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叶问涛觉得很冤枉,叶岑能和自己比么?

     虽然一贯风流在外,叶问涛回家次数可比叶岑多了去了。自打几年前那次唐门行后,叶岑野在外的习惯变本加厉,有两年甚至团年都没回来。叶岑的年龄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都绝对剩男了,老大不小还找不着落,把家里人急的。

     一想到藏剑山庄各种苦情史风流史,家人各种担心,千万别和哪个沾边,一沾就是泪啊!

     偏偏舅舅对叶小岚极好,每次回来,把她宠得跟什么似乎的。小萝莉是不开心没人陪了。

     原本家里人还担心过这么个宠法会不会把闺女性子养叼了,惊喜的是萝莉很懂事,于是放开了宠。

     叶问涛戳戳她柔嫩的小脸蛋,“妹子,生气影响皮肤。呐,哥哥是个大人,好多事要忙的。”

     叶小岚抬头看他,“娘说大人都得成家,你忙,那找个嫂子,生个娃娃陪我!”

     “噗!”叶铭流一口茶水没忍住,喷了个满天星。

     师兄弟二人不亏一个师父教的,表情是相当统一的=0=

     叶问涛扶额,娘一天给小岚都说的些啥……肯定还有丫鬟们的功劳,这不行,妹子太早熟哥哥没成就,出发前得管管。

     叶问涛眼睛滴溜一转,想起什么好笑的事,“小岚,嫂子,记得之前那个刁蛮泼辣的河东狮不,她当初可差点成为你嫂子。”

     差点成为嫂子,叶问涛自然说夸张了。

     看着别人家大小伙子二十出头都挽着如花美眷,自己家有叶岑这个黄金光棍的先例,叶云叶秋决定一家不出二剩,于是积极主动联系媒婆去了。

     媒婆一听富贵人家公子急找对象,立刻表示明白包在我身上。富贵家庭找不着对象,这例子很多,要么四肢不全心理扭曲,要么长相太欠脑子脱线,媒婆表示一定物色个满意的。

     夫妇二人爽快付了钱,回家等消息。

     别说这位媒婆很有良心以及道德,深谙不以欺骗断了自己财路的道理,不能祸害好闺女,于是找了个十里八乡都闻名的河东狮。

     姑娘长得挺正经,那身段,纤腰柔骨盈盈堪握,就是从小宠坏了,刁蛮泼辣目中无人,吼一嗓子让人容易误会是哪位高人如此深厚的内力如此强大的狮吼功,就是吼的字眼污染耳朵了。

     叶问涛知道自己父母给自己安排相亲的时候,姑娘已经被媒婆带过来了,媒婆一看叶问涛仪表堂堂风度翩翩言辞有理,刷的一下冷汗就下来。

     完了,押错了。这么俊的人,爹娘急什么呢真是,往外一搁就得准备竹竿,竹竿干嘛用,把他从姑娘堆里捞起来。

     叶小岚也跑过来凑热闹,心说来了个姐姐,看看什么样,嗯,长得还不错。

     姐姐一开口,妹妹掉头走。掉头拖上重剑,丫鬟上前劝。叶小岚不听,都闪开!敢骂我爹娘,拍了她哼唧!

     一想起她叶小岚就各种嫌弃,“那不好!怎么能让这种人做我嫂子!没有都比她强!”

     “说得好!”

     叶问涛点头,孺女可教也。说来挺感谢那媒婆,至少让爹娘不再相信媒婆,也就没再安排相亲。

     “她又凶,还骂人,对爹娘无礼,对我也不好。”

     “说的是!”

     “要他还不如要杨成哥哥,起码他对爹娘有礼对我好!”

     “说得对!……等等妹子哪里不对啊!”

     “噗!”叶铭流今天第二次没忍住,茶水喷了个一字蛇。

     “再不是,铭流哥哥也好啊,或者南哥哥,天哥哥……”小萝莉扳着指头认真数起来,被点名的叶铭流机智开溜,不干我事,叶问涛嘴角抽搐,握了她的手指头,“妹儿,你听谁说的?”

