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第二章
    一路行到唐门,畅通无阻,前无挡道后无追兵,撇开几个不长眼的土匪不提。

     太顺利了。叶问涛皱眉,原本都计划好这一路可能遇到的麻烦,一个没有,顺利过头,难不成追兵竟是发现花名册不在他身上?

     未免太神通广大。

     好在抵达成都的晚上,收到飞鸽传书,平安到达藏剑,东西已经交到叶英手里,李承恩也在,那么自己这桩麻烦没了。

     书信是叶英亲笔,表示李承恩确实还了自己清白,一切太过顺利,叶问涛反而觉得不自然。

     但愿是想多了。对叛贼,天策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内忧外患,实在也够辛苦,不过这就不是叶问涛管辖范围了。

     他现在只管和唐无炎,趁着战火还没有燃起蔓遍整个山河,出去好好玩玩。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啊。

     叶问涛积极计划起来,想想去了唐门,果然还是要再回趟藏剑,自己这次让师父家里操心了,不回说不过去。有种从娘家接了媳妇到婆家,然后度蜜月的感觉。

     想想有点小激动,诶嘿嘿。

     两人风尘仆仆到唐门,先去了唐无炎屋子,靠着问道坡一间小屋子,环境清幽,别具一格。叶问涛转了两圈,好是好,就是太小了,连床榻也小,日后果然还是回藏剑住的好,或者在外边买间房子。

     唐无炎先收拾一番,至少要打理整洁,竖着的马尾披散下来,换上一身破虏装,换衣服时把叶问涛推出去了,怎么说也还是害臊的,叶问涛也不介意,心都拴住了,还能让他跑了不成。

     在屋外等着,远远就见一人过来,走近了看,长得不错,就是眉眼间有撇不开的阴郁,碜得慌,作为一个青年来说,太过老成,沉重的气息让人看着就累,又是个过劳的。

     来人看到叶问涛站在屋外顿了脚步,也不问叶问涛是谁,开口只问,“无炎呢?”

     “这里。”门开了,回答的是唐无炎,唐无炎向来人行礼,“少门主。”

     哎哟,这就是唐门少门主唐无影啊?跟想象中有出入,嗯,老气大过霸气。

     唐无影摆摆手,“人后你还是呼我哥吧,偌大的唐门还剩几个能和我谈心的。”

     自从唐无乐“死”后,本来冷漠的唐无影更是少言寡情,身上揽的担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重,老太太和门主乐的看后生可畏,几个兄弟看着倒是心疼。

     唐无影没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转变不仅是因为唐无乐的死,这是一个刺激,扛起担子来,不过是为日后能保住唐门中剩下那几个,还能和他谈心的人。他不是无情之人,总是会寂寞,几个兄弟,他一个也不想再失去了。

     唐无炎点头,直了身子,“无影哥。”

     “听人说你回来了,我过来拿样东西。无乐当初从我这借了两本册子给你,如今我有用,这段时间你不在,我也只有等着。”

     听人一回来就奔过来,看来是急用,唐无炎立刻转身回屋拿了册子。书页保管的很好,没有一点破损。

     唐无影接了册子道,“还没过去给老太太请安吧?”

     刚回来换衣服,明摆的啊。唐无炎点头,“我想打理好了,结了任务就去,总不好灰头土脸匆匆请安。”

     “嗯。”唐无影赞同,“你是该好好去请安了,你不在这段时间,老太太可是为你终身大事操了不少心。”

     “咦?”唐无炎有不好的预感,“终身大事?”

     “对,挑的都是身家清白,贤良淑德,美丽贤惠大户人家的好姑娘,老太太最中意一个,家世江南织造富甲一方,她家父亲正好在唐门做客,姑娘我看过画像,的确不错,配得上你。”

     一直被当做隐形人的某只,在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是散发出存在感颇强的气场,叶问涛黑了一张脸,却笑出声——

     “呵呵。”

     抢媳妇的来了!

     唐无影拍拍唐无炎的肩,“是时候成家立业了,我们也好放心。我先走了,你也去忙吧。”

     唐无影来一趟,心情愉悦了几分,看着无炎身边那个藏剑黑了脸,真是说不出的畅快,是藏剑的就和叶凡有关,我就是不爽那个闷墩神烦!

     连沉重的步伐都变得轻飘飘,身边人琢磨不透他心思,直觉一阵恶寒。

     唐无炎皱眉,都有叶问涛了他娶什么亲啊,再美再好的姑娘也和他没半点关系啊!

