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唐无炎慢慢睁开眼睛,第一反应光线好刺眼,第二反应,我居然没死。

     胸口确实被刺穿了啊……唐无炎想抬抬手抚摸胸口,琵琶骨却传来一阵刺痛,知道痛,真的还活着……

     对了,穆里似乎曾经说过,“看在你我多年交情的份上,这凤凰蛊就给你了,权当还你当年救我一命,我也不亏。”

     穆里,谢了。唐无炎来不及松口气,转脸看到边上死气沉沉低气压的目光,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醒了?”

     唐无炎点头。

     叶问涛坐在床边一根凳子上,整个人无限低气压,顶着一双眼底色彩简直堪比自家滚滚的浓烈,直勾勾的盯着唐无炎,没什么神情。

     唐无炎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

     叶问涛倒了一杯清水送到他嘴边,把他半扶起来,唐无炎这才意识到确实口渴,而且干涩的嘴里还有辛苦的味道,便一口一口慢慢喝完一杯。

     其实是心不在焉,清醒了才知道最大问题在这里,要怎么给叶问涛解释啊!不光是接了危险的任务,还敢去死,虽说如今回来了,但将心比心,如果自己站在叶问涛的位置上,也绝对被气死了。

     唐无炎感觉压力很大。

     叶问涛把他轻轻放下,愣愣盯着看,唐无炎思考着要怎么开口。

     “那个……”呜哇声音好沙哑。

     “感觉怎么样?”唐无炎还没说完,就被叶问涛打断了。

     唐无炎感受一下,不乱动并不会扯到伤口,皮肉有发痒的感觉,愈合的不错,便道,“很好。”

     唐无炎明显看到叶问涛松了口气,就着趴到床沿边,“那我先睡会,等下大夫回来给你换药……”

     叶问涛呼吸很快变得绵长,唐无炎眨眨眼,这么快就睡着了!在床边睡着不舒服吧,不过自己现在这副身子连挪动都很困难,更别说帮叶问涛换地方了。

     大夫开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模样,叶问涛趴在床边睡得深沉,唐无炎小心又挣扎的想要起身,本来很温馨的画面,不知为何他觉得想笑。

     还真“噗嗤”一声笑出来了,唐无炎尴尬,看打扮,应该就是叶问涛口中的大夫了。

     大夫拿着药箱搁在床头,看了看叶问涛,“你睡了三天三夜,他不眠不休守了你三天三夜,毅力可嘉。”

     大夫把唐无炎扶起来,检查他各处伤口,的确恢复的不错,拆绷带上新药,一边闲聊,“我们都让他去休息,说你无大碍,可他不听。我想他是怕了,你不知道当初以为你死了,他抱着你有多么绝望,虽然一声不吭,眼神也会出卖人,哀莫大于心死。”

     唐无炎鼻子有些发酸,那个场景不是不能想象,这次的确是他任性了。

     “当得知你未死,他很没面子的就哭了出来,想把一辈子眼泪流够似的,”大夫给他涂上药膏,带意味深长一笑,“你们关系真好。”

     唐无炎坦然答道,“是很好。”

     这倒让大夫意外,承认的这么爽快点都不好玩,还想逗逗他们的说。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呐,很幸运。我在这里做大夫,不知见过多少生离死别剜心切肤之痛,失而复得的少之又少,珍惜眼前,有什么该说的该做的都别藏着掖着了。”

     显然大夫圣母了,尊尊教诲,殊不知俩人该说的该做的早就说了做了,完全不用他操心。

     唐无炎还是很礼貌的回了句,“受教了。”

     黏糊糊的药膏涂在身上很不舒服,琵琶骨被石膏固定,本是穿透的,要好起来肯定得费一番功夫,也亏得大夫医术高明,唐无炎无比庆幸手指没有受伤,要知道手若是重伤断骨,难免落下病根,他可就废了。

     大夫重新用雪白的绷带给他包扎好,说了些注意事项,末了加了句,“嘛,不过这些叶问涛肯定也会盯着你的。”

     唐无炎微微垂下眼睑,脸上有点发烧。

     大夫要扶他躺下,唐无炎摇摇头,“睡得久了整个人不舒服,让我靠坐着吧。”

