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六章
    那一天,那一晚,在唐无炎,叶问涛心里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海誓山盟,许诺三生三世,都没有行动来得重要。爱的体现是在生病时为你递上一碗药,而不是光会嘱咐你句“多喝水”。

     也比如,第二天一早睁眼,桌上是热乎的早点。唐无炎难得赖床,懒洋洋的翻身,眯眼看着桌上的早餐,鱼片粥,咸蛋,烧麦还有几碟小菜。

     光是问着香味就一脸的餮足。

     有的事,不曾接触时避之如洪水猛兽,一旦尝试,就甘之如蜜。唐无炎对这一点深有体会,一连三天下不了床就是最好的解说。

     不过一直想着游山玩水的叶问涛,却再没提过。

     叶问涛穿前本是理科生,对历史没什么研究,来这边二十多年,对时间的具体概念有点模糊,于是他估错时间。

     李承恩离开时的话让他知道,现在不是游山玩水的日子了。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安禄山从范阳起兵,长驱直入。虽然对历史没了解,但因为剑三这个游戏,叶问涛隐约也记得东都洛阳陷落不过短短数十天。

     盛世破碎风飘零,兵革不息,民坠涂炭。

     虽然是川蜀是靠近中部腹地,战火波及未及,但人在面临祸事时总会有别样思乡情绪,找归属,也担忧。

     “我要回唐门。”

     不是商量的语气,只是告知一声。叶问涛也没有理由拦他,论地带,蜀中比这边更太平。

     看着收拾东西的唐无炎,叶问涛道,“我去和师父说一声,我跟你一起。”

     而叶英此刻脸色却不太好看,难得低气压,和日前那种随意斗气不同,严肃,闷得人心头难受,叶问涛心中咯噔一下,能让叶英露出这种表情的人、事不多见,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师父。”

     “问涛,正好,我也想让人去唤你。”

     叶问涛静待下文。

     “你师兄他去枫华谷已经有些时日。”

     “枫华谷?去哪里做什么?”旧日的枫华谷在传闻中有多美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枫华谷早早被天一教作了窝点,害死了大量生灵,无数人家破人亡,原本和平的生活被打破,残忍的炼尸手段让生生活人折磨至死,死后也逃不过变成不人不鬼的东西,他们咬的伤的,甚至是自己至亲之人。

     叶问涛可不认为叶铭流去哪里是为了看风景怀旧。

     “眼下叛军的路线很明了,那分明是要破潼关拿洛阳,可朝廷居然不派人将他们拦截,良将不用,愚昧!”

     这是在给天策打抱不平哦,叶问涛此刻却不关心这个,“师父,你还没说师兄去做什么。”

     叶英平复了下情绪,眉却皱得更深,“你可知道天一叛乱在枫华一带作孽?”

     “是。”

     “那里的清扫任务,是多少人避之不及的?哪怕英雄豪杰也不忍踏足。浩气盟一向侠义,自然也会出手,云翠姑娘,本是要去那里的。”

     “……师兄替了她?”

     “对,人员分配还未下达,铭流知道了,云翠姑娘还不曾知道。”

     藏剑的人脉非常广啊,先知道什么不足为奇。

     叶英长叹一声,“你们俩倒都痴情。可现在,那边说,铭流和另一个藏剑弟子,还有一名万花弟子纯阳弟子,深入打探消息,已经三天音信全无。我收到传书,他们失踪的时间又更多!”

     在毒雾弥漫毒人尸人遍布的地方失踪!洛阳若是陷落,枫华谷一带也不难免厄运。

     “师父!”

     “我原本不想告诉你,”叶英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的选择。可如今大敌将至,铭流在枫华很危险,更别提音信全无。换别人去我不放心。”

     “师父,”叶问涛一挥袍单膝跪下抱拳,“徒儿自领命去枫华支援,请师父成全!”

     叶英怎能不纠结,别人去不放心,但叶问涛去、一个徒儿下落不明,另一个爱徒若又出个三长两短何等得不偿失。

     但他终究是说了。付诸行动永远比坐以待毙好,况且叶问涛和叶铭流亲如兄弟,他不想让叶问涛后悔,也不想让自己后悔抱憾。

     “你去准备一下,此行危险重重,寻得你师兄后,两人都回藏剑来。”

     “是。”

     叶问涛回去的时候,唐无炎已经收拾好东西,衣服也从叶问涛准备的便装换成了唐门服饰,正坐在桌边调试机关,抬头看到的,是一张沉脸。

     明朗着出去黑脸着回来,唐无炎放下机关看他。

     “无炎,唐门我不能陪你去了,对不起。”

     唐无炎点头,“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从叶问涛的表情和表现来看,都不是没事那么简单,况且唐无炎有自信,一般事不足以让叶问涛放下陪自己腾出功夫干别的。

     叶问涛也在桌边坐下,“我不想瞒你,师兄在外出了点岔子失踪了,我得去寻他。”

     “是在哪一带?找人的话唐门很在行。”

     “眼下正是多事之秋,你没回去,也不知道唐门还接这些任务不。我有点头绪,而且有一路英雄豪杰搭把手,没问题。”

     叶问涛避重就轻,把去的是枫华谷这一茬匿了,不等唐无炎接着问,叶问涛拉住他的手,“如果我先办完事,我就去唐门找你,你先办完,就来藏剑等我,如何。”

     又来了。唐无炎抽回手,“不想告诉我去哪里?很危险对不对,是哪里?”

