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雪后初晴,冬日暖阳照耀在梅树枝头,梅花竞相绽放,冷香扑鼻。

     杜府后院里的梅花开得最好,红的白的交相辉映,而又似乎不甘寂寞,竟攀着红墙,绽放到了围墙外头。

     围墙外头的行人瞧见了,都会停下步子,然后闭着眼睛,贪恋地嗅上一嗅。

     而院里的梅树下,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正蹲在水井边吃力地捶洗着衣物,一双白嫩的小手早已冻得又肿又红,可她毫不在乎,依旧极为认真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她先将衣物打着皂角搓洗一遍,然后又从井里打了清水过洗,最后再一件件拧干、晾在事先搭好的麻绳上。如此之后,才算完事。

     “喜宝,原来你在这里,真叫我好找。”一个穿戴尚算不错的中年妇人矮着身子钻到梅树下,神色几分紧张地道,“快别忙活了,大小姐正闹着脾气呢,非得叫你剥核桃给她吃。”

     叫喜宝的小女孩有些为难,她轻轻揉着自己冻得红肿的小手,垂着眸子吞吞开口说:“可是秦妈妈,我刚刚才洗完所有衣服,手还冻着,怕是不能立即给小姐剥核桃吃了。”

     秦妈妈这才瞧了瞧四周,见着五颜六色一大片,惊讶道:“呦,你将囤了几天的衣服都给洗了?”真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大冷的天气,府上丫鬟都蹭着厨房里的活做,只有这个傻丫头才会做这些没人肯做的活。

     瞧她那双小手,冻得都破了皮,差点没烂掉,真真可惜了那副好皮肉。

     她不但长得好,做事也勤快,难怪府里的人都喜欢她。

     “这样吧,我再去跟小姐说说,你先回屋暖暖身子去,晚些时候过来。”说着便解下了腰间荷包,从荷包里倒出了二十文钱,塞给喜宝,“拿着,你娘还生着病,凑点钱给你娘买药。”

     喜宝见着钱眼睛一亮,立即伸出红肿的小手去接过,然后向着秦妈妈道了谢。

     “你也甭谢我了,你这丫头懂事得让人心疼。”说着叹了口气,又左右四处瞅瞅,见没人,方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方才小姐愣说今儿厨房里的梅花糕做得不好,让人给扔掉,我趁着没人时又给捡了回来。你拿去吃吧,别让旁人瞧见,若是瞧见了告到小姐那里去,我的饭碗可也就丢了。”

     喜宝紧紧将尚还热乎乎的纸包抱住,听了秦妈妈的话后拼命点头,一脸认真地说:“我一定不叫旁人瞧见,我不吃,我要拿回去给我娘吃,我娘可爱吃梅花糕了。”她皮肤很是白皙,只是因着天气缘故,双颊处冻得有些微红,可偏生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黑漆漆水汪汪的,漂亮极了。

     秦妈妈瞧着喜宝,啧啧叹道:“你这样貌生得真叫好,却可惜了,只是个丫鬟的命。不过,我看你们家公子待你倒是不错的。”说着便笑了起来,“你家公子生得英俊,又中了举人,若是来年会试再中得进士,必是个有前途的。”

     提到张天佑,喜宝心里却有些淡淡的失落,什么公子不公子,那是她亲哥哥。

     喜宝告别了秦妈妈,怀里揣着热乎乎的梅花糕,一路小跑着往自己跟母亲的小屋子里跑去。

     这一处偏僻简陋的院落,是杜府下人们住的地方,冬寒夏热。

     喜宝跟母亲殷秋娘虽然不是杜府下人,但因着哥哥张天佑跟杜侍郎介绍时说殷秋娘是她乳娘,所以她们才会被安排住在这里。

     “娘,您瞧我带了什么回来给您吃。”喜宝喜滋滋地推开门,将梅花糕从怀里掏出来,捧到殷秋娘面前,“看啊,是梅花糕呢,娘您最爱吃的梅花糕。”

     殷秋娘不到四十的年纪,发鬓微白,却身量适中,面容姣好。

     她放下手上绣活,慈爱地抚了抚女儿额发:“喜宝真乖,娘不吃,你也爱吃,你留着自己吃。”

     喜宝小心翼翼拆开纸包,发现里面只有两块,而且还被压得扁了,不自觉嘟了嘟嘴,有些失望。

     殷秋娘瞧着女儿神色,一阵心酸,她叹道:“要是你爹还活着,必不会叫你受这样的苦,可惜你爹死得早,你也没过多长时间好日子。”看着女儿那双冻得红肿的小手,心疼得落了泪,“你真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苦了我的孩子了。”

     喜宝最怕母亲伤心落泪了,大夫说了,母亲的眼睛越发不好,不能再流泪,否则会失明的。

     她见母亲又哭了,吓得赶紧伸手去擦母亲脸上泪水:“娘您别哭,女儿一点不觉得苦呢,您瞧,我们现在至少三餐温饱啊。”又晃了晃手上纸包,“看,还有梅花糕吃呢。”

