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碰到李承恩大将军,真是相当的顺便。

     叶问涛此番出去本是游玩的,结果还是办了正事。说来藏剑弟子经常这样,本着玩的目的出门,一路上大大小小顺便不知办了多少正事,到头来别人只看见他们不务正业,藏剑弟子游手好闲这个形象真是冤枉。

     快马加鞭赶回山庄,入夜虽久,叶英也还没歇下,李承恩嘱咐信要亲手交到叶英手里,叶问涛可算达成任务了。

     叶问涛挺好奇,自家师父目盲,平日里书信都差人念,带来的口信比书信多,不过李承恩寄的信,师父从没让别人念过,拆信的时候身边也基本没人。那是怎么知道里边内容的?

     等叶英拆了书信摸索起来叶问涛就明了了,隔着几步距离也能看出不同,那些字不是写的,而是贴上去的,表面不平,纸面却光滑,叶英靠手指摸索辨认出字,了解信的内容。

     叶问涛不禁咂舌,没想到李承恩看起来五大三粗一爷们,心思还挺细。

     叶英慢慢辨字,两弯叶眉渐渐皱了起来,不怒自威,看来可不是什么拉拉家常的信或者情书,叶问涛也察觉到事情不简单。

     “看”完信,叶英手一动,书信立刻被内力震成粉末,神色中的凝重久久不去。虽然叶英一直闭眼,叶问涛毕竟跟了他这么多年,师父的大小习惯摸了个差不多,他此刻坐在哪里一动不动可不是睡着了,而是在沉思。

     不过沉思时间略久,久到叶问涛都怀疑叶英是不是睡着了,轻声问了一句,“师父?”

     “嗯。”叶英回过神来:“问涛,你一路上可曾遇到什么难事?”

     叶问涛大大方方把有人追杀他的事说了,这路人看不明白来头,功夫诡异不像中原流派,叶问涛也只能猜测是外族所为,再具体些他也不确定。因为虽然诡异厉害,却没有特别突出的特点。

     “辛苦你了,没受伤就好。”

     “师父若是无事,徒儿就先行告退,师父请早些歇息吧。”叶问涛行礼就要告退,叶英却突然抬头问他:“不问问我信的内容是什么?”

     “师父,”叶问涛无语,“您还不了解徒儿我?您不说那就是与我无关,与我无关的我瞎操心什么?”

     叶英笑着点头,眉宇间阴郁散去不少,“我的徒儿我自然了解。虽然你刚回来,这里有事要你做。天策府在藏剑山庄定做了大批量武器,已经全部完工,但这批武器要低调运出去,尽量不引人怀疑,你亲自走一趟吧。”

     护送兵器的事,叶问涛今儿刚好听杨成提到,他说自己此番去安营,顺路也要给新出炉的兵器保镖。心下一喜,“那师父,徒儿可否与杨成、额,杨成将军同行?徒儿今天见过他,小酌一会,想来是顺路的。”

     “我也是这个意思。你先休息两天,等人到了便可出发。你只要跟到中部腹地,杨成即将扎营的地方就可折回。”

     还有人?叶问涛纳闷,“师父,等谁?”

     “为了安全起见,我雇了唐门的人,明天就该到了,让他们也休息一天,大后天你们出发。”

     叶凡的事早就闹开了,唐门和藏剑的关系现在是相当微妙。虽然两家说的差不多了,不过好端端搭进去个唐无乐,唐门那里自然也有点哽,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内疚的原因,唐小婉暂时不提成亲的事了。更令人咂舌的是,叶凡回来后整个人变了个样,散发着深深的颓废忧愁之感,默契的,也没提成亲事。

     两家家人长辈无语了,你俩大江南北私奔来了个轰轰烈烈,还搭上了女方哥哥的命,如今都同意了障碍扫清了,你们玩深沉不提了,逗人呢?

     真是个无脑的故事。

     连唐门的人都雇了,看来准备是相当周全,也对,这批兵器对天策来说尤为重要,士兵没兵,乱子一出仗都别打了,铜墙铁壁也得垮。叶问涛道了安美美回家睡觉去,走了两步想起,师父消息很灵通啊,杨成要去扎营的事都知道啦。

     叶问涛走后,叶英方才舒展的眉头又皱紧,指尖轻轻敲打椅子扶手背,最后摇摇头,微不可闻一声叹息,幽幽朝里屋走去。

     叶英摸出一个盒子,声音不高不低,“既然到了,就请进来吧。”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屋内,若不是大开的窗户彰显入口,真让人觉得见了鬼魅。

     来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发丝理好披在脑后,几缕发丝垂在侧边,半张面具银晃晃,即使遮住半边脸颊,从露出的眼睛和轮廓也可以推测此人样貌俊俏,摇曳的烛火在他眼睛中熠熠生辉。

     如果叶问涛在,一定会看出,这是唐门的定国装。

     “见过叶庄主。”

     “可是接下我任务的唐无炎少侠?”

     “问水惊涛,尤见梦泉。”

     暗号对上。

     叶英点头,“少侠辛苦。本以为再快也得明天,唐门的办事效率,果然不是沽

     名浊誉之辈可比的。”

     唐无炎只是点点头。

     “我的委托书,少侠可曾看仔细了?”