     “那好。”大夫让他靠好,收拾好东西离开,出门时没忘了提醒,“酉时记得把他叫起来,错过饭点就没吃的了,你现在身子虚,不能忽视三餐。”

     “记下了,多谢大夫。”

     唐无炎环视屋子,是一间很小很窄的木屋,一张床一个很小的床头柜,没有多余的东西,但打扫的很干净。大夫处理伤口很仔细,他唐无炎真是交了好运了。

     叶问涛侧脸趴在床边,杯子给唐无炎卷着,下面是硬硬的床板,还有凸起床沿硌着,趴着不可能舒服。饶是这样叶问涛也睡得很死,眉宇间无比放松,唐无炎看着他半张睡颜,想起他不眠不休守了自己三天三夜,心都软了。

     等他醒来,就算冲自己发脾气也忍了,还的好好道歉。

     天色渐渐暗下来,唐无炎记得要叫醒叶问涛这事,但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了,看他睡得那么沉,哪舍得啊!毕竟是三天没有好好休息,饿一顿算什么,于是唐无炎果断的放任他继续睡。

     就算是吃货,一顿没吃也没问题的!

     不过酉时过了片刻后,叶问涛自己醒了,大约真是这么睡着不舒服,叶问涛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僵了,抬头,就发现唐无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叶问涛也回看,两人就这么默不作声的对视。

     “咕咕……”

     不知是谁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很没面子的打破了局面。

     叶问涛扭扭脖子起身,“等我一下。”

     “嗯。”

     叶问涛回来的时候,端着一碗粥,捎了两个馒头,唐无炎知道他是去找食物了,不说过了饭点没吃的么,那碗粥还冒着热气呐。

     唐无炎手不方便抬,理所当然就是叶问涛喂他,这里没别人,唐无炎又是伤患,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两人都那么亲密了怎么会在这点小事上矫情。

     叶问涛舀起一勺粥,吹了吹,送到唐无炎嘴边,“小心烫。”

     唐无炎慢慢咽下粥,温度合适,而且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清粥,没想到入口有一股淡淡的药香,粥的颜色也很好看,清浅的翠绿,是药粥,唐无炎唐门出身,是认得这药的,温和滋补,并不便宜。

     住的是这种屋子,不,连屋子恐怕都是争取的,白天看窗外,唐无炎也大致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不觉得自己能获得这么好的待遇,也不觉得伙食房还有那功夫煮药粥。

     “这粥……”

     “我做的。”叶问涛又吹凉一勺,送到唐无炎嘴边。

     唐无炎瞪大了眼,“你做的?”不是从不会做饭,锦衣玉食成习惯的少爷么?

     “这两天现学的。”叶问涛看唐无炎不弄清楚不肯吃的模样,叹口气交代,“你躺着两天极其虚弱,不能不进食,当然除了流食其他的也吃不下,伙夫照顾大家伙饮食就够忙,我就学着做,索性煮粥并不难。”

     “药呢,战时药材弥足珍贵。”

     “出钱买的。”

     “千金不换,药在这时候就是命。”

     “……好吧我去采的。”

     唐无炎看着散发清香的粥再难下咽,“这药多生于悬崖以及地势险峻的高地……”

     “哎呀这附近就有,凭我的功夫也不难采。你快趁热吃吧,都是我的心意,你想浪费了不成?”

     唐无炎张口,原本清香的粥此刻在嘴里味同嚼蜡,明明是粥,却哽在喉头难以吞咽。

     粥的温度差不多,用不着吹了,叶问涛撕了半个馒头和粥喂唐无炎,自己也叼个馒头,唐无炎吃的时候他也吃两口,然后再喂下一口。

     唐无炎嚼着,看叶问涛,“问涛,过来点。”

     叶问涛也没多问,往唐无炎身边挪了挪靠得更近,忽然唐无炎腰部发力上半身前倾,探头过来咬了口叶问涛手中的馒头。

     动作太快,叶问涛都来不及反应。

     “啪嗒。”

     唐无炎的泪水再止不住,从眼眶中滑出,叶问涛慌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唐无炎哭,急忙放下碗,伸手捧起他的脸擦拭,心慌慌的哄到,“怎么了,别哭啊。”

