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大结局)
    “老太太,”唐无炎单膝跪下,“还请赐解药。”

     一听说离人泪的事,唐无炎的决定是马不停蹄赶回唐门,速度之快让叶小岚有点吃不消,于是唐无炎先一人回唐门,而叶问涛叶小岚两人慢一程,约好在成都最大的客栈汇合。

     “真亏叶小子能拖到现在才告诉你,早该猜到不是你来我不会拿解药了吧,”老太太挥袖,“起来罢,他都告诉你了?”

     唐无炎闻言起身,毕恭毕敬答道,“是。”

     “唐门和藏剑交易的事也告诉你了?”

     唐无炎一愣,“这……没有,还请老太太明示。”

     “哼,我就知道他不会说。”

     老太太眯眼,故意哼哼出声,但唐无炎看得出她并不生气,甚至可以说带着愉悦。

     “老身就全部告诉你,叶小子为你做的事。”

     待听完叶问涛为了退掉自己原本的亲事、博得老太太同意,竟然暗暗付出这么多,唐无炎的手不禁握成拳,嘴也不自觉的抿起来。

     叶问涛……此时此刻竟然这么想见他,明明分别不过几天……

     老太太观察着唐无炎的表情变化,低低叹了口气,“无炎,我们来说说离人泪吧,说到离人泪的诞生,还有一段凄婉的故事啊。”

     “离人泪的制作者非常爱他的妻子,可后来他发现妻子与别人有染,悲愤哀伤至于,他决定给妻子一个机会。他研制了离人泪,然而离人泪并不是一种药,。”

     老太太说着摸出两个瓶子:“青瓶中是可以激发离人泪毒性的解药,有它在离人泪才是剧毒,白瓶里是解药,吃下去就不会再担心。如果妻子悔改,他就用解药,然而很遗憾,最终他激发了妻子的毒性。”

     这种故事,可以说在情史中喜闻乐见,但唐无炎越听越揪心,老太太……会无故和他说这种故事。

     “离人泪毒发,后果就是,让一个人变成白痴傻子,他把痴儿妻子囚禁起来,永远占有她。”

     “老太太……”唐无炎发现自己手心已经浸出冷汗。

     唐老太太若有所思的看他一眼,慢悠悠道,“就唐门的利益出发,把人控制在自己手里是最保妥的。”

     “老太太!”

     唐无炎“嘭”的一声重重跪下,声音中带上了惊惧的颤抖。他怎么会不明白老太太的意思,若说对唐门的爱,老太太不输于任何人,也因为如此,她可以更加不择手段,对她来说,唐门最大。

     可老太太的意思,分明是要他给叶问涛用药,让他变成痴儿!老太太怕的无非是叶问涛有朝一日变心,这段利益便无法维持下去,但如果叶问涛变成痴儿,唐无炎在藏剑山庄已经得到认可,就算不是全部,某些方面他和叶问涛是一体的,那么这段利益依旧可以维持下去,可以为唐门造福。

     对唐门来说无疑是最稳妥的做法,但他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老太太,我觉得对唐门来说,还是清醒正常的叶问涛更有利,”唐无炎按捺下内心的不安,必须从内心的混乱中理出思绪组织语言,这是唐门活在风口浪尖的弟子必备的素质。

     “叶问涛若真出事,藏剑必定会深入调查,只要被他们查出一丝不妥,对唐门起疑心,对我们是得不偿失。而且叶问涛本人功夫高警惕性强,我也不易得手。”

     “不是不易,是下不了手吧?”

     在老太太冷冽目光的注视下,唐无炎低下头去默不作声,然而此时无言是最好的控诉,老太太冷冷的盯着唐无炎,唐无炎大气都不敢出,背后越发冷汗涔涔,气氛一时间很僵。

     一阵僵持后,最先开口的是唐老太太,“唉,罢了罢了,起来。”

     唐无炎依旧一动不动跪在地上。

     “起来,”老太太缓和了语气,“解药不想要了?”

     “老太太!”

     闻言唐无炎猛的抬起头,看他着急的模样,老太太脸上浮出一抹慈祥的微笑,从座上下来,亲自扶起他,让唐无炎受宠若惊。

     “很久没这么近说过话啦,”老太太拍拍唐无炎的背,“呵呵,不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了,硬朗!”

     “老太太……”

     说到小时候,的确是受过老太太不少照顾,是啊,转眼间就不是毛头小子的年纪了。

     “这是解药。无炎啊,从你刚才的举动和说的话出发,你已经无法再接唐门的任务了,你明白?”

