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八章
    “唐引!”

     叶岑忍不住叫出来,全身都在颤抖。是他,是他!一直心心念念想念的他!

     别说面容清晰可辨,就是化成灰叶岑也能把他样子拼出来,眼前这个毒人,不是唐引又是谁!

     当初因为一个机密任务不辞而别,没想到竟然成为诀别!不,如今又见面了,不是诀别,可是,现在眼前的,还是原来的唐引么?

     连出去执行任务,都是唐羽转达的,叶岑当时那个气,咬牙到等他回来一定要揍一顿。

     两年,回来的是他殉职的消息。

     依旧挺拔的身姿,人却略显僵硬,俊朗的面容再无昔日飞扬神采。瘦了,随意穿着糙料衣服,皮肤早就蓝紫一片,那双眼睛……

     叶岑诧异的看着越走越近的人,“你……”

     “舅舅?”叶问涛不解回头。

     叶岑一把拉住了拔剑要上前的叶问涛,“等等!等等……”

     唐引的眼睛,分明和其他毒人不同,看向自己的眼神,和当初无异!并非目无焦点,而是有属于自己的神采!若说有差别,那就是清明中也带上了复杂情绪,比叶岑此刻的眼神更深沉、晦涩。

     “叶岑……”唐引叫出了名字,除了嗓音有些沙哑,他确实叫了叶岑的名字,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唐引一惊很久没说过话了,话一出口,愣了愣,都惊异于这嗓音竟然是自己的。

     他这反应,的确是个有神智的人。

     斐素和叶问涛对视一眼,叶问涛看他,“毒人不是都是死人?”

     斐素也不解,“的确是啊……”再看看唐引,心下也捣鼓起来,竟是不确定了,难不成有误?

     “我是个半成品。”唐引给他们解了疑惑,周围毒人尸人已经全部撤离,唐引目光始终停留在叶岑身上不移开,“换个地方说话?”

     “好。”

     叶问涛和斐素依然不放心,但看叶岑和唐引之间那点互动,两人识趣的没有说煞风景的话,只是提起一份警戒心。若唐引真有什么不对劲,他们立刻会动手,就他一个毒人不足为惧。

     毒人虽然有招式,但没有深厚的内力。

     而且唐引若真有心害他们,就不会遣散毒人了,分明是在帮他们脱困。

     石头上有机关,一拍就自己合上,堵住动口。叶岑解释,这是他们无意中发现的,应该是有些年代的旧机关。

     “我师弟怎么样?”斐素声音带上了几分急切,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他很好,出去后我带你们去我们暂时栖身之处。”

     叶岑不说,那师兄也肯定没问题,所以叶问涛没问。通道笔直,叶岑唐引走在后头,叶问涛为了安全本想和他们并肩走,可一看那容不下第三人的气氛,只得作罢。

     “我今天出来探路,我们也总不能老是困在那里不出去,失去联系这么多天我知道大家也该急了。不过如你所见,过来的一带并不好穿,我们也没能确定要探查的信息。”

     叶岑顿了顿,接着道,“在通道我就听到外面情况不对,刀剑声清晰,所以就想查看,没想到是你来了。”

     “舅舅在这里我也惊讶,你总是神出鬼没。”

     唐引走在最后,低低道,“我听到群召声,我猜有人遇到麻烦,所以过来解围,没想到……”唐引看了叶岑一眼,忽而笑了,“兴许是天意,我还能遇到你。”

     “别那么笑……”叶岑心紧了紧,伸手握住唐引的手,隔着皮套,没有温度,冷得让叶岑发寒,唐引也回握住他的手,“可惜感觉不到你的温度了,一定和以前一样暖。”

     叶问涛和斐素走在前边,咳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我想无炎了。

     不知道师弟有没有受苦。

     两人的心也神游九天去了。

     通道不是很长,走出通道,拐进一片小山林,叶岑在前面带路,指着山坡上一个洞窟,就是那里。

     话一落,斐素急不可耐的冲上去。

     洞中人听到动静,迎出来,“岑大哥回来了?我正要、”

     “师弟!”