     “是。”

     “很好。”叶英把盒子递出,“事情若真到那一步,你便把这个给问涛看,他会信你,至于是哪一步,发生了少侠就会知道。”

     盒子不大,唐无炎伸手接过盒子,并未打开查看,只是贴身收好,唐门的职业道德那可是数一数二的。

     “我马上为唐少侠安排住处。”

     “有劳庄主费心,我们深夜滋扰当表歉意,已经有了住处,就在山庄下来缘客栈。有消息庄主只要托人传达,我们和贵方人马就在驿站汇合吧。”

     唐门的人,当真心思细腻,还记得当年叶问涛第一次拜访唐门后回来,跟叶英描述唐门如何如何,说的叶英都觉得自己徒弟媳妇肯定唐门出产了。他家五弟也是和唐门脱不开的孽缘,真是弄人。

     “若无事,我便告辞。”

     就和他来时一样,一阵风似得又不见,身手不错,也算多个保障。

     叶问涛到家时就还剩些个下人醒着,他便直接回房睡了,明早下人肯定会告诉爹娘自己回来,到时候再去问安。连日来没日没夜提防着那群刺客赶路的日子真心累了,脑袋一沾枕头便会周公去了。

     第二天叶问涛睡醒的时候都进晌午了,难得自己睡这么久。舒舒服服伸个懒腰,洗漱穿戴完毕,推开门,就见院子里的石桌边,坐着一个小萝莉,拿着冰糖葫芦,正在逗桌上笼子上鹦鹉,双马尾晃啊晃,煞是可爱。

     叶问涛不禁勾勾嘴角,返回屋里拿了杨成给的小礼物,轻手轻脚绕道萝莉背后,突然伸手一环,把盒子打卡放她眼前。

     “哇!吓我一跳!”小萝莉吓得一惊,鹦鹉也扑扇几下翅膀,不过等她看清东西时,笑乐了,“好可爱的小玩意!”

     “你杨成哥哥带给你的,喜欢吧?”

     小萝莉正是叶问涛的妹妹叶小岚,叶问涛抱起叶小岚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看他摆弄小玩意。

     “这镯子也是他给的,这个嘛,就是哥哥我带的了。”叶问涛将两朵小珠花别在叶小岚头绳上,珠花很漂亮,像是堆雪的满天星,华而不俗,叶问涛审美观很正。叶小岚感到珠花戴好后,晃晃脑袋,喜滋滋的问:“好看么?”

     叶问涛伸手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好看,美!好一个小美人!”

     叶小岚把糖葫芦伸过来:“请你吃。”

     叶问涛一口咬掉一个,甜啊,自家妹子给的各种甜!

     “爹娘说你肯定累坏了,就没让人叫你起来吃朝食,睡了好久哦,饿了么?”

     还真有点,叶问涛又咬掉一个山楂:“吃了你的糖葫芦就不饿了,等下我们一起过去吃午饭。”

     叶问涛住的是一个独院,一家人一起吃饭当然不在这里。院子有两个房间,精致小巧,没有曲水流觞,中央种了几棵白梅树,周边是不同的小花草点缀,一眼看去,总觉得屋主是个有品位,性子和布置一样清幽的人。

     有品位是肯定了,清幽嘛,看这二货正陶醉在糖葫芦的甜蜜里就知道了。

     “师弟,起来啦?师父让我传话来了!”

     一个人大摇大摆走进院子,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一身白衣,金色纹路游走衣料上,显得很贵气,而藏剑的风格,向来贵而不俗,这估计也是师门特色。

     来者是叶问涛的师兄叶铭流。叶铭流资质也很好,虽然比起叶问涛差了点,但也是人才,两人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没有所谓的争夺嫉妒,师兄弟二人关系很好。

     “小岚也在啊。”

     “铭流哥哥好。”小萝莉甜甜一笑。

     “呵,”叶铭流倒抽一口气,“看了这么多次还是有够……咳,妹子,以后选夫必须严格把关!”

     “得了,有我在轮得到你担心?”叶问涛给小岚弄正镯子,“师父有什么话?”

     “哦,差点忘了正事,”叶铭流自顾坐下,倒了杯茶水,“师父说日子提前,让你明天出发。”

     “嗯。”

     没什么好表示的,提前一天也无所谓。

     “诶师弟,什么事啊,你刚回来又急着走?”

     原来师兄不知道,这事可大可小,叶问涛只说,“算公事吧。”

     “哦。”叶铭流多聪明的人,也就没追问,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你不在的时候翠儿寄了信,我先替你收着了,我保证没看啊。”

     信封上写着问涛亲启,叶问涛自然相信师兄没看,他可是要在翠儿面前表现的人。这翠儿,原来就是当年和叶问涛一同逃过芙蓉山庄一劫的小翠,拜入七秀坊后起名云翠,如今出落的是亭亭玉立,自定位叶问涛姐姐形人物,多年来书信来往不断,二人见面次数也还行。

     但叶问涛想起来就深深的忧愁,当年期盼着一个绑定奶,奈何奶弃治成了dps,还是个暴力的dps。

     真是个忧伤的故事。

     而师兄叶铭流爱上了故事的女主角,对云翠一见钟情。

     叶问涛曾问,论长相你见过比她漂亮的那多的去了,你一眼看上哪点了?

     叶铭流回忆,继而花痴,一剑指着我鼻子问,哪里来的下流小人竟然偷看姑娘洗澡。那一招,真是太帅。

     秒懂,师兄你绝对是个M。

     看完云翠的信,依然是简单的嘘寒问暖,却是溢满关怀,叶问涛正想轻笑,却突然发现空气有点冷。

     而散发气场的,是怀里一只黄鸡小萝莉。

     “呃……”看来叶小岚撅着嘴瞧自己半天了,叶问涛讪讪问道,“小岚,怎么了这是?”

     叶小岚从他怀里跳出来,不满,“刚回来就要走,舅舅也是,你也是,都没多少时间在家,哼!”

     叶问涛尴尬,叶铭流挑眉,不干我事哦,快哄小祖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