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叶问涛拿起盒子中的玉玺翻过来,上刻有篆文:“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方圆四寸,龙璃虎钮,以黄金镶补缺角,玉色正青,和传国玉玺的描述竟然无二!

     唐朝建国之初,丢失了隋朝手中,秦始皇所传的传国玉玺,曾一度所用是太宗命人刻制的受命玉玺。虽然后来传国玉玺找回,也曾一度传言那并非真的国宝,民间假制玉玺很常见,也没人当回事,可这个由两个家族世代守护,带着神秘色彩并且有藏宝传言的洞窟里的玉玺,先不论本身真假,人们恐怕也不会将其看清。

     况且只要有心,再原本的基础上再造作,原本的真假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叶问涛看惯了金银玉石,对古玩却没什么研究,他至多也只能看出这是上好的玉,至于真假无法分辨。

     叶问涛晃了晃手中的玉玺,扭头问道,“你们谁对这个有研究?”

     所有人很同步的摇头,叶问涛故作遗憾的叹口气,“这样啊……”

     容潘道,“既然东西拿到了我们就走吧,洞窟里阴气湿气太重,久待对人没好处。”

     陆望也难得赞同容潘的说法,附和道,“说的是,这洞窟总让我浑身不舒坦,我们赶紧回去交差了事吧。”

     “说的也是。”

     叶问涛再度把玉玺把玩一遍,放进掌中,突然做了一个出乎预料的举动,这个举动直接让容潘和陆望惊呼出声——

     叶问涛运起内力,直接就把玉玺震碎了。

     “你!”

     “喂喂大哥这可是玉玺啊!”陆望一脸肉痛,“宝贝啊很值钱的!你藏剑山庄再有钱也不带这么败家的吧!?”

     叶问涛白了他一眼,“你要是就这么大摇大摆拿出去卖,首先担心你的小命吧。”

     “叶公子,”容潘稳了稳情绪,脸色依旧不好看,“你这样让我很难向朝廷交代。”

     “有什么不好交代的。”叶问涛弯弯嘴角,“传国玉玺,只要朝廷有一个就够了,而这里的,无论真假对朝廷而言都是假的,你只要把你看到的如实汇报给上面,我想朝廷会觉得我很英明。”

     闻言,容潘脸上更是红一阵白一阵,一向冷静的人,眼中怒火清晰可见,袖袍里的手握紧成拳,甚至可以听到骨头“咯咯”作响,被他怒目而视,叶问涛依旧毫不在意,弯着嘴角淡淡回望。

     最终容潘什么都没说,气的拂袖而去,第一个走出石室。

     “哇,”陆望看着他的背影摸摸下巴,“火气真大。不过我可以理解,你说对吧,叶公子?”

     叶问涛耸肩,“已经比我想的好处理了,你也比我想象中更有用。”

     “呵,”陆望随意一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我早就说过了,我和你家那位,是同行。”

     杀手善于隐忍,善于说谎演戏。

     穆玄英会选效忠朝廷的容潘,理由很大,因为容潘实际服务的可不是朝廷,而是叛军,他是一个内奸。

     既是朝廷又是浩气的人,容潘隐藏得非常好,穆玄英也是刚发现其身份没多久,正想怎么处理,就有他可以派上用场的地方了。

     打从一开始叶问涛和莫雨就决定了,如果洞窟里真有什么足以影响天下大局的东西,最好的方法不是把它带出洞窟,而是直接毁掉。如今众人疲于面对狼牙,内忧外患,再没多余精力去奔赴另一场腥风血雨,上位者即使明白,也抵不住利益驱使,既然如此,就让它彻底不存在,粉碎掉。

     光派心腹,自家心腹说的话对家凭什么信,必须有个传话人,于是穆玄英选中了容潘,也省的叛军为了此次探宝高处更多小动作扰乱人心,一石二鸟,既然决定处置这个内奸,不如尽用,不知有多少兄弟因为他身死,这种时候没必要讲什么仁慈,穆玄英既然是浩气盟未来的接班人,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纯良,谋略诡道也没少学。

     对此莫雨经常一边欣慰毛毛长大了,一边数落浩气盟把纯良的毛毛带坏了。

     知道容潘的身份,几人可是演足了戏,容潘至今不知身份已经暴露,依然做着他本分的事。

     叶问涛弯下腰,把一些散落在地上的碎块捡起来放进盒子里,有的碎块直接震成粉末扔掉。

     叶小岚好奇的凑过来,“哥哥你在干嘛?”

     叶问涛摸摸她的头,话却是对唐无炎和陆望说的,“除了跟进洞窟的笨蛋,我想留在洞窟守株待兔的肯定更多,某个人的麻烦没了,可江湖人也不少,总得糊弄过去。”

     说罢他再捏碎一块碎片,粉末扬扬洒洒。“保不准有人真想把它拼回去,只要把地步篆字毁了,以后再怎么修补,它只能是假货,一眼就能被人辨出。”

     门口的唐无炎转过身来,“容潘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我们在不跟上恐他起疑。”

     “嗯。”叶问涛收起盒子,“我们走。”

     出去的进度就快多了,果如叶问涛所说,洞口等着很多人,而一部分人在容潘脸色阴沉微微摇头后,就悄悄陆续退场了,叶问涛看在眼底,默不作声。

     容潘的人手并不少,一起上也够他们喝一壶。

     叶问涛向前一步挡在众人身前,微微扫视围住他们的人,出口是官方的客气,“诸位这是何意?”

     “听说叶少侠几人寻宝,大家都来凑个热闹。”一个绿髯大汉扛着一口大刀,随手抬了抬,“困死多少好汉的地方,几位却安然无恙出来,想必有所收获,可否让大家开开眼?”