     他不相信他家纯真的妹子能往那里想!

     “哦,”叶小岚很诚实,“侍女姐姐们经常说的,一看你和哪个哥哥在一起就脸红兴奋,偶尔还会尖叫。”

     “乖,咱不跟她们玩。”叶问涛摸头。

     叶小岚给摸,“姐姐们很好的。除了你,也会告诉我其他哪位师兄和哪位师兄又心有灵犀腻歪在一起什么的,听起来很有趣。”

     叶问涛“嚯”地起身,愤愤拍桌,这不整顿还不行了!哪能让妹子这么小就成为腐女,当年没穿前收的徒弟就腐,腐女这是跨越时空不分年龄的物种!

     起码也得等她长大再腐啊!

     亲,重点没错?

     叶问涛哄妹子很有一手,再说叶小岚只是不开心,哪能真跟他气,三言两语就把小萝莉逗得笑开了花,抱着妹妹和爹娘吃饭去。

     完了叶问涛真把家里上上下下丫鬟叫来好好进行思想教育,不料一丫鬟开口就是,“少爷一回扬州就找杨成将军去啦,呀呀,感情真好!”

     叶问涛一抬手,噎了半天,原本利索的嘴皮子硬是没说出话。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算了,回去逗妹妹养精蓄锐,明儿就又启程了。

     叶问涛不否认,一想到和杨成同行,还是有点小高兴的。

     入夜,月朗风清,一个黑影落在藏剑山庄某房顶,远看以为是某种大鸟,近看竟是人,背上正是机关翼。

     黑衣人在屋顶慢慢挪动两步,轻功很高,悄无声息,饶是这样,屋子里一柄短剑破空而出,一个稚嫩却沉着的声音,“什么人!?”

     唐无炎堪堪躲过,翻个身落到院子里,找错了啊?听声音还是个小女娃,好高的内力,这么轻松就发现自己,要知道这么多年的经验锻炼不是白费的,不会是哪个老妖怪声音年轻了点吧?

     门啪的一下被打开,出来的还真是个小女娃,穿着一身白绸子睡衣,拿着一把长剑,没有睡眼惺忪,眼神是完全清醒,警惕性很高。长得挺可爱,白白嫩嫩的。

     唐无炎有点尴尬了,自己难道和这么小的妹子动手?但就这么逃妹子一叫就麻烦了,自己又不是来干坏事的。而且女娃内力并不是想象中的高。

     叶小岚半夜被吵醒,那肯定不开心的,面前黑衣人戴着半张面具,腰间的武器很奇特,既不是刀也不是剑,很精致的样子。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唐无炎挠挠头,“额,我找人……”

     天可明鉴,他真是找人的。

     “找人?”叶小岚不放松,“刺客?找到人准备杀掉?”

     “不不,”唐无炎面对这个小萝莉,就觉得自己没法撒谎,“我就看一眼,嗯,算是老朋友吧。”

     叶小岚看着面前的人有些窘迫,莫名觉得很好玩。从他身上感觉不到杀气,叶小岚直觉从来很准,尤其是分善意恶意的人,她感觉的,向来都是对的。

     “你找谁啊?”

     唐无炎思索一下,也许妹子还真知道他家在哪个方向呢,“叶问涛,小妹妹你知道他住哪么?”

     “哈,”叶小岚抿嘴笑了,“我哥哥啊!原来你是哥哥的朋友啊?”

     哥哥?对了,调查到他确实有个妹妹。

     “哥哥就住别院呢,你去看他他肯定醒。”

     唐无炎一愣,对啊,他妹妹都能察觉自己,没道理叶问涛不行,就有些蔫了。被发现了说什么啊?嗨好久不见?当初连名字都没给他报过,而且这么多年了,保不准人家还记得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屁孩。

     唐无炎记得他,因为他算自己一个转折点。

     叶小岚一看唐无炎瞬间耷拉脑袋,很像自己常逗的那只小狗狗,闷闷的时候耷拉耳朵,可爱。呀,开始还以为肯定冷冰冰没趣呢,没想到只从动作上就觉得可爱,好玩!

