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第二天一早,叶问涛唐无炎两人不慌不忙吃早饭,决定吃完去收拾行李,还得去跟莫雨他们道别。

     叶问涛早起去买了早餐回来,好笑的看着唐无炎叼着烧麦,怨念的看着醋碟子,眼里一圈圈的满是纠结,却不下手蘸醋。

     还纠结着昨儿说的话啊?

     叶问涛挑个烧麦蘸了醋,送到唐无炎嘴边,唐无炎盯着烧麦不动。

     “行啦,”叶问涛又往前送了一点,“你不爱吃醋,可醋非要你吃,都赖我,行了吧?”

     唐无炎瞧瞧叶问涛,“啊呜”一口吞了烧麦,嚼啊嚼,嚼完后嘟囔,“本来就赖你……”

     觉得挺好玩,叶问涛就着喂了唐无炎一屉烧麦,一个喂得开心,一个吃的开心。

     本来给莫雨也带了早点,结果敲门他不在房里,想着可能忙去了,至于穆里花清,叶问涛觉得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

     吃过早饭,唐无炎也回房收拾东西,叶问涛刚收拾一半,就有人来报,“叶公子,外边有个叫叶君曦的藏剑弟子求见。”

     “君曦?”叶问涛意外,“他怎么来了?让他过来。”

     “问涛师兄,好久不见!什么味道好香,土豆烧麦!我还没吃早饭呢,快让我尝尝!”

     叶君曦也不等叶问涛回答,自顾坐下开吃,多出的那份烧麦,三下五除二就被叶君曦解决了,叶问涛撑着脸等他吃完,顺手给他递了杯茶水。

     叶君曦是碎星门下弟子,还是那句话,藏剑的放养模式,别以为碎星门下弟子不会功夫或功夫很差,好手那也是不少。叶君曦功夫不错,年纪和叶问涛相仿,和叶问涛还有叶铭流关系不错。

     叶君曦深受叶晖喜爱,因为他是个生意精,会赚钱会管账。藏剑会花钱的太多,这就意味着,能挣钱的人必须更精,叶君曦就是这之中典型代表,经常想些新颖的主意,带来一大笔收益。不过叶君曦本人非宅,也是个爱溜的主,所以算算账什么的,也就限于他在藏剑的时间,叶晖对此感慨颇多。

     当年芙蓉山庄留下的钱财,叶问涛一并并给藏剑山庄了,反正他用藏剑的吃穿不愁,而自己又不会管财,这样索性便宜。

     叶君曦吃饱,喝了两口茶,虽然味道不好,约莫真是渴了,多喝几口。

     “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看你啊!问涛师兄你这会,事可不小,嚼舌根的一多,传的就多。”

     “为此专门来看我?”叶问涛不信,“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有良心了?”

     “嘿嘿,我一直很有良心。”叶君曦笑笑,缴械投降,“好吧好吧,我是陪人来不空关,听说你在这儿,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都要我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这不,塞给我好多东西呐!”

     叶君曦拎起一个沉重的包袱往桌上一搁,叶问涛打开看,嘴角抽了抽,传言是什么版本啊,大家这是以为他落难到什么样啊……

     不过心挺暖,爷在山庄果然是人见人爱啊。

     叶君曦笑,“师兄你不知道,自从你这事传回去,庄主就谢绝天策来使啦,李将军亲自送来的书信一概不看,传话一概不听,听说李将军已经亲自往山庄去啦!”

     师父果然是疼自己的,哼哼。

     “我以为师父就算让人来看,也是师兄啊。”

     叶君曦当然知道他说的哪个师兄,“铭流师兄被庄主派出去做事了,至于什么事,我们也不知道。”

     叶问涛拿出两三个钱袋,把里边的钱塞到自己钱袋里,又选了几瓶伤药,拿了两件衣服,剩下的往叶君曦身边一推,“带这么多东西我行动不便,剩下的你用吧,或者捐了也行。”

     “现在你还不安全?”

