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叶问涛的恢复力是惊人的,按照花清的话来说,果然是打不死的小强,命硬。

     叶问涛清楚记得当日逃走是因为叶岑的解围,许久不见舅舅,一见就是被他瞧见狼狈样。拜托莫雨派恶人去查过,没听到丝毫风声,能下床后第一件事就要去确认叶岑情况,一封飞鸽传书适时来了。

     叶岑亲笔,告诉他自己无碍,一颗悬着的心放下。

     不过打死都不相信叶岑出现在侯府是巧合,自己这个舅舅真有本事,捉摸不透。

     书信送出,可花名册还在自己手上,这一趟,叶问涛准备亲自送,他没打算给天策,是要呈到师父手里,经师父的手就直接能转给天策权威李承恩,能省掉不必要麻烦。

     眼下自己伤势未愈,恢复全盛还需要调理,莫雨和花清都不放人。没好全出去是挺危险,再说给师父的书信到了后,天策那边也能安妥,不急一两天,也想和亲哥老友叙叙旧,便留下。

     莫雨从未和叶问涛提起加入恶人谷的事,只是告诉叶问涛,倘若一天他人不容你,我便罩你,给你归处。

     只要是为了值得的人,就算与天下人为敌都不在乎,莫雨就是这么狂帅酷霸拽。

     说不感动是假的,叶问涛摸摸鼻子,有个可靠的亲兄弟就是赞啊!

     老在屋子里闷着人会发霉生锈,没事叶问涛就在院子里练练剑,顺便思考人生。唐羽喜欢找个地方坐着发呆,盯着叶问涛练剑却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偶尔会和叶问涛切磋,一切磋就能知道叶问涛确实恢复得很好。

     有花清和穆里两个活宝在,显得也不无聊。花清和穆里是营地里两个拔尖大夫,别看在熟人面前很二,在生疏人前,两人话一少,气质瞬间上升不止一个档次,加上做的是救死扶伤的活,在营地里人气还挺高。

     晚上,叶问涛唐无炎,穆里花清四人在大将房里吃晚饭,临时有病患,花清没吃几口就走,穆里心疼,晚饭都吃不好,瘦得嘞,摸起来都不舒服,给他嘴里塞了个饼,也跟着去帮忙。

     饭后坐会,喝茶清胃,激流坞里没什么好茶,粗茶涩口,汉子们用来提神不错,叶问涛抿了口,放下杯子,“无炎之后怎么打算?”

     “护送你去藏剑,然后回唐门复命。”

     “复命后呢?”

     “……”

     叶问涛好整以暇看他,“诶,那天谁让我记住自己说过的话来着?我说过什么啦,你说出来和我对对呗。”

     唐无炎当然知道,叶问涛指的是一同去游山玩水……可那时不是情况特殊嘛,自己才会蹦出‘你记住你说过的话!’这句来,绝对不是迫不及待,或是期待什么的啊……

     唐无炎不说话,耳根子却是有点发红,微低头,叶问涛勾嘴一笑,慢慢伸出手去。

     “叶公子有你的信!”

     叶问涛手僵在半空中,嘴角抽了抽,信使大哥你不要太有职业道德好不好这都什么点了!悻悻缩回手,叶问涛起身开门,唉算了,看在人家送信辛苦如此敬业的份上,那点小心思缓缓也不是问题。

     叶问涛更好奇是谁的信,算算日子给师父的信大概刚到不久,不会这么快;浩气盟天策府?几率更小。

     这回叶公子没猜准,竟然是温书意的信。

     稀奇的紧,书意给自己写信干嘛,叶问涛拆开信,神情随着阅读内容而变得不可捉摸起来。唐无炎虽然好奇,却只是静静坐在一边等着。

     温书意的内容很简单,概括一下两大要点,他自个要回纯阳再不过问他事,二是希望叶问涛不要为难杨成。

     叶问涛是莫雨他弟的事,就算江湖还没传遍,没有刻意封锁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知道的也差不多了。

     叶问涛也不担心,不就莫雨他弟嘛,叶凡五庄主还王遗风他徒弟呢,藏剑众普遍接受力很高,多他一个跟恶人走的亲的也不多。温书意肯定也知晓,他倒是不怕叶问涛怎么着,应该是担心莫雨。

     莫雨特点之一,护短。温书意还真担心对了,莫雨还真问过叶问涛,那个叫杨成的,宰了还是捉来折磨听你发落,就没给活路选择。还认真的和叶问涛论述了恶人谷十大特色酷刑百种独创手段,保证虐人只有更爽没有最爽。

     叶问涛听得冷汗涔涔哗啦啦直下,哥,咱们讨论点和谐的呗?

