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第四章
    果然叶小岚和叶羽回去后没少了一顿训,不过因为叶问涛回来叶云叶秋夫妻二人欣喜,加上叶问涛护着,俩小孩也没挨多久的训。

     叶小岚和叶羽遇袭的事,叶问涛没和爹娘说,私下问了下俩孩子,夜深就散去,回各自房间。

     叶问涛在意的是叶羽注意到的,黑衣人对叶羽和叶小岚不同态度。

     活捉,那是有用;赶尽杀绝,情况分多种,叶羽一个孤儿,带回来时又无能证明身份的东西,那么只是刚好碍事了。

     先是瞄准自己,去平安侯府逛了圈,矛头又调转自己妹妹。如果最终目标是自己,没道理之前完全不考虑自己家人啊,就唐羽的手段,肯定能用的都用,现在才对家人出手,什么意思?

     剪不断理还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好烦好烦!

     叶问涛烦起来,把一杯茶灌酒似的一口闷,“嘭”的一下砸在桌子上,把桌边神游的唐无炎吓了一跳。

     “呃,抱歉……”

     唐无炎朝自己翻白眼,叶问涛骚骚头,干咳两声。不过无炎随喜欢发呆,但被吓到,还吓成这样不多见啊。叶问涛想烦了,也想转换下思维,伸手戳唐无炎额头,“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唐无炎在想什么,想了很多。唐门给老太太请安,没想到老太太对叶问涛是赞不绝口,满满欣赏之意,而且言语间,那是默认了两人关系。虽不知道叶问涛是怎么做到的,但唐无炎确实佩服他,能让老太太松口可不是件简单事。

     老太太点头,唐门这关是过了。那藏剑这边呢?唐无炎忐忑了。

     自个从小没爹没娘,都快忘了这一茬,叶问涛是有养父母的,而且跟亲的一样亲。唐老太太是自己长辈,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和家人差别很大。

     今晚匆匆见过叶云叶秋,夫妇二人看起来是热情和气,而且叶问涛也说过他们开明好说话。可自己怎么说,直接告诉他们你儿子跟我在一起了,会不会直接被重剑拍出去?天下间哪个父母不是盼着自己儿子娶个好媳妇续香火的啊,而且按照叶问涛的条件,姑娘家们还不得跟蜂蝶扑花似的。再说之前夫妻二人还给叶问涛安排相亲,这么优秀的人他们都还找媒婆牵线啊!

     除了爹娘,叶问涛还有个亲传师父,那可是藏剑山庄的庄主叶英啊!有这样一个师父,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要是知道自己徒儿带个大男人做他徒弟媳妇,又会是什么反应啊?

     一向淡定的唐无炎表示惴惴不安了,果然一碰到和叶问涛有关的事,自己就得认栽。

     孩子你没注意到你已经自动把自己摆在媳妇要嫁到藏剑的位置了么?一把利益,老太太就把唐无炎爽快的卖了,照叶问涛说好的,表现得跟嫁女儿似的,加上一路上叶问涛对唐无炎的思想荼毒,实际行动上还没上下,唐无炎心理上就败了。

     就连叶问涛现在叫自己“媳妇”,也不会反驳了。这种惴惴不安的心里,还真挺像的……

     “我在想,怎么和你爹娘说,还有你师父。”

     “说什么?”叶问涛故意装傻,唐无炎瞪他。

     “哈哈,不闹了。”该叫他别这么瞪别人,真是可爱得紧。

     “我爹娘是聪明人,刚才我表现得那么明显,他们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应该知道了。”

     “明显?”唐无炎诧异了,“很明显?”

     叶问涛无语,他是不是太成功了,让唐无炎适应到这个地步。当着人的面,两个大男人拉手环腰什么的,还不够明显?那是考虑到无炎面皮薄,才没一下亲上去的。

     “那,他们……”

     “没直接叫我过去问话,就表示十之□□没问题。再说他们后来打量你的目光,我看得出是满意的。都没提收拾客房,是在告知我态度呢!”

     “真的?”唐无炎目光灼灼。

     “真的!”嗷呜好想咬一口!

     叶问涛凑上去,却被唐无炎伸手挡了,“等等,那你师父呢?”

     师父那边就更不用担心了啊,师父自己本来、咳咳,不过最近好像有点感情问题,还是因自己而起哦?

