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吁!”

     巴陵城,两个俊品人物拉了驰骋的马,下马入小城。他们一个是锦衣华服,腰间一柄轻剑,背后一柄重剑,标准的藏剑弟子。而另一人,半张面具,独当一面,黑色劲装和腰间收缩的千机匣,唐门弟子无疑。

     两人正是作为“先锋”的叶问涛和唐无炎。

     几天下来那是风平浪静,连个拦路打劫的都没遇到过,现在要在城里落脚,两人便作为先遣兵早大部队一步到。

     打听了最好的客栈,叶问涛便径直往哪里去。

     “哟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掌柜笑嘻嘻相迎,叶问涛一看就是个金主啊!

     “两间上房。”

     “好叻!”

     叶问涛环视客栈,确实配得上“好”字,大且装潢精细,房间比一般的小客栈多得多,起地三层,最大限度利用空间而又不显密集,建筑结构很巧妙。便看向掌柜,“掌柜的,最近生意怎么样?”

     “不是什么旺季,生意一般。”

     “哦?那一天后再给我收拾六间房出来,可做得到?”

     “哎呀,”掌柜的也没想到叶问涛一开口就是八间,赔笑,“六间是没问题的,可是上房就没了。”

     叶问涛摆摆手,“没事,干净舒服就好,这一百两是定金。我有个商队要住,掌柜的可别言而无信,可别到时候还得让我们风餐露宿。不然银子拿不到,还……”叶问涛伸手敲了敲腰间剑柄,其意不言而喻。

     “客官放心!”掌柜的急忙收了银票,生怕他反悔似的。

     叶问涛感觉有人碰他手臂,扭头一看,竟是唐无炎屈指戳他。

     “何事?”

     唐无炎犹豫一下,还是开口,“定金……太多了。”

     唐无炎声音低却不沉,还有几分清朗味道,叶问涛想若他肯放开说话,那几分清朗肯定能把塑造起来的阴郁一扫而空,毕竟唐无炎若是不说话站着不动,整个人看起来都很冷。

     只有相处下来,叶问涛才知道这人不旦算不得高冷,甚至还有些可爱,逗起来特别好玩。所以说十个高冷炮哥九个装逼,不过唐无炎的气质也不是装的,不管冷艳还是可爱的性子,叶问涛觉得都适合他。

     “哈哈很持家嘛!不过你放心,”叶问涛拍拍他的肩,“小爷有的是银子,跟着小爷就放心吃香喝辣!”

     唐无炎无语,是了,谁不知道藏剑山庄富甲一方,虽然自己在唐门是个少爷,也不是个大手大脚的。算了,横竖不是他家的钱,管得着么。

     “每个房间送一大桶热水来,爷们要泡澡。嗯,准备一桌子两人份的菜,你们看着来,要酒。送我房间来。”叶问涛对唐无炎道,“等下泡完澡过来我房间吃饭。”

     唐无炎点头,叶问涛别看富贵公子哥,大小事情安排起来有条不紊,自己本也是雇工身份,按着来就是。

     连日来别的还好,就是没能好好泡澡,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叶问涛心里也疙瘩着,爱干净啊。褪了衣衫迈进热气腾腾的水里,水温刚好,叶问涛舒服的长叹一声,掬起水擦洗风尘。

     叶问涛动作很快,换了身干净衣裳,整个人都清爽多了。伙计动作也快,一桌子酒菜已经摆好,叶问涛一眼扫去看到糖醋鱼和辣子鸡,满意笑了,店家挺机灵,猜着他们的口味来。心情好打赏了伙计,便坐在桌边等唐无炎。

     慢悠悠小酌了两杯,还没人来敲门。是不是慢了点?泡澡泡晕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吧对唐无炎来说,这么想着,叶问涛还是去敲了敲隔壁房门,“唐兄可好了?这饭菜要凉了。”

     “马上。”

     屋里人应了声,叶问涛索性站在门口等,没站几秒门就开了,果真是马上。

     “叶公子久等了,呃,叶公子?”

     叶问涛没搭话,眯着眼睛瞧唐无炎,把唐无炎盯得有点发怵,上下打量自己没哪里不对啊,只得小心问道,“叶公子可是觉得唐某哪里不妥?”

     叶问涛摇头,捏着下巴称赞起来,“啧啧,都说人靠衣装,我看这衣也得看人。”

     原来唐无炎换了身破军装扮,头发因为湿着所以披散在脑后,湿了的发丝比平日里看起来软多了。唐门弟子练的功夫说白了暗搓搓,所以弟子们肤色大多很白。总说破军唐门风骚,叶问涛这下信了,亲眼所见,唐无炎胸口露出一片恰到好处的白瓷肌肤,大概因为刚泡完澡,还有一点没有淡去被水汽蒸腾出的粉色,格外赏心悦目。

     不再是一身死气沉沉的黑,破军服上的几片蓝衬的整个人都亮了许多。

     知道叶问涛是夸自己好看。唐无炎虽说不阴柔,但就男子来说,长相确实柔了些,可以说是个漂亮的美男子,也许低调惯了,少了几分英气,所以他最不乐意听别人夸他好看,总觉得是在拿自己和女子比相貌。但意外的是叶问涛夸起来听着就很舒心,耳朵还有点烫。