     “哎呀,”叶问涛故作无辜,“安然往返是不假,可此次确实没什么收获。”

     一个老者沙哑着嗓音发出怪异的笑声,“桀桀桀,少侠可别当我们是黄毛小儿,那么好蒙的?”

     “前辈说笑了。”

     还真好意思,叶问涛心底默默把眼前这个老头子问候一番,面上依然是彬彬有礼,伸手掏出了盒子,在众目睽睽下打开一点,露出玉玺的头,然后立刻关上,遮掩也足够这些财迷心窍的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人群里立刻有人嘈杂躁动起来。

     叶问涛继续丢炸弹。“如大家所见,这是要呈给朝廷的,大家可以见我们几人皆是轻装,没有更多的地方放东西,唯一的东西归朝廷,我们自然是没什么收获。”

     老者沙哑的声音再度传来,比之前更低沉粗重,“敢问少侠,这可是传国玉玺?”

     很多人安静下来等待叶问涛回答,生怕错过什么,可叶问涛只是勾起嘴角,笑而不答。

     在众人眼中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节奏。

     不过还是有人很理智的出声,“那多半是假的吧,真的不是早就被朝廷找回了么。看起来没什么大量财宝,但没准他们得到了藏宝图之类的?”

     “嗯嗯,你说得对。”

     叶问涛一拱手,“还请各位行个方便让路,我也说了我们是为朝廷办事,难道诸位想与朝廷作对?”

     “桀桀,朝廷如今可没空管我们。我们也不为难少侠,可否让我一探玉玺真伪?”

     叶问涛瞬间沉了脸色,“前辈已经在为难我们。”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价值连城的玉玺啊!得到消息,辛辛苦苦来这一趟,谁愿意空手而归!

     叶问涛示意几人不要出手,独自上前和老者打斗,其余江湖人抱着观望的心态也还不曾出手,几招下来,叶问涛隐隐占了上风。

     “还真是沽名钓誉,愧得是前辈。”

     “你说什么!”

     老者占下风,本来就浮躁,被叶问涛这么一激,成功发怒,出手更加狠戾,叶问涛趁机佯装失手,盒子被打飞出去。

     “玉玺!”

     “快抢!”

     “你不说可能是假的么,还和我抢什么!”

     “那万一是真的呢,那可价值连城!”

     看戏的江湖人立刻炸开了锅,一窝蜂全往哪里冲,叶问涛几人出了几招,嫁妆寡不敌众,趁乱遁走。

     “哈哈金闪闪,你这一招用的好,果然虐人比寻宝有意思多了。”

     陆望甩甩弯刀,几滴血液飞出,若不是叶问涛叫走,他还想再留下来玩玩的。

     “是他们自己利欲熏心。”

     回到龙门客栈,容潘立刻辞行,叶问涛很友善的为他付了向导费,这让容潘当时神情很是复杂。

     陆望在龙门荒漠还有事做,把叶问涛三人送出龙门就折身了,本来要在驿站租马车,不过叶小岚也想骑马,叶问涛也就答应,骑一段也不会很累,等下一站再租马车吧。

     叶问涛把叶小岚揽在身前同骑,走出一段,唐无炎打马过来,靠近些,低声道,“那天捏碎玉玺的时候,你往袖子里藏了什么?”

     “哈,”叶问涛愉悦的挑挑眉,“果然逃不出暗器专家的眼睛。”

     “先别夸我,到底是什么?”

     “沉沙玄晶。”

     “哇!玄晶!”惊呼出来的是叶小岚,“除了我们还有人懂得玄晶的冶炼方法,不是吧!”

     “丫头激动什么。”叶问涛呵呵一笑,“就捏在手中的形状来看,这是难得一见的天然玄晶。”

     “玄晶是能打造神兵的材料,目前能冶炼出玄晶的只有藏剑山庄特殊锻造冶炼技术。天然的和你们冶炼的有什么区别?”

     唐无炎知道玄晶是什么,可他也没见过,叶问涛说过,冶炼玄晶耗财劳力,虽然藏剑不差钱,但那过度的精力体力消耗不是每个人都吃得消的,若非需要,很少有人去冶炼玄晶。

     “当然有区别,”叶问涛耐心跟他讲解,“最大的区别是天然形成的玄晶所含的天地精华和灵气,用它打造出来的兵器绝对更富灵性,也就更能称为神兵利器。天然玄晶极其珍贵,就是我们至今存量也稀少,而且天然的玄晶不费,打造一把同质的兵器,需要一块冶炼玄晶的话,那么只需要天然玄晶的一小颗粒就足够。”

     “原来如此。”

     没想到玉玺里竟然裹着玄晶,如果不是把玉玺弄碎了,叶问涛也不知道,当时握在掌中震碎,刚好挡住视线,无意识的动作简直太机智。

     “辛辛苦苦跑一趟,这就当我们劳务费呗。”人家下本还有工资拿呢,我可是拿命下本,朝廷我黑你一块玄晶也不为过,至于老哥他们之后怎么干可不关我事了嘿嘿。

     “半块充公交山庄,半块自己用。”就着距离叶问涛探头在唐无炎侧脸偷个香,“回头给你做一把凤尾天机,你的千机匣也该换换了。”

     唐无炎揉揉脸,豆腐可以吃,但别想逃过去。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忘了说?”

     “额,我没想瞒下来,你现在要听的话我就坦白好了。”

     唐无炎说的,就是叶问涛中毒的事,叶问涛不带添油加醋的坦白了,只不过和唐门做交易的那段被他省了。

     作者有话要说:恭喜玄晶掉落~今天你拿到玄晶了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