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驾!”

     叶问涛奔到下一个驿站时,又累死了一匹马,丢下钱换了匹,急忙又策马出去。

     驿站马夫看着马临死前口吐白沫丝质抽搐,虽然赔了钱,也不由心疼起来,看着叶问涛赶路的方向,啐了口,就是投胎也不带这么急的。大家都从洛阳撤,他这么拼赶过去不是送死是干嘛,兵荒马乱的。

     如果是投胎,叶问涛肯定不会这么急,而现在,他不得不急。

     “无炎自请任务,随洛阳军部刺探敌情。”

     叶问涛收到传书后,硬生生震碎了纸条,转身就策马奔走。

     说好的等我呢?刺探敌情,如今狼牙军的强大和前线的不支形成鲜明对比,就像拿难民的胳膊和狼牙军的大腿比粗细。现在去刺探敌情,开什么玩笑,还自请!

     对,虽然自己也经常往危险里闯,说来也有点对不起无炎,换个角度思考,自己是没有资格怪无炎的。他也有他的自豪,有他的骄傲,即使爱他,也不能绊住,也不该绊住他,可是……

     叶问涛扬鞭一挥,马昂首嘶鸣,又加快了飞驰速度。

     可是,人都是有私心的,就算知道对错,也有不能阻挡的心思。

     地牢深处,一个身影微微颤动,好看的眼睛慢慢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冰冷黑暗。

     唐无炎的眼睛很快适应环境,微微动动手指,自嘲的笑了笑,努力保持意识清醒,也还是睡着了。也好,补充点体力。

     今天是第几天了?他不知道,这里无论白天黑夜,阳光都照射不到,偶尔点燃昏黄的灯盏,照亮的都是明晃晃刑具,各种沾满黑色血污的刑具,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味道。

     唐无炎的四肢被铁铐铐住,整个人吊起来,钉在墙上,固定的,不仅是铁铐,还有从琵琶骨穿透而出的两个弯钩,唐无炎无法动弹,也不会动弹,因为一动必定是被穿透的骨头传来的阵阵几乎令人昏死的痛楚,所以他明智的选择不动身子。

     面具和易容的面皮都已经被拿掉,唐无炎身前的衣服已经破烂,和被打的翻滚的血肉混在一起,杂乱不分,近来他们使的最多的就是浸了盐水的皮鞭,胸膛早就打的皮开肉绽,肩膀处有两块漆黑的印记,那里的皮肉已经焦了,被赤红的铁烙烙的,铁烙下来的时候,唐无炎闻到了焦肉的味道,如果不是自己的痛楚,他真以为哪里在烤肉。

     唐无炎动动手指,很好,还有知觉。都说狼牙军手段残忍,唐无炎勾勾嘴角,还是嫩了,如果是自己,绝对不会留下手筋脚筋,只要自己的手还能动,总能做点什么。

     唐无炎还没有任命,他也不想就这么死掉。如果是从前,他会觉得无所谓,可现在,有人在等他。

     问涛如果知道自己这么干,肯定气的跳脚,黑暗的地牢里,唐无炎想到叶问涛,竟然浮出一丝真正的微笑。

     不过表情很快恢复面瘫,他垂下头装晕,即使被惨无人道折磨至此,他也能保持警惕,唐门的锻炼,那是深入骨髓的,虽然残忍苛刻,的确实用。

     几个狼牙士兵大大咧咧走进来,扯着嗓子对话。

     “还没醒?”

     “今早才打了五十鞭,嗨我都说了,注意点别打死了,上头交代一定要撬出点什么。”

     “晦气,每天对这个半死不活死鸭子嘴硬的没意思,还不如隔壁的,一打至少嚎叫,这唐门居然真到昏死都一声不吭。”

     “几位哥要是觉得没意思,就交给小弟我吧,你们去喝酒。”

     “这么好?你可别……”

     “嘿嘿,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小弟当差不久还的让大哥们照顾啊,还望以后再头面前都美言几句……”

     “哈哈小子机灵,行,少不了你的好处,兄弟们走,喝几盅去!待在地牢真没意思。”

     唐无炎闭着眼,来了三个人,还剩一个人。有步子向自己靠来,唐无炎不动声色,他装晕的功夫可是一流的。

     “少爷,少爷?无炎少爷……”

     声音不再是刚才的糙汉子大嗓门,瞬间变了个味,有点哽咽不忍,唐无炎动动眼皮,抬眼,“唐九。”

     “是我少爷。”唐九摘下腰间的水袋,“少爷喝一点吧。”

     唐无炎抿了小两口,便摇头不要了,嘴唇干裂,一时间他也承受不了太多水分输入。这两天他滴米未尽,进的水,是把他泼醒的时候,舔进的一点水。

     “我在这里第几天了,情报拿到了么?”