     唐无炎难受的点点头,“是。”

     他是唐门内门弟子,至今也接过不少唐门内部机密任务,不如说这才是他的主业。对这类弟子最大的要求——死忠,对唐门无条件的忠心,对上级命令无条件的执行。如今,就算他还有心为唐门效力,也已经得不到唐门规章的认可了,毫不犹豫的被生他养他之处否定,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难过之余,唐无炎更多的是轻松,他不用对叶问涛下手了,对如今的他来说,那个人是占据一切,最重要的。

     “服了解药叶小子就没事了。”唐老太太伸手拍拍唐无炎的脸,“走吧孩子,希望你不会后悔,如果叶小子有对不起你,我唐门弟子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是啊,唐门始终是他的家。唐无炎摸摸发酸的鼻子,露出一个真心的笑,“是!”

     唐无炎赶到客栈的时候正是正午,叶小岚在自己房里休息,叶问涛拉着唐无炎进了另一个房间,里边桌子上满满一桌子菜。

     “看传书我估计你就是这会到,先点了菜等你,你再晚点可就凉了。”

     满满一桌子全是自己爱吃的川菜,香味飘满整个房间,叶问涛刚向桌子迈了一步,被迫顿住脚,低头看着从后面环住自己的手,轻笑道,“怎么了?”

     唐无炎闷闷的把头靠在他背上不说话。

     “怎么了?”

     叶问涛转身拍拍某只的头,唐无炎松开手,低着头依然不说话,叶问涛正待再问,不料唐无炎突然一把揪住叶问涛的衣襟,凑身吻了上来。

     对他突然的举动感到疑惑,叶问涛眨眨眼,继而发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吻,有什么顺着贴合的唇瓣渡了过来,凉丝丝的,味道是没尝过的怪,但不算难喝,不管三七二十一叶问涛全吞了下去,唐无炎给的,就算是毒药他也认了。

     何况他相信唐无炎不会害他。

     等叶问涛全吞下去,唐无炎没来得及退开,就被某人按着脑勺亲个够本才放开。

     唐无炎无奈的瞄他,擦擦嘴,问,“感觉怎么样?”

     叶问涛笑嘻嘻伸手抚过唐无炎红彤的唇,“感觉不错。”

     “谁跟你说这个。”唐无炎拍开他的手,“我说正经的,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看唐无炎一本正经,叶问涛也不闹了,闭眼运功几转,确实没有发现任何不适,而且更舒坦了。

     “没有。”叶问涛睁眼,“那是解药?”

     “嗯,没事就好。”唐无炎松口气,任由叶问涛将他揽过去,懒懒靠在他肩上,“这下子真的回不去了。”

     “放心,偶尔想回娘家看看的话我陪你。”

     “呵,以后指不定哪是娘家。”

     叶问涛看着唐无炎一脸放松的表情,知道他是放下了,嘛,原本准备好的一堆安慰计划是用不上了。

     唐无炎没有告诉叶问涛,他也喝了离人泪,如果老太太给的不是解药,那么出岔子的不会是叶问涛一人,而是他们一双。

     你瞒着为我付出,我也瞒一次,扯平了。

     “喂,”唐无炎半眯起眼睛,“手摸哪里呢,青天白日的,我还饿着。”

     “那好啊,吃饭先。”叶问涛手却不停,“你刚才行为值得表扬,这次我来喂你,用你刚才的方式喂你吃饭。”

     “爬!”

     “哎呀。”二人屋外,叶小岚收回正要敲门的手,马尾一甩一甩走开了。“山庄的姐姐们说过这个时候不能打扰他们,那不给他们分点心了,带回去给小羽吃~”

     宝应二年春,叛军首领史朝义无路可走,于林中自缢死,历时七年又两个月的安史之乱结束。

     战后的唐王朝尚未从重创中恢复,但对人民而言,那段空前的噩梦总算是结束,至少不再需要担心自己是否随时会在战火中丧命。

     一个靠山的小村庄,风景秀丽村民朴素,这天驶入了一辆阔气的马车,引得不少人驻足观望,要知道在这个闭塞的地方,难得见马车,更别提还是如此阔气。

     马车驶入村口后不久,大约是车里人知道太注目,便下车招呼马夫在村口等,但他忽略了,他这一身衣物和本人的气度,更是惹人注目,大小姑娘们纷纷探头张望。

     吸口水,好帅!

     “应该租两小的车。”又有一人从车里下来。

     “哇啊啊!”

     尖叫声再起。这个长发白袍的青年也好帅!哎呀呀还露胸好羞涩~

     叶问涛对自家哥哥耸肩,“失策,比想象中更闭塞,不过人挺热情。”叶问涛走到一卖花姑娘身前,笑眯眯道,“这位姑娘,请问善堂怎么走?”

     “直、直走就到了。”

     “谢谢,顺便一提,你比你手里的花更美,这些花我要了。”

     “哇啊她晕了!”

     “晕了晕了!”