     和谐?莫少觉得这话题相当和谐。

     比如我们不要再谈论是给人身上划三百道口子抹了蜂蜜丢蚂蚁窝好还是挑了手筋脚筋浸盐水坛子好,咱们谈谈,给杨成条生路吧。

     莫雨皱眉,他差点气死你。

     我还活着,叶问涛想了想怎么和莫雨说,不是仁慈,而是不想见他理他管他,这人从此和我无关,这么说哥懂?

     莫雨回忆了下那晚叶问涛和杨成见面的情形,说两人之间没猫腻谁都不信,于是了然点头。

     哀莫大于心死,要他活着接受惩罚,我懂。

     不能说完全不对……可哥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听起来别扭?

     莫雨拍拍自家弟弟的肩,男子汉拿得起放得下是好事,负心人不值得留恋,我看你身边那唐门挺不错的,论武力值你肯定压得住他。

     …………

     完了,这个世界果然没有三观?叶问涛默默捂脸。

     看完温书意的信叶问涛笑了,“书意对杨成还真是在意的紧呵。”

     温书意决定回纯阳而不再为浩气办事的理由他不知道,但对杨成的这份心思,怕是要跟着带去华山之巅。

     本来一句下意识感叹,唐无炎听到耳朵里,想起什么,皱皱眉,起身就走。

     “诶!”叶问涛反应过来唐无炎已经摸上门了,急忙拉住他,“怎么了突然的?不打招呼就走啊?”

     “夜深,我回去了。”

     语气低低沉沉,叶问涛听出他不高兴,“不高兴了?”

     不耐烦的回了句,“没有。”

     哪叫没有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回事,我没什么地方做错了吧?

     “放开。”唐无炎还被叶问涛抓着手,没法开门。

     叶问涛痞子气息上来了,“不说就不放。”

     “放开!”

     “不说不放!”

     “你、”唐无炎手腕挣扎不开,叶问涛伤可说好全了,力气大的惊人,越挣越紧,唐无炎气的跺脚,“你究竟要干什么!?”

     得,用上当年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了。叶问涛叹气,“说好要游山玩水的,这就烦我了?”

     “谁答应和你游山玩水了,你和杨成去啊!”

     唐无炎这一吼吼得叶问涛一愣,“关他什么事,我都和他闹成这样你不是不知道。”

     阿勒,叶问涛腹诽,节奏有点微妙啊?

     “若不是真心在意,你怎么会为他气成那样?”唐无炎别过脸去不看他,声音越说越小,“你那么在意他,和好不是没可能。我不过是在你低迷时刚好在身边,如果他来找你认错……我、我不是谁的替代品!”

     说到最后,竟然带上了点委屈的意味。

     叶问涛抓住重点,“所以说你在吃醋?”

     唐无炎横了他一眼,“我不爱吃醋不会吃醋!”

     “撒谎。”叶问涛噙着笑意,一屉烧麦你能蘸两碟醋!

     叶问涛心情大好,吃醋诶吃醋!这代表什么?变向表白有木有!哇咔咔!横人的样子也可爱,诶吗,突然发现生活如此美好!

     唐无炎看他一脸傻笑样更来气,手上一挣,意外发现叶问涛力气减了不少,手一松,转身就要往外走,却从身后被拉了一把,脚下踉跄,跌入一个温暖的怀里。

     唐无炎有点反应不过来,叶问涛伸手从背后环住他,把整个人箍在怀里。少爷我要的,哪能那么容易松手?

     “傻子,我从来只当他是兄弟。”

     唐无炎还有点愣。

     “你说这么多年交心的兄弟,我能不气么?证明你少爷我是个至情至性之人,是吧?”

     耳朵被叶问涛吹起吹得有点红,唐无炎别扭动了□子,没得到任何起效,反而被搂得更紧。

     “而且我很专一的,你不可能,也从来不是谁的替代品。”叶问涛把唐无炎扳过来,神情是难得认真,“看着我眼睛,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这么多年,让我动心的,就只有一个人。”

     唐无炎哪还敢看叶问涛的眼睛,浑身上下都不对,脸滚烫得发热,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显然叶问涛不会给他逃开的机会。

