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好耐磨到了藏剑,叶问涛真觉得一路上好闷啊,若不是有花清这个鬼精灵和他拌嘴肯定闷死了,浩气这一群老气的家伙忒没意思,主要是各个都把他当可怜孩子看见了就只会叹息怜悯。

     这气叹的叶问涛也只有叹气的份了,小翠倒是和七秀的人聊得来,渐渐开了心扉,都是妹子嘛,比较说得来。

     离别时小翠一把鼻涕一把泪拉着叶问涛依依不舍,整个场面弄得生离死别似的,浩气不少人看着俩孩子也满脸悲戚,叶问涛直抽嘴角,你们要不要这么配合?

     相处久了,叶问涛觉得浩气的人也都不错的,至于统一的性子,叶问涛归结为水土问题。浩气的风格不都庄严肃穆么,你往那营地一站自己都会不觉庄严肃穆,即使没有,也会从明骚装个闷骚;而恶人谷,一群糙汉子在烈风集扯着嗓门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你再斯文也会不自觉每口酒多喝点。

     要分别了,多少还是有点不舍的,叶问涛想自己以后还是不要入阵营乱掺和了,这不是游戏是现实,中立挺好。

     别看花清平时老和叶问涛斗嘴好像多不待见他似的,其实是觉得好玩啦,想和叶问涛玩呢,毕竟是个孩子,小打小闹很容易生感情的,这会都不舍得了。

     “喂臭小子,”花清摸摸鼻子掏出一个小瓶子:“这药你留着,咒印发作起来吃两颗能好受点。”

     叶问涛也不矫情,接了药:“谢了,不过我没什么可送你的,以后要是得了什么好的给你捎点。”

     花清眼睛一亮:“那说好了,你可记得!这药是师父给的,不过你说话算话,好东西要给我的!”

     看着花清得意高兴样,叶问涛也笑了,小翠是姐姐的话,他倒算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了哦?虽然基本拌嘴来着。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叶问涛和众人告别,小翠还要和他们同路去七秀,叶问涛目送众人远去,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内,身后的一个侍女这才上前拍拍叶问涛。

     “人都走啦,我们进去吧,庄主等你好久了。”

     出来接人的是三个侍女,为首的女子衣着较身后两人稍有不同,虽说都是藏剑一贯的金灿灿,她的裙装显得更为庄重正统些,身上也戴着一般侍女没有的精致饰品,梳着高高的发髻,金丝束腰,举手投足间有着一股子贵气。丰腴身段鹅蛋脸,走到外边倒像是个贵妇人。

     “我奉庄主之命来接你,妾身罗浮仙。”

     原来是叶英身边的大侍女,叶问涛了然,罗浮仙的身份也算特殊,不是普通侍女,尽心尽力服侍叶英,一心为藏剑山庄,许多弟子都对她敬重有加。

     “我可以叫你罗姨么?”叶问涛思索着按年龄该差不多吧。

     罗浮仙抿嘴笑了:“可,先随我来吧,别让庄主久等了。”

     从北门进,天泽楼就在眼前。不管游戏里吧画质开多高都比不上实物的壮观,红砖琉璃瓦,白玉翡翠作雕饰,连每一个窗棂都是精雕细刻,叶问涛欣赏的同时不忘默默吐槽——说藏剑山庄就是土豪山庄真不是没道理的。

     天泽楼是叶英修养处,平日每到戌时会有一些弟子进来习书,这时叶英喜欢坐在高台上听朗朗书声,年轻弟子清朗的书声更能让他静心冥思。

     此刻的叶英在一间屋子里饮茶,罗浮仙把人带到后行礼恭敬退出,即使叶英看不见也不失礼数,顺手带上门。

     “莫涛对么?”叶英朝他招招手:“到我面前来,我眼睛不方便。”

     叶问涛乖乖过去了。

     叶英听声辨位,“再过来些,把手伸出来。”

     叶问涛再进两步,老实伸手,叶英扣住了他手腕,叶问涛感觉一股细细的劲力流入身体,这就是内力吧?

     叶英撤了手,点头:“果然。你体内的内力很不一般,但好好练功夫就不会失控。”

     叶问涛知道自己状况比莫雨好太多,没准正是因为莫雨帮自己顶了咒印呢?叶问涛苦笑,被咒印折磨,又因为咒印站在武林巅峰,其实想想真够扯淡。

     “你恨你兄长么?”

     叶英声线很平语气很淡,同他整个人散发的感觉一样,古井不波,沉稳庄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问涛觉得叶英并没将他当一个不懂世事的孩子看。

     叶问涛说的是心里话,“不恨。”

     叶英语气依旧不变:“为什么?他屠你满门,害你流离失所,这是不共戴天之仇。”

     叶问涛摊手:“我不知道大家知道的事实是怎样,但事实不是用嘴传就是真的,而且眼见也不一定为真。”顿了顿,他补充:“真的也不一定错。”

     莫家是不是莫雨灭的门?是。但那是莫雨自愿的?不是。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咒印,莫雨会做出这档子事?最大的受害者不是叶问涛而是莫雨,叶问涛可以想象,尽管表面再随性,莫雨这辈子肯定也被梦魇缠绕,那血色定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听了叶问涛的答案,叶英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叶英长得很俊,虽然少了双眼的灵动也不给俊朗减分。叶问涛愣了愣,叶英笑起来很好看啊,游戏里就没见过庄花的笑脸,哎呀,饱眼福了!