     “不好说。”叶问涛顿了顿,忽而想起什么,“君曦,你陪人来不空关做什么?”

     “啊,白玥给他绣坊的师姐师妹们带点东西。”

     “那你之后怎么安排?”

     叶君曦骚骚脑袋,“还不清楚,随便走走吧。”

     叶问涛咧嘴一笑,叶君曦直觉这不是啥好兆头。

     果然——

     “君曦啊,帮我个忙呗。”

     “看情况。”叶君曦望天。

     “这事非你莫属了!”叶问涛转身拿出一个小布包,从棱角可以看出是本册子,往叶君曦怀里一塞,“把这个送回藏剑,送到我师父手里。我早就给师父传过书,这东西要是送不到,咱俩就一起倒霉吧。”

     “卧槽,叶问涛不带你这样的!”叶君曦黑线,“哥们我没哪点对不起你啊,不带这样拉人下水的!”

     叶问涛耸肩,“谁让你这个点撞上来了,天意啊孩子。”

     叶君曦叹气,得,好心没好报,自己还真是麻烦体质,专招破事。

     嘴巴上说着不乐意,叶君曦还是收了东西,“这什么啊?”

     “很重要。”

     “会给我引来杀身之祸不?”

     “你不让别人知道你有,就不会。有也是冲着我来。”

     激流坞防卫森严,唐羽的人进不来,但一旦自己出去,花名册在自己手上,难免会引来新一轮追杀,交给叶君曦,省时,而且对叶君曦,他很放心。

     “你也不容易啊。”叶君曦收到怀里揣好,“谁让我老招破事呢,这个忙我帮啦。”

     “好兄弟!”叶问涛拍他肩,“以后有事也可以找我,能帮的我肯定尽力。”

     “咱俩谁跟谁嘛。”从小到大,互相帮过的,那还真是数不过来。

     “回山庄后替我给大家道谢,说我过得不错。”

     “你不回去?”

     叶问涛摸摸下巴,“暂时不了。”

     唐无炎这会收拾了东西过来,发现屋子里有别人,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

     叶问涛弯弯嘴角,“改道,我决定去唐门。”

     侯府贤士居内,不似平日整洁。

     “哗啦!”

     唐羽又是伏案一扫,瓶瓶罐罐书册跌了一地。他现在很烦,叶问涛是莫雨的弟,并非叶云亲生的事已经传到郑槊耳里,之前的苦心安排可算白费了。

     叶岑,是打定主意我不敢动你才这么肆无忌惮是吧,不过也对,我确实不敢那你怎么样。叶问涛分明不是你亲侄子,你护着他,这下可好,麻烦转了。

     “唐公子。”

     唐羽抬起头来,冷眼看去,“谁让你进来的?”

     小厮唯唯诺诺,“那个,门没锁,又听到里边有躁动……”

     唐羽冷哼一声,小厮低头,“老爷请你过去,唐公子。”

     “知道了。”来的挺快。

     “房间需要我收拾下么?”

     “下去吧,碰到我的毒你怎么死都不知道,你是问佑的人,死在这里我不好交代。”

     “是……”

     小厮战战兢兢下去,走远后松口气,唐公子看人的眼神如毒蝎,真是让人消受不起。

     小厮走了几步,眼见一个人,立刻乐起来,“少爷。”

     “小福。”郑问佑也跟他打招呼,“从小羽那里出来?”

     “是。老爷让我去唤唐公子。”

     “爹?”郑问佑一皱眉,原本提前完成军营里的事来见唐羽,忙了一阵,好久没亲热过了,没想到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你忙你的去吧,别告小羽我回来了。这个木簪你拿着,挺配你。”

     郑福是从小伺候郑问佑的小厮,现在被郑问佑派给唐羽。郑福接了簪子,心里感慨,像少爷这般温柔贴心的,是怎么和唐公子那个乖戾的人处到一起的呢?