     欣赏完美人,还的解决肚子问题,秀色可餐再可餐也填不饱肚子,两人坐在叶问涛屋子里有滋有味的吃着。叶问涛发现唐无炎除了辣子鸡,别的菜也吃的很香,没有嫌弃糖醋鱼那种酸甜口味的意思。

     “江南清淡口味你也吃的惯的。”

     “人在外,不挑。”

     挑食……叶问涛悠悠忆起,曾有个死犟死犟的唐门少年,自己问他爱吃什么,他的回答也是“不挑”。

     可惜自己不知道他名字,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破了心里的魔障好好活着,还是依旧半死不活的死样子。

     如果他能活成唐无炎这样也不错,随少言寡语,但叶问涛能看出那一双眼睛后的心是热的,比那小屁孩无神的眸子好了太多。

     “其实房间没必要八间,大家可以挤一挤……”话没说完唐无炎就闭嘴,刚吃了教训,这家伙银子多呢!不过又疑惑了,舍得银子为什么不再多要几间,这家店看起来十几间也能收拾出来的。

     杨成的营下属一共三百三十人,其中三百人已经先行启程去扎营,和武器一起走的只有三十名士兵,再算上杨成温书意,叶问涛和唐门一干人。

     叶问涛呷口酒,“苦也不能苦了姑娘们,唐门的三个女弟子要单独一间房,书意肯定不愿意和太多人一起挤的,就让他和杨成住吧。我嘛,也不乐意几个大老爷们挤在一间,所以,”叶问涛嘿嘿一笑,“又不能显得太特别,就委屈你和我一屋了,剩下的他们自己分去。”

     唐门出身,成天活在刀光剑影,阴谋诡计阴影中,这些女子都快忘记自己是女儿身,也是该让人疼的姑娘。难怪总说藏剑弟子风流,能在你脆弱的时候送来你最渴求的,谁能不动心?偏偏藏剑弟子只是细心而非真情,风流的帽子就甩不掉了。

     就像当初那一席话,唐无炎至今记得,人别和自己过不去。

     “虽然我有心再安排房间,不过太舒服了杨成会不乐意的。他既不愿让自己手下士兵吃太多苦,也不愿让这些新兵太享乐,天策府的血性不是在享乐中练出来的。此行多了我这个金主条件好太多,再过头,只怕杨成就该气我了。”

     叶问涛的心思慎密面面俱到,唐无炎算是见识了。

     不过说到杨成……

     “叶公子很杨成很熟?”

     “我的竹马。”叶问涛嘴角一勾,回答没有犹豫。

     回答的太干脆,还带起淡淡笑意,叶问涛的笑很帅,唐无炎也爱看,但不知怎么的,此时看着,心里竟有点不舒服,拧着个小疙瘩似的。

     唐无炎很聪明,能把唐门功夫学精的人都有颗聪明脑袋,可是他现在就想不通自己为何突然心中烦闷。一向把自己掌控如精密仪器的自己,包括冷清性子,如今也会莫名其妙烦躁,唐无炎觉得不太妙。

     叶问涛看他突然咬着筷子沉默,给他夹了一块辣子鸡过去,唐无炎果然回神,看他。

     “逮着机会多吃点,难得在城里歇息,出去又只能啃干粮,野味也不是好找的。”

     唐无炎吃着辣子鸡,厨师做川菜的手艺不错,味道很够。

     “你……把面具摘了如何?这里只有你我两人,给那半张脸透透气呗?”

     唐无炎愣了愣,却还是伸手摘了面具,露出一张不带伪装,漂亮的脸。

     叶问涛小小惊讶一番,倒不是因为唐无炎比想象中还好看,而是他就这么把面具摘了,任务期间,唐门弟子会很小心,即使对雇主也不会轻易摘下面具才对。他对自己这么没防备,虽然说有些傻,可是叶问涛很开心。

     “以后可别在别的雇主面前轻易摘面具,那些人,没准也是要你命的。”

     唐无炎当然知道,过河拆桥的雇主他也有过不少,但他还好好坐在这里,在吃饭。

     唐无炎烟眉微蹙,叶问涛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抚平他眉间皱着,“皱眉多难看。”

     唐无炎刚还在烦呢,反射性的伸手拍开叶问涛的手,声音挺清脆,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了。

     就连拍开自己的动作,也好熟悉……

     叶问涛怔怔看着自己的手,唐无炎也急忙凑上来看,他褪了指套,但手上也戴着点东西,何况刚才是用手背拍开的,手背皮套上的铁饰是暗器,可别划开他皮肤浸了毒。

     唐无炎第一次考虑要撤了自己一些暗器和免了部分毒。

     看着唐无炎急忙抓起自己的手查看,神情有些慌,叶问涛只觉得自己心情越来越好,桌子不大,加上唐无炎凑上来查看,两人离得更近了。

     手没有被划破,叶问涛是知道的。就着位置和距离,叶问涛向上顺势抬手,勾起唐无炎下巴,对方不解望过来。

     咧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一个亮闪闪的笑,“来,给爷笑个?”

     满意的看到方才疑惑的人,瞬间炸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