     “第四天。情报还没拿到,但头儿说最迟再有一天就成。”

     “很好。”

     唐无炎闭眼调整呼吸,他现在实在太虚弱,几句话说得他心口抽痛,不得不静下来缓一缓。

     “少爷,我来换你吧,你逃出去。”唐九几乎要哭出来,跟着少爷这么久,还从没见过,这么惨的少爷,从来,从来都是带领他们一次次漂亮完成任务,那个意气风发,冷面暖心的少爷。

     唐无炎有自己的直属属下,十三人,全是他挑选出来,一手培养的精英,对他们来说,唐无炎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他们的名字,十分简单,唐无炎起的,从唐初到唐十三,念着挺搞笑的名字,但没有怨言,这个名字是他们再生的标志,每个人都视若珍宝。

     十年来,十三人还剩下十人。再精密的算计也难免有失手,他们的死不是唐无炎的错,可唐无炎反省的是自己。

     若是有谁对唐无炎不敬,他们第一个不放过,若说唐无炎无心,他们只会嗤笑,那是你们不懂。

     无炎少爷,怎么会无心。

     唐无炎看了唐九一眼,那张易容成狼牙士兵,堆满肥肉的脸上露出如此悲戚的表情,特别搞笑,唐无炎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乐观了,真差点笑出来。

     “少爷?”

     唐无炎摇摇头,“我现在虚的很,容易露出破绽,还是等你们完成任务,再救我出去。”

     “可是!”

     “唐九。”唐无炎淡淡道,“你出来的时候,你娘子用怀孕四个月的身子在给你送行。”

     唐九张张嘴,嗓子里堵得难受,湿了眼眶。若不是少爷舍身,那一晚他们会暴露更多人,怕是没机会完成任务,和少爷执行任务,有危险袭来每次都是他挡在前面,分明我们才是属下。

     娘子的身孕,没错,自己是有家有等待的人,可是……

     “可是叶公子……”无炎少爷好不容易遇到的,那个值得他一辈子爱的人。

     “问涛……”想起他,唐无炎表情又松些,“我知道,所以我没打算轻易死掉。所以你们也加油吧,我等你们。必须保证你们安全,才可能救我。把眼泪擦了。”

     “嗯……”唐九在脸上胡乱摸了几把,吸吸鼻子,调整好心绪。“少爷你休息吧,我就说你没醒,他们现在不敢要你的命,也不会说我什么,待会我会去和头儿碰面。”

     “嗯。”

     一次说了这么多话,唐无炎也真的累了,闭上眼休息。他没有真正睡着,但是由于太累,也难以维持完整的意识清晰,所以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这期间,似乎胸前又钝痛一阵,也许自己像是醒了,所以又被拷问,迷糊间,痛楚都不那么清晰,也还是有好处的。

     唐无炎陷入一片黑暗,昏厥过去。

     再次醒来,是被冷水浇醒的,应该说是盐水,刺得伤口生疼,不想醒也不行。

     今天真格外热闹,面前来了五个人。

     其中一人笑呵呵看着他,丢了一个人出来,“又是一个唐门的,喂,你认识么?”

     唐无炎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不说话,同样被拿掉面具面皮,他当然认得,他最得力的属下,唐初。

     唐初是个精明强干,并且很厉害的女子,能在关键时刻作出正确决断,狠戾劲许多男子都比不上。此刻唐初漂亮的脸上道道血痕,狼牙军显然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唐初身上的伤口深可见骨。

     “问你话呢!”

     唐无炎被扇了一个耳光,嘴角破裂渗出血丝,他扭过脸,依然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唐初,不说话。

     地上的唐初似乎是感到不一样的目光,动了动,睁开眼,一眼看到唐无炎。

     欣喜那是一定的,可是唐初是优秀的刺客杀手,内心再翻腾,面上依然不动声色,只有唐无炎能读懂她眼神里的意思。

     唐初张了张嘴,在狼牙军看来,不过是她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唐无炎却看懂了。唐初在和他说,“成了。”

     唐无炎原本淡淡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温柔的看着唐初,仿佛在伸手抚摸她,唐初也懂,少爷在欣慰,满意,对自己的肯定。

     “辛苦你了,唐初。”唐无炎在心里默默道。

     唐初就在这样的目光中,缓缓合上眼,一滴泪从眼角划过,她的嘴角却带着淡淡微笑,她的表情永远定格,那双眼睛,再无法睁开。

     狼牙士兵不耐的踢了两脚,“什么啊,这就死了,还没拿来寻乐,难得找到这么标致的娘们。”

     唐无炎抬头,冷眼看着面前的人,掌握成拳,虚弱至此的他,竟然也有力气把指甲深深扎进肉里。

     “嘿,别这么看我。”狼牙士兵被唐无炎的眼神看的发怵,但依然强装镇定,转念一想,对啊,为什么我要怕,怕一个立刻就要死掉的人?

     “不管你认不认识,上头说了,安全起见,渣滓还是越少越好,所以你没用咯。我这就送你到这个娘们身边去。”

     唐无炎没有闭眼,他眼前看到的,却不是狼牙士兵那张龌蹉的脸,而是叶问涛。

     都说人死的时候会想到很多,唐无炎觉得自己现在想的多,也想得少。多,是因为那些日子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少,是因为想的只有叶问涛和自己一起的点滴。

     “问涛,对不起……”

     冰冷的利器穿透胸口那一瞬,唐无炎觉得好痛好痛,因为眼前是叶问涛的脸,他却无论如何也触摸不到,好痛啊问涛……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从寝室上铺的床上头朝地摔下来,达达差点就不能来更新了,你们差点就再看不到偶滴文了。我是坐着摔下来的,我都不造自己怎么就不稳了,感谢我的蚊帐和床杆,没有乃们我真的得玩完。脑袋有两个地方隐隐约约还有点痛,应该问题不大=-=现在想想真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