     唐羽来到郑槊书房,丰红正亲自给郑槊沏茶,郑槊看唐羽来了,对丰红道,“妇道人家,公事当回避。”

     “红儿知道。”丰红欠身下去,走过唐羽身边时,对他扬眉,神情里尽是得意之色,张嘴,并不出声,但唐羽明白她的唇形——“贱人,我看你能得意几时!”

     郑槊对她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唐羽心底冷笑一声,面上不动声色。

     待丰红走了,郑槊才开口,“叶问涛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

     “是,属下也是刚知晓不久。”

     “哼,没想到我们被摆了一道。”郑槊愠怒,“我们苦心安排这么久,竟然是无用功。”

     唐羽低头,却是不卑不亢,“属下无能。”

     “罢了,不怪你,连老夫也未曾查到。”

     果然不放心我,还派了自己的人出马。唐羽暗暗在心中腹诽这个老狐狸。

     “我们的目标该换人了。”

     “全凭侯爷吩咐。”

     郑槊屈指敲敲桌面,“详细内容,我还要等确切消息,之后再和你说。今天叫你来,还有一事。”

     “侯爷请说。”老狐狸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郑槊捋捋胡子,悠然长叹一声,竟是苍凉,“老夫老啦,膝下就问佑一个孩子,我还盼着有生之年看我孙子出息。”

     唐羽懂他的意思,心底嗤笑一声,看孙子出息,别说会不会有孙子,还的看你有没有命等。

     “你和问佑的事,老夫心知肚明。”郑槊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我不会阻拦,但是郑家得有后,你明白吗?”

     唐羽抬手一拱,“我会劝小侯爷去照顾少夫人的。”

     郑槊满意点头,“你也算尽心尽力,待到功成名就,少不了你的好处。”

     唐羽又应付几句,便告辞下去,面对老狐狸实在没趣得很。

     还做着春秋大梦,不知道花名册已经被盗了吧,现在留在机关里的那本,是我的抄本,可算是帮了叶问涛一把。

     和狼牙勾结,意图谋反,诛九族是肯定的,还想着抱孙子,呵呵。不过唐羽相信就算天策得到花名册,也不会立刻怎么样,如今朝廷不信任天策,天策更是不信朝廷,里边有多少勾结乱党的官员,恐怕花名册都没能盖全。天策秘密处理才是明智之举,可恐怕不等他们处理完,战事就来了。

     天策的人,也挺可怜的,处处受挤,一到祸事,首当其冲的还是他们。

     不过自己也够累啊,唐羽踱步向药房走去。平安侯府自备药房,不夸大,至少平常药物绝对够用。药房人堆唐羽也熟,毒医不分家,唐羽对药的了解,高过他们任何一人,唐羽也常来取药,大家都习惯了。

     唐羽觉得自己有必要来副安神药,免得心力交瘁而死。

     唐羽拿药时,瞥到一边药房掌事在配药,生地黄、麦门冬、天门冬、玄参、茯苓、远志……也是安神的方子,而且还是用于忧愁思虑太过,阴虚血少,虚火内扰所致的神不宁。

     府中上下,能让掌事亲自配药的人没几个,唐羽好奇的问了句,“这可是安神的药,配给谁的?”

     掌事一见是唐羽,他们药房的人堆唐羽都佩服的紧,经常请教唐羽医术的事,也就没什么戒心。

     “少夫人要的。少夫人心神是不太稳定,我把症状说与唐公子听,公子可否帮我看看,药方有什么不妥。”

     “少夫人要的……”唐羽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木有理解,我来解释下:叶问涛感觉没错,追他的人的确是两路,追捕他的,是郑槊人马,而要置他于死地的,是唐羽的人。为何唐羽这角色看起来纠结奇怪,后面会解释。

     PS:有绑定奶的不造没绑定奶的我的痛QAQ!叶君曦,萧白玥,二少和秀爷,藏秀,如果可能,下一本主角就是他俩,当然只是可能,因为我还没有想出完整剧情木有决定到底要不要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