     “明天去拜见师父,和他一起吃个饭吧。师父虽然看不见,却善于从言语中辨人。”

     唐无炎表示很紧张,传闻中的叶英,总感觉是个不好相处的宅男。

     “没问题的,相信你自己和我的眼光,师父绝对满意你。”

     “哦。”

     “来亲个呗!”

     “别闹!”唐无炎推开他,一个翻身躺下,“明天要去见师父,睡了。”

     “嗯嗯,你记得明天看到师父也这么叫。”

     “……”

     真的是脱口而出,被叶问涛毒害太深了啊,唐门的师父们我对不起你们QAQ!

     少见唐无炎紧张成这样,惴惴不安的神态,倒让叶问涛更乐了,都是因为自己啊,成就感!唐无炎拒绝他也不坚持,便灭了灯睡下。

     唐无炎的焦虑,叶问涛总算是见识了。夜晚辗转反侧睡不着就算了,一大早起来就拉着自己问东问西,自家爹娘喜欢啥师父喜欢啥,连叶小岚叶羽的份都要一并买回来。

     叶问涛特幽怨的看他,奈何这次任何攻势无用,只得顶着深深的黑眼圈陪唐无炎出门,一面想着,跟了自己,刺客杀手的作息习惯得给他好好改改。

     出门的结果就是,叶问涛拎了大包小包回来,望着堆成小山的手信,叶问涛无语了。

     “去见叶庄主,把这个带上吧,还有这个这个、”

     “我的好无炎行啦!”叶问涛把唐无炎塞过来的东西搁回去,拉了他的手就走,“这些东西我会让人送过去的,去见师父,带人就好。”

     “可……”

     “师父除了武痴也喜欢些新奇小玩意,你们唐门不是手巧么,日后做个精巧的小机关吧。”

     唐无炎眼睛一亮,“借我你们的铸造炉用用,现在就要!”

     “亲!爱!的!”叶问涛一把把他扯了回来,行动派也不带这样的!“我早让人过去告诉师父今儿陪他用午饭,再不去就得过了时辰,不是更失了礼数,嗯?”

     唐无炎这才消停,“也是哦。”

     终于打住了!叶问涛欣慰的拍拍唐无炎脑袋,紧张过头啦,等见了师父,就知道师父的人有多好了。

     在楼前,叶问涛见到了一脸无奈的某位,大将军,大将军一见他,那眼神热乎得叶问涛直想躲。

     可明显别人行动更快。

     “问涛小子。”

     “李将军别来无恙。”

     这位无奈的将军,自然是李承恩。

     李承恩干咳两声,“前段时间,我天策对你有误会,害你吃苦,是我们的不是。”

     “哪里。”生的也不是这个气。

     “你师父最近心情不太好。”

     “将军放心,我定尽我所能让师父欢心。”叶问涛十分客气。

     “可以的话,我也想帮忙。”

     叶问涛伸手作出一个“请”的姿势,“请。”

     李承恩纠结的看着大门,眉头拧出‘川’字:“叶庄主近期谢绝见客,尤其是天策的人……”

     所以这才是重点吧!叶问涛心底暗笑,“将军随我进去便是,不会拦着你的。”

     “恭敬不如从命。”救星来了啊!

     进门后有人上来询问,因为看着李承恩,他都在庄主门楼外晃荡几天了,大家也都知道庄主不愿见他。罗浮仙看是叶问涛带着,也就挥手遣人散了,庄主那是斗气,也有个时限的。

     “师父。”

     “叶、叶庄主。”

     叶问涛和李承恩同时开口,李承恩更是迫不及待上前,却华丽丽的被叶英无视,叶英循声伸出手,“问涛回来了?”

     “是。”

     叶问涛扶过叶英,看着一旁呆住的李承恩忍不住弯了嘴角,一代枭雄一世大将军,弄成这等虎头傻脑的模样,被师父戏弄着,当真有趣!

     “叶庄主。”唐无炎也给叶英行礼。

     “唐公子,这一路辛苦你了。”

     今早有侍从来报,说是叶问涛要带着唐无炎来拜他,叶英心下奇怪,怎么把唐无炎捎回藏剑了,就算是因为这次成了朋友吧,也没必要来拜自己啊,心下就有点琢磨猜想。

     唐无炎抬头,就见叶问涛直给他使眼色,唐无炎哪能不懂,只是,叫不出口啊!