     唐无炎摇摇头,泪水依旧止不住。

     曾经他们说我克死父母,我的双手沾满鲜血,身上的罪孽血债也是数不清,我何德何能,让你叶问涛对我这么好。

     叶问涛啃的馒头是冷的。粥肯定只特地给自己熬了这一小碗,前线粮食也弥足珍贵。

     他若是冲自己发脾气骂一顿,心里还好受些,太温柔了,叶问涛对他太温柔了,他不得不沦陷,不得不着魔。

     “对不起,对不起……”

     唐无炎也就挤出这么一句话,再闭嘴不说,他怕自己哭出声,那太丢脸了,他不想在叶问涛面前丢脸。

     叶问涛知道他在为什么道歉,喟然长叹一声,伸手揽住他,将他的发丝顺到脑后。

     “我知道你接任务的时候,真的很生气,我觉得再见面我肯定得先大发雷霆,谁知道、谁知道竟是以那种方式相见……”

     毫无生机的你,不会呼吸没有心跳的你。

     “我的心跟活剜了似的,整个人也凉透了。”

     唐无炎咬紧唇,把头埋得更深。

     “知道你活着,我高兴得要疯掉了,自己都不是自己了,看见大夫上药时你身上惨不忍睹的伤口,你让我,还怎么气得起来。我怕了,真的怕了……”

     “对不起,对不起。”

     叶问涛拍拍他,“你要是知道错了,以后莽撞之前,麻烦先知会我一声,比如这次,我当时就有冲过去和狼牙军同归于尽的冲动。”

     “别、嘶——!”唐无炎也慌了,伸手就要抓叶问涛,忘了自己有伤,结果扯得生疼,叶问涛急忙按住他的手,小心放回原处。

     “别忘了你现在是伤患。”

     “下次不会了,不会了。”有这样一个人只得我留恋,再不会了。

     “没有下次了,你由我来保护,就算你很强,我也要保护你。”

     叶问涛怀里,是自己安心的温度安心的味道,泪水不知不觉就听了,唐无炎闭眼在叶问涛怀里享受着拥抱,独属他的温柔。

     “好了,先别睡。”叶问涛拍拍唐无炎的脸,替他擦干泪痕,“把粥吃了先。这两天你不能进太过油腻的食物,量也不适合太多,慢慢加,把身体补回来。”

     “你也吃,馒头又冷又硬,你大少爷怎么吃这个。”

     “人在外讲究做什么。”

     唐无炎一偏头,“你不吃我也不吃。”脸上写着‘我很认真’几个大字。

     叶问涛笑的无奈,自己舀起来吃了一口,再舀一勺给唐无炎,“这样好了吧?”

     唐无炎这才接着吃,不过叶问涛给自己舀的要少一点,两人就着粥吃完馒头,对两个成年男子来说这点食物当然不够,但也不至于饿得慌。

     晚上睡觉的时候,叶问涛没有上去躺下的意思,唐无炎要给他挪位置,被他拒绝了。

     “这个我也不能让步,床太小,你身上伤太多,我会碍着你伤口,我就在床边睡。想早点一起,你就好好休息吃药吃饭,赶快好起来。”

     这张小床要容下两个成年人确实困难,唐无炎也知道叶问涛认真的不会让步,拗不过他,想着快点好起来,便闭眼休息去了。

     叶问涛给他掖好被角,在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坐回去,黑夜里借着月光静静看了唐无炎好久,只觉得心都软化成水,低低一声,

     “欢迎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要的荤菜来了,开心么小妖精们~\(≧▽≦)/~ 福利是把新婚拉灯的开灯了。已传到微博相册里,鸡汁的处理成了图片。微博可戳文案里链接直达,也可在xin浪微博搜索

     “泽达L”记得是大写。企鹅群也会传,不过因为管理有时不在加群可能不太快,等不及的孩子直戳微博。企鹅群: 100134973

     新书宣传再来一发!

     原创纯(dan)爱(mei),目前全文存稿中,先开放文案给大家一睹为快,欢迎先收藏等养肥~

     直戳宣传条可看,手机党可搜文名《我的另一半》

     文案:林双觉得自己会通过高考,上名牌大学,毕业找个好工作,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然而他爹妈给他开了个玩笑,儿子其实你不是普通人我们都不是普通人而是牛逼哄哄的咒术师。

     在一所怪异的大学里,林双遇到了林悠,各个方面来说都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