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主人,失败了。”

     林子里,一蒙面黑衣人单膝下跪,对负手背对他的男子下跪。

     “尸体消失得一干二净,剩下的武器我们处理了。”

     “嗯,”男子捻了捻手指,漫不经心,“有唐门的人跟着,应该是化尸散。之前失败那么多次,也没指望这次你们就能成。”

     “主人……”

     “该办的事办好了?”语气平淡,却无形中一股威压。

     黑衣人额头浸出些冷汗,主人向来息怒无常,别看他此刻语气轻松和谈论今晚吃了什么一样,下一刻很可能一招就要了你的命。而且他们体内都被中了毒,不然谁能心甘情愿跟着这个魔鬼般的主人。

     “已按照您的吩咐办妥。”

     “下去吧。”

     “是。”黑衣人刚松口气,忽而听到旁边窸窸窣窣的响动,立刻警觉,“什么人!?”

     男子却不慌,只是不温不火的重复一遍,“我让你下去。向来我不喜欢一句话说三遍。”

     黑衣人张张嘴,‘请主人小心’这类话终究没有说出口,俯身告退。跟了这么久,主人的脾气依旧难以捉摸。

     等到黑衣人离去,男子捋起一缕垂在胸前的发丝,绕指把玩,“你究竟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一个人慢慢从林间走出,一身白衣,身负双剑,正是行踪不定的叶岑。叶岑看着面前的男子,玉簪束发,一身黑衣,叶岑识货,那是上好的罗锦,贵的离谱。男子说得上好看,每间却是扫不开的阴郁,那双阴沉的眸子,嘴角越是勾起笑,笑的越是媚,看的人心底越是发寒。

     “这就是你想要的?”叶岑觉得有些好笑,“锦衣华服,权势谋利?你若是开口,锦衣华服我能给你,权势谋利,我也能给你找着路子。”

     “呵,”男子笑了,朝叶岑逼近一步,“你给我,你是我什么人?几年前听说你得了个不错的徒儿,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不如回家带娃去!”

     叶岑咬咬唇,握掌成拳,“你也算我半个弟弟,我答应他要照顾你……”

     一想到他,痛楚爬满心扉。

     “弟弟?你嫁了还是娶了?你们俩的承诺何必扯上我?!人都死干净了,你做的好他看不见也没法谢谢你!”

     “唐羽!”

     “叶岑!”

     两声怒吼,双方都不甘示弱,叶岑更是气急,“死干净?什么叫、”

     “怎么?”唐羽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死了可不就干净了,我就是不说这也是事实!”

     “你……”叶岑气的发颤,抬起的手始终没能挥出一拳,唐羽也定定站着瞧他,眼神睥睨,根本是在说“来啊打我啊,我等你打!”。

     分明以前不是这种死性子,一口一个‘岑哥’,纯真可爱得多。

     都变了,不管是叶岑还是唐羽,在他死后都变了。

     唐引……唐引、唐引、唐引!

     叶岑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慢慢放下拳头,眼神中竟是悲切,“你哥若是还在,定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子。”

     唐羽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冷哼一声,“我哥若是还在,我也不会成这副模样,不会做这些事!”

     他唐羽,从来不是好管闲事,也不是喜欢把烂摊子往自己身上扛的人,可惜面前那个遮风挡雨的人不在了,事总要认清,人总要长大。

     哥说自己不适合当杀手,是的,性子好清淡平静的唐羽不爱打打杀杀,但一旦他做了,那就能狠戾到底!

     叶岑并没查清唐羽在做什么,光是掌握他飘忽不定的行踪就很难了,很多时候他跟丢了,完全找不到人,只能顺着蛛丝马迹,偶尔才能碰面。

     “好,好。”叶岑深吸一口气,“你随了谁不重要,杀的人我也不认识。自作孽不可活,如果我发现你做出罪大恶极伤天害理的事,我不介意亲手了断你,落在我手上好歹能给你个痛快,也算给他一个交代。”

     “呵,呵呵……哈哈哈!”唐羽突然大笑,随即仰天长笑,叶岑不知道他笑什么,静静看着,不问也不打断。

     等笑够了,唐羽转身拂袖而去,头也不回,字句却是铿锵有力,“叶岑,到那一天,我唐羽等你来杀!”

     叶岑,你若是知道我要对付你宝贝侄子,会不会现在就一剑劈了我?

     唐羽深吸口气,闭眼顿了顿,再睁开,整个人换了种气质,眉宇间不再是阴郁,而是无尽妩媚之色,嘴角微挑,一双桃花眼含笑,就男子来说,太过阴柔,祸水惑心。

     ……

     呵呵,唐引……叶岑想笑,却笑不出来,你留的烂摊子,你在天上看着么?