     “咦?啊!师兄!”

     万花弟子不顾手中药臼滑落,一个飞扑扑到斐素身上,斐素伸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师兄啊!呜呜呜呜哇啊啊啊!”

     “让你受苦了,”斐素的眼睛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宠溺抚摸着师弟的头,“乖,师兄来晚了,对不起。”

     卧槽,来告诉我这是谁,这个温柔的贤妻良母款式还是刚才那个快雪玉流刷一刷,挥挥衣袖甩头发秒杀毒人不眨眼的花哥?

     叶问涛看看前边,两只花花抱一起,看看后边,一叽一炮送秋波,尼玛……叶问涛在心底画圈圈,无炎啊,他们秀恩爱刺激我啊!

     “师兄,李道长他,他,呜呜呜呜……”

     看来凶多吉少,斐素叹口气,还好你没事,幸好幸好。

     叶问涛怨念的看着面前两对,直到有人捅他胳膊,“同是天涯沦落人,单身的不止你一个。”

     原来叶铭流从洞里出来,忖度局势,机智的站在了叶问涛身边。

     “谁单身,我媳妇都有了。倒是你,你对小翠姐肝脑涂地到这个地步她知道么?”

     “你有媳妇了?”叶岑诧异,重点在前面一句,“什么时候?”

     “就在你出任务期间啊,酒都办了。”

     “行啊你小子,办喜酒居然少了师兄的份!”叶铭流狠狠撞了他一拳,“回去给我补上!弟媳妇叫什么名字,漂亮不,贤惠不?”

     “唐无炎。是个美人,贤惠的话……据说饭做得很好。刚成亲还没来得及吃上媳妇做得饭我就来找你了,看兄弟我多够义气。”

     叶铭流摸下巴,“姑娘名字听着略霸气啊。”

     “汉子,”叶问涛纠正,“唐门出产,纯爷们。”

     天雷滚滚……如果有镜子,叶铭流想第一个拿出来照照看自己是什么表情,肯定是他想不到的精彩。

     “我设想过很多种,甚至觉得你可能嫁到……咳咳、”叶铭流干咳两声,把‘天策’两个字咽了回去,“真让人意外。”

     找了个汉子做媳妇,还摆酒,真牛,叶铭流给自己的师弟竖起大拇指。

     叶问涛点头,“其实我也挺意外的。”

     直男一生,谁知道穿来最后是这样。叶问涛突然应景的想到一句话,我如果和一个妹子结婚,可能因为我们刚好性别不同性格互补,恰好待对方好,又需要一个伴侣,感觉不错,就顺其自然在一起。但如果我决定和一个汉子共度一生,那我肯定爱惨他了。

     叶问涛很爱唐无炎。所以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没等他继续沉湎下去,耳边一声惊异男声,“唐无炎是你媳妇?”

     发出这一声的是唐引。

     叶问涛点头,也对,唐引是唐门的人,该是知道无炎罢。

     “是老太太也很在意的那个无炎少爷?”

     叶问涛继续点头,唐引得到肯定答案后脸色说不出的怪异。

     “他爹是我师父……”

     “……”

     “师父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看着他续香火,成家,和和美美生活。”

     叶问涛望天,“……成家和和美美有了。”

     唐引无语一阵后,洒脱耸耸肩,“看来我下去只能告诉师父他老人家,别指望泉下保佑他孙子了,儿子被拐咯。”

     叶岑抓他,“再等几十年随你怎么去跟他说!”

     现在不准死!绝不准!

     唐引一愣,只见叶岑望着自己,眼里是担忧,是不舍,一时间也百感交集,千言万语化作叹息。

     老天眷恋我让我有幸再能见你,可对你,是残酷无比。

     “都别站在外面,我们进去聊聊吧。”叶铭流应景道,众人也就进入洞中。

     听罢叶岑等人来意,唐无炎道,“这个你放心,他们还未找到这样一条路,不过的确有计划。我探听到了,苦于无法传信,遇见你们,当真是老天安排。”

     “你还有救的对不对,你没有失去为人的意识,没有忘了我,你还有救的!”

