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叶岑本是不抱太大期望的,但有事他必须去确认一下。

     唐羽不是笨蛋,聪明,相当聪明,唐引的死,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会给和狼牙军勾结的人卖命?

     如果他脑子没坏,答案就剩一个——他在做老本行。

     该死!叶岑咬牙,从一开始他就不曾真正了解唐羽,甚至还对他怀疑,对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思考他的立场顾及他的安危,说什么照顾!

     唐引已经不在了,唐引不希望唐羽有事,叶岑也是。

     到了瞿塘峡,果然唐羽已经不在那里了,叶岑泄气,一向难以捉摸,之前一两年死死盯着他,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还好,如今兵荒马乱的,再找人就不是件容易事了。

     况且他还有那么个高阶的身份。

     说人去楼空也不为过,叶岑偷偷查探一番,府中不过剩下一些家仆护院,一群丫鬟追着一个疯女人满院跑。

     叶岑叹了口气,去别的地方打探消息吧。

     就在策马路过府邸前一个小茶摊时,一个正在吃茶的唐门突然跳到他面前,张口就是一句,“去年今日此门中。”

     叶岑愣了愣,但那句熟悉的话还是脱口而出,“冰糖葫芦特别红。”

     唐门一拍大腿,“可让我等到了!你叫啥子?”

     叶岑上下打量唐门一番,戴着面具,普通弟子服饰,露在外面的眼睛眉眼弯弯,手上勾着一根狗尾巴草,一晃一晃,一副很悠哉的模样。

     “叶岑。”

     “真是你索!”

     叶岑挑挑眉,“我不觉得谁还能对出这么傻的话。”

     这是属于叶岑、唐引和唐羽三个人的秘密,原本只是当时的一句玩笑话,结果却成了三人的的暗号,只有他们懂的,夹杂着当年幼稚单纯的暗语。

     “的确,”唐门挠挠头,这人跟画像上长得也一样。“不过我也是按规矩办事,叶岑这辈子最爱的是谁?”

     虽不知道是敌是友,但回答这类问题没什么损失,就算是敌……叶岑目测两人的距离,他对自己的功夫还是很有信心的。

     “唐引。”回答的那是字正腔圆,铿锵有力,仿佛念得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令人骄傲的话语。只是一想到他,心口还是忍不住一紧,疼。

     唐门满意点点头,“你确实是叶岑,我们是唐羽派来的。”

     “你们?”还不止一个?

     “对,因为要去找你的踪迹需要更多人手,我们三人是定点蹲守的,藏剑,唐门和这里,若三天后你依然不到任何一处,我们就会去找你。”

     “究竟什么事?”

     唐门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负责送信,送到了也就没我们的事了,头儿说了,你要知道的全在信里。”

     “有劳。”

     很厚的一封书信,唐门给了信就走,临走不忘提醒他记得销毁书信,叶岑拿了信挪步到茶铺一边查看起来。

     随着目光往下,信纸一张张翻过,叶岑一颗心沉了下来,到最后,书信从指间滑落都没有注意到。

     信息量实在有点大,而且他刚刚承受了唐引的离去,唐羽的绝笔又是几个意思?

     而且……

     唐羽的信里,确实说了很多内容,有他意料之中的,也有他完全意想不到的。唐羽事无巨细的交代了个明白。

     唐羽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很清楚,因此他接下了唐家堡的任务,为的就是给哥哥报仇。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我犯了不该犯的错,可无怨无悔。既然是绝笔,就和你多聊点,我和哥哥都不在了,不过你也别怕寂寞。”

     “当年哥哥的任务是潜入侯府做内应,身份,以侯爷的女婿,这是任务所迫,你要相信,哥他只爱你一人。”

     “假戏真做,侯爷的女儿有了身孕。哥哥身份败露惨遭毒手,侯爷连还在襁褓中的孩子都不放过,幸而老奴不忍,只是将孩子丢到了野外,而我吧孩子抱了回来。无论如何他是哥哥的亲骨肉,可惜我并不适合照顾孩子,自身难保,于是我想到了你。”