     房间里一时沉默,气氛诡异的微妙,叶英感到了一点不寻常气息。

     李承恩就看叶问涛和唐无炎眉来眼去的,直闹心,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就见叶问涛一把抓住唐无炎的手。

     李承恩眼角抽了抽,现在的年轻人哦……嗯,不过叶英看不见啊。

     叶问涛抓住唐无炎的手,轻轻摩擦手心,给他鼓励,唐无炎也握紧他的手,犹豫几番,终于开口,“师父!”

     声音不大,却很用力,一声叫完,唐无炎脸热的可以煎鸡蛋,深深低下去,缩到叶问涛身边。

     叶英挑挑眉,“刚才唐公子是叫我?”

     “对的。”李承恩殷勤答话,叶英继续无视,“问涛?”

     叶问涛肯定,“是的,师父。”

     叶英不说话,等下文,果然叶问涛接出下文,“师父,我与无炎既决定要携手一生,你是我师父,他叫你师父也是没错的。”

     叶英沉默了。沉默到唐无炎都冒汗的时候,叶英终于开口说了句,“问涛,叫浮仙摆来午饭,唐公子也和我们一道用吧。”

     叶英这段沉默,让叶问涛也摸不透了,心里也有点怀疑,师父不会不同意吧。那可不行啊,虽然就算得不到师父认可他也不会放弃唐无炎,可眼下师父的认可不仅是祝福问题,还有自己小命问题诶!

     罗浮仙带人过来摆好饭食,叶英让人做,听得凳子拉动的声音,知道多人坐下了,淡淡开口,“谁让你坐的?”

     唐无炎一惊,叫自己?正要起身,被叶问涛按住了,只见一边李承恩悻悻起身,“叶庄主……”

     “浮仙,把多的凳子挪出去。”

     罗浮仙抿嘴笑,让人撤了李承恩的凳子,李承恩只好干站着,不过也不走。好不容易进来的,赶他他都不走,这次必须和好拿下!

     “问涛。”

     “师父。”

     “开化的风俗是回事,真心是回事,我只问你,你和唐公子,是露水之缘还是白头之心?”

     “叶庄主。”这次开口的是唐无炎,不能所有一切都让叶问涛应着,“问涛待我真心,我自然以真心相托。我并非饱读诗书的人,漂亮的话不多,我只说,两情相悦,相伴白头,是我俩的心愿!”

     李承恩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小伙子可以啊!别看着害羞,关键时候还是靠得住的!

     “师父,无炎所说具真,我俩的确两情相悦,愿不离弃!”

     叶问涛此刻那个心花怒放啊,无炎第一次叫他名字了啊叫他名字了啊!平时都是带过的啊!一声‘问涛’,铿锵有力,敲到心坎上了啊!

     李承恩也附和,“我看他俩是真的。”

     叶英挑眉,“问你了么?”

     “叶庄主……”

     “唐公子,过来坐我身边。”

     唐无炎忐忑的在叶英身边坐下,随着和叶英的谈话,渐渐放松下来。传闻果然多不可信,叶庄主明明是个和蔼好处的人,说话也不碜人,声音好听,人长的好看,还很关心自己,一个老好的长辈。

     看着唐无炎放松,叶英和善的面容,叶问涛知道这关是过了,放心下来。一放心就发现肚子饿了,拿了筷子正要夹菜,就感到身边传来一阵黑气。

     扭头,发现是李承恩哀怨的盯着叶英,那眼神,凭师父绝对早就察觉了,可不理你就是不理你。

     叶问涛偷偷给李承恩打了个手势,看口型,意思是,“我帮你。”

     毕竟是自家师父的幸福啊,徒儿怎么能不出力!再说李承恩真心不错,难得找到更配的了。

     李承恩欣喜,要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回叶英就是为了宝贝徒儿跟自己赌气啊,有叶问涛出马一定没问题!

     一抱拳,意思“谢了!”。

     叶问涛想的只是,自己的幸福来了,不能让师父再跟他家的堵着呗,再说师父绝对只是赌气。啊,还不能忘了成全叶凡,好事多磨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520,到处都很热闹啊,单身的达达表示任你秀恩爱我自雷打不动=-=!不过还是给亲们说一声,520快乐=w=~

     衍生物渣了一些剑三虐虐的小段子,要看么,诶嘿嘿,和正文无关的小虐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