     叶岑看向斐素师兄弟,两人为医也十分好奇唐引的状况,上前诊探,唐引也不避,任由他们把脉施针。

     一番诊断下来,虽然过程中难免有疑惑,但两人都得出一个结论,面对叶岑近乎乞求的眼神,斐素做了那个坏人,对他摇摇头,“没救了,怎么看他都不是一个正常人,也不可能变回去。”

     “怎么会!”叶岑一把抓住斐素的领子,没等众人上前劝架,他却自己放开了,释然一般喃喃自语,“变不回正常人,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毒人尸人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在,你还在……”

     “阿岑……”唐引何曾见过这么脆弱的叶岑,他想伸手抱住他,却在伸到一半时硬生生缩了回来。这副身体,还有资格可以拥抱他么。

     唐引拉开衣服,他穿的并非唐门弟子衣物,虽然旧了些依能避体,腹部一片紫色的肌肤上,赫然有一张图纸似的东西。

     唐引在众目睽睽下作了一个让人惊讶,也毛骨悚然的举动,他把那片肌肤生生撕了下来。为了保证完整性,他撕的不快。

     “阿引!”叶岑一惊,急忙拉住他的手,唐引抬头对他一笑,“没事,我不痛的。”

     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也感觉不到你的温度了。

     这句话,让叶岑心抽痛无比,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唐引已经不是人了……

     他将皮肤递给叶问涛,叶问涛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放心,我的皮肤并不会想其他毒人一样传播什么疫病,这是天一教拟定的,可能成为他们运输路线的方案,我都在图上标出来了,一目了然。”

     叶问涛接过他用自己皮肤画的图纸,他犹豫,倒不是因为这个……

     唐引又拿出一节小哨笛,“这个笛子的声音能驱散部分毒人,但只能吹几次,之后声音就不对了,帮你们脱困足够。”

     好热心,叶问涛接过哨笛,黑黝黝的,有点怀疑,能吹么……

     斐素凑上来,“不放心的话你吹之前我先用药泡一泡。”

     叶问涛鄙视,“为嘛不是你吹?”

     斐素退回去搂了自己师弟,笑眯眯。

     叶问涛眯眼,你个见色忘友的。

     “无炎少爷过得好吗?”唐引忽然问起唐无炎来。

     “好,”叶问涛想了想补充一句,“我对他也好。”

     “那就好。”唐引露出一个欣慰神色,转尔,有严肃起来,“你记着,如果有人以寻‘钥匙’的名义找上他,你一定要护着他。”

     “钥匙,什么钥匙?”

     “这个秘密我不该多说,师父他履行职责却也不愿儿子牵扯进去,奈何……总之,你一定要互他周全!”

     “这个自然。”不过叶问涛还是好奇,钥匙,什么钥匙?事关他家无炎不能怠慢,正要细问,唐引挠挠头,“能让我们单独说说话么,我,时间不多了……”

     人都这么说了,剩下几人对视一眼,摸摸退了出去。

     “阿引……”

     “阿岑,听我说。你疑惑的我都告诉你,没时间了,听我说。”

     叶岑想出声反驳你特么什么屁话什么时间不多了,但他怕,真的怕,所以也就安静。

     “那次的任务是机密,所以我什么都不能说。”

     “告诉我仇人是谁。”

     “我不想你替我报仇。”

     “告诉我!不然你让我以什么信念活下去!我要理由,给我理由!”叶岑低吼。

     “阿岑……”

     “我可以去问小羽,并告诉他我见过你。”

     “阿岑,你不会。”

     “被你逼的,你可以试试。”叶岑狠狠瞪了他一眼。

     唐引投降。

     “……是神策……我以为我死定了,没想到,他们竟然留了我半口气,拿我炼蛊人。”唐引嗤笑一声,“也是他们估算错误,小羽擅长毒物,所以我的体质也被他弄得有点特殊,对大多毒有抗性。我竟然没有跟其他毒人一样死去,而保留了我的自我意识,可也受他们所制。我是个半成品。”