     “你怎么了啊?”

     “深夜让你受惊了,抱歉。我回了,告辞。”

     “诶!”叶小岚急忙叫住他,“你不去了?”

     “不去了。”总不能告诉他妹妹我就想偷偷看一眼长大的他是什么样,说的跟偷窥狂似的,反正明天也能瞧见。

     “那你别急着走嘛。”叶小岚一指院中凳子,“坐!”

     唐无炎稀里糊涂坐了。

     叶小岚进屋披了件小披风,出来也坐下,“陪我聊聊么,哥哥明天就走了,肯定好长时间又见不到。你是哥哥的朋友,告诉我哥哥都在外面忙什么呗。”

     唐无炎更尴尬,和他好多年没见了,我怎么知道他在外边儿干嘛。想一想,岔开话题,“小妹妹你怎么发现我的,你内力并没那么高啊。”

     “我叫叶小岚,你可以叫我小岚。这个嘛,爹娘说是天赋,说我某些方面天赋异禀。”

     “哦,”唐无炎点头,“那你哥哥也是咯?厉害啊。”

     “没有的,”叶小岚托着下巴晃腿,“只有我是。”

     “一双兄妹,爹娘的天赋值给了你啊?好命。”

     “爹娘也没有的,说是爷爷有。”叶小岚眨眨眼,“而且哥哥不是爹娘生的啊,当然不会有爹娘天赋。”

     唐无炎一愣,“不是亲生?”这是他没查到的。

     “嗯,养子,哥哥亲口告诉我的。但他就是我亲哥哥,和爹娘一样亲!”

     在查到叶问涛是叶云夫妇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还以为当初他说的话不过一时编纂安慰自己,原来是真的啊。

     “我和他好久没见了,你哥哥最近喜欢什么啊,比如喜欢什么吃的。”当初叶问涛把自己的那点喜好问了个九十,自己还真不了解。

     叶小岚突然盯着他看了起来,沉默。

     看的唐无炎有些发慌,哪里说错了?

     看着唐无炎半张脸面露尴尬神色,叶小岚笑了,“你们是一样的。杨成哥哥也是啊,和我聊天十句话九句脱不开哥哥。你想知道啊?去见哥哥然后了解呗,这样比问我更好啊!”

     对啊,之后要同行一段日子,自己留心下就好了。一想,唐无炎舒心很多。

     “小岚啊,不早了,小孩子早点睡觉,明天我要和你哥哥一起出发,我也该走了。”

     “哦。”也小岚嘟嘟嘴,聊得挺高兴有点舍不得呢,不过大人有正事。“那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唐无炎。”唐无炎摸摸她脑袋,“有机会下次送你好玩的东西,别告诉你哥哥我今晚来过好么?”

     “好。”叶小岚乖巧点头。

     好乖的妹子啊,唐无炎感慨。不知道在无乐哥眼里小婉是不是也这么乖,一想到唐无乐,唐无炎有些黯然。他是对叶凡不满,无乐哥的死怎么也和他脱不开关系,但一码归一码,他可不会牵恨藏剑其他人。

     “后会有期。”

     唐无炎跃上房顶,展开背后的机关翼迅速飞远,叶小岚在院子里拍手叫好,稀奇好看!

     今晚月色正明,叶小岚突然想起舅舅说过的话,他游遍大江南北,见过最美的风景,便是月色下一人舒展翅膀从远处而来,月光下一点若隐若现的幽蓝。那时候自己还在想,有人长翅膀的啊,今天这个不就是么!

     可是没有蓝色啊,舅舅和自己见的,是同一抹风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