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叶问涛没能睡片刻,莫雨把他扶起来时醒了,外边雨似乎停了。

     本来的那件袍子已经扔到一边,不说恶战时沾了血破了些,取化血镖前左肩的衣服是直接割破露出伤口,所以已经破的不成样,没法再穿。叶问涛觉得挺可惜,虽说是自己花钱,但毕竟是唐无炎挑的呐,算不算半件礼物?

     肩上的伤已经用白净的纱布缠好,莫雨本来觉得莫杀婆妈,探查个地形哪用得找带上纱布伤药,但现在得承认,姜还是老的辣,这不就派上用场了。

     得到自家少主一个肯定眼神,莫杀表示整个人都荡漾了。

     叶问涛身上披了件白袍,叶问涛扭脸看莫雨,“哥,不冷么?”

     白衣赫然是莫雨的,现在他只剩了件红色坦胸里衣。莫杀曾表示要把自己衣服让给少主,被莫雨以尊老名义拒绝。

     莫雨绝不会告诉他们是嫌弃,衣服上还带着汗味泥土味,不能忍。

     叶问涛的嗓子发干,声音略沙哑无力,但好歹能不喘说出一句完整话了。

     “我练的是极寒内功,不惧冷。”莫雨放柔了声音,明明这状况关注的重点还在自己身上,自己这弟弟倒真心善。“你体内毒素未除,加上内伤严重,随我去激流坞,我们营地有大夫。”

     现在也只能仰仗莫大少了啊,叶问涛点头表赞同,雪中送炭啊,果然是亲兄弟!

     叶问涛有伤在身不能单骑,莫雨决定和他同骑,唐无炎有伤在身,看着和叶问涛关系密切,就一起走吧。于是莫雨随手点了一个恶人谷侍卫,“马给唐门,你自己想办法回来。”

     侍卫小鸡啄米般点头,就连抱怨自己倒霉的胆子都没。

     只是护卫们刚把马牵来,就听得一阵整齐的马蹄声踏地而来,距离离他们越来越近。

     “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五。”

     莫雨靠内劲辨出人数,皱眉,什么来头?奔他们恶人谷来的,还是小涛?

     若是奔着小涛来的,那正好,莫雨还想看看谁敢把自己弟弟伤成这幅模样,一股无形的杀气弥漫开来。

     不管今天来的是谁,自家亲弟弟那是护定了!

     但是惊喜总是这么突然,一来还是一双,莫雨看着策马而来,为首两人其中之一,不淡定了。

     “莫雨哥哥~”

     本来是两人为首,现在立马变成一人首当其冲,一身亮眼的浩气蓝,竖着高马尾,撩起的披风“簌簌”作响,英姿飒爽,俊脸上爽朗的笑意,一口小白牙锃亮。

     身在浩气让莫雨不能淡定的,除了穆玄英还有谁?

     穆玄英拉了马,也不管身后追上的人和其他恶人谷众什么表情,露出一个浩气觉得很阳光恶人觉得很欠揍的微笑,“莫雨哥哥,好久不见,今天真巧!”

     “是挺巧。”

     小涛就在自己身边,毛毛不可能没注意,这么说小涛的伤和毛毛没关系了,莫雨松口气,转头,却发现叶问涛抬眼,死死盯着前方。

     而另一人也死死看着他。

     “呵。”

     叶问涛冷笑出声,“这种鬼天气还劳烦杨将军亲自来捉我,叶某好大的面子。”

     “啊?杨成,他就是你要捉拿的藏剑弟子,叶问涛?”出声的是穆玄英。

     “是。”

     穆玄英向来看人很准,大概是天赋,一眼就能辨性子,上下打量叶问涛一番,“看着不像是会做出通敌叛国此等苟且之事的人啊。”

     不待杨成回答,另一人打马而出,语气带上了焦急,是关切,“叶公子,何以至此?你的伤……”

     长了双眼睛,没瞎的都能看出叶问涛此时很糟糕,就连站着,都得靠旁人使力。

     “让你挂心了书意,还死不了。”

     这样苍白无力的叶问涛,深深刺痛了杨成,所以叶问涛反唇相讥,他却一个字吐不出。不就是躲避他们的追捕嘛,怎么搞成这样!叶问涛,你究竟还瞒了我多少事,藏得有多深!?

