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叶岑到蜀中要办什么事,叶问涛不知道也没问。

     叶岑算个半吊子,所谓的半吊子,就是兴致来了做点正事,不然就游手好闲,不过他的能力是不容置疑的。藏剑年轻一辈,这种有能力的半吊子多的是。叶岑说送货是顺便叶问涛一点不怀疑,至于他的“正事”到底是不是正事就不得而知了。

     同路的几个是和叶岑一般大的二少和二小姐,叶问涛在这里是最小的,两个二小姐当他是团子似的搓着脸揉,好在叶岑把他从“魔爪”下拖了出来。

     叶岑提着叶问涛领子,“我说师姐们,定亲的人更要学会矜持啊矜持,定了还不算大成呢。”

     “啧,都定了还敢跑了不成?”

     一边的二少也起哄:“是是,师姐国色天香,一见钟情迷死万千人,咳,可那啥看不出性格不是,万一把别人吓跑了怎么办?”

     “小子皮痒了想过两招?”

     看着两人爽快的拔出剑,叶问涛淡定望向夜色下潺潺水面:“师兄师姐,这里是船上。”

     再坚固的船也是木头做的,一个鹤归下去砸个透底儿绝对不成问题。

     “咳。”

     叶岑倒了杯清酒笑看拔剑的人,两人尴尬收了剑,二小姐吐吐舌头坐回船舱。他们赶了些天的路了,藏剑到唐门一个东边一个西边可不近,他们此刻在从瞿塘峡到白龙口的水路上,离渡口不远了,再赶陆路到成都,成都离唐门可就近了。

     叶问涛等人可不是在货船上,几个弟子乘一艘精致的画舫,还带着两三个仆从,吃住很方便,在画舫上欣赏景色,对弈聊天来打发行路的无聊。货船在不远的后面紧紧跟随,船上是请来的镖师和普通工人等,别看画舫不大和上面的人一样悠闲风格,速度却是不慢,完全不耽误行程。货船上的人听着随风送来的俊男靓女嬉笑声都暗自咂舌,这藏剑的人太会享受了!

     晚上坐在船头,夜风微凉,叶问涛也倒了杯清酒小酌驱寒,唇齿留香的竹叶青,酒液在月色下也荡着银光,配着玉杯煞是好看。在看到杯盏水面划过的那一道黑影前,叶问涛已经感到头顶一阵风过。

     风不大,可此刻吹的是东风,横向划过的风动静就明显些,习武之人有内力,多耳聪目明。

     叶问涛抬头时只堪堪看得一抹残影,路线应该是横跨河岸。“舅舅,那可是唐门的机关翼?飞的低了些。”

     再飞高点风劲就察觉不到了。

     叶岑点点头:“大概快着落了吧。”说到这里叶岑一笑,颇有些怀念的感觉:“说起来好久没见到过唐门的机关翼了,还是那么,恩,神出鬼没。”

     叶问涛眨眨眼,机关翼神出鬼没,确定说的是机关翼不是人?舅舅那神情,别是和唐门的人有什么关系吧?一个机关翼就引得四十五度忧伤望天对月苦酌了,要真有关,见到人还成什么样了?

     叶岑也老大不小了,想来家里人每每和叶岑提到成家的事就各种推脱逃避,大家猜他应该是有所属了,可叶岑嘴巴死紧一点风声不说,合着是喜欢唐门的人?唐门的人多带刺,多杀手,这都不是重点,只要两人两心相悦亲事早就成了。

     想到这里叶问涛看了看仍在明媚忧伤的叶岑,难道是舅舅单相思?不能吧,他泡妞据传很有一手,还是说这里有他的风流债?

     叶问涛甩甩脑袋放下酒杯,算了不喝了都胡思乱想了,除了叶岑其余人都是来蜀中小玩,叶岑真解决私情干嘛捎上一堆电灯泡?起身回舱,睡觉睡觉,还在长个子,早睡身体好。

     船头剩叶岑一人,傻傻坐了半天,良久他苦笑一声,一杯酒洒进河里。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归去怎么不带上我呢?”

     夜风吹散了低低的叹息,带着韵味,不知飘向哪里。

     终于眼见唐家集入口,叶问涛整个人都快不好了,尼玛这赶路太难受了!马车和船坐到想吐有木有?算了,能一睹唐家堡风采,也值了!