     “什么半成品,不是物品,你是阿引,你是人,是我的……”叶岑哽咽了,既然活着,有自我意识,那当时该有多苦,他受尽了非人折磨并且清楚记得那种痛楚,却轻松一笔带过。

     “我知道我回不去了,所以索性作了卧底,我老本行啊嘿嘿。不过说是卧底,我得装个毒人,消息也传不出去,偶尔救几个倒霉鬼,我本来想过就这么去了,不过说到底,不甘心。你知道我是个高傲的人。”

     “我知道……”

     无声的泪水从叶岑脸庞滑落,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你受了怎样的苦。

     “别哭啊……我现在连心痛都感觉不到了。阿岑,你知道么,能见到你,真的太美好。虽然对你残酷,可是,我知道自己是开心的,是高兴的,这颗偶尔抽动两下的心脏告诉我,我是高兴的。”

     “别说了,别说了,我们去找大夫,你有救的。不就是蛊毒嘛,小羽那么厉害、”

     “没用的,”唐引拉起叶岑的手,覆在自己胸口上,“你能感受这是个活人的心口么?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日日荼毒,我已经快要从一个半成品变成成品了,一个真正的毒人,不认识你,忘了你,会害你。”

     没有正常的心跳,不过偶尔抽动一下,根本不能称之为心脏。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叶岑咆哮起来。

     “阿岑!我不甘心作为一个毒人而死,但是蛊毒对我头脑的作用,我不能自杀。”

     唐引低低道,“阿岑,帮我。”

     “不!”叶岑猛的甩开他的手,触电般跳起来,“你知道你在对我说什么?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

     唐引平静的注视着叶岑狰狞的怒脸,一字一句十分清晰,“阿岑,杀了我。”

     “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我杀了你……怎么可能,你要我下手?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叶岑抱住脑袋蹲了下来,再也忍不住抽泣,绝望,难以言喻。

     好不容易见到他,他死后每个梦里,日日夜夜都回忆他的点点滴滴,他不想忘,就算每一个美好的回忆都是一把刀,割得他生疼,他还是情愿回忆,这让唐引永远存在他心底,活在他心里。

     可如今,他再度出现,没能来得及欣喜,就告诉自己,杀了他,他要我亲手杀了他。

     没有什么比给了你一丝希望,立刻把它击得支离破碎更残忍,那是比绝望更绝望的深渊。

     若是要真真形容叶岑现在的感受,那就是生不如死。

     “阿岑,”唐引也蹲下来,手覆上他的头,“你是在帮我,是在救我。我不要成为毒人,成为仇人的利刃,我知道残忍,真的残忍,可我求你,求你,现在我只能求你……”

     叶岑抬起头来,泪水弥漫的眼睛此刻有些迷茫,神智崩溃下,唐引的声音让他无措,像催眠。

     “阿岑,你是在救我,你赶上了,来得及了,救下了我,明白么?”

     “我救了你……”叶岑喃喃道,“我救了你……”

     “对!”有什么翻滚,从唐引眼眶夺眶而出,那不是晶莹的眼泪,是不知名的紫色液体,一滴滴砸在洞中松软土地上。

     好丑,真丑,唐引想笑,奈何紫色液体越浸越多,他拿手擦干,不行,最后不能迷了双眼,起码,他要看清叶岑的容颜走。

     唐引第一次和叶岑见面,虽然说出来有点闷骚,但他确实是被叶岑的脸吸引了。所谓的一见钟情凭的什么,肯定是外貌气质,其他文绉绉的都是虚的。

     唐引是个大胆的,就很大胆的上前勾搭了。这真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对的决定。

     再后来,无意的“偶遇”,一起行动,互相扶持,共同进退,日日积累的一点一滴,让他把重心从脸,移到了整个人上。

     他成功喜欢上了这个人,现在就算叶岑换张脸毁个容,这份爱也不会变了。唐引曾经是个很风流的人,情场高手,栽在了叶岑手上。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唐引唾弃自己,很残忍,让一个人杀了自己最爱的人。若是再遇不到叶岑,也就算了,可命运就是这么弄人,在他无望的时候,叶岑来了。他一眼就认出了叶岑,下意识他想逃跑,可身体比意识行动更快,等反应过来,已经自己站在他面前了。

