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唐羽看着远处群山,迷蒙在晦暗的天色里,像蛰伏的野兽,影影绰绰看不清。唐羽跟随在狼牙军的后援军里。

     虽说是支援,可唐羽知道,即使这支军队无法顺利到达,狼牙军胜利的事实已经铁板钉钉稳了,洛阳破,不过是时间问题。

     唐羽拢紧披风回到自己的帐里,让他觉得冷得,不仅是寒风。

     刚解开披风坐下,外面就有人通报求见,“唐公子。”

     “进来。”

     来人一副普通士兵打扮,却是十分机警的眼神,环顾四下确认一番后,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唐羽。

     唐羽接来一看,没有意外,本是迟早的事。阅完书信手一抖,只见书信就这么在空中化成灰烬。书信上有唐门特殊药物,之后只要再添一味,就可让它在普通人眼里看来平白无故化成灰烬。风一吹就散,不会留下证据,比用火烧,偶尔还烧不干净妥当多了。

     “你去准备一下,通知其他人。亥时动手,一切按照原定计划,撤退路线不变。”

     “是。”

     顿了顿,唐羽又加了句,“我有我的事,所以不用考虑我了。”

     兢兢业业的属下依然应道,“是。”

     唐羽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浅酌几口来驱驱寒意,在读完那封书信后,冰山融化了那么一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过还不到完全松懈,总是要笑到最后做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唐羽是个现实主义者。

     暮色一点点笼过来,唐羽的眸子一点点亮起来。

     算着时间,唐羽提了一坛子酒去郑问佑营帐,刚好郑问佑也谈完事,正累在那里扭脖子揉肩,一看唐羽,立刻精神就来了。

     “小羽你来了,可累死我了,我说忙完去找你呢!”

     “行军打仗,你忘了你爹让你节制点?”唐羽晃晃手中的酒坛子,“我只是过来找你喝酒的。”

     郑问佑满脸遗憾,不过一耸肩也就释然,“算了,能和你喝酒也是好的。”

     唐羽拍开封泥,给两人分别倒了满满一碗,啥时间酒香四溢,闻着味,把郑问佑的馋虫全勾出来了,迫不及待就先干了一碗。

     “好酒!”

     唐羽抿嘴一笑,“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大晚上的,一笑笑的郑问佑心痒痒,低头凑上去啃住两片红润的菱形物体,把自己口中的酒香渡过去,把他清新的味道吮过来。

     分开后,唐羽有点微喘,明明没有沾酒,脸色却比郑问佑更红。唐羽擦擦嘴角挡住那颗不安分的脑袋,“说了今天只是来喝酒的。”

     郑问佑刚凑上脖子,被推开显然不甘心,不过唐羽的眼神很较真,也就悻悻退回去,特无辜的盯着唐羽,呷酒。

     “话说小羽,这是什么酒,我从没喝过。”不得不说,的确是难得美酒。

     “唐家堡内堡佳酿,一般人自然是喝不到的。”

     “看来我果真有福气。”郑问佑一笑,仰头又喝干一碗。

     唐羽一边给他添酒,一边随口聊着,“据说王爷曾经的故友老侯爷,也是一位酒痴。”

     “老侯爷么,是啊,”郑问佑点点头,“他死后爹哀伤了一阵,可再找不到那么好的酒友了。”

     “老侯爷名裂身死,和狼牙军串谋早早暴露,是因为他女儿引狼入室,招来一个很了不得的内应。”

     “对啊,不过最后内应也落得个凄惨下场,据说死的很惨。”

     “那内应是我哥。”唐羽语气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仿佛在说我今晚吃了什么,他抬头看郑问佑,“是你们害死了他。”

     郑问佑不说话了。

     唐羽放下酒坛,露出一个郑问佑从没见过的笑容,不带任何掩饰,不带谄媚妖娆,自信的,骄傲的,甚至是爽朗的笑。

     “我从来都是唐家堡的人。”我从来不曾背叛唐家堡。

     随着唐羽话音一落,帐外忽然传来一片嘈杂混乱的喊声。

     “不好啦,走水啦!”