     “在你必经的路上,我放下了孩子,确认你把他带走,甚至几番偷偷造访藏剑,确认孩子的状况。你收了他做徒儿,还给他起名叶羽,我放心了,他可以在藏剑山庄过得很好。”

     “对叶问涛,的确是我派人手追杀他,郑槊不过是想得到他,以为他是‘钥匙’。但实际上,我知道叶问涛是叶云收养,所以根本没有他家血脉,不可能成为‘钥匙’,我觉得只要杀了他老头子也该死心,没想到被你救了,他无血脉的事情,也被发现了。”

     “另一把‘钥匙’,我费尽心思才查到,目前局外人是不知道的,唐门保护得很好,那就是,唐无炎。眼下战乱四起,我觉得,被查出来只是迟早的事,索性郑槊妄想居功飞黄腾达,叶问涛的事也没有上报………………”

     叶岑从来不知道自家姐夫家族还有什么奇特血脉,这事姐姐知道么?按唐羽所说,他们是奔着血脉来的,这血脉到底有多奇特,关系到什么大事,得好好去找姐夫问个清楚。

     而且唐无炎,自家侄媳妇儿,没想到竟然也牵扯其中,这是缘分呢缘分呢还是缘分呢?

     “叶羽就拜托你照顾了,他身上流着哥哥的血,他的身世你知我知,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告诉他,我希望他作为一个普通的藏剑弟子快乐长大。你知道么,我和哥哥其实都向往普通生活,所以我们很羡慕你,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哥哥和我没可能得到的快乐,我希望他的儿子能替我们享福。”

     呵呵……

     叶岑简直忍不住笑出声,茶摊的伙计无意间瞥了一眼,只觉得青天白日的没来由一阵恶寒,那位爷笑的实在是……瘆得慌!

     好,很好。你们俩果然是亲兄弟,自顾自在我不知道的地方选择去死,自顾自给我留下不得不活着的理由,唐引用唐羽,唐羽用叶羽,而且我还不得不接受!

     这算什么啊,算什么啊!?我有多难熬你们知道么,你们想过么!?不了,你们不会知道,因为你们死了,一了百了,可我还活着!背负着日夜煎熬的思念和生者的责任活着,还有人需要我所以不管多么痛苦我也还得活着!

     你们两个自说自话的混蛋!

     叶岑一拳砸在身边的树干上,扑簌簌落下许多叶子,伙计惊悚的看到树干上明显裂纹,心里默默为树画圈圈,同时把叶岑化为没事勿近不能招惹的类别。

     本来还想过去问问这位爷要来点茶水不的。

     “伙计,来碗凉茶。”

     “欸?”

     “生意不做了?”

     “哎呀做的做的,爷稍等!”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那位藏剑的爷直直走到摊子里坐下,张口要茶。

     一碗凉茶上来,叶岑咕噜噜一口气喝完,摊子虽小茶水不错,但是果然,降不了心中的火。

     “啪!”

     叶岑猛地把碗一剁,伙计不禁抖了三抖,我的碗嘞,我的桌子嘞!

     别看不起我,我就活下去给你们看,对,我还要好好活着!今生遇到你俩兄弟算我叶岑倒了八辈子的霉,上辈子绝对欠了你俩一大堆!这一世才这么折磨我。

     不过……我不后悔,若有来生……你俩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该我讨债了!

     叶岑倒抽几口气,平复下心情,他需要冷静,还有不得不做的事,天下安危他实在不想管了,可关系到亲人的事,他不得不管,唐羽交代的差不多,可还有事要确认清楚,姐夫,你最好不要瞒着姐姐。

     远在藏剑山庄的叶云,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郁闷的揉揉鼻子,谁念叨我呢?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这些配角也是和主角有分不开的关系啦,来给新文打广告咯,原创纯(dan)爱(mei),目前全文存稿中,先开放文案给大家一睹为快,欢迎先收藏等养肥~

     直戳宣传条可看,手机党可搜文名《我的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