     “那就是你,无炎。”说罢俯身上去。

     原来那日触碰自己脸颊的就是这个,此刻覆在唇瓣上的柔软让唐无炎贪恋,缓缓闭上眼。

     细细的啄着,含住唇瓣慢慢吮吸,把柔软的唇挑逗得红艳,灵活的舌尖撬开口齿攻城略地,每一寸都细细浅浅扫过,瘙痒酥麻,一直传到心底。

     这一吻可谓温柔,照顾着唐无炎的呼吸,叶问涛适时的放开,唐无炎请喘着,按捺不住心跳,脸上带着红晕又想别过脸去,却被叶问涛捧过脸颊。

     “别逃,别逃了无炎。”

     没有戴面具,也就遮不住唐无炎的神情,羞赧的眉眼特别迷人,叶问涛又忍不住凑上去在额上、眼上落下轻轻一吻。

     唐无炎闭着眼睫毛轻颤,扫过叶问涛唇瓣,惹得叶问涛直想把人推倒开办。

     可唐无炎虽然不抗拒,抓着自己手臂的手却在止不住颤抖。唐无炎很能忍,也善于埋藏心事,就算叶问涛此刻真想干嘛,他敢保证唐无炎能一声不吭照单全收。

     倔强的模样,看在叶问涛眼里是可爱又心疼,自己准备爱护一辈子的,哪忍心伤了他。嘛,日后做好准备再办事。

     所以,叶问涛只能强压下那团火,嗯,还好没下移多深,能灭。

     叶问涛又在唐无炎耳畔厮磨,惹得唐无炎阵阵发颤,“我的心意,懂了?”

     “嗯……”唐无炎只能含含糊糊嗯了一声。

     叶问涛满意的又在他耳垂上舔了舔,然后把唐无炎一把打横抱起。

     眼前突然天旋地转,随即身体腾空让唐无炎吓了一跳,瞬间甚至清醒不少,可以清醒,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

     这下更紧张了,死死抓了叶问涛胳膊,咬紧嘴唇不说话。他也是个男人,唐门的任务,见多识广,并非什么都不懂,不解风月。

     “别紧张。”叶问涛伸手抚了抚唐无炎的唇,见没好转,又吻上去,舔开了他咬的死紧的唇瓣。

     原本只是不想让他咬破自己唇,忍不住又多尝了尝,而唐无炎因为过度紧张,呼吸各种不顺畅,胸膛开始剧烈起伏。

     唐无炎反应实在太大,吓了叶问涛一跳,急忙放开他,唐无炎这才大口大口开始吸气,整个人都战战兢兢。

     叶问涛翻身躺下,把人搂了怀里,拍着背顺气,好一会,唐无炎才镇静下来。

     这一闹可把叶问涛最后那点旖旎心思闹没了,长叹一声,路漫漫其修远兮啊!不过还好,无炎开窍了。

     坐拥满怀,叶问涛乐死了。

     “天色不早了,无炎,休息吧。”

     “嗯……啊?”唐无炎愣了愣,从他怀里探出头来,“就这么睡?”

     叶问涛低笑一声刮他鼻子,“不想睡?期待我干点什么,嗯?”

     一个带着上翘的尾音,颇有气势,流氓的调戏,听到耳朵里让人软麻麻。

     唐无炎窘迫了,“不,不是……”

     他的意思是,他们两人就和衣,维持这种姿势睡觉?叶问涛抱着他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啊!

     不闹了,再闹把持不住怎么办?叶问涛搂着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位置,“睡吧,明天我们就起身回藏剑。等把花名册交到师父手上我就陪你回唐门交任务,之后游山玩水也轻松了。”

     唐无炎觉得姿势羞人,却又眷恋这般,把头靠在叶问涛怀里,听他在耳边低低诉说,哪里的山美水美,哪里的水果好吃,哪里的馅饼叫一绝……

     听着听着,眼皮真沉了,唐无炎平生第一次在别人怀里安稳睡熟了,就连娘亲,也没这么抱着他睡过。

     叶问涛感觉到怀里人呼吸绵长,知道睡着了,伸手一拂,风过,灯灭。

     难得做梦的唐无炎这晚做了个美梦,梦境里他和叶问涛两人,泛舟游于一个清澈碧透的湖面,两岸杨柳依依莺鸣啼翠,小舟缓缓飘荡。叶问涛一手提酒一手递给他一个馅饼,咬一口,皮薄酥脆,馅肥多汁,牛肉馅的,美味!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看出来木有,其实无炎本质,吃货一个╰( ̄▽ ̄)╮ 偶尔胡乱翻,却看到一张很棒的藏唐图,可是怕侵权,不能放在这里和大家分享,遗憾遗憾,藏叽攻气质很赞!

     PS:感谢以下筒子的地雷~\(≧▽≦)/~ 谢谢你们!

     蓝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09 13:31:31

     白煜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08 21:17:11

     笑靥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08 15:4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