     “我先去给老太太请安,我会谢绝这门婚事的。”

     叶问涛盯着他,不说话。唐无炎被看的有点心虚,但想想这不是我的错啊,也就抬头挺胸,回瞪。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得唐无炎双眼发涩,就要缴械投降,冷不丁叶问涛开口了,“唐老太太那里,我去。”

     这下是唐无炎盯着他,不说话。

     叶问涛戳戳他腮帮子,“你想啊,你去,你怎么说,说你有喜欢的姑娘了?老太太说那感情好啊,带回来选个良辰吉日把事办了吧。直说有汉子了,别把老太太气着,差人拿我过去问话,我还得被绑着去,那不是显得我畏首畏尾很没面子?”

     “那你见了老太太怎么说?”

     “临场发挥吧,”叶问涛一笑,“我会让她知道,你没跟错人。”

     唐无炎心里一暖,摸摸鼻子,叶问涛拉开他手腕,吻了上去。

     一吻结束,唐无炎面色带红,叶问涛忍不住上去啃了两口,咂吧咂吧嘴,美味!

     “老太太性子……很强,不然还是我跟你一同去?”

     “不用了,你去结任务,你完事我这边也该完事。唐门我记得大致怎么走,告诉我老太太在哪里就行。”

     “这个时候老太太通常都在唐家堡。”末了唐无炎添了句,“真不用我去?”

     “得了!”叶问涛撵人,“相信你相公我好吗?我们就在这里回见,你可不准来插手,这是我表现我男人面的时候!”

     “谁,谁承认你是相公了!”唐无炎炸毛,被叶问涛推着撵了段距离,也知道拗不过他,只得嘱咐,“那你小心。”

     老太太可是狠角色。

     叶问涛笑眯眯,“放心,忙你的去吧。”

     等到唐无炎走远了,叶问涛收敛脸温和的笑容,霸气耍帅,冷漠装酷,他也会的,脾气好不代表没脾气,人总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碰的。

     于是一干唐门弟子,就看到一个俏脸面若霜,眼神犀利,浑身霸气毕露的藏剑弟子往唐家堡去了。

     “藏剑弟子叶问涛,见过唐老太太。”

     不卑不亢的见礼,即没低了身份,也没失了礼数。

     唐老太太身老心不老,而心不老的人,往往有股特殊气质,让人不得不服,这是学不来的,面带轻笑,乍一看还真是个慈祥的老太太。可别忘了,她可是经营着唐门的老太君,不是省油的灯。

     “来请安的不是无炎而是他的事主,老太太我着实有点意外。”

     唐老太太笑,叶问涛也笑。世上分很多种笑,轻笑大笑冷笑,而现在对着的两个人,都是假笑。

     不发自内心,一样可以笑得很好看。

     “无炎风尘仆仆,若没打理好就来请安觉得失了礼数,打理好后自然会来。”

     “那孩子有心了,”假笑下一抹淡笑一闪而过,老太太看叶问涛,“那叶公子到来所谓何事?事主和下手一起回唐门的,可不多见。”

     “不多见不代表没有嘛。”叶问涛勾勾唇角,“我和无炎已经互相表明心迹,所以见见家里人,也是应该的。”

     这话不太对,唐老太太皱眉,“叶公子这是何意?”

     “意思是,老太太不用替无炎张罗婚事了,再好的姑娘,他也不会娶的。”

     “哗——”

     此话一出,大堂里剩下的人终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唐老太太听得眉头一皱,挥手,“你们都下去。”

     “你们”自然不包括叶问涛,唐门注重效率,顷刻,偌大的堂里只剩下唐老太太和叶问涛两人,一个在座上,一个站在堂中。

     “叶公子,”老太太也是见过世面的,收敛心神,不温不火道,“话可不能乱说啊。”

     “哦?莫不是老太太并未打算过无炎的终身大事,叶某也是道听途说,既然不是,叶某唐突了老太太,陪个不是。”

     唐老太太冷哼一声,“叶公子是聪明人,知道老身的意思。”

     叶问涛也不玩迂回了,坦白,“我和无炎两情相悦。”

     任唐老太太审视,理直气壮,毫不退缩。两情相悦,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呵,”老太太一拄拐杖,“当初叶凡和小婉,也口口声声两情相悦,现在两人又是什么样,都当老身好骗的很?”