     老太太早就安排了向导引路,过了唐家集,越靠近唐家堡机关越是密集,毒刹暗箭,不小心踩错极易变成马蜂窝。看着各个唐门弟子轻松通过,唐门方式虽然狠了点,却见效不是,不是应试教育,而很有用啊。

     一行弟子给唐老太太见礼,给唐门的说法可不是顺便送货。唐门虽然纳闷一批普通货物哪来的这么大派头,也还是以礼相待,虽然猜不透藏剑用意,放在眼皮子底下也该玩不出什么花样。

     “几位少侠一路辛苦,老身这就给你们安排住处,晚上设宴为诸位接风洗尘。”

     叶岑拱手:“唐老太太客气。”

     到了客房放好行李叶问涛就坐不住了,这连日赶路他最累的是心,给闷得!一路上吃好喝好休息好身子完全受得住,不过下棋吟诗骰子牌九都被他们玩烂了,主要都待在船上车里,活动不开手脚,骨头都硬了。

     “少爷要出去玩么?”侍女给叶问涛张罗好房间,“叶岑少爷猜着你该会四处走走,特地讨了个带路的唐门中人。”

     侍女是从藏剑带出来三个中的一个,另两个给了俩二小姐,叶问涛最小,剩下这个自然照顾他。

     叶问涛点点头,舅舅其实蛮有心的。藏剑人多看上去风流,世人皆道他们风流之徒无心。风流不下流,其实他们都是心思缜密之人,至于那颗真心,懂的人自然看的到。

     侍女不忘提醒:“时辰离晚宴不远,少爷就随便走走罢?肯定会在唐门歇几天,不差这一会。”

     “嗯,就去唐家集走走好了。”

     在侍女和向导的陪同下,叶问涛往唐家集方向走去。

     住唐家集的多是唐门外门弟子,再普通的百姓多多少少也是和唐门有关的。若是撇开身份不谈,一眼望去,叫卖小东西的,路边凉茶小吃摊热热闹闹坐满人,端一碗盖满火红辣子的酸辣粉,忙了一天的汉子“呼哧呼哧”吃起来,小孩举着肉干糖葫芦边闹边咬,挺普通的集市。

     嗯,包括那群孩子围着一个孩子嘲笑都挺普通的,市井常见啊。

     不过他们父母就不这么认为了,立刻就有父母上前急忙拉回自己小孩,还急忙给中间那孩子赔不是,表情不是唯唯诺诺也不是恭敬,而是害怕。

     光看他们表情还以为对着的是哪个欺男霸女的二世祖呢,不过他们道歉的对象,却是都懒得看他们一眼。

     周围的孩子被拉开了叶问涛才看清了被围在中间少年的模样,十岁多吧,应该比自己小点,模样俊秀,小鼻子挺的很自然,整个人清清瘦瘦挺好看,就是表情挺欠抽。

     他什么表情?没表情。叶问涛讨厌他的眼神,空洞,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那是死掉的眼睛,他没有一颗活着的心。

     叶文涛莫名来了气,屁大点玩什么深沉。

     侍女买了包点心回来,略微诧异,她本也是叶云家的丫鬟,虽不是专门伺候叶问涛的,也基本算看着他长大。叶问涛此刻的表情,那是气了,连眼神都冷了。

     顺着叶问涛的眼神看过去,只见一个少年独自离去的背影。点心铺子就在旁边,刚才也没听见叶问涛说话啊,怎么就气上了?

     叶问涛拿了块叶儿粑,咬一口,糯软的白皮咬开,里边的肉汁浓香四溢,汤汁饱满,香味溢满唇齿,是很棒的点心。叶问涛美滋滋吃着,也就忘了那股子莫名的气了。

     叶问涛走到一个卖干点的铺子,拿着叶儿粑示意:“有这个的干货么?”

     老板一看是他,立刻点头:“有的有的,小少爷是要捎手信的吧?我们这里晾干的能存个一两年,蒸一蒸,味道绝对不比新鲜的差!”

     昨天藏剑马车进门时大家都瞧着的,马车里坐着的二小姐看不见,外边骑马的人可是瞧了个一清二楚。那两把颇有特色的剑,一轻一重,抢眼的还有他们的装束,料子一看就是上等好货啊!不知哪里来的富贵人家。而骑马的人里只有叶问涛一个是少年,挺好记,老板一看这可是贵客啊!

     叶问涛还记着给杨成带手信呢,不仅是杨成,也得给爹娘还有那群平日里玩的不错的带点回去,算算人数买的量就不少了,叶问涛还选了龙须酥、白糕、黄糕等品种,看着就挺美味的。

     老板笑呵呵亲自动手给包,不防叶问涛突然来了句:“刚才外面被诸多孩子围住的少年你知道么?我看你们挺怕他的样子。”

     老板忙碌的手一顿,有些尴尬的笑笑:“哎呀,不是怕他,恩……”老板探头看了一眼门外的向导,低声说道:“小少爷来玩的不必管这些事,看见他绕着点就是。”

     “哎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遍伙计笑眯眯凑上来:“大家怕的是罩着他的无乐少爷。给你们带路的一看就是唐门弟子,怕他回去给无乐少爷说什么,孩子的爹娘才急忙把孩子拉走了。其实他本人没什么,无乐少爷可凶着哩,我们嘞西啷个惹得起嘛!你肯定不知道无乐少爷,千万别切惹他!”

     听到想听的,叶问涛朝侍女点头,侍女会意,打赏伙计,伙计拿着钱美死。

     无乐少爷唐无乐,叶问涛怎么不知道,唐门的混世小魔王。未来这位少爷为了自家妹子还得追着五庄主跑遍剑三半个地图。能被他罩着的人,有点意思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