     “还、还不止!有炸弹有机关!啊啊啊啊!”

     “啪!”

     郑问佑一拍桌子急忙要起身,却没来由的眼前一阵眩晕,不得不摔回椅子上,揉揉眉心,缓解那阵不适感。

     唐羽依然笑眯眯的看他,“别去了,你爹已经死了。这火中有特殊药物,对其他士兵是慢伤,你爹体内沉淀的药物,一闻就得立刻一命呜呼。”

     “我也是?”

     “你的毒不同,毒发的引子,在刚才喝下去的酒里。”

     郑问佑笑的无奈,“我对毒好歹也是有点抗体的,而且日里的饮食甚至香料,我都不曾发现有下毒的迹象啊。”

     唐羽轻笑一声,“对特殊的人当然有特殊方法,你爹先不说,你——”唐羽动动手指,擦擦指尖,作抓挠状,“你每要我一次,体内的毒素就更深一分,懂了?”

     郑问佑看着他白皙的手指,原来是毒药藏在指尖里,背上那道道红痕就是毒药浸入的地方么。

     “果真高明,真不愧是你。”

     “你还可以留遗言。”唐羽端起碗,抿了一口。

     “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唐羽挑挑眉,“各处的机关已经触动,加上火攻毒攻,这支军队,就算无法全灭,也废了。”

     跑到郑问佑帐子外的,还没能呼叫出声就再无法发出声响,营地已是一片混乱,哭喊声,嘶叫声不绝于耳,刺得郑问佑头更痛了。

     闻到了焦糊的味道,火势渐渐蔓延过来。

     郑问佑自顾拿起酒坛子,给自己倒了一碗。

     “你大概不知道,我娘是被我爹害死的。爹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知道。”郑问佑又干了一碗,“娘很久前就有预感,所以她告诉我,不能对爹作出不孝的事。”

     “我恨他,但也在好好做一个儿子。”

     唐羽嗤笑一声,“所以我杀了你爹你不恨我?”

     “我只问一句,红儿的疯病可曾和你有关?”

     “有。”唐羽答得干脆,“就是我干的,心痛她?”

     郑问佑摇摇头,“只是感慨,她毕竟是个女子,你何必……你知道么,你是唐家堡的人,没有背叛过,爹没有查到的,我查到了。”

     “啪!”

     唐羽手一抖,一碗酒洒了一桌,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郑问佑,眼中满是诧异。

     “怎么……你、你为什么!?”唐羽怒了,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他早就知道我是内应,那为何一直放纵我至今!难道还有什么计划?不,都到这一步这一天了!……等等,这么小的一支军队,只要原定攻势从内部发起,不可能有挽回余地的!

     郑问佑从没见过这么惊慌的唐羽,一时竟然勾起嘴角笑了。

     “因为我喜欢你,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你。”

     “……”

     郑问佑苦笑一声,“是不是觉得我很傻?等我察觉,我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你了,不管是你的面具,还是无意中流露出的真实一面。我好累,你知道么,从娘死后我就再没能做真正的自己,讨厌一切却无从诉说,直到你出现。”

     “你可以容纳我的一切,无能的我,懦弱的我,不会嫌弃不会贬低,全部都接受了。”

     “呵,”唐羽也笑的酸楚,“我也看走眼了,你根本不是一事不懂的呆子。”

     “我是,是你的呆子。”郑问佑看着火舌从边缘爬进,猛然窜高,“叛国,江山,权利,荣华富贵,我都不想要,我想要的只是平平淡淡。所以这样就好吧,就这么,被你终结。”

     体内的毒素翻滚,郑问佑的手开始发抖,努力撑着身子,“火势过来了,你不走么?”