     叶岑答应唐引要照顾他弟弟?其实叶岑从没口头答应过。

     尤记当初,两人在天下第一楼楼顶饮酒畅谈。

     “叶岑,”唐引晃了晃空掉的酒坛,也许是喝多了,说起话来也不怎么过脑,“干我们杀手这行的,过了今天保不准明天。要是我哪天不在了,帮我照顾我弟弟。”

     叶岑听到这话来气,“滚,谁替你照顾他,自己的弟弟自己看好。”

     唐引却笑,“你们关系挺好的呀,他也认你这个大哥。小羽他不适合做杀手,如果我们不是唐门的人……唉,没那么多如果!还有啊叶岑,”唐引伸手戳了下叶岑腮帮子,尽带笑意,“你嘴上不说,我知道你心里已经答应了,你这人就是口是心非!”

     “谁口是心非了?”叶岑拍掉那只不安分的爪子,戳着戳着就摸上了,“爷告白的时候也没嘴软过,你想说那也是口是心非?”

     “最先坦白的可是我。”唐引无辜,“而且不是开玩笑,我……”

     “啰哩吧嗦的烦死了!你敢死在我前面我让你做鬼也不得安生!”

     唐引眨眨眼,“哟,川话学的挺快。”

     “烦死了,我说重点在、唔……”

     唐引及时堵住了叶醉鬼的嘴,夜里微凉的空气有些升温,渐渐热乎起来。

     叶岑有点晕,迷迷糊糊趴在唐引怀里,后面他说了些什么也没听清。

     唐引。叶岑摸了摸剑穗,一根淡蓝色绳子穿着一枚很小很精致的银镖,银镖无锋是钝的,只能装饰用,这剑穗是唐引亲手做的,亲手给叶岑系上。

     你还是死在我前边了,你说的对,我嘴上不答应,心里却记下了。你说的对,我口是心非,你真不在了,我不希望你不安生,只希望你能安息。

     但你最好在奈河桥边给爷等着!

     叶岑甩甩头,朝唐羽离开的方向追去,不知道这次又得寻多久才能再碰面,几年不见,再见这小子轻功和嘴皮子功夫见涨!

     杨成带着人马来和叶问涛二人汇合,看着气派的客栈嘴角抽了抽。温书意从旁边过,有意无意说了句,“得花不少银子哦?”

     虽然藏剑山庄有钱,但处处是他花银子,这种吃软饭的感觉怎么回事?本着男儿本色当慷慨的原则杨成问了掌柜的价钱,完了决定当之前什么话没说过。

     嗯,乱世兆头,为国为民,藏剑山庄如此富裕支援点钱财是应该的。

     温书意白他,脸皮厚度见涨。

     杨成呲牙,客气客气。

     “少爷。”

     一唐门女弟子翻身进唐无炎屋子,虽说是白天,隐卫做久了,翻窗大概习惯了。

     唐无炎正在收拾东西,房间要收拾出来让给唐门的三个女子,他得过去和叶问涛住。

     唐无炎东西不多,边检查暗器边等着女子下文。

     女子接到,“您不在期间并没大事,只是有一点我们很在意。”

     唐无炎将一枚化血镖放进衣服里,“说。”

     “这天夜里,我们按照四方八位布置队形暗中护卫,发现一对人,只是远远勘察,用的是唐门几年前一种旧式暗查队形,所以被我们发现了,不过对方没有动手就离去。”

     四方八位是才改进的新队形,一人数尺,不重复也不漏掉,很高明的探查护卫阵型。唐无炎点点头,“怕是和唐门脱不开关系,判出唐门的人不多也不少,既然是同门,很多手段都相熟,你们暗中要更留意些。”

     若是判出唐门的人,对叛徒,怎么做都不为过,但若是唐门中人,虽然做了敌人没必要留手,但事情也许就复杂得多,可别扯出上面的人来。

     “是。”

     女子顿了顿,补充道,“我代姐妹们来谢谢少爷,风餐露宿惯了。”

     话语间竟有些羞赧之意,唐无炎愣了愣,随即明白是房间的事。

     “是叶公子安排的。”

     “呃……”

     女弟子愣了愣,微尴尬,不过对叶问涛好感度上升,原本以为他是轻浮公子那类的。

     “没事就去把行李放进来吧。”

     唐无炎带着收拾好的小包袱推门出去,刚好撞见杨成温书意,唐无炎此刻在的房间卡在中间,左边是叶问涛房间,右边是杨成温书意要住的。

     唐无炎还是礼貌的打了招呼,“杨将军,温道长。”

     “唐公子。”

     回礼的只有温书意,按照杨成的草莽脾气,不答也不会不自在,他点头示意。

     “无炎你收拾好了?来把东西放下。”叶问涛刚巧上楼,看唐无炎在门外等着不进,不觉好笑,也更是觉得唐无炎性子别扭执拗得紧。

     给唐无炎开门,叶问涛回头不忘提醒,“杨成书意你们也赶快收拾好了,等会下楼一起吃饭。”

     “嗯。”

     杨成回答得心不在焉,无炎,都直呼名儿了,两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