     杨成拽紧了缰绳,□坐骑感受到主人的威压,鼻子喷出气耷拉脑袋,连马儿都被他暴戾的情绪震慑了。

     “额……”穆玄英深深感到事情有点复杂,且不说要抓的人和莫雨在一起,好像抓人的和被抓的,本身关系就不浅。

     莫雨沉了一张脸看杨成,“是你伤了他?”

     “哥,不干他事。”

     叶问涛声音不大,可由于场面安静,这声‘哥’让浩气人马听了个清清楚楚。

     穆玄英诧异了,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弟?稻香村是不可能了,进了恶人谷后?不大可能,听说周围的人都怕莫雨怕的紧。

     呃,早年曾听莫雨哥模模糊糊说过自己有个亲弟弟……不会吧!?不是死了么!难道还活着,被藏剑收养了?

     穆玄英开始各种脑补。

     莫雨脸色好了点,如果是杨成伤的,他不介意现在就剁人。

     时下江湖两大巨头浩气盟恶人谷的领头人,都机灵的嗅到了乱世征兆的味,此刻再鹬蚌相争很不明智,加之之前围剿萧沙的合作,浩气盟和恶人谷的气氛比起原来的死磕好上百倍。再也不会一见面就冤家路窄大打出手,心情好还能给对方让个道。

     但也紧紧是缓和,你是伪君子啊你十恶不赦啊,根深蒂固的观念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拔掉,一言不合依然可以大打出手,收敛不能与释怀。

     莫雨是明摆着要护叶问涛,杨成表示拿人方面绝不让步,眼下气氛有点僵。

     叶问涛朝唐无炎摆摆手,唐无炎走进,见叶问涛有话要说,而且不像张扬,便附耳过去。

     “暂时别说花名册的事,我想赌一把。”

     “赌?”赌什么,唐无炎疑惑。

     叶问涛笑笑,“你看着就好。”

     叶问涛的话,只有莫雨唐无炎听到了,莫雨不动声色,朝叶问涛点点头,意思让他赌。

     “杨成。”叶问涛看他,“为什么不信我?”

     “军国大事无戏言,有证据我就信。”杨成挺直腰背胸膛,答得有理。

     “那我问你,若是你上头这就下令要处死我,你怎么办?”

     “不会……”

     “假如!”

     “我……”杨成有些畏缩了,脸上阴晴不定,“我会替你求情。”

     “哦?怎么求。”叶问涛眼中闪过一抹异样光彩,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

     “你只是一时糊涂,罪不至死。”绞尽脑汁,杨成也想不出更好理由。

     “那你还是不信我!”

     一口一个不信不信,杨成也怒了,怒吼一声,“你要我怎么信你!?”

     原本以为我够了解你,我最了解你,可是今天才觉得看不透,你要我怎么信你,拿你怎么办!叶问涛!

     被杨成这么一吼,叶问涛愣在原地,杨成会吼出这么一句,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最坏也没想到,这一句,断了他最后回头的路。

     “呵……呵呵,哈,哈哈哈!”

     低笑,轻笑,狂笑!一时间寂静的夜里,众人都只能听见这肆虐的笑声,夹在着癫狂,刺得人耳朵生疼,听的人胸口憋闷。

     叶问涛的伤经不起这么折腾,唇角溢出一丝血来,叶问涛扬手擦掉血迹,原本死灰的脸上竟然透出一丝血色,星目微挑,炯炯有神,配合嘴角一点殷虹,说不出的邪气,身上找不到半点温润君子模样。

     “好,很好,不知怎么信我,要理由。杨成我告诉你,若是我俩换个位置,劳资就是信你,管别人扯淡。就算亲眼看到你杀了人,你告诉我不是,我都相信其中有玄机,有猫腻!”