     叶问涛被噎了一下,果然同一招不管用啊,尴尬挠挠脸,“那啥……”

     “说!”

     唐无炎抱臂看他,大有今天你不说和你没完的节奏,叶问涛冷汗涔涔,媳妇在自己面前卸下面具是好可是太直接也有点受不住啊……

     谁曾说过我要是成家肯定是个妻管严来着?太真相了简直。

     “我能不能……”

     “不能!说,去哪里。”

     ‘不’字还没出口呢……叶问涛望天决定坦白,“枫华谷。”

     唐门对枫华谷是没什么好印象的,在那里,丐帮唐门联军被明教大败,门主失去双腿,蜀中百年望族元气大伤,无数唐门弟子鲜血染红了枫华的枫叶,对幸存的弟子来说,经历过那场恶战,留下的只有噩梦。

     果然唐无炎一听,脸色瞬间不好了。

     “穆里说过,天一教狠毒异常,那里,早已不是人地。”

     “可我必须去,你明白。”

     “我明白。”

     唐无炎转身翻找,拿出几瓶药来,“这些是避毒和重伤时续命的,你带上。只要确定唐门安好,我就来找你。”

     总不能一直都是你一个人涉险。

     叶问涛接了药,顺势拉住唐无炎的手,往自己怀里一带,唐无炎被抱了个满怀。虽然动作有些突如其来,唐无炎没有推拒,伸手也回抱他。

     叶问涛贪婪嗅着唐无炎颈间味道,在他耳边低低道,“可真怪,就算只有几天,也不想和你分开。只要一想见不到你,就心慌慌的。”

     “大男人扭捏什么。”唐无炎不会说,他也不舍。

     “今天就走?”

     “嗯,回唐门速战速决。你呢?”

     “我也是。”

     就着姿势,叶问涛伸手在唐无炎腰间掐了一把,“嘿嘿,来一发再说?”

     唐无炎连蓦的一红,拍开他手,“要骑马的,别抽风。”

     叶问涛遗憾的叹气,转而噙住唐无炎的唇啃咬亲吻起来,霸道狂放,直到把红唇折磨得红的跟滴血似的,唐无炎大口喘息,才把人放开。

     叶问涛舔舔唇,“剩下的,回来再取。”

     唐无炎无语看他,却也没说反驳的话。相思是两人一颗心呢。

     “答应我,你不准乱来。”对从小接受唐门严格教育的唐无炎,叶问涛总是不放心,唐门的苛刻残酷有所耳闻,洗脑的功夫也是一流。

     “这个自然,你也一样。”叶问涛,说我可为唐门托命,你不也是?虽然不及唐门残酷,为了藏剑,你也做得出来。

     “是了,”叶问涛一笑,“现在我们的命还有人握着,说好交到对方手里,珍惜也是一样的。”

     “万事小心。”

     “我送你出藏剑山庄。”

     叶问涛一路把唐无炎送到渡口,塞了很多银票,多的唐无炎都无语了,这么多年我也是有些积蓄的不是身无分文好吗!钱袋都要撑破是闹哪样!

     “有备无患!”理由正当,叶问涛说完,继续塞。无炎很能吃钱多才能吃好不能饿着啊!他忽略了,唐无炎没跟他在一起前也没受过饿。

     慢慢两个钱袋,叶问涛准备拿第三个钱袋时被唐无炎阻止了,催着船家开船,不然会被烦死的。船家得令,摇桨划船,水波过,小舟很快行出很远。

     叶问涛看着远远的小舟,渐渐在水天交接之际变成一个黑点,低头笑了笑,这样的分别才好,依依不舍你侬我侬的磨叽离别,只怕到时候忍不住把唐无炎抓回来不让走。

     不舍相思,当时他们只道如此最难熬,却不知道,还有更残酷的,能在心口撕出无法愈合的伤疤,懊悔,恨,痛,都是当时西湖边分开的他们不曾预料的伤。

     作者有话要说:达达最近很霉,做了许多逗比事,考试也考砸了,无力扶额,我都想吐槽这破运气,该转运了吧,求转好啊=-=

     看到这里筒子们不要太担心,相信达达是亲妈亲妈!

     PS:肯定有筒子们发现danmei的分类变成纯爱了,这是强制变的,除了分类便其他不变,从此没有danmei只有纯爱,大家懂就好=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