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九章
    叶问涛看着手里的布娃娃,真是深深的蛋疼。

     当初枫华谷这个任务,他就在想策划怎么想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好青年,送另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布娃娃!

     他一看到莫雨在枫华谷崖边吧布娃娃藏在身后过去那个样,就嘴角直抽。恶人谷的少谷主啊,杀人不眨眼的小魔头啊,冷血起来杀人如砍芹菜啊,能不能来个靠谱的见面方式!

     可现在,他只想向策划大人献上自己的膝盖,太有见识了!

     他那个高冷不可一世睥睨众生的哥!真给他塞了个布娃娃!

     时间倒回叶问涛回到营地——

     带回几个人后,叶问涛就准备回去了,先修书去了唐家堡,不过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走,就来了两个故人。

     第一个是温书意。

     温书意看到叶问涛,也有些意外,不过略微诧异后也只是淡淡点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书意来这里做什么?”

     “听说失踪的人回来了,我来看看我师弟怎么样。”

     师弟?叶问涛愣了愣,“可是姓李?”

     温书意点头,“对,这次一起出任务的,把他们找回来,麻烦你了,谢谢。”

     “……”叶问涛心里咯噔一下,这声谢我受不起啊……

     “温道长,”虽然黑脸又让斐素做了,叶问涛还真心感谢他。“李道长他,抱歉了。”

     斐素递出一根簪子,已经洗净,那是他亲爱的师弟握住的,属于李道长的东西。

     温书意愣愣的结果簪子,那是他师弟固定玉笄的簪子,很宝贝,从没换过。温书意愕然的摸着簪子,不动声色,只是来来回回抚摸。

     叶问涛斐素对视一眼,都不知怎么开口,淡然如温书意,眼睛里流露出的哀恸也是掩不住的。

     良久,温书意长长一声叹气,收起簪子,对两人一抱拳,“书意谢过两位,此情实在不适合叙旧,书意还有要事,告辞。”

     “书意。”叶问涛叫住他,温书意脚步一顿。

     叶问涛瞅着他的背影,“别太逼自己。”

     温书意淡淡勾起嘴角摇摇头,抬脚走了。

     “诶斐素,”叶问涛捅他,“你和他怎么认识的?”书意不是说回纯阳了么,怎么又下山来了。

     “啊,他和他师弟,一个在归德营,一个在我们营地,见过他几次,都是来看师弟的。”

     “这样……”归德营,杨成是不是也在那里,书意,能让你不顾一切豁出去,重下山染俗世凡尘的,我只能想到他。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书意啊……希望那根木头对你开窍。

     走了温书意,第二个故人来了,这个人,有点意外,也不太意外。

     “哥。”

     “小涛。”

     恶人谷看来是驻扎过来了,那浩气盟肯定也在。

     “我过来和将军谈谈事,毕竟前锋屏障还是天策,我们能支援也都尽力。”

     莫雨谈完事,也没急着走,两兄弟就在周边散散步,又一茬没一茬的谈天说地。

     “对了哥,”叶问涛挠挠头,“嘿嘿,我有媳妇了。”

     莫雨一愣,“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不知会我一声?”

     “他不愿办太大,当时也就请了些好友在藏剑办酒,没对外界大肆宣扬。”

     “那不行,”莫雨一拍腿,“我弟弟的婚礼怎么能不大办一场,只请好友办酒不跟过家家似的,不能委屈我弟媳妇啊。”

     “那个哥……”

     “姑娘哪家的,我作为你的亲哥哥,长兄如父,得送点彩礼过去。藏剑的是藏剑的,我是我的,不一样,礼数必须到位。”

     “哥……”

     “虽然正值乱世,恶人谷筹备丰厚的彩礼也不是问题,你说多少合适?嗯,还的单独给姑娘家置办点金银首饰。”

     莫雨自顾自的算起来,不愧是一把手,从统领战略到钱财管理样样全精,心里算盘开始噼啪拨动起来。

     “哥!”

     “嗯?”心不在焉的回答。

     叶问涛抓狂,听我说话啊喂!“我媳妇是男的!”

     “哦。加八宝玲珑簪,五百七十二两……嗯?等等,你刚说什么了?”

     “我媳妇,是男的。”

     莫雨震惊了。震惊后,颇为复杂的看着叶问涛。

     “男的……办酒,你师父,养父母都不反对?”

     “很赞同。哥,我媳妇就是唐无炎,你见过的,当初跟着我的那个唐门,招人喜欢,师父爹娘都满意。”

     “他看上去是还行……”莫雨摸摸下巴,沉思片刻后弯弯嘴角,“你还真让我意外。不过这才是我莫雨的弟弟,敢爱敢做,摒弃俗世目光,哈哈,好!”