     莫雨无奈,“你买花干嘛?”

     “嗯……给裴先生多一份见面礼吧。”

     按照卖花姑娘说的直走,没多久果然看见善堂,牌匾上两个大字龙飞凤舞,下笔不素,而一个白发人已经在门外等他们。

     此人虽是一头白发,容貌却不老,看上去三十岁不到,叶问涛赶紧上前行礼,“裴挽先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裴挽笑着点点头,“当年的小子已经这么大了。我听小清说过你俩要来的事,方才有村民告诉我有外地人来问善堂,形容了下容貌,我就猜是你们。”

     消息传得好快,可见裴挽在村里果然受人敬重。叶问涛和莫雨此次来时为了身上咒印的事,裴挽曾经给他配的药留的方子叶问涛一直用着,莫雨用着效果也不错,不过最近莫雨的咒印有些难以压制,于是就想到了拜访已经隐居的花清的师父,裴挽。

     莫雨对裴挽拱手,“打扰先生了。”

     裴挽对两人招手,“别干站着了,进来坐吧。”

     裴挽给莫雨施针的时候叶问涛退出房间,在善堂随便走走。来的时候就发现,善堂不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前堂是书斋,后面是住所,叶问涛绕过一个花圃,听到一阵“嘿嘿哈哈”的声音,稚嫩的孩童,却很整齐,像是打拳时的呼声。

     随着声音寻过去,只见一个一般大小的场地,一宽膀汉子正教一群小孩打拳,然而叶问涛的视线没能在他们身上停留多久,就被另一个身影牢牢吸住,移不开。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还能见到这个人!

     “杨成!”

     叶问涛对着某个坐在台子上看大家打拳的人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激动得控制不好力道,“你还活着!你知不知道我们听到你死讯的时候……你怎么不回去,你娘她……”

     “哇啊痛痛痛!”

     “这位公子!”大汉停下练武过来,“你弄痛他了。”

     “啊,抱歉……”叶问涛松开手,皱眉看着杨成,哪里不对……

     “这位哥哥,你是要吃我的糖葫芦么,我给你就是,你别弄痛我了啊,好疼啊肩膀!”

     “……”

     哥哥泥煤的!你比我大好么比我大!

     看着叶问涛的表情无限僵硬,大汉好心出声圆场,“这位公子可是认识二哈?”

     “二哈?”叶问涛抽抽嘴角,指着杨成,“二哈是他?”

     “嗯,因为救起来的时候什么都忘了,就起了二哈这个名字。”

     “谁起的?”虎落平阳被犬欺啊,什么名字啊这是。

     “当然是他救命恩人我了。”

     一个声音突兀的插/来,叶问涛抬头一看,呵呵,好么,又是熟人。“今天吹得什么风?”

     说话的,正是和他有一面之缘,见面就一心置他于死地的,在叶岑口中已经殉职的唐羽。

     “这话该我说。”唐羽慢步走来,先遣散孩童,“好了,今天课就上到这里,各回各家去。”

     “叶公子,来聊聊吧。”

     没想到唐羽也住在善堂,更没想到那个练武的汉子是他家,嗯,男人。

     “寒舍简陋,只有粗茶招待,还望叶公子不嫌弃。”

     不是嫌弃的问题,叶问涛表示面对一个用毒高手他真不敢喝。唐羽也不管他,笑眯眯的自己端着茶杯喝了一口。

     “你首先想问的肯定是杨将军。”

     “你知道他身份?”

     唐羽点头,“我和阿槊是混军中的,虽然没见过,但从他的盔甲和兵器便断定身份,杨将军名声也不小。他是我采药时在河边捡回来的,如你所见,傻了,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却十分宝贝那把剑,走哪里都带着,不准人碰,倒是他本来的枪都快生锈了。”

     一直都把书意剑带着的么,看来是佩着那把剑上战场了。

     “我铸的兵器若是那么容易生锈我也不用混了。”叶问涛皱皱眉,“还有的治么,你们为什么不把他送出来。”

     “有的治。我们不想被打扰生活,如今外面一切与我们无关。”唐羽悠悠转着杯子,当初最后一刻,他终究心软了,和郑槊一起逃了出来,给他解了毒,两人抛弃所有隐居此处,偶然遇到裴挽,精通毒理的他和裴挽十分合得来,便也留在善堂做事。

     如今这平淡的生活是他梦寐以求的,好不容易到手了,他决不允许别人来破坏。

     “稍微查一查就能知道我们的身份,我不会冒这个险,而且留在这里有两个好医生给他治病,还白吃白住,有什么不好的。”

     理由很冲分,从舅舅那里听过唐羽的事,他也挺不容易的。

     唐羽搁下杯子弯起嘴角,“唐门的唐羽已经死了,如今在这里的,是善堂的先生杜毅。”