     “五庄主的真相叶某不知,但叶某对无炎的确真心。如今虽世风开放,却少有人敢把男子爱摆到台面上说,我也犯不着拿自己开玩笑。”

     “若叶公子真待无炎好,那就该让无炎娶个好姑娘,传宗接代,才是真为他着想。”

     “娶个不爱的人何谈为他着想?江南织造和藏剑山庄,谁更富裕,名动天下?”

     “叶公子,可注意你的说辞。”

     叶问涛冷笑一声,“老太太,这里就我们两人,明人不说暗话。”

     且不说老太太真心给唐无炎找个好姑娘,第一也是看家世,家世不行,对唐门无利,纵然你天姿国色贤惠淑良,那也绝不在考虑范围内。这一代当家,唐老太太唐傲天,哪个不是人精,费劲心思为了唐门,唐傲天连自己女儿都敢赔,何况是一个无亲的小子?

     唐小婉的事唐门肯松口,真是被他们真情打动?要这么简单,唐傲天也不是唐傲天了,师父为了叶凡的事给唐门开出的好处,那绝对是让唐门眼红,借着唐无乐的事,顺水推舟成了。可没想到王子公主到头来一拍手,这亲不成了,藏剑这亲家没了,唐傲天肯定有吐血的冲动,你俩特么逗我玩呢?

     唐无炎可以为唐门效力卖命,生根之情叶问涛感同身受,可要让唐无炎赔上自己,既然有了叶问涛,就别想成。

     唐老太太叹口气,“自然是没法和藏剑山庄比的。”

     “所有人都知道,师父,叶英庄主看重我这个嫡传弟子,甚至当半子看,能和我相许,那也是和藏剑山庄联姻,好处绝不少。”

     藏剑山庄这门亲家,确实有让人心动的资本,唐老太太挑挑眉,不动声色。

     “男子嫁娶如此荒诞的事,叶庄主会认可?”

     听她这么说,叶问涛知道有门,心道,怎么不认可,师父和李将军还有不得不说的故事呢。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师父开明,加之对我宠爱,不违仁义不损道德,何不会认可。弟子喜事,也少不了一番好处,给唐门的利益,我可以担保按照唐小婉小姐嫁与藏剑时的许诺给。”

     果然听到这里,就是唐老太太,也忍不住双目放光。

     叶问涛暗笑,唐门高管是工于心计利益至上,可藏剑山庄也有生意精啊,亏本的买卖不做,听过当初的利益分析,叶问涛知道,答应下来不是夸海口,而是真做得到。对藏剑山庄来说,唐门又何尝不是一个生意的好伙伴?

     “叶公子,这么大的事,你真可一人应下?”

     “老太太放心,小子不会做越渠无力之事。”

     “哈哈,好,不过口说无凭!”唐老太太广袖一挥,叶问涛伸手接了迎面飞来的一个瓶子。

     “叶公子若是诚心,就把这喝了吧。”

     叶问涛哭笑不得,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敢问这是何物?”

     “叶公子怕了?”

     “唐门毒物高深莫测,天下几人不怕。万一一沾就死了岂不见不着无炎,叶某岂能不怕。”

     吹捧唐门,给唐门脸上贴金,又自己示弱博得好感,唐老太太是对着年轻人印象不错,做事有一套,又有胆色。

     欣赏是一回事,该喝的还是得喝。

     “我唐门独门秘药离人泪,喝下去后,只要你不碰山梨粉就没丝毫影响。不说山梨粉配方复杂十分少见,就是你碰了,不过也受点疼痛,片刻就好。但若是叶公子不兑现承诺,或者待无炎不好,老身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叶问涛笑了笑,对唐老太太也真心敬重,不为别的,就为那句话“待无炎不好”,即使一切以利益为基础,唐老太太也是真心向着无炎的。

     再说要过今天这关,不喝不行。

     拔开塞子,仰头一口。嗯,离人泪,葡萄味,有点酸。

     叶问涛将瓶子掷回去,唐老太太接了空空如也的瓶子,满意点头,“老身就等着叶公子好消息了。”

     离人泪一口下去,胃里有点火辣辣,叶问涛终于是真心一笑,“定然。”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老太太请说,知无不言。”

     “你俩谁上谁下?”

     叶问涛咧嘴露出一口锃亮白牙,“玩重剑的难免力气大点,压人更顺手。”

     作者有话要说:据说唐门有一剧毒情人泪,离人泪什么的,,瞎编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