌大学,毕业找个好工作,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然而他爹妈给他开了个玩笑,儿子其实你不是普通人我们都不是普通人而是牛逼哄哄的咒术师。

     在一所怪异的大学里,林双遇到了林悠,各个方面来说都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