     算命的曾说你是我的福星,那神棍,还真准。

     为了不让你痛苦,我希望你忘了我,可是我自私,我想让你记住我,我是个纠结的人渣,阿岑,爱上我这样的人渣,你上辈子肯定作孽了。

     “阿岑,”唐引拉起他,执起他的手握住剑,后退一步,张开双臂,“阿岑!过来,过来帮我,只有你能救我!”

     叶岑情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奈何此刻,感官从没这么敏锐过,从唐引胸膛贯穿而出的利剑,皮肉穿破声音是那么清晰。叶问涛知道自己的剑实实在在的扎在一颗心脏上,却没有鲜红的血液流出,唐引在自己耳边说的话,也是那么清晰。

     “阿岑,我是作为人死的对不对……”

     “对,是人,阿引是人,叶岑这一生最爱的人。”

     唐引笑了,他终于拥抱了叶岑,他是作为人死掉的,不是怪物,是阿岑的爱人。

     “这辈子遇到你是我唐引最大的福气。”

     “我爱你,唐引爱叶岑。好好活下去,替我活着……”

     “阿岑、阿岑,阿岑……”

     唐引的呢喃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弱,最后终归于无,一直回荡在洞中的呼唤瞬间消散,静的可怕。

     “啊——!!!!”

     在洞窟外的几人听得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是叶岑,几人急忙冲进去,只见叶岑抱着唐引,仰天长啸,用尽力量,啸声像是要刺透云霄,哀恸九天。

     唐引走了。叶问涛觉得在自己舅舅这么悲戚的情况下抱这种想法也许没良心,但他此刻最大的遗憾真的是没能好好问清无炎的事。

     他不能不在意。

     唐引和叶岑的关系,再不懂他们就是傻子了,斐素搂紧了自己的师弟,虽然有点对不起叶岑,但看着他们,他真的无比庆幸。

     几人退出洞外,守洞口,里边传来低低闷闷的声音,刻意压制,像是野兽受伤后的嘶吼,低沉喑哑。

     安慰什么的,也得让他先发泄个够。叶问涛时不时往里边张望一下,说实话叶岑那表情……他真怕舅舅一时想不开拿剑抹脖子跟着去了。以前那个坚强的叶岑不会,可是面对唐引死的叶岑,没准真做的出来。

     出门一趟,真是刷新了三观,下次记得看黄历。

     叶岑泣不成声,沙哑的嗓音压制在喉咙里,嘶哑的嚎叫,他控制不住,控制不住,好痛,心好痛,全身都好痛,这一次,比当初听到唐引死亡的消息更痛。

     他亲眼看着最爱的人,死在他面前,而杀了他的,叶岑,自己亲手杀了唐引。

     这辈子,他不会再这么爱上另一个人。爱情,全部都给他了,一滴没剩。

     叶岑的双眼充斥一片血色,明明看不见洞中景色,他却能清晰看见,唐引的笑,曾经的闹,他的温暖,全是那么清清楚楚,刻骨铭心。

     他还记得唐引对他说的第一句话,那人顶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笑脸过来,“这位藏剑少爷当真是玉树临风,一派潇洒。”

     叶岑瞟了他一眼,“收起那欠揍的笑,你还算能看。”

     简直刻进灵魂里,抹不掉消不去,于是,爱有多深,心有多痛。

     叶岑搂紧唐引尸体,绯红的眼睛几乎快要滴出血来,银牙咯咯作响,几乎咬碎。

     “神策,天一教,我叶岑今生今世,跟你们不共戴天!”

     作者有话要说:如此粗长的一章!!!唐引叶岑这一对完虐,不造你们队这一对怎么看。

     啥,你以为虐虐这就结束了?图呀图森破,现在才刚开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