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叶问涛一向没有早睡的习惯,夜里点了灯,拿出本书看,琉璃灯罩,光线平滑,房间被照的很明亮。出门自然没有带书,这是从杨成那里捎上的兵法。

     “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故人的智慧诚不可小觑,叶问涛的学习范围很广,藏剑出产,必定要文武双全而不只是一介莽夫,江湖可不是能随便混好的。所以琴棋书画诗书礼仪样样都得学点,即使不精,也要知一二。这也成了藏剑弟子一个资本。

     “呵。”叶问涛合了书,白日里热闹的街道此刻已经冷冷清清,三更天,正是好眠时候。

     叶问涛挑了灯芯,拉了被子躺下。

     等到屋里没动静,一根细细的管子慢慢从窗外伸入,只是还没有更进一步动作,管口就被堵住了。

     放迷烟的管子,被剑尖抵了。

     “我自问睡眠很好,犯不着你们多此一举。三更半夜的,这不是扰人清梦么?”

     窗外人大惊,急忙丢了管子跃开,速度却还是慢了一步,被破窗而出的叶问涛踢了个正着,猛然砸在地上,不知死活。

     叶问涛落在客栈对面房顶,外衣都没有褪,显然并没真正睡下。手一甩甩出个剑花,缓缓移动目光。

     “一二三四五……十五个人,还真不少。”

     叶问涛笑了,不同于平日里明朗的,这是一种不屑,阴郁而高傲的笑,月光穿过乌云透出,叶问涛的眸子和他手中的剑都镀上一层寒光,和他对视只叫人脊背发凉。

     十五个黑衣人见一招不成也不慌乱,死死盯着叶问涛挪动自己步子,形成一个圆阵把叶问涛包围其中,外一层里一层,两层交错,若是里圈被破立刻有人能补上。

     一阵窸窣作响,几个黑衣人手里多了长长的铁链,末端挂着铁球,垂到地上。

     叶问涛收了笑容,一剑咻然刺出。

     论功夫,叶问涛比黑衣人高得多,但是仗着人数和阵法的优势,他们也能和叶问涛拼上。

     的确是很妙的阵法,灵活易变,没有固定阵眼,被围住的人心神都是消耗。不过三脚猫的功夫,叶问涛还不曾放在眼里,手中换成重剑,阵是由人组成的,那么一个不留把人解决了,阵自然也就破了。

     期间一根铁链绕上了叶问涛的轻剑,叶问涛反手一甩把他扫了出去。啧,跟玩重剑的人比臂力?不过少人的空缺立刻被补上。

     有够烦的。

     所有人屏息的时候,叶问涛突然挑眉,朝一个方向猛然挥出剑,就在他挥剑的时候,耳边一阵劲风刮过。

     里层两人被叶问涛一击扫飞,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听得人牙齿打颤。而外面一人也直挺挺倒下,胸口插着一支弩箭,一箭穿心。

     圆阵瞬间破出缺口,叶问涛掠出包围圈外,反身打回去,没了阵法作倚仗,这些人功夫完全不值一提,何况叶问涛还有暗箭相助,那不知从哪里射出的弩箭,简直百发百中,一箭中要害。

     无声追命,那是人无声而箭有声,不过听到箭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那是索命的声响。发追命箭的自然是唐无炎。

     论刺杀隐藏的技术,唐门自是数一数二,察觉到屋外有动静,他就做好了准备。轻轻挑开一道窗缝,凭着高超的夜视能力和杀手感觉很快确定了黑衣人方位,而敌人虽然注意力都在叶问涛房间,自己就这么轻举妄动也会被发现。

     好在叶问涛踹开窗子把所有人都吸引到对面房顶上,唐无炎趁机掠出,找了个合适位置,浮光掠影隐藏身子,弩箭上膛,随时准备帮叶问涛。

     第一发追命箭是要帮叶问涛突围,随时观察着双方动作,唐无炎把握时机朝叶问涛挥剑的地方射箭,恰到好处,外人看来默契十足。

     在两人一明一暗的打法下,黑衣人很快躺了一地,不绝于耳的兵器碰撞声瞬间安静下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夜还是那么静谧,如果不是多了一地的人。

     叶问涛提剑静静站在房顶,略有所思。

     安静片刻后,唐无炎这才现身,四下查看,踱步到唐无炎身边对他摇摇头,“都死了。”

     没打死的也自尽了,一个活口不剩,别想问话了。

     叶问涛盯着黑衣人微微皱眉,自言自语喃喃道,“看来我猜的不太对……”

     “什么?”唐无炎歪头。

     “没。”叶问涛赶紧打了个马虎,对自己人,抬头叶问涛瞬间恢复了平日的笑容,“诶,这一地的尸体不处理明儿肯定得引起骚动,大街上呢,就我们俩得搬到什么时候?”