     叶英点头:“一个孩子都能看的如此,倒是让那些争纷的人见拙了。”

     “你的心智很难得。不仅资质不错还聪慧。孩子,可愿拜入我藏剑山庄门下习武?”

     等的就是这句话啊!叶问涛立刻一撩衣摆下跪:“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叶问涛多机灵啊,这师父一叫出口那叶英就是他正统师父了,他的二少本来就是正阳门下,做久了习惯了,现在投在正阳门下正合心意。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藏剑山庄我正阳门下弟子。”叶英摆手示意他起身:“不过你父母双亡兄长又沦为凶手,你可愿意去了原来的姓氏换名?”

     叶问涛琢磨着叶英的意思是让自己放下从前重新来过,毕竟小,容易放,同意:“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单凭师父做主。”

     “好,好。”连说两个好字,叶英对这个乖巧聪慧的徒儿很满意,略微思索,“心剑谓之问水,取 ‘问’一字,问涛,从今以后你便是叶问涛。”

     “问涛谢师父赐名!”叶问涛又是一拜,心说这是巧合呢巧合呢还是巧合呢?自己这明显和叶英不一样的脑回路竟然想到了一个名字,而且这是自己创角色时随手打的,啧啧,自己以后真的顶着这个名字过了啊。也罢,够亲切。

     叶问涛算是在藏剑安了家,顾及着他还小,便安排着和一对夫妇住在一起得个照顾,夫妻二人都是藏剑弟子暂无子女,乐的把叶问涛当亲儿子宠,不得不说,叶问涛其实很好命。

     虽说拜了叶英为正统师父,藏剑其实采取半放养式教育。意思是你虽然是正阳弟子,也可以跟着其他庄主学,他们也是你半个师父。藏剑敢这么半放养,那是因为藏剑的剑法根底是一样的,树的根扎稳扎牢,能长多壮多大就看自己了,死养是好法子,但有的功夫,就适合灵活些。

     除了莫家那一两月,叶问涛这辈子的美好童年就留在藏剑山庄了,十五岁时凭借着一身好功夫已经在山庄出了名,十五岁,虽然还是个青葱小子,但皮囊已经定了模子,那叫一个帅啊!帅的大小姑娘星星眼直闪啊,看看那剑眉星目高挺鼻梁,逢人甩个笑脸一石多鸟,啧啧,以后只能更帅啊!

     初练剑法叶问涛还是吃了不少苦头,别看二少们一个个在外打架各种潇洒各种帅气,没底子你敢耍帅么?第一年打底子那是练了个昏天黑地找不着北,晚上记不住今儿吃了几顿饭。叶问涛曾仰天长啸——练功真的很不容易啊!

     好在他叶大少悟性高,很快如鱼得水,功力蹭蹭上涨跟滑泥鳅似的,叶英那个欣慰哟,孺子可教!叶英教叶问涛也真算尽心了,当年的事业藏得挺好,许多人以为叶问涛养父母是他亲爹娘,处理这事叶英功不可没。所有人基本默认他是叶英的亲传弟子,所以叶问涛这名字,在藏剑山庄想不被人知道都难。

     自从功夫练得差不多了,叶问涛就从宅男转型,也会到处蹦跶,不过目前最远去的还是扬州城,虽然想出去见识下江湖,养父母还有些不放心,叶问涛心想那就再等个半年一年也不急。

     这天叶问涛从扬州溜达了圈回来,捎了些微辣的零嘴,养母已经三个月的身孕,最近爱吃辣。从叶问涛到来十年了可算是有喜,一家子都高兴,酸儿辣女,叶问涛美滋滋的等着多个妹妹。

     “师兄你可回来了!”

     一只脚刚迈进山庄呢,一藏剑弟子就上来了,话说藏剑弟子间这辈分也够乱,半放养的后遗症,叫住叶问涛的弟子估计年龄比叶问涛大点哦?

     该弟子扯了叶问涛胳膊就拉走,叶问涛茫然:“什么事这么急?”

     “还不是你那位竹马!”弟子忿忿:“这会在练武场的都是些小弟子,都让他揍趴了,师兄你去赢了他给我们出气!”

     叶问涛很想说都揍趴了你还能站着来拉我啊?不过一高兴就懒得说烂话。

     他竹马是谁啊?严格意义上来说可不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这小子是将门后裔,府上和藏剑很近,野孩子跑来藏剑闹腾时就和叶问涛认识了,两人能一拍即合那是嗅到了同类的味道。臭味、咳咳意气相投,用叶问涛的话讲,骨子里自己是高贵的流氓,杨成是野性的流氓。

     叶问涛高兴什么?高兴有架打了呗,杨成那一身军家养出来的功夫可不是盖的,一杆长枪一挑能翻一群,和藏剑的君子风截然不同,这样打起来才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