     毒医……好名字……

     “那我把杨成带走可有问题。”

     唐羽十分爽快,“当然没问题,只要你不泄露我们的消息,其他我不管。不如锁赶紧把他带走吧,少个吃白饭的。”

     “那我去准备下。”叶问涛刚起身,就见唐羽向他摊出双手,挑挑眉看向唐羽。

     “别这么看我。”唐羽无辜脸,“杨将军在我们这里白吃白喝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来了个能讨债的,你就付了吧,钥匙觉得吃亏,回头你自个向他家里讨去。”

     “杜毅先生也许更适合做个生意人。”叶问涛嘴上嘲讽着,却依然掏出了钱,“别用在孩子们身上啊。”

     唐羽接过钱撇嘴,“谁管那群小屁孩,我自己也要享受享受。”

     旁边一直不出声的郑槊听到这句忍不住“噗”的一下笑出声,立刻得到唐羽一个白眼,立马老老实实低头喝茶。

     “对了,叶岑过得怎么样?”

     “挺好。一开始大家担心他情绪,因为总是一张死灰脸,不过随着叶羽长大他是越活越年轻,啊,叶羽是他徒弟,舅舅至今未娶,徒儿也就一个,对徒儿可是灌注心血,还好叶羽出众,给他争气。”

     唐羽笑笑,“如此,甚好。”

     第一次看到唐羽毫不修饰最天然的笑容,叶问涛表示震惊级别和当初第一次撞到自家师父和李承恩独处时那抹表情是一样样的。

     走的时候,裴挽和唐羽把三人送到门口,唐羽把几包药和方子递给叶问涛,“给二哈、咳,杨将军治病用的,没了自己配,再吃个一年怎么也好了。”

     “多谢。”

     莫雨也对裴挽道谢,“莫雨是有恩必报的人,先生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向我开口。”

     裴挽笑着点头,“莫少谷主这句话我记下了。”

     不过头疼的是,杨成死活不肯走,跟着裴挽唐羽到了村口说什么也不跟着上车,死死抱着唐羽大腿,力气还挺大,扯着嗓子嗷嗷直叫。

     叶问涛额露青筋,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叶问涛一把扯了杨成背后背着的剑,别看杨成傻了,反应还挺快,立马扑上来,“还给我!”

     可惜他如今在叶问涛眼里就跟没工夫的小屁孩一样,叶问涛晃晃剑,“想要?来抢啊。”

     “站住!”

     杨成傻乎乎的跟着扑进车厢,叶问涛把剑塞给他,立马对车夫说道,“驾车走!”

     等杨成从得到剑的喜悦中回过神来,马车已经驶出一段了。

     “啊啊啊我要下去!我不走不走不走!”

     “别闹……”叶问涛扶额,比熊孩子更让人忧伤。“乖,等你好了我带你去拜拜这把剑的主人。”

     他一定也希望你去看看。

     “这把剑是我的!”

     怎么说不通呢!“是是是,现在是你的,可这是别人给你的,也就是说他有前主人,知道么,以前是别人的!”

     “我不管,我不知道,现在是我的!”

     我好想揍他怎么办!

     叶问涛正当无力,杨成突然冷不丁的问了句,“喂,你要带我去的地方漂亮么?”

     “漂亮。”

     “有多漂亮,有我的剑漂亮?”

     那剑和地方比,莫雨在一边轻笑一声,不过叶问涛却是想到什么,很认真的回答他,“嗯,和你的剑一样漂亮。”

     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一只雪白的信鸽扑扇着翅膀落在窗前,一只好看的手伸出来,取了信鸽脚上的信。

     读完信,唐无炎自言自语,“嗯……还有五天就回来了么……”

     简单写下回信,放飞信鸽,唐无炎除了房间,自言自语道,“到时候就用他最讨厌的菜给他接风吧。”

     ←来自某个因为第二天出发时间到了却下不了床因此无法跟去的某唐怨念。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此结局啦~\(≧▽≦)/~啦啦啦,撒花,其实这章我写完好些天了,可是,一直木有发上来。对于自己的文要结局,作者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各种不舍得,一类是超迅速,我明显属于前者_(:з」∠)_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与此同时原创纯爱(danmei)《我的另一半》今日同步开文,主受,和存稿时设定略有变动,但变化不大,有兴趣的亲们可以来看看~电脑党课直戳图片,爪机党搜索文名就好,广告走起~~~~

     PS:

     文案:林双觉得自己会通过高考,上名牌大学,毕业找个好工作,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然而他爹妈给他开了个玩笑,儿子其实你不是普通人我们都不是普通人而是牛逼哄哄的灵使。

     在一所怪异的大学里,林双遇到了林悠,各个方面来说都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1V1,主受=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