     说着便塞了一块到殷秋娘嘴里,随后又将另一块塞入自己嘴里,细细嚼了好久才恋恋不舍地咽下去。

     其实,张家原本家境还算殷实,喜宝也过了几年富贵小姐的悠闲生活。

     只是,在她七岁那年,父亲突然一病不起,最后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也没能将父亲的病治好。

     父亲走了,家里一下失了顶梁柱,喜宝真真觉得像是天塌了一般。

     她至今仍然记得,家里的下人们是如何落井下石的,他们将能拿的都拿走了、能卖的都去变卖了,连一床能暖身睡觉的破棉被都不留给他们。

     那个时候哥哥十六岁,正在城里的书院念书,娘为了更好照顾哥哥,便将乡下房屋租了出去,然后带着自己进城去有钱人家做短工。

     殷秋娘的绣活好,便经人介绍,去给城里有钱人家的小姐绣嫁妆。

     哥哥所念的书院是城里最好的书院,光一年的学费就得百两白银,这么多钱,都是娘无数个日夜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最后哥哥秋闱中了举人,而娘熬坏了眼睛,哥哥竟然说娘只是他的乳娘……

     喜宝知道,张天佑不是娘亲生的,所以他不心疼娘。

     而喜宝是娘亲生的,她会很疼很疼娘。所以,她常常趁娘不知道的时候在府里四处找活干,能挣几文是几文,她要攒钱给娘买药治眼睛。

     到了晚上,喜宝趁娘睡着的时候,将秦妈妈给她的二十文钱从袖口里拿出来,一一放进了藏在床底下的一个罐子里。

     钱装进去后她轻轻晃了晃,听着里面清脆的声音,她笑得眉眼弯弯,甜美的模样煞是可人。

     正因喜宝长得好,所以很不得杜家大小姐的喜爱,杜小姐隔三差五就会找喜宝的茬。

     杜家大小姐杜幽兰,乃是京城名门闺秀中数一数二的美女,又是弹得一手好琴。早在去年春天、乐阳大长公主举办的桃花宴上,就已被江家六少相中,大婚之日就是今年的冬月初八,也就是三日之后。

     昨儿个下午,秦妈妈跟喜宝说,大小姐想吃核桃让她去剥,其实是大小姐心情不好想找人出气呢。好在是被秦妈妈给挡了,不然喜宝又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不过,秦妈妈挡得了一次却挡不了两次,第二日一早,秦妈妈又来找喜宝了。

     喜宝穿着红底白花的半新袄子,梳着双环髻,乌黑的头发用红色绸带挽起,绸带被风吹得贴在双颊上,娇俏鲜嫩。

     秦妈妈站在门口说:“昨儿个我跟小姐说,你洗衣服将手洗得冻出血了,她嫌恶心,这才算了的。今儿个一早,小姐才将梳洗打扮好,便说想要见你。这不,我就又来找你了。”

     喜宝是那张公子带来的,又不是杜府丫鬟,秦妈妈不好以命令的姿态指使她做什么。再说,那张公子是老爷的贵客,又是姑苏城秋闱解元,他待喜宝这丫头也不错,谁知道这丫头会不会有一天麻雀变凤凰呢。

     所以,不管怎么说,秦妈妈对喜宝还算蛮客气。

     喜宝实在不想见杜小姐,有些为难道:“实在没有办法了吗?”

     秦妈妈站在门外,搓着手:“你可帮帮忙吧,去见见小姐,指不定是好事呢。”她眼睛一亮,又说,“对了,指不定真是好事儿,我瞧小姐昨儿虽然心情不好,可今天起来神色还算不错。”

     这个杜大小姐,仗着自己出身高贵又长得美,狂傲得很!谁知道她今天会不会又耍什么花样!

     不过,喜宝不想叫秦妈妈为难,便点头:“我跟你去。”

     路上的时候,喜宝向秦妈妈打听得到,这杜小姐可能是因为婚期将近的缘故,所以才如此情绪不稳的。

     到了杜小姐的闺房后,杜小姐难得地对着喜宝笑了笑,然后挥退了左右。

     杜幽兰峨眉淡扫,略施粉黛,端的倾国倾城。

     她笑嘻嘻地向着喜宝招手:“你过来。”见喜宝警惕地看着她,她急了,一弯腰便将喜宝拽到她跟前,娇嗔道,“你那么怕本小姐做什么?本小姐又不会吃了你!找你来,不过是问你件事。”

     “什么事?”喜宝见杜幽兰笑得诡异,狐疑地看着她。

     杜幽兰闭着眼睛娇艳一笑,然后似是想到什么,忽又忧伤起来。她生得明艳动人,表情也甚是丰富,真真是一颦一笑都能叫人软了身子。

     喜宝感叹,这个杜小姐生得可真是好,难怪哥哥几次私下偷偷跟她说,若是杜小姐未有婚约,他必是娶其为妻。

     这边喜宝兀自想着自己的心思,那边就听杜幽兰说:“喜宝,我不想嫁入江家了,我做你的嫂嫂可好?”