     “但从今天,这一刻起,会无条件相信你的叶问涛,没了。记着,这是你造成的。我俩的兄弟情义,从此一刀两断!”

     叶问涛抽出剑猛地在身前地上划出一道长痕,很深很长,杨成觉得那一剑不是划在地上,而是划在他心头,有什么东西,碎了……

     杨成只觉得浑身发抖没了力气,竟是差点从马上摔下来,还好温书意及时扶了他一把。

     温书意复杂的看着瞬间被打击得无力的杨成,张张嘴,第一次在关键时刻,竟然说不出一个字。

     “噗!”

     “叶问涛!”

     “小涛!”

     莫雨和唐无炎同时惊呼出声,叶问涛划出一剑,一口黑血自口中喷出,晕厥过去,莫雨急忙扣住他脉门查看。

     这一查,惊得莫雨一声冷汗。

     内息紊乱,在经脉百骸乱窜,急火攻心,分明是走火入魔征兆!方才他歇息时莫雨运功压下去的内伤被生生翻了出来,造成损害更大,变本加厉,而且由于情绪不稳和强行运功,毒素也加快了游弋。

     刚有点好转的人,此刻竟是命悬一线!

     “杨成!”莫雨眼中精光爆发,怒目凛冽的盯住那个叫杨成的人,一手握上短刀,“你是在找死!”

     就算这身伤不是杨成弄的,搞成这副模样,绝对是拜杨成所赐!莫雨恨不得把面前的人活剥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回的亲人,见面连寒暄都来不及,怎么能让他弄没了!

     “莫雨!”唐无炎也急,“管不了其他,先救叶问涛!”

     对,先救小涛!

     莫雨一个翻身将叶问涛带上马,拉了缰绳,大喊一声,“毛毛!”

     “诶?啊,小雨哥哥我在!”眼前状况真是大大出乎穆玄英意料。

     “你们浩气拿人,我之后会给你交代,现在立刻让路,我要救他,他不能死!”

     穆玄英只是一转眼珠,立马挥手让人散开,“让路!”

     浩气中有人觉得不妥,出声道,“少盟主,此事不妥……”

     “哎呀不就让个路嘛!小雨哥哥说有交代一定会给,玄英以自身作担保。再者叶少侠只是有嫌疑啊,错害了好人怎么办!快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哥哥姐姐们让路!”

     错害好人不仁义,救人一命是道义,浩气讲的就是仁德道义,众人吃瘪,只得让开,不然说他们家少盟主厉害在骨子里呢,一句话就堵了众口。

     浩气人马一闪开,莫雨立刻策马狂奔,不忘护着叶问涛,减少他颠簸。

     “少盟主,属下……”杨成回过神来,整个人散发一股苍凉气息,吓了穆玄英一跳,千万别下一个倒下的是你啊!

     “没事,”看得出杨成很在意叶问涛,穆玄英安慰道,“小雨那么护叶问涛,不会轻易让他死掉的,恶人里不乏医术高手。”

     “是。”杨成心里万般不是滋味,抱手,“离开营地颇久,属下先行返回,少盟主请自便。”

     “行,你回去吧。嗯,注意休息,稳定情绪啊。”

     “有劳少盟主关心。”

     杨成打马离开,温书意也像穆玄英一行礼,追了上去。

     “唉……”

     穆玄英托着下巴悠悠叹气,亏我和师父软磨硬泡那么久,说好和小雨的愉快见面呢,这下子全泡汤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完毕,没有存稿的我一口气写完三章整个人都不好了……累QAQ,熬夜累shi。感谢大家的支持,以后也还请大家继续支持达达哦撒花~\\(≧▽≦)/~

     PS:亲们可以通过微博和Q群和达达愉快玩耍,

     微博地址:?s=6uyXnP

     或者戳文案里图标直接进,Q群也详见文案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