     莫雨欣慰的拍拍叶问涛肩头,莫雨如此爽朗的笑声,自打成人后见面,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莫雨的笑声其实很有感染力,莫名的,叶问涛也跟着开心起来。

     两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一个杂货商前,莫雨一眼瞥见摊子上的布娃娃,和当初稻香村毛毛死抱着不放的是一个款式,莫雨不自觉的就拿起娃娃查看。

     叶问涛一看就知道他睹物思人,难得发呆,身在恶人谷心飞在浩气盟小子身边去了。本来平时没人,杂货商生意冷冷清清,老板也不在意两人在摊前站着,叶问涛出手付了钱,拉了莫雨离开。

     傻站在杂货铺前盯着娃娃发呆,太有损莫大少的形象了诶。

     “哥,想浩气的那个小子了?”

     莫雨一笑,“你和毛毛也没怎么接触,我俩很明显?”

     叶问涛点头,“明显,非常明显。”

     “诶我说哥,我都敢明着爱了,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莫雨挑眉,“我也没暗着来。”

     嗯,从恶人谷浩气盟的八卦来看,是没暗着来。

     “可是你俩关系,总觉得很微妙。”

     “我们都不是稻香村里的小子了,如今,各有各的立场,他是浩气盟少盟主,而我,是恶人谷谷主的弟子。”

     话题突然就沉重了,没想到莫雨把两人界限划得这么清,在他看来,依莫雨的性子,身份什么的应该完全不成问题啊。

     “我原本是想,只要我有了强大的力量,直接把毛毛抢过来就是了。”

     嗯嗯,当初枫华谷的任务,莫雨说的最多,想法最多就是这个。

     “现在我发现,他留在浩气盟挺好。”

     “哥你,放弃了?”

     “嗯,放弃了。”

     不是吧!你俩这么深厚的感情说放就放啊喂!这世界还有真爱么!嗯,我和我家无炎除外我们绝逼是真爱。

     只见莫雨抬头,目光灼灼,“毛毛留在浩气盟,他聪明,学尽七星的功夫,有了强大力量,再不会是当初那个任人宰割的毛小子。而且恶人谷,亡命之徒太多,风俗太野,不利于毛毛发展。而且浩气盟恶人谷是当今武林两大势力,以后毛毛承浩气我承恶人,表面山势不两立实际上互相扶持,谁还能把我们怎么样,可奈何?”

     ……原来放弃的不是情感,而是把他带回恶人谷啊。以后一个谷主一个盟主,表面上你死我活背地里你侬我侬,谁都知道这层关系……亲哥诶,你真是高瞻远瞩思虑甚多诶……

     “再往前行就是浩气营地了,我不过去。小涛,你把这个布娃娃给毛毛送去,他懂的。”

     “额,哥依现在浩气盟恶人谷的关系,你亲自去,以商讨为理由也没事啊。”

     莫雨冷哼一声,“据说谢渊也来了枫华谷,我没兴趣和他碰面。”

     “怎么说是你老、咳,穆少侠师父,打好关系也很重要嘛。”

     莫雨一挑眉,“没那必要。”

     所以现在叶问涛就拿着布娃娃在浩气求见少盟主了。

     果然,穆玄英接过布娃娃,秒懂。

     “小涛你帮我跟莫雨哥哥说声,这两天师父看的紧,等松些,就老地方见。”

     老地方……叶问涛没来由一阵恶寒,老夫老妻的口气,诶吗好酸!

     一直没见过谢渊,真如传说中的不近人情啊?叶问涛好奇问了句,“谢盟主就那么不待见我哥?”

     “嘛……”穆玄英挠挠头,“算是吧,每当师父想和王谷主好好商讨什么,莫雨哥哥总会出现。我觉得,他还记着当初师父把我拽回去的事,嘿嘿,所以理由,你该懂的。”

     嗯,懂,我太懂了。所以恶人谷和浩气盟领导阶层的现在和未来,都是表面正气高冷实际腹黑小心眼的逗比么!叶问涛觉得武林未来着实堪忧啊,孩子们,入阵营前线擦亮你们双眼!

     回头又和莫雨聊了几句,莫少就被自己人叫走了,也是,身为少谷主,他和叶问涛这个闲人不一样。

     叶问涛回去找叶铭流叶岑打商量,却被告知叶岑急匆匆走了,也没说去处。叶问涛叹气,舅舅这个习惯不好,真得改,好歹留个信啊!

     无炎……叶问涛摸摸腰间的鎏翊佩,想你了,我这就来找你,嘿嘿,为夫不在这几天,你可别瘦了,要是瘦了,加倍补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端午要出门陪麻麻玩,好久没和麻麻见面了,所以我不会带笔记本去酒店,之前连续爆发也是为了这个,回来继续更新。端午愉快,儿童节愉快哦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