     唐羽瞥了他一眼,起身,“你还有一个选择,杀了我,冲出去。没准好命你能找到解药?虽然几率很低。”

     “我说过爱你,不是玩笑,小羽,你走吧。”

     郑问佑闭上双眼,毒素不烈,慢慢上来,体内确实难言的疼痛,唇边溢出一丝乌黑的血,与其这么难受……郑问佑伸手去摸身边的武器想要自我了断,却被一双温暖的手握住。

     “!”

     郑问佑猛的睁开眼,却发现唐羽握住他的手,一双含情桃花眼里,水光泛滥。

     “你怎么还在……”

     “我也累了。”唐羽抬头对他莞尔一笑,“我也说过我爱你,同样不是笑话。”

     唐羽倾□子半搂住郑问佑的肩,依靠在他身上,长长的衣摆散开,今晚的唐羽,盛装,绝艳。

     “你我最大的不同,我有恨,哥哥的仇不能不报,唐门的命令不得不从,所以即使我无法自拔的爱上你,对整个计划我也不会犹豫,再来一次,我依然不会手软!”

     火焰爬过屏风,顺着帐子燃上头顶,黑夜里,两人慢慢被炽热和光明包围,火光跳动,映得两张脸明晰,一张恬静,一张惨白。

     “咳咳!”

     “我不会走。遇见你我也不后悔,爱上你更无愧于心,所以我决定陪你一起走。”唐羽笑了,笑的惊艳,风华绝代,“我是看错了,你是个聪明人。还好,我没看错你的心。”

     唐羽伸手抚上郑问佑的心口,感受着那里的跳动,他要守着,守着它静止跳动,然后再到碧落黄泉,一起过桥喝汤。

     “来世别再遇见我了,呆子。”

     泪水从唐羽眼里止不住的滑落,他是一个要强骄傲的人,即使小时候,哭的次数也屈指可数,这一次,似乎要把一生没能流的眼泪流尽,止不住,止不住的落,颗颗砸在郑问佑心底。

     “别、别哭……”郑问佑抬手想拭去他脸上额泪珠,却发现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眼前景象开始模糊,他努力睁眼,想要看清唐羽的脸。

     唐羽看着郑问佑慢慢失去焦距的眼睛,忍不住呜咽出声,他不可能不心痛,真到今天,再做好准备,还是心痛,这是他最爱的人啊,一生最爱的人啊!

     哥哥,命运为何如此捉弄我们!

     唐羽抓紧郑问佑胸前的衣服,把头埋进他怀里,泪水浸湿了郑问佑的衣襟。

     郑问佑摸索着触到他的头,慢慢抚摸。

     “其实我希望你活下去的,可换位想一下,没了你我也不想活了,你也是这么爱我的对么。”

     “废话!不爱你劳资早就爽快灭了你还跟你屁话个头!”

     郑问佑低低笑了,搂紧唐羽,在他发丝间蹭蹭,嗅着熟悉的香味。

     “来生我还想遇到你。那时候你不是杀手,我不是国贼,只是普普通通的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长大后一起做点小生意,存钱。然后我们去游山玩水,还可以收养孩子,等老了,我们就找一处风景好点的地方隐居……”

     根本不是要赴死,郑问佑表情很安详,找不到焦距的眼睛里,却是神往,勾勒着,诉说着他最美好的愿望。

     那么长的话,总结一下,不过是想和你携手到白头。

     唐羽听着他低语,心也渐渐平和下来,仿佛眼前已经看到,两人在那山水明暗间,一起闹腾的场景。

     直到郑问佑没了声音,直到搂紧自己的手失了力气,直到火焰朝两人扑过来。

     呆子啊……

     唐羽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你为什么不后悔,为什么不后悔遇到我,为什么也要真心的爱上我!

     郑问佑!

     我竟然,成了你这么个呆子的劫!呆子!呆子,呆子、呆子……

     作者有话要说:可以谈人生,禁止扎小人,画圈圈也不行!这一对,注定是酱紫嘛……

     关于福利什么的,大家都懂水表查的严,如果要写的话,我大概会弄成图片发到微博相册里,那是在写了的情况下=-= 如果写了福利的话,我会通知你们的,恩=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