     唐无炎足尖一掂飞身进房间,片刻后出来,叶问涛站在原地看他动作,唐无炎拿了个小瓶子递给叶问涛,自己手上握了个。

     叶问涛看他。

     唐无炎解释,“化尸散。”

     唐门亲情出品,管你衣服骨头都能化个干净。

     叶问涛试了试,效果点赞,瓶子拿在手里把玩,“好东西啊,怎么卖的?我要两瓶。”

     “不卖。”唐无炎顿了顿,“此行也没带多少。”

     他向来杀手不管善后,只不过为了准备充分才带上。

     “不开你玩笑啦,干活吧!”

     这个一身锦衣的少爷做起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真不含糊,唐无炎一边撒化尸散一边说,“我觉得他们不像是要杀你。”

     “嗯,更像要活捉我。”叶问涛看着几条铁链,明显是捉人用的。

     化尸散没能把兵器也一起化掉,留下刀剑和铁链,叶问涛拉了想去处理兵器的唐无炎,“诶别碰,沾着化尸散呢,别管了,留几把兵器也闹不出什么事。”

     夜里很凉,手隔着皮套感觉不到什么温度,但唐无炎想起白天叶问涛骨骼分明的手指挑起自己下巴调侃,莫名觉得冰冷的手心热乎不少。

     “哈——”

     杨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起夜。

     完事后回来,这才发现稍微远点的地方还有人站着,一袭白衣,清风撩起袍子,一把青玉色的剑光华流转。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杨成想大半夜的温书意怎么起来了?于是走过去打招呼,“哟,你也起夜啊?那边比这里方便。”

     他真的是反射性说话,绝无恶意。

     温书意白了他一眼,“咻”的一声长剑刺出。

     你见过哪个起夜的抚摸着剑发呆么?

     “锵!”

     “喂喂,有话好说别激动啊!”

     温书意看着挡下自己一剑的长枪,嘴角抽了抽,“你起夜还带兵器?”

     杨成尴尬笑了笑,“习惯了,兵不离身。”

     温书意撤了招,轻抚剑身,这把剑是杨成和叶问涛送的二十岁生辰礼物。杨成寻找的矿藏,加上藏剑山庄的寒潭冰针,由叶问涛亲手打造。

     叶问涛铸造也是一流的,藏剑山庄不乏铸造好手,只是这些好手不会轻易锻造东西,他们铸造的可不是能批量生产的东西。不同的火候不同的方式,每一把都独一无二。

     温书意收到剑的时候很惊喜,这是一把好剑,宝剑,而且隐藏在剑中那清冽的气息,根本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叶问涛给剑起名“书意”,和他同名。

     “我只是睡不着,出来走走而已。”

     “哦。那我回去睡了。”

     “你有心事。”

     杨成脚步一顿,扭头,“我有什么心事?”

     温书意淡淡道,“也许你自己都没注意,你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表情。叶公子走后才有的。”

     杨成摸摸鼻子,“呃,很明显?”

     温书意点头,“很明显。”

     那种忧虑,眼神里的挣扎神色,温书意还从没看到他如此烦恼过。

     “唉!”杨成把枪往地上一插,一屁股坐在地上,“你都能看出来,那问涛也行,而且他很聪明,我怕他看出端倪就能顺藤摸瓜猜下去。所以在他面前我不敢去想,这一走我大概松懈了,老是藏着掖着很辛苦啊。”

     杨成重重叹气,温书意瞧他,犹豫一下,还是开口,“能告诉我么?”

     杨成摇头,温书意张张嘴,却也不说话了。

     是了,青梅竹马的默契和心灵相通是旁人不能比的,而且叶问涛聪明,顺着竹马一个表情的线索就可以慢慢猜下去。他不行,温书意也许剑术厉害,但面对杨成,他做不到这么聪明。

     如果……罢了,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一时间静了,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良久,温书意转身走了,“我去睡了,夜里凉,你想守夜也到火边去。”

     杨成咧嘴笑了笑,示意明白。

     吹了点凉风,杨成这下是一点睡意都没了,索性提了枪,练起了功夫。

     守夜的两人听得动静看过来,要不是怕吵醒别人,都想拍手大叫好了。

     温书意翻了个身,闭着眼,耳里听得长枪扫过“呼呼”作响。

     这样酣畅淋漓的招数,刮起的劲风,除